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怀孕辛苦/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次回到畅音阁,李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这还是她当初离开时的那个戏园子吗?

曾经的畅音阁也很热闹,但是远远没有到人满为患的程度啊,再看今日的畅音阁,别说坐了,甚至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

才几个月不见,畅音阁的生意就好到了这个地步,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李丽死死捏住了手里的帕子,心里越发忐忑起来。

以前畅音阁生意没有这么好,都不需要她,现在生意这么火爆,还会容下她吗?

果然不出所料,宋班主一瞧见李丽就一脸地嫌弃和不屑,挥着手像是赶苍蝇一般往外撵她。

“你还回来干什么?你不是想要去靓丽园当台柱子吗?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们畅音阁的庙太小了,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李丽真是悔恨得不得了,本就十分后悔,再加上她的几分演技,就更显得楚楚可怜了。

“班主,我知道错了。班主啊,我不到二十岁就跟着咱们戏班子了,这么多年我都是勤勤恳恳的啊,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班主,您就看在我年纪轻不懂事的份上放我一马,让我回来吧班主!”

越说越是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越哭声音也就愈发大了起来,引得周围不少人纷纷侧目看了过来。

宋班主真是恨死眼前这个女人了,本来她现在在京城里的口风就够差了,现在又在自己面前这么痛苦地哭,甚至还妄图拉扯自己的衣袖。

天哪,他可不是靓丽园班主那等货色的人,他可是个洁身自好对自家婆娘忠心耿耿的好男人啊!

“你赶紧别哭了,从哪儿来就回到哪儿去吧,我们畅音阁现在生意太好了,京城里那么多人想要来我们戏园子里做事呢!就连梁姑娘都想要来呢,我们畅音阁放着那么多好苗子不收,干嘛要收你!”

梁姑娘?

李丽这些年在京城里可不是白混的,自然知道宋班主说的这个梁姑娘就是在京城排名前十的一个女子。

跟梁姑娘比起来,她李丽就是个渣啊!

连梁姑娘都想要来畅音阁了吗?天哪,那她还有立足之地吗?

这下,李丽是真的着急了,她可不想去青楼里做清倌,去了那种地方就真的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李丽的哭声就更多了几分真实。

“班主啊,求求你了,看在我也是咱们戏班子里老人儿的份上,就救我一把吧!我保证,以后我绝对会安分守己,不再有别的心思了,班主,求求你了!”

因为着急,李丽甚至都跪在了地上,双手紧紧地扯着宋班主的衣服。

确切地说,应该是宋班主的裤子。

宋班主又羞又恼,想要赶紧离开,奈何李丽的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他若是强行离开,自己的裤子就要被扯掉了。

这么多人看着,他的一世英名啊,就要毁在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手里了!

“你,你,你有话好好说,不要拉扯我的裤子啊!”

宋班主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一边喊一边小心地看着门口,他家婆娘说今日要带着小孙孙过来瞧他们的新戏呢,万一被婆娘瞧见了这一幕……

宋班主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

这会儿正是戏园子里观众最多的时候,两人拉扯得地方又不是多么的隐蔽,很快便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李丽最近可是京城里的名人了,围观的人中有不少都是认识她的,见她这般做派,更是十分不屑地指指点点了起来。

若是在一个月前,李丽一定会被这些人说的面红耳赤,然后转身逃走。但是现在可是关系到她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可不能因为几个人的污言秽语而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她来畅音阁之前已经打听好了,平西郡主今儿被淑妃娘娘请进宫里聊天了,肯定没有时间来畅音阁。

正好趁着那个彪悍的女人不在,她得赶紧拿下宋班主才行。

不过,她算计到了林媛不在,却忘记了畅音阁其实还是有一位东家的。

“呦呵!这是谁家的台柱子啊,怎地来到我们畅音阁唱戏了?真是难得啊,也不知道这位台柱子要跟我们畅音阁要多少出场费啊,一两?还是一个铜板?”

严如春嘲讽的声音刚刚落下,立即引得周围人一片笑声。

台柱子吗?以前的确是靓丽园的台柱子,只是现在嘛,只能算是个过街老鼠了!

“这种台柱子,也配来畅音阁唱戏?别说一个铜板了,就是半个,我都不会给的!”

“就是,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畅音阁也是你这种人能来的?”

