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生产/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家都说怀双胞胎会提前生,有的甚至还会提前一个月。

所以,越是到了后期,林媛就越是着急。

可是,按照刘氏的说法,林媛虽然经常感觉到小东西们胎动的地方越来越接近下腹,而且各种表现也很像快要生产的样子,但眼巴巴地等了好几天也不见发动,真是要急死了。

有时候林媛甚至等得不耐烦了,还专门去问老烦有没有剖腹产之类的方法,结果每次都被老烦瞪着眼睛给数落回来了。

没办法,古代的人们都讲究身体完整,若不是真的病入膏肓,哪里会用刀在自己肚子上开口子?

就这样又等了好几天,林媛每天不是吃就是睡,跟夏征两人享受着生产前最后的二人世界。

终于,在距离预产期半个月的时候,林媛终于发作了。

这天晚上,两人照常说了会儿话便睡下了。很难得的,平日里难以入睡的林媛今日睡得很踏实,竟然也不觉得胸口憋闷腰膝酸软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林媛被尿意憋醒,起身后接连跑了三趟茅房,每次却都只有一点点成果,让她郁闷不已。

当跑到第四次的时候,林媛发现,自己见红了,而且肚子也开始一阵一阵地发紧疼痛。

见红,腹痛,都是快要生产的征兆。

林媛早就做过功课的,所以此时是又激动又紧张,却并不觉得慌乱。

水仙赶紧去通知产婆,银杏也着急忙慌地去准备生产的东西了。

“这,这是真的要生了吗?”

夏征小心地搀扶着林媛回到床上坐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特别地干涩沙哑。

可能是因为怀了双胎的缘故,林媛的阵痛来的特别快,只是这么一小会儿,就已经接连疼了两三次了。

“嗯,的确是快了。”

等这一波疼痛过去,林媛才有些虚弱地咬着牙点了点头。

怪不得都说女人生孩子的时候会遭受十级疼痛,果然如此啊!

她这才刚开始,就觉得有些受不了了,若是等会儿就连疼了起来,还不知道要疼成什么样呢!

产婆很快便来了,前后脚的功夫,安乐公主、田惠,甚至连夏远和夏臻也都跑来了。

老烦是被夏痕拎着后脖领子飞来的,到达的时候还在眯着眼抱怨夏痕打扰了他的美梦。

看他那巴巴地舔嘴唇的样子,肯定是又梦到什么好吃的东西了。

夏征被产婆十分客气地请了出去,虽然极其不愿,但是因为林媛也强烈要求他出去,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到门外去等着了。

产婆帮林媛检查了一下,十分欣喜地点头说道:“少夫人的情况十分好,已经开了一指半了,夫人不要担心,奴家会照顾您生产的。”

“才刚刚一指半吗?怎么,这么少!”

听到产婆的话,林媛真是气结了,她承受了这么大的疼痛,本以为已经开到四指了呢,没想到,连二的程度都不到啊!

负责给林媛接生的是两个产婆,都是夏征从京城各处寻来的技术和口碑特别好的人。

这两个妇人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就连双胎也接手过不少的,所以林媛十分放心让她们给自己接生。

阵痛越来越厉害,林媛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去想别的了,她只盼着自己能够顺利生下这两个小包子。

以前看电视的时候,林媛也经常见到有女人生产的镜头,毫无例外地,产妇个个叫唤地跟杀猪似的一样。

但是到了林媛自己生产,她才发现,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啊!

女人生产需要耗费那么大的体力,若是都把力气用在嚎叫上,哪里还有精力去生娃?

产婆知道她是头胎,又是双胎,也十分尽忠职守地教给她不少节省体力的呼吸方法,她都一一照办了。

产房中忙忙碌碌的,产房外边此时也紧张到了不行。

夏征僵着身子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两只眼睛机械地盯着开开合合的房门,机械地看着丫鬟们端出来一盆盆触目惊心的血水,再端进去干净的热水。

见夏征就这样愣愣地站着,老烦似乎看出了什么,悄没声儿地过去,冷不丁踹了他腿窝一下。

砰!

