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郡主这个大骗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讨好地嘿嘿一笑,江氏假装没有听出夏征话中的嘲讽,看向林媛高高隆起的肚子,巴结道:“许久不见,郡主已经有了身孕了啊!恭喜恭喜啊!”

林媛有些不耐烦地撇了撇嘴,转头看了看江氏身边,居然没有看到陈乐瑶的身影。

再想想之前夏征跟她说起的事,林媛也就猜到了江氏过来找她的用意了。

原来在她心里,她林媛就是这么个小肚鸡肠的女人啊!

有些不悦地抿了抿唇角,再看江氏的时候,林媛就更多了几分不喜。

“当然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怀孕了,你不会才知道吧!”

呃!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江氏讪讪地笑了起来,声音都有些干涩了:“那个,郡主的肚子鼓鼓的,一看就是生儿子的征兆啊!恭喜郡主喜得贵子啦!”

“是吗?儿子?”

林媛突然眼睛睁得大大的,乍一看还以为是高兴的呢!

江氏见她终于有了反应,以为自己说到了林媛心坎里,赶紧笑呵呵地巴结道:“可不是吗?都说肚子如球是男娃,肚子若瓜是女娃呢!郡主这胎啊,绝对是个男娃!”

为了让林媛高兴,江氏简直是搜肠刮肚地捡着好听的话说啊!

只是,她自认为好听的话,显然没能得到林媛的好感。

只见林媛十分失望地撇着嘴叫唤起来:“儿子?她说我这胎是儿子!夏征,怎么办?娘不是说我这胎绝对是女儿的吗?怎么办怎么办?不是女儿啊!”

这夸张的模样,还看不出来她是装的吗?

夏征忍住笑,赶紧走到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温声劝道:“夫人别着急,连甄老先生都没能诊断出这胎是男是女,单凭她一句话怎么能断定就是男孩呢?别急别急!”

“嗯嗯,我知道了,她定然是胡说的,我这胎就是女儿呢!”

小夫妻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悄悄话,听得江氏差点把下巴都掉了。

不喜欢儿子?想要生女儿?

天哪,这都是什么思想啊?怎么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江氏也是在高门大户里长大的,更是大户人家的媳妇儿,自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生儿子对一个女人的地位有多么重要。

更何况,夏家大儿子夏臻已经生了一个儿子了,若是二房没有儿子,岂不是要被大房比下去?

她本以为自己说林媛怀的是儿子一定能够让对方高兴,却不想,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们,居然不喜儿子,反而更稀罕女儿!

“这个,这个……”

还不等江氏找到给自己辩解的话,夏征就已经当先开口了,口气十分不善:“陈夫人,请你不要再在内子面前出现了,以前你对内子做的那些事,本公子不想再跟你计较。但是现在,她已经有了身孕,若是她有个什么闪失,我绝对不会让你们陈家好过!”

夏征的威胁绝对不是随便说说,来到京城这几年,江氏早已领教了夏征的手段,更何况现在陈乐瑶正是进宫入选的关键时刻,她哪里敢再去得罪夏征夫妻?

“夏二公子,你听我解释啊,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只是随便说说。对,我是随口说说的,郡主您可不要当真啊!”

江氏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感觉真的是太不好了!

“陈夫人,你的一句随口说说就差点让我伤心欲绝啊!”

林媛嘴上委屈气恼,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之前一直都在看这个江氏张牙舞爪的嚣张模样,此时难得看到她吃瘪,她可不舍得放过这样的好戏。

“郡主,我……”

“行了,陈夫人若是没有什么事就请离开吧,我相信我家夫人不想看到你的。”

夏征已经下了逐客令,这下江氏就是想再留下也留不得了。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啊!

踌躇半晌,江氏还是选择赶紧消失得好。她本来就是来林媛面前博好感的,若是再把这两口子惹恼了,那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屁股上像是被人点了火一般,江氏一口气从二楼跑出了畅音阁的大门才堪堪停住了脚步。

身后跟着的小丫鬟也跑得呼哧呼哧的,见她停了下来使劲喘了两口气才弱弱地问道:“夫人,咱们,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怎么办?她也想知道怎么办啊!

