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跃居第一/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坟冢上的光芒先是如萤火虫一般弱小,不过只是几个呼吸之间,那弱小的光芒便如艳阳一般热烈。

幸好此时是在白天,若是在黑夜,想必畅音阁的院子都要被照成白昼了。

就在众人的眼睛被这光芒深深吸引的时候,突然,白光骤消,周围一片死寂。

一个悠扬而凄美的二胡声音幽幽响起,观众们的心仿佛都被这乐声牵引着,平静无波。

随着乐曲声响起,那圆圆的坟冢上,突然有一束光萦绕,紧紧地牵扯着大家的视线。

光束中央平静无奇,也不知是怎么地,突得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众人眼睛不由得睁大,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一扇一动,那小小的动静越发变大,似乎有呼的一声,只见一只白翅粉蝶突然从坟冢上飞了起来。

居然是蝴蝶?!

众人眼中更多惊异。

而更惊异地还在后边,那紧紧追随着白翅粉蝶的,还有一只一模一样的蝴蝶。不过这两只蝴蝶缠缠绕绕飞转着,众人隐约能够看得出来,好像一只大一只小似的。

两只蝴蝶在婉转悦耳的乐声中翩翩起舞,你追我赶,谁也不舍得离开谁,俨然就是一对相亲相爱难舍难分的恋人。

“他们是不是没有死?这两只蝴蝶就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吗?”

安静的观众席上,不知是谁突然发出了一声疑问,还沉寂在自己小世界中的众人这才猛然反应过来。

怪不得会有蝴蝶在坟茔中飞起,怪不得会有这样凄美却让人觉得幸福的音乐。原来,梁山伯和祝英台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死,他们变成了蝴蝶,从此以后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啪啪。

不知是谁带头鼓起掌来,宁静的畅音阁中,紧接着便有无数人跟着一起鼓掌。

此时的大家,没有任何语言,有的,只是满腔的感动和激动,更多的,则是对爱情至上的憧憬和推崇。

什么幸福和美地生活在一起,什么团团圆圆早生贵子,这些世间最美好的祝福此时全都黯然失色,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化为蝴蝶厮守终生的美好结局了。

罗先生和白玉兰等人上台谢幕,观众们集体起立鼓掌,直到有个人后知后觉地将自己身上最值钱的玉佩抛了出去,众人才猛然发现,自己只顾着喝彩,居然忘记打赏了。

一时间,大大的银锭子,贵重漂亮的金钗金簪,还有各种值钱的东西都被众人抛到了台子上。

那负责清理戏台子的两个小厮根本就忙不过来,一连换了两个大大的筐子才终于将戏台子上的东西捡干净了。

台下众人激动万分,二楼的林媛也激动的不行,扒着栏杆,冲着弯腰捡赏钱的两个小厮扯着嗓子大叫。

“先别捡银子啊,赶紧捡金子!捡金子!那儿,那个夜明珠快点捡起来啊!还有那边的猫眼儿石,哎呦,别踩别踩,我的宝贝啊!”

要不是夏征和银杏几人死命拉着,只怕林媛此时都要亲自上阵去捡拾那些赏钱了。

累的呼呼直喘气的夏征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扁着嘴委屈抱怨:“媳妇儿啊,你这么财迷,是嫌为夫给你挣回来的银子太少了吗?你这样,让我很丢人啊!”

畅音阁的故事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一场梁祝便将畅音阁的位置从京城前十一跃提升到了前三,而且隐隐还有冲击第一名的态势。

这样好的发展势头,自然是不能见好就收的,林媛决定,赶紧将西厢记的故事排出来,等梁祝热度减弱的时候,就用西厢记顶上。

刚刚看过一个有些凄美的故事,此时的观众正需要用一个唯美圆满的爱情故事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呢!不得不说,林媛这个决定真是太明智了。