剧烈的声响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刚刚还站得倍儿直的夏征,此时竟然瘫倒在地,狼狈不堪。

原来,他的腿早已软的不能动弹,刚刚也只是在强打着精神坚持罢了。

哈哈,哈哈。

难得见到夏征吓成这样,老烦笑得胡子都快飞起来了。

不过夏远安乐公主两人却没有像老烦那样心大,一方面是林媛正在房间中生产,目前情况还不明确,另一方面,两人都想起了年少时经历过的一件事,心中便越发忐忑起来。

安乐公主悄悄地扯了扯夫君的袖子,以眼神询问他。

“放心吧,老二媳妇儿的身子一直康健,不会出那样的事的。”

夏远感受到妻子的担忧,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安慰着她。

夏远是大雍有名的冷面将军,别说笑了,就连勾勾嘴唇这么细小的动作都很难得。

若是平时看到这样的笑容,安乐公主定要花痴地看上好久,但是此时,她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了,甚至还带着几分不安。

连夏远都这么反常,怎能让人心安?

啊!

一个难以抑制的惊呼冷不丁地从房间中传出来,惊得众人齐齐一颤,这是林媛阵痛之后发出的第一个叫声,之前大家还担心没有声音,但是此时听到了声音,就更加忧心了。

但是这叫声也只是一声,之后便听不到第二声了。

安乐公主颤抖着嗓音,隔着门扉叫道:“媛儿,别怕,我们都在这守着你呢!”

田惠紧紧攥着丈夫的手,她想到了自己生产望哥儿时的情形,她可没有林媛这么大的忍耐力,她疼得都要晕过去了,叫得更是撕心裂肺。

夏臻的手有些凉,也紧紧地回握着媳妇儿的手。他也想到了那日的情形,所以他刚刚没有因为夏征摔倒而去笑话他。

因为他也体验过这种忧心如焚,恨不得代替媳妇儿去死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房间里时不时地传来几声低呼,不过很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声音突然就变了,变得众人难以预料,甚至还有些脸红。

“啊!夏征,你这个混蛋!老娘,老娘不生了,不生了!”

咳咳,咳咳!

刚被冬青扶起来的夏征差点再次瘫软在地,还是这样的林媛更像他媳妇儿啊!

田惠和夏臻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幻莫测,好像在担心,却又想笑。

两人面面相觑,终于是没有忍住,齐齐转过身去,笑得肩膀都颤抖起来了。

夏远和安乐公主亦是又震惊又意外,不过憋了好久,安乐公主才干笑道:“呵呵,媛儿,媛儿还有心情骂人,肯定,肯定是不会有事的。”

骂人这么大精神,能有事才怪了!

夏痕默默翻了个白眼儿,立即将林媛刚刚骂的几句话飞快地写到了纸条上,让信鸽连夜传给了刘丽敏。

很快,信鸽飞了回来,腿上也绑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只有三个字。

“骂得好!”

哈哈,夏痕十分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这笑声跟房间里的骂声掺杂在一起,倒是也多了几分别样的美。

“夏征,老娘要是再给你生孩子,我就跟你姓!”

“混蛋玩意儿!这都多久了,还不出来!是想把你娘我疼死吗?”

“这么小就不听话,等你长大了能听话?赶紧的,听命令,立马出来!立马出来!”

林媛的骂声掺杂着叫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外边几人听得多了,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大反应了。

因为不管他们怎么震惊,紧接着就会有更加令人震惊的话语从林媛的嘴里冒出来。

甚至就连夏远也终于是忍不住了,梗着脖子沉声问了一句:“这,老二媳妇儿平日看着挺端庄的啊,怎么今儿这么地……”

这么地彪悍!

安乐公主其实也被这个样子的林媛吓到了,不过她才不会想到平日里在自己面前恭顺可人的林媛,其实真实面目就是这样地彪悍狂暴。

“女人生孩子得是多疼的事?别说骂人了,我当时生孩子的时候连砍了你的心都有了,你还不能让媳妇儿骂两句出出气?”

狠狠地白了夏远一眼,安乐公主又看向自家儿子,一本正经地教导道:“阿征,你马上就要当爹了,瞧瞧你媳妇儿为了给你生孩子受了多大的罪?你给我记住了,以后要对你媳妇儿更好才行,若是让你媳妇儿受一点委屈,看我不把你……”

哇哇哇!