来畅音阁中听戏的多是京城中达官贵人家的女眷,因为自持身份肯定不会说出多么难听的话来。

但是像现在这样出言讽刺,已经是她们对李丽最大的侮辱了。

明明没有一个脏字,但是李丽听在耳朵里却比骂她脏骂她贱货更不舒服。

将来她可是要靠着这些贵人们过活的,现在大家都这样看她,就算她真的如愿留在了畅音阁,只怕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李丽低着头,紧紧咬着嘴唇,愁得脸上的皱纹都出来了好几条。

若说谁最讨厌这个李丽,只怕在场的人里边没有人会比得上严如春了,就算林媛在此,想必也不会像她心中的厌恶这么强烈。

当初李丽可是把林媛气得差点动了胎气的,再之后,李丽偷偷地演畅音阁的戏,让她更是气恼。

畅音阁可是她一手创办起来的第一个铺子,她所有的心血都投在了这个店里,谁对畅音阁不利,那简直就像是拿着刀在剜她的心!

“李丽,你今儿来我们畅音阁做什么?别告诉我你后悔了想要回到畅音阁!哼,你当我们畅音阁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哈,若是让你这么地随心所欲,那我们畅音阁还做不做生意了!”

虽然李丽的演技不错,但是跟严如春的嘴巴比起来,还是要略逊一筹的。

当初整个京城的女子们都不愿意跟严如春亲近,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嘴巴实在是不饶人,现在李丽撞到了严如春的头上,就别想要全身而退了。

“严小姐,我,我知道错了,还请……”

“知道错了?”

不等李丽说完,严如春挑了挑眉头,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般:“既然知道错了还回来?你就不怕一错再错吗?”

呃!

李丽被噎住了,她说的知道错了是知道自己离开畅音阁是错的了,而不是说回到畅音阁是错的啊!

“这个,那个……”

李丽被怼得哑口无言,之前在宋班主面前巴拉巴拉的小嘴儿立即变得笨嘴拙舌了,甚至连那些演技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严如春挥了挥手,连看李丽一眼都觉得多余:“行了,你若是没有什么事就赶紧离开吧!以你现在的名声,我们畅音阁可不敢久留你了。”

噗!

不知道是哪个围观的百姓一时没有忍住笑了出来,引得大家都跟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他们真的不是故意笑出来的,只是严如春那赶苍蝇一般的神情实在是太搞笑了。

被大家这么一笑,李丽就是脸皮再厚也不敢再留下来了,抹了一把眼泪,赶紧站起身来灰溜溜地钻了出去。

“告诉门口的人,以后别什么人都往园里放!”

严如春嫌弃地瞥了李丽的背影一眼,哼了一声便回到了自己的雅间里。

不过,对于李丽而言已经没有以后了,因为,她刚刚回到靓丽园就发现自己已经无家可归了。

靓丽园门上赫然贴着两张封条,门口还站着几个被从里边赶出来的小伙计,正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刚刚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形?

李丽大惊失色,拉着一个小伙计的袖子就问了起来。

那小伙计十分嫌恶地甩了甩手,本不想理她的,但是想到自己现在的遭遇也忍不住奚落道:“还能怎么回事?还不是你相好的干的好事!害死了莲姐姐不说,现在还把大家伙儿害得没有了栖身之地,你这个贱女人,自从你来到了我们靓丽园,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你这个扫把星!”

另外几个小伙计也跟着奚落起来,一句一个扫把星地骂着,骂的李丽毫无还嘴之力。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自己的行李啊!

靓丽园突然被查封,她所有的家当还都在园子里没有来得及拿出来呢!

“我的东西呢!我的东西还在里边啊,让我进去拿一下东西吧!”

李丽央求着守在靓丽园门口的两个衙役,但是已经查封的地方是不允许旁人擅自进入的。

毫无疑问地,李丽被两个衙役冷冰冰地拒绝了,任凭她如何哭泣央求,都丝毫不为之所动。

李丽哭了一阵,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那几个小伙计:“对了我的丫鬟呢?她不是留在园子里的吗?怎么没见到她?她去哪儿了?”

