婚后甜蜜篇毒舌君/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时分,夏征才终于从宫中回来,一进门就冲林媛大呼:“你要有新嫂子啦!”

新嫂子?

林媛的第一反应是夏臻要停妻再娶,不过一想到他和田惠之间那如胶似漆的模样便知道自己想多了。

既然不是夏臻,那就是……

“大哥要娶妻了?”

怪不得今日一大早赵弘德就派人来把夏征给叫进了宫去,敢情是在商量终身大事啊!

夏征笑眯眯地坐到了林媛身边,虽然只是一天未见,但是他已经想念地心都要碎了。

在林媛的肚子上摸了一把,夏征才慢悠悠地说道:“可不是他?哈哈,小白兔肯定是看咱们俩小夫妻日子过得太幸福,所以也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亲了!”

林媛好笑地碎了他一口,赵弘德才不是那种人呢!

嘿嘿一笑,夏征揽过了林媛的腰身,一边摸着她的肚子一边幸灾乐祸地道:“的确不是他着急,不过,谁让他是储君呢!两个成年的皇子中,老二府上都有好几个女人了,也就他,居然一个女人都没有。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觊觎爷的美貌,要为爷守一辈子清白呢!”

啪!

林媛的巴掌毫不客气地拍在了某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脸上。

真是太不要脸了!

“既然要成亲,那有没有说是哪家的小姐?”

赵弘德那样的谦谦君子,也不知道哪家的小姐能够合了他的心意。若是这个女子不行,她可不答应。

“你应该没见过,是最近才赴京上任的沈大人家的千金。”

沈大人,是继苏哲之后的当朝丞相。曾经在江南任总督,是个口风十分好的人。

他的女儿,应该不会很差。

不过,若是有机会,她还是希望能够亲自去瞧一瞧这个沈小姐如何。

见林媛微微露出沉思之态,夏征好笑地勾了勾她鼻子:“你应该没有见过这位沈小姐,但是,你却是见过她的胞妹的。”

哪个?

林媛可不记得自己认识哪个姓沈的小姐啊!

“还记得那天梁祝开场时,你关注过的那个小丫头吗?那就是沈小姐的胞妹。”

啊,原来是她!

林媛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着也想要一个像夏征这样爱护妻子的丈夫,被同伴提醒后还忍不住回头偷偷张望众人的小姑娘?

林媛对这个小姑娘的印象还是挺好的,天真可爱,性格直爽。

有妹如此,想必这位沈小姐也不错。

林媛没有注意到,只是短短几句话之间,她对这个未曾谋面的未来嫂子的印象,已经从“不会很差”提升到了“也不错”的高度了。

其实这些担忧根本就是不必要的,现在赵弘德身为太子,他的妻子就是太子妃,未来的一国之母。

这样重要的人自然是要千挑万选了,老皇帝和淑妃定然比自己还要慎重。

只是,身为义妹,林媛早已将赵弘德的终身大事当做了自己的事来看待,所以才会如此上心。

“你这位义兄啊,艳福还真是不浅呢!既要娶太子妃了,老头儿还不忘给他多安排了几个侍妾呢!”

虽然嘴上说着艳福不浅的话,但是夏征的表情可不像是羡慕,反倒是有点看好戏的意思。

也是,别看赵弘德是个皇子,其实他一点也不像赵弘盛那样喜好女色,反而因为受到夏家人的影响,是个十分洁身自好的男人。

别说侍妾了,就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整日里伺候他的不是身边的小厮,就是宫里的太监,也难怪有人会误会他跟夏征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了。

不过,既然是侍妾,想必身份不会高贵到哪里去。

但是,毕竟是给太子挑选侍妾,将来等赵弘德继承大统,这些女子都是要入后宫的,身份也不能太过低贱了。

如此一看,符合这样条件的女子,就是京中那些五品左右的官员家的嫡女,亦或是重臣家的庶女了。

当然,若是条件十分好的皇商家的嫡女,也是有机会被选上的。

“说起来,有一件事应该让你知道的。陈若初的嫡姐,也在侍妾的人选之中。”

夏征是知道林媛跟陈家之间的那些矛盾的,也难怪他将陈乐瑶单独提了出来。

不过对于这件事,林媛显然是有些意外的。

“陈乐瑶?她居然真的攀上了皇室?看来江氏没少在这件事上下功夫啊!”