安乐公主的话还未说完,房间里便爆发出一个十分响亮的哭叫声。

几人身子一僵,却又齐齐来了精神。

“生了?生了!生了!”

“是,生了,你听这孩子的哭声真响亮,一定是个男……”

夏臻的话还未说完,立即就引来自家老爹一顿眼刀,立即咽了咽口水闭紧了嘴巴。

当初他的望哥儿生出来的时候也是哭得这么大声的,他真的不是故意让老头子不高兴,真的不是!

若说此时最激动的肯定是夏征了,仿佛腿已经不软了,立即奔到了房门口,抖着声音终于开口了:“媛儿,媛儿?你怎么不出声了?媛儿,你再骂我一句,快点,你不骂我我心里就不踏实啊!”

噗!

正优哉游哉吃点心的老烦一口喷了,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自己找骂的,真是奇葩!

这小子一定是吓得不轻,得赶紧给他开服药压压惊才行。

夏征弱弱地求了好半天,房间里才终于有了回应。

林媛虚弱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骂道:“你这个呆子!”

终于听到林媛开口了,夏征这才放下心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房门打开,抱着孩子出来的是林媛身边的一个老嬷嬷。

“恭喜老爷夫人,恭喜公子,少夫人生了一个小少爷!”

啊?

冲在最前边的夏远一时愣住了,小少爷?小少爷?不是说是女孩的吗?

“你没看错吗?真的是带把儿的?”

因为太着急,夏远连在军营里经常说的俗话都说了出来。一边问,还一边手忙脚乱地掀开了小宝宝身上的襁褓,果然看到了那团十分碍眼的小鸡鸡。

夏远顿时像个委屈的孩子,撇着嘴站到了一边,不是说好了是女孩吗?怎么生出来就变成了男孩?我的乖孙女儿啊,你到底去哪儿了?

一听是男孩,安乐公主也有些尴尬,之前都是她口口声声地在丈夫耳边保证媛儿怀的一定是女孩的,现在好了,又让丈夫失望了。

“别着急别着急,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对,媛儿怀的是双胞胎,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呢,没准会是个女娃呢!

夏远立即又来了精神。

如今已是冬日,小包子刚刚出生,可不能在外边久留,老嬷嬷抱着孩子在外边晃了一圈就赶紧回到房间里去了。

房间里很快就传出林媛的骂声,听着她底气十足的骂声,夏征十分安心十分踏实。

虽然见不到媳妇儿,但是听着她的骂声,夏征基本就能分辨得出她什么时候是疼什么时候是没有力气了。

第一个孩子生了以后,第二个就容易得多了,大概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第二道哭声传了出来。

让夏远失望的是,两个小东西,居然都是带把儿的!

唉!

都说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夏远从自己的两个儿子开始期盼,一直期盼到了三个孙子,居然一个女娃娃都没有盼来,这其中的酸涩,恐怕没人能够理解了。

“天意,天意啊!”

夏远笑着摇了摇头,因为失望,心里反而踏实了,不过他却是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念头,一定要继续生,不仅是两个儿子继续生,他也要继续生。

就不信了,还不能生出个女娃娃来!

看着丈夫那失望的脸,安乐公主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是两个孙子,但是他们也心疼得很呢!

只是,她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信誓旦旦说过的话,就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丈夫了,只好干笑着宽慰道:“孙子好啊!有哥哥保护,小妹妹以后才能不被人欺负啊!”

夏远一听也不住点头,对,我夏远的孙女自然是要千宠万宠长大的,以后这几个臭小子就是孙女儿的保护神,谁敢欺负孙女儿,就派这几个臭小子上阵降敌,让他的孙女在京城里横行霸道谁也不敢欺负!

待两个娃娃都生了出来,天色早已经大亮了,都不等丫鬟嬷嬷们将房间里收拾干净,夏征就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

自从第二个孩子生出来,他就没有听到林媛骂他了,真是让人担心啊!