她的丫鬟,就是那个说话奶声奶气的小姑娘。

原本今日她去畅音阁是要带着这个小丫鬟一起去的额,只是临走的时候,这小丫鬟突然腹痛难忍,就只好留在园子里歇息了。

现在靓丽园被封,她应该会帮她收拾好家当的吧?

“她?”

一个小伙计嗤笑了一声:“谁知道呢!你前脚刚走,她就拎着包袱偷偷溜走了,听说是哪家的公子哥儿看上了她,她去给人家做姨娘了。”

姨娘?

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小姑娘什么时候勾搭上了京城的公子哥儿?

这都是借口,借口!

此时的李丽若是再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真的太傻了,那个小丫鬟故意找借口甩开她,将她所有的家当都卷走了!

混蛋!忘恩负义的小贱蹄子!

李丽浑身瘫软,骂人的话也没有力气再说出口了,她的家当,她后半辈子所有的依靠啊!

现在全都没了,她到底该怎么办,以后的日子真的要完了!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不远处的一辆马车里,林媛打着帘子冷冷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唇角微微抿了抿。

“银杏,去吧!”

银杏掂了掂手里的小包袱,应了一声便朝着瘫软在地的李丽过去了。

那个小包袱是他们从那个小丫鬟手里抢回来的,这里边装着的正是李丽的所有家当。

夏征对李丽没有好感,连看都懒得看她,随手将帘子落了下来,没好气地哼了哼:“那个女人忘恩负义的,怎么对她那么好!”

林媛无语,她对她好吗?

虽然之前李丽的确做过背叛畅音阁的事,甚至还明里暗里地威胁过她。但是说到底,也不算是多么地可恶。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若是换了林媛是李丽,或许也会这样做。

“她终究没有做过恶事,稍微地惩罚一下就好了,不必要赶尽杀绝。”

林媛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得更加柔和:“再说了,我距离生子越发近了,就当是给孩子做个好榜样吧!”

她已经怀孕近七个月了,因为月份越来越大,又是双胎,这些日子她着实过得辛苦,所有的心思也都落在了自己未出世的一双孩儿身上,对李丽的厌恶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每日看着林媛辛苦怀孕,夏征也几乎是感同身受的,心中也不禁多了几分柔软,抚摸林媛的肚子时也更加轻柔了。

“小姐,她要过来给您磕头,奴婢记着您的话没让她来,不过,她还是执意给您磕了个头。”

银杏回来了,隔着帘子禀告着。

林媛唇角微微一动,没有说什么,甚至也没有打开帘子看看那远远跪着给她磕头痛哭的女子。

“以前的事就当是过去了,她认人不清,希望以后能够长点教训。”

林媛一边摸着肚子一边说道:“她可有说以后的打算?”

“说了。”

银杏点点头:“因为靓丽园的事,李丽在京城的名声已经不行了,就算是强行留下来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她说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去,看看还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家人,若是可以,希望找个老实人嫁了过安生日子。”

这李丽倒是难得通透了一次。

畅音阁的生意越发稳定了,不仅整个京城的贵人们都来畅音阁听戏,就连宫中也有不少妃子想要请白玉兰等人进宫表演。

而且,不仅是表演一场戏,只要畅音阁有新戏排出来,宫中都会派人来请他们进宫一次。

如此一来,畅音阁和白玉兰倒是成了京城中进宫次数最多的戏园子和伶人了,畅音阁和白玉兰的地位也愈发稳固了起来。

说起来白玉兰的年纪也不小了,伶人的黄金时期就那么几年。

不用林媛几人提醒,白玉兰自己就开始寻摸合适的接班人了。

而且为了报答林媛的知遇之恩,白玉兰还将自己的一身技艺都毫无保留地教给了畅音阁新进的几个小丫头,希望有朝一日她们能够接替自己的位置。

生意上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白玉兰和罗先生的亲事也低调地完成了,两口子一个弹一个唱,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畅。