当初江氏为了将女儿嫁入皇室,差点进了吴江涛设下的圈套。没想到最终还是让她如愿以偿了。

夏征勾了勾林媛的手指:“只是在人选之列而已,能不能中选还不知道呢!你若是不喜欢,我可以……”

“不用了。”

林媛知道,以夏征的能力的确能够让陈乐瑶落选。但是,她跟陈乐瑶之间没有多大的冲突,顶多就是跟江氏有些不对付罢了。

她不想因为自己跟江氏之间的矛盾,而影响了陈乐瑶未来的气运。

不管怎么说,陈乐瑶跟林薇还算是不错的朋友啊!

“能不能选上都是她的造化,咱们就不要插手了。”

一边说,林媛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刚刚肚子里的小东西又在踢腾了,莫非也是不希望她去插手这件事?

半月之期很快就到了,今日是畅音阁上演梁祝后续的日子,这么重要的日子,林媛自然是要到场的。

若说上演首场时的畅音阁用门庭若市来形容的话,今日的畅音阁便应该用摩肩擦踵来代表了。

来看戏的人,真的是太多了!

林媛的马车在门口堵了好久都没见前进多少,最终还是夏征当机立断,让林毅将马车驾去了畅音阁的后门才行。

外边堵得水泄不通,畅音阁里边的人也多得不行。当林媛进来的时候,一楼已经没有位子了,二楼和三楼的位置都是提前预订出去了的,也没有空闲的地方了。

“你这主意真是好,咱们畅音阁的位子早在首场结束的时候就订完了,甚至还有人提前预约了一楼的地方呢!”

生意火爆,严如春这个当东家的心情自然好得不行,一见到林媛就巴拉巴拉说了起来,完全没有停歇的打算。

林媛好笑地看了她身后一眼,趁着她喘气的机会提醒道:“你别总是顾着我了,也该去照顾一下你家魏大公子嘛!”

严如春一愣,顺着林媛的目光就看到了不知道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魏博宇。

脸蛋儿一红,严如春碎了她一口便微低着头跟魏博宇去了三楼的雅间里,至于两人要做些什么,单看那火辣辣的眼神就猜到了。

魏博宇来了,魏博容和许幕晴自然也不会甘于人后,果然,严如春两人刚走,这两个小胖子就呼哧呼哧地爬上了二楼。

“呀,媛儿,你也来啦!”

一见到林媛,许幕晴就跑了过来,那一身肥嘟嘟的肉膘颤颤巍巍的,十分滑稽。

林媛忍不住扶额,这才多久不见,这丫头有胖了一圈。

生怕许幕晴身上的肥肉撞到了林媛,夏征赶紧张开双臂拦在了爱妻面前。

只是,在某个身形如牛也力大如牛的女子面前,夏征这小身板便弱的跟只小鸡崽子似的了。

许幕晴只是一挥手,就把碍眼的夏征推到了一边,大屁股一蹲,就坐到了林媛身边的凳子上,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

“你这些天怎么都不出门的?你瞧你脸上的肉,都能跟我比了,哎呀,你不会是躲在家里偷偷吃了什么好吃的吧?有没有带来啊,我都好久没有尝过你的手艺了,啧啧,这么一说,我都饿了!”

许幕晴大眼睛在身边的桌子上瞄了一圈,很快便锁定了模样讨巧且十分精致的香芋桂花糕,一手一个吃了起来。

“你都不知道,今儿畅音阁外边都堵成什么样了。幸好我和容哥哥机灵,在人群里见到缝就往里钻,这才进来了,不然啊,这会儿我们肯定还在外边挤着呢!”

林媛扑哧一乐,那边被许幕晴挤走的夏征也翻着白眼儿,十分不客气地揭露了真相:“你确定你们是从人缝里钻进来的,而不是仗着身材高大威猛将那些人挤走的?唔!”