江氏揉着手里的帕子,愁得脸都皱到一起去了。

“下个月乐瑶就要进宫参选了,若是在这之前不能搞定了这两口子,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背地里给咱们下绊子?”

一说起这个来,江氏就恨恨地:“早知有今日,当初就不该插手那个小杂种跟林家二女儿之间的事,弄得现在连乐瑶唯一的进宫机会都难了。等下!小杂种?”

江氏眼睛突然大亮,对啊,她居然忘记那个小杂种了!

虽然她跟林媛的关系不行,但是陈若初跟林薇的关系不一般啊,听说现在陈若初三天两头往林家跑呢!

陈若初跟陈乐瑶毕竟是亲姐弟,现在姐姐马上就要成为贵人了,他这个当弟弟的一定也想从中沾点便宜吧?

江氏勾唇一笑,似乎已经想好怎样说服陈若初去林媛面前说好话了。

“听说小少爷最近开了个布庄?走,咱们也去瞧瞧他这小生意做的怎么样!”

小丫鬟一愣,什么小生意啊,夫人一直都不待见小少爷,是以大家都没有跟她说起过少爷的近况,就算是说起也一定会捡着最难听的话来说。

若是等下让夫人看到少爷的生意,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了。

小丫鬟暗暗砸了咂舌,快步跟上了江氏的脚步。

直到看不到江氏的身影了,林媛才终于从夏征的怀里钻了出来,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那毫无形象的模样引得周围不少人纷纷侧目。

夏征越看越好笑,生怕她一不小心闪到了腰,赶紧按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安静了下来。

“行啦,人都走了,你就赶紧坐好吧!真是脑不了你了,明明自己还说喜欢男孩的,结果听了人家的话,反而变卦了!哼,我看啊,你比那个什么玉兰的演技还好,下次啊,就让你去上台演戏!”

林媛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听到夏征的话更是高兴:“好啊,反正我从小就有个梦想,希望能够做一个当红明星,最好啊,还要跟我的男神一起合作。啧啧,若是梁朝伟刘德华就好了,最好啊,还要有吻戏,嘻嘻,要是有床戏就更好了,哈哈!”

林媛在这边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夏征的脸色早已变得黑如锅底了。

“谁是梁朝伟刘德华?还有什么吻戏床戏的,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

呃!

刚刚还两眼冒红心心的林媛立即蔫了,一时得意竟然忘记自己身边有一只大醋坛子了,坏了坏了,要坏事。

“那个,快看,要开演了!”

伸手指着突然敲响了锣鼓的一楼,林媛试图将某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那里去,怎奈何,她终究是低估了某个人的吃醋本事。

“别顾左右而言他!”

夏征黑着脸,将某人的手指头抓到了自己面前,满嘴满身都是醋味了。

“梁朝伟和刘德华就是你说的想要跟他们拍吻戏床戏的男人?他们也是京城里的名角吗?哪个戏园子的?哪个戏班子里的角儿?你不用把嘴张这么大,若是你不想告诉我也行,反正我现在立刻派人去查,都不用等到咱们走出畅音阁的大门,我就能得到他们的确切消息了,你信不信?”

当然不信!

林媛的嘴巴张得都能塞进去一颗鸡蛋了,若是梁朝伟刘德华真的是大雍存在的人,她的确相信夏征的能力。

可是,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在这个世界啊,别说是夏征了,就是整个夏家军的暗卫都排出去了,也别想找到一星半点关于他们的消息!

虽然知道夏征不可能找到这两个男神的消息,但是林媛还是不希望不相关的人被波及到,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那个,你别瞎想了,我,我说的这两个人,其实只是我下一部戏中的角色而已。对,就是角色,没别的意思啦!”

角色?