只不过,后来白玉兰有了身孕,不再适合登台演出,罗先生也就从乐师转行专心谱曲了。

林媛编剧,罗先生谱曲,白玉兰设计动作,再加上最新培养起来的一批年轻人,畅音阁的前途简直是如火辉煌。

当然,这些都是几年以后的事了。

生意上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操心了,林媛便安心地留在家中养胎了。

别人怀孕七个月,肚子大如西瓜,她怀孕七个月,却大得像两个西瓜,还是最大号的西瓜。

越到后期,孩子会慢慢地从下往上移动,然后随着预产期愈发临近,再从上边慢慢地往下移动。

此时的林媛,就处于小包子们顶着胃的阶段,这个阶段最是辛苦。

每天饿得不行,但是因为小包子们在那里顶着,她又吃不了多少东西。

再加上怀孕辛苦,她总是觉得呼吸困难,胸口憋闷,即便已经入秋的时节,为了让她舒畅地呼吸,房间的门窗都是日夜开着的。

但是日夜开着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半夜睡觉时她总是呼吸困难地醒来,一宿一宿地睡不着。

因为睡不好觉,两个眼袋愈发大了起来,夏征天天看着媳妇儿这个样子,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三番五次地去询问老烦,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气急败坏的夏征总是心疼地暗自埋怨着自己,早知道如此辛苦,他当初就不该让林媛怀双胎的啊!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该怀的孩子还是怀上了,该受得罪还是要受啊!

看着自己日渐肿大的双腿和脚丫子,林媛靠在软枕上,眼皮子一下一下地打架。

昨晚她又没有睡好,后半夜几乎是坐着度过的,现在好不容易困劲儿上来了,打个盹也是好的。

水仙和银杏正轻柔地帮她按摩着腿和脚,随着月份渐大,林媛的腿总是抽筋,半夜也经常抽筋抽得睡不着。

帘子微动,是夏征进宫回来了,见林媛正眯着眼睛打盹,他的脚步愈发轻了。

给水仙和银杏使了个眼色,夏征便接替了为林媛按摩的差事。

自打林媛有孕,夏征又学会了不少技能,而且手法也愈发熟练了。

切菜炒菜做饭,虽然比不上林媛的手艺吧,但是因为日常跟着厨娘们学习,他也能做出几道让老烦都称赞的拿手好菜了。

除了做饭,最拿得出手的就是按摩了。特别是跟林媛有过肌肤之亲之后,夏征对林媛的身体简直比对自己的还要熟悉。

摸哪里会痒,揉哪里会酸,夏征就是闭着眼睛也能说出来。

手指轻柔地按摩着林媛的腿,又从腿按摩到了脚,最后是林媛微垂着的胳膊。

不知不觉间,时间慢慢流逝,当夏征突然感觉到什么的时候,就发现林媛已经醒来,正眯着眼睛笑盈盈地看着他。

“是我按摩地不舒服将你吵醒了?”

夏征的声音难得这么轻柔和缓,听得林媛一时有些不适用。

“不是,刚刚小东西们在肚子里打架,把我给弄醒了。”

打架?

一听这个,夏征立马精神了,当即便覆上了她的肚子,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骂”了起来:“小东西们!一个一个地不老实,这还没生出来呢就这么闹腾,等以后出来了是不是要闹翻了天?”

林媛好笑地看着他一本正经地教训着肚子里的小包子们,笑过了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忍不住问道:“你和大哥相差三岁吧?你们小时候有没有打架?”

其实她想问的是,你比大哥小了三岁,小时候是不是经常被大哥欺负?

“打架?怎么可能!”

夏征一本正经地摇着头:“我们小时候可是很相亲相爱的呢,你别看我们现在经常斗嘴,小时候,他可听我的话了。我说一他不敢说二,我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向西!”

噗!

幸好林媛此时没有喝茶,不然的话一定要喷了夏征一脸了。

她刚刚还在担心夏征小时候会被当大哥的夏臻欺负呢,敢情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啊,被欺负的人根本不是弟弟,而是哥哥!

不过她可不认为是自家男人太过野蛮的缘故,一定是大哥心疼弟弟故意让着他的,绝对是,肯定是!

正在逗儿子的夏臻有些担忧地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当老大有什么好?还不是被小的欺负?不行,我的儿子可不能走我的老路,我得让他给我报仇才行!”

下定决心,夏臻决定以后天天给自己儿子灌输强者至尊的道理,老大就要有个老大的样儿!

日子过得很快,特别是临近预产期的日子,更是快得不得了,转眼间,距离林媛生产就剩下不到二十天的时间了。

------题外话------

八月啦,啦啦啦,去年八月,我也在苦苦等着我家闺女发动,现在想想,这本文比我闺女还大一些呢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