果然,随着西厢记的推出,畅音阁再一次成为京城中生意最火爆的戏园子。就连地位也已经打败了多年老戏园子,一跃成为京城第一,十分喜人。

而台柱子白玉兰也打败了之前那几个老牌的伶人,稳坐京城第一把交椅,这可谓是风光无限。

正所谓水涨船高,畅音阁和白玉兰的位置急速提高,畅音阁中其他的几位伶人自然也跟着身价倍涨。

京城排名前十位的伶人中,就有近一半的人是从畅音阁出来的。

而之前为了成为台柱子而选择离开畅音阁的李丽,却早早地排到了十名之外,甚至连前十五名都难以保住。

此时的李丽真的是悔得肠子都快青了,当初远不如她的几个小丫头,此时的排名全都比她高,甚至连赏钱也都高出了她许多倍,怎能不让她气恼?

不过气恼归气恼,更多的还是后悔和嫉妒。

这次再次上台表演,一瞧见台下稀稀拉拉坐着的几个老头子辣婆婆,李丽就气得罢演了。

“就这么几个人,让我演什么啊演!你瞧瞧人家畅音阁的生意,再看看你们的!都不觉得丢人吗?”

因为是台柱子,李丽在靓丽园的脾气可以说是十分大的。

不过大归大,众人理会不理会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丽是班主花了大价钱才从畅音阁挖过来的,没想到没能给他们带来可观的财富,反而还把人都给克跑了,他心里比谁都憋屈。

“行了行了!你自己唱戏唱不好,留不住观众还赖我们做什么!有本事你也跟白玉兰似的,唱得好听的不得了,你看谁还走?”

自打看上了罗先生,李丽就讨厌的就是拿她跟白玉兰相比。

白玉兰有什么好,长得不如她好看,胸也不如她的大,偏偏众人都喜欢她,真是太可恶了!

“对,我唱的不如白玉兰那个贱人好听,那你就去花钱让那个贱人来你的戏园子里啊!哈,你又没有那个本事将她挖过来,现在还反过来骂我不中用,你怎么不撒泡尿瞧瞧你自己的德行!哼,人老不说,那个地方又短又小时间又少,我看真正不中用的是你才对!”

被李丽毫不避讳地道出了私密之事的班主涨的一张老脸都红透了。

围在一边瞧热闹的众人纷纷恍然大悟,怪不得班主会对新来的李丽这么疼爱呢,敢情啊,原来这两人早就勾搭成奸了啊!

正在众人纷纷不齿这两人的行为的时候,靓丽园中突然闯进来了几个衙役,一进门就将班主抓了起来,还叫嚣着让东家也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李丽也是一头雾水。

直到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靓丽园中竟然还牵扯着命案!

什么命案?

有人突然想起了大前年莫名其妙不见了的台柱子莲姑娘。

那位莲姑娘是跟着班主一起来到靓丽园的,因为身段柔软,又有一副好嗓子,一亮相便惊艳了整个京城,甚至有人断言再有三五年,等这位莲姑娘在京城站稳了脚跟,绝对能够攻下前三的名次。

只是,还未等这位只有十六岁的小姑娘长大,一夜之间,她就莫名不见了,连带着一起消失的,还有她一个十分要好的姐妹,也是在靓丽园中唱戏的伶人。

众人议论纷纷,班主却一个劲儿地骂了起来,因为他的手里突然多了一封辞别信。

那信中的话语,显然还是以莲姑娘的口吻写出来的。

按照信中内容,这位莲姑娘跟京城一位公子暗生了情愫,但是因为自己身份卑微,不能光明正大地进入男子家中为妻为妾,只好用这个私奔的下作法子了。

又为了保住心爱情郎的面子,莲姑娘甚至连那个男人的身份都没有透露一丁半点儿,就这么偷偷地进了他家的后宅。

至于那个要好的女子,则借着这个机会偷偷跑出京城跟自己的情郎过快活日子去了。

随信还留下了一千两的银票,当做两人的赎身之资。

因为有银票在手,众人便都以为这信中所言是真的了,也就没有人再去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直到今日,班主和东家都被抓了起来,甚至官差还在戏园子的后院枯井中找到了两具已化为白骨的尸体的时候,众人才知道,他们都被班主和东家给骗了。