夏征给了她一个“信你我就是白痴”的眼神。

“你不信?那我给你说说哈,我下一部戏呢,名字叫做,叫做……”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林媛脑子里居然想不出一部梁朝伟和刘德华共同合作过的电影。

难道他们两人没有合作过吗?

不管了,随便说一个吧!

“啊,名字就叫做东成西就。这两个男神扮演的是东邪和西毒,是武功非常高超的人。他们为了抢夺藏宝图而大打出手,又遇到了各种搞笑而荒诞的经历……”

为了将夏征肚子里的醋味压下去,林媛可谓是用尽了方法,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直到一楼的演出过半,她才终于擦了擦嘴角,点头道:“故事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啦,怎么样,这两个人是不是很厉害?”

夏征早已被林媛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的云里雾里了,见林媛终于停了下来,默默将手中的茶杯递了过去,幽幽说道:“他们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不过,夫人这张嘴倒是厉害的很,死人都能被你说活了!”

把死人说活?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想戏想得上瘾,林媛脑子里立即就呈现出了一幅周星驰面对死人巴拉巴拉大骂后来将那个死人骂活的场景。

好像把这个故事搬上舞台也是不错的啊!

心头一个念头忽的闪过,林媛之前还在担忧的事突然就成了小事一桩。

虽然她脑子里的戏剧不多,但是她看过的电影不少啊,什么武侠警匪无厘头的,随随便便一张嘴就能讲个大概。

而他们的舞台,也不仅仅是局限于唱戏,还可以演戏啊!

哎呦,我怎么这么聪明!

高兴地一拍手,林媛觉得什么一孕傻三年的说法都是忽悠人的,像她这么聪明的人根本就不会傻三年,甚至她现在可比怀孕之前还要聪明呢!

正暗自嘚瑟的某个小孕妇忽的一拍桌子,十分豪爽大气地说道:“去把罗先生和小白玉兰叫过来,本姑娘有一件大好的事要跟他们说!”

因为声音太过高昂,原本被楼下戏曲吸引了注意力的周围人都不由自主地转过头来瞧着她。

夏征呲了呲牙,默默地低下头数桌上的瓜子皮去了。

随侍在侧的水仙和银杏,脸上红红的,也默默地站回到某个小孕妇身边,小声提醒道:“小姐,白大家还在台上演戏呢,您刚才还给她喝彩了呢!”

正在,演戏?

某个自称不会一孕傻三年的孕妇愣愣地看向一楼,果然见到一个满身红衣的女子正坐在花轿里哀声哭泣。

林媛无语扶额,也低下头默默去数桌子上的瓜子皮儿了。

她不傻,她不傻,她真的不傻,她刚刚只是不小心忘记了而已。

正在懊恼的时候,楼下突然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响声。

林媛和夏征谁都没有控制住自己,赶紧抬头往下眺望。

原来剧情已经发展到了祝英台死在梁山伯坟前了。

只见台子上突然烟雾弥漫,圆圆的坟头突然从中间一分为二,一个身着青布衣衫的男子从坟冢里慢慢站起,冲着祝英台笑盈盈地伸出了手。

祝英台顿时大哭,一把扯掉身上的红色嫁衣,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台下观众立即被这震惊且动人的一幕惊住了,说好的和和美美生活在一起呢?说好的圆满大结局呢?

原来都他妈是骗人的!

已经有不少泪点低的夫人小姐们一边哭着一边埋怨起了剧透有误的林媛。

林媛讪讪地摸摸鼻子,觉得自己的薄脸皮完全不能承受众人幽怨的目光了。

当然,人群中还有不少面色惨白的人存在。

这些人都是别的戏园子里派来探听消息的探子,看到畅音阁的剧情跟他们编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都被狡猾的平西郡主给涮了!

就在台下众人哭成一片的时候,台上早已合拢的坟冢突然光芒四射,隐约有不一般的事情发生。

大家的目光再次被吸引到坟冢上,心中隐隐有希冀之光在闪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