“征哥,这糕点不错,你多吃点少说话哈!”

夏征的话还未说完,嘴巴里就被魏博容手中的糕点塞满了。

看着某个护妻如命的小胖墩儿,夏征只能默默在心中疾呼可悲。

许幕晴最是心宽,才不会理会夏征的嘲讽呢,径自吃着糕点跟林媛唠嗑。

“你都不知道,大哥他最没义气了,扔下我们两人自己施展轻功就走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呢!哦对了,你看见他了吗?还有大嫂啊,怎么也没见到她呢?”

自从严如春跟魏博宇定亲之后,许幕晴就亲切地称呼她为大嫂了。

见两人都东张西望地找人,林媛嘻嘻一笑,抬手给他们指了个方向。

如春啊,你可不要怪我哦,为了我的香芋桂花糕,我只能出卖你了。

“那里?!”

许幕晴和魏博容眼珠子一转,立即朝着那个方向奔去了。

不过,某人虽然走了,但是林媛的香芋桂花糕却一点儿没剩。

因为某个爱妻如命的家伙,在自家媳妇儿离开之后,十分体贴地向她讨了剩下的糕点。

林媛看着盘子里那所剩无几的香芋糕,忍痛割爱,只好点点头让魏博容端走了。

这香芋糕可是最近最合她口味的一道糕点了,本来想着一边看戏一边吃糕点的,只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奢望啊!

正心痛,眼前忽的又出现了一盘满满的香芋桂花糕,那诱人的颜色,漂亮的桂花,真是太惹人流口水了。

“就知道你爱吃,为夫便让人多备了一些。瞧,还是为夫心疼你吧!”

端着香喷喷的香芋糕,望着夏征嘚瑟又急需夸奖的脸,林媛嫣然一笑,十分大方地给了他一个爱的奖励。

摸着唇上隐约还带着几分甜味的吻,夏征满眼都在冒红心了,只剩下嘿嘿地傻笑了。

这香芋桂花糕可是林媛前几天刚刚研究出来的新糕点,香芋加糖最是美味,不过因为怀孕的缘故,她又不能吃太多糖,于是就把糖换成了甜渍的桂花。

这样一来,糕点中既有香芋的醇香,又有桂花的清甜,再配上一杯清香爽口的茉莉花茶,真的是人间美味啊!

为了方便拿取,这些糕点都做成了只有拇指大小的样子,正好一口一个,十分方便。

林媛一连吃了五个才堪堪停了下来,眯着眼睛细细回味口中的甜香,十分惬意。

只是,这份悠然自在很快便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

“啊,这不是平西郡主吗?哎呦,居然在这里遇见您了,真是太巧了!”

听着这格外热情的话,林媛差点被嘴里的糕点噎住。

她可不记得之前跟这个女人这么亲热的!

出现在眼前的女人,正是之前跟她们家闹了别扭的陈家夫人江氏,也就是陈若初的嫡母。

应该说是曾经的嫡母。

林媛有些嫌恶地撇了撇嘴,若是之前见了江氏肯定要跟她怼上几句的,但是现在谁让她怀孕了呢?

为了给肚子里的小包子们做个好榜样,她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口出污言了。

不过,她不说话不代表旁人也会闭嘴。

“哎,让让,让让!我就说要去三楼雅间的,这二楼的地方就是不方便,连个门都没有,随便什么苍蝇都能飞进来,真是烦人!”

噗!

正在喝茶的林媛赶紧捂住了嘴巴,好笑地看着夏征,她怎么把这个家伙给忘了?

论毒舌,还是夏征更胜一筹啊!

江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连耳根子都跟着红了起来,天知道她今天巴巴地上赶着来找林媛是做了多久的纠结。

她愿意来吗?要不是为了女儿的未来,她才不会舔着脸来找林媛呢!

早知道有今天,她当初也不会为了那个庶子就跟林媛闹翻了,真是后悔啊,悔得她肠子都快要青了!

不过再后悔也没法,该赔的笑脸还是要赔,该说的软话还是要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