原来,那个莲姑娘根本就没有跟京城中哪个公子哥儿看对了眼儿,而是被人给掐死抛尸在枯井之中了。

甚至连她最要好的那个姑娘,也因为无意间撞破了凶手的恶行一起被杀了。

而这个凶手,就是东家和班主。

莲姑娘年纪小,长相清纯,又因为身段极好,在京城中亮相后十分受欢迎,自然也招来了不少别有用心之人。

当一个肯出钱且不好应付的人明着说要莲姑娘去陪侍的时候,东家和班主不好应付,只好用迷药将莲姑娘送了出去。

别看莲姑娘平时性子柔软,其实是个烈女子,被侮辱之后性子刚烈,愣是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要去京兆尹府中告状。

京兆尹的刚正可是出了名的,若是捅到了他面前,别说是没有靠山的靓丽园了,就是之前那个施行了恶行的贵人也要担责任。

为了保住那位贵人的名声,也为了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东家和班主终于痛下杀手,将莲姑娘谋杀了。

当然还有那个无意间看到了此事,无端被牵扯进来的姑娘,也一并遇害了。

莲姑娘和这个姑娘都是从小就被拐子拐来的孩子,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人给她们说话伸冤,于是东家便指使班主演了一出留信离开的戏码。

至于信中的一千两银票,是那个贵人原本赏给莲姑娘的封口费,最终,也落入了东家和班主的口袋里。

莲姑娘的冤案被平反了,东家和班主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就连那个侮辱了莲姑娘且唆使他人杀人的贵人也被绳之以法。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靓丽园的生意,却是真真的垮了。

没有了东家和班主,整个靓丽园可谓是没有了主心骨,作为台柱子的李丽原本是有不少出路的。

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当初背信弃义要挟畅音阁的旧事被捅了出来,甚至连她跟班主有染的丑事也被宣扬开来。

于是,原本想要收她入麾下的一些戏园子全都不再开口了。

李丽孤家寡人一个,真真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眼看着靓丽园中原本不如自己的一些伶人都找到了下家,李丽越来越着急,甚至想着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破地方来找她她都愿意答应。

只是,天公往往不作美。

终于有人来找李丽了,却不是戏园子,而是京城中一个二等青楼的龟公。

龟公色眯眯的眼睛在李丽身上来回打量:“怎么样啊,李姑娘,来我们楼里可是你现在唯一的出路了。你放心,我们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卖身的女子,所以也只是让你在楼里唱个曲儿跳个舞而已,绝对不会逼你做什么不该做的事的。”

李丽早就被龟公不怀好意的眼睛看的浑身不舒服了,听了他的话更是恶心透顶。

她李丽再不济,也是好人家出来的女儿,绝对不会低贱到去青楼里卖唱。

更何况,若是真的进了青楼,难保有一天不会清倌变美妓啊,这种风险,她是一点儿也不想去尝试的。

李丽义正言辞地送走了龟公,那龟公也不是好相与的,一撇嘴立即变了脸。

“装什么清高呢!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厉害的伶人呢?你做过的那些丑事打量谁不知道啊!明明是个唱戏的,居然还跟自家班主搅和到床上去了,连那老东西都下得去嘴,我们楼里的客人怎么就不如你的意了?哼,说白了就是个贱货!给钱就能上的贱货!”

龟公骂骂咧咧地走了,李丽却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她的确是跟班主在一起了,可是当初也是因为班主答应她会收她做妾室才会答应的啊!

本以为搭上了班主那样的有钱人会有好的出路,谁能想到他居然是个杀人凶手?

早知如此,当初就是给她一座金山银山,也不会答应那个老东西啊!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眼看着自己的私房银子就要花光了,李丽却还是没有找到下家,不由得心急如焚。

她心念一动,咬咬牙狠了狠心,既然下家不好找,那就回去找上家吧!

打定了主意,李丽硬着头皮回到了畅音阁。

------题外话------

给妹子们的礼物已经发出了哈,快递单号我也用邮件回复了,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新文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