凌乱的床榻还没有收拾干净,隐约还能见到一片一片的血迹,夏征看得触目惊心,双腿立即就软了,眼前更是一片模糊。

因为床上躺着的女子,实在是太虚弱了。

她的脸色那样苍白,就连嘴唇都没有血色了,凌乱的发丝黏在额头上,虽然有擦过的痕迹,但是她的脸上还是有不少汗水渗出来。

见惯了林媛的彪悍,突然见她如此虚弱如此安静,夏征的心就像是被狠狠地揪了起来又被重重地扔下一样,早已四分五裂了。

“媛儿!”

来不及去看身旁的两个小奶娃娃,夏征一把抓住了林媛的手,希望她能睁开眼睛瞧瞧自己。

只是床上躺着的女子依旧紧紧闭着眼睛,就是不睁开。

夏征吓坏了,还想要再喊,就听到身后的老嬷嬷焦急提醒道:“少爷,少夫人累坏了,让她睡会吧!”

睡?

“她是睡着了?不是,不是晕过去了吗?”

老嬷嬷哭笑不得,怪不得少爷一进门就失魂落魄地,敢情是以为少夫人出事了啊!

“是啊是啊,少夫人折腾了一整夜,又是生孩子又是骂人的,早就体力不支了,这会儿没事了,让她好好睡上一觉。少爷您要不先出去休息一下?您也一夜没合眼了。”

“不,我在这里守着她。”

虽然知道林媛是睡着了,但是只要她不睁开眼睛,夏征的心里就是不能踏实。

老嬷嬷还想再劝,就被紧接着进门来的安乐公主制止了,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他和林媛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她也是知道的,就让他们小两口好好地独处一会儿吧!

问过了两个产婆,又请老烦给林媛把了把脉,确定她没有任何异样,夏远等人这才放心地回去休息了。

安乐公主又叮嘱了几个伺候的嬷嬷和丫鬟几句,还把小奶娃的两个乳母叫了过来好生叮嘱了一番,这才回去歇息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两个小奶娃娃被乳母抱到隔间去喂奶了,丫鬟嬷嬷们也把房间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夏征就这样抱着林媛的手,静静地看着她,思绪早已回到了两人初见时的情形。

那时候他还只是福满楼的少东家,为了挖掘更好的菜式和厨子偷偷跟着老烦去了林家坳。

他还记得自己偷偷吃了林媛刚刚做出来的肉饼,甚至还被气恼的林媛骂作小偷。

那时候的他,哪里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跟眼前这个毫无端庄可言的彪悍女人成亲,甚至有了孩子?

事实真的是难以预料啊!

林媛的呼吸很是平缓,静静地睡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便看到了正含笑温柔望着自己的夏征,忍不住也牵了牵唇角。

“媛儿,你真厉害!”

夏征宠溺地亲了亲她的唇角,竟是难以再坐直了身子。

一晚上的惊心动魄,一晚上的提心吊胆,终于在这一刻,彻底踏实了。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林媛生产的过程,但是即便是听声音,他也一样感受到了其中的痛楚和艰难。

“媛儿,谢谢你。”

微凉的唇抵着林媛苍白还未恢复颜色的唇瓣,夏征的声音闷闷地响起。

没有别的话,此时此刻,他只想紧紧地抱着她,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

林媛虚弱地笑了笑,微微用力地搂住了身前的男人,合眼继续睡了过去。

心爱的男人如此呵护着自己,还有什么是不能承受的?

林媛生下双胞胎男孩的消息很快便传开了,首先来府中探望的自然就是刘氏和林家信夫妻了。

虽然是亲生女儿,但是古代的礼仪规矩实在是太多了,林家信就算是再担心也是不能进到她的房间来探望的。

不过刘氏还是带来了丈夫的嘱托,一见到女儿就又心疼又欣喜地蒙了眼睛。

“媛儿,你怎么样啊?觉得哪里不舒服?”

经过短暂的休息,林媛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至少脸色没有之前那么惨白了,而且她刚刚已经用过了一些饭菜,说话什么的基本不成问题了。

见到娘亲来了,林媛动了动身子想要坐起来,却被娘亲一把拦住了。

“你这个孩子,刚刚生产完可不能随便乱动的,要是伤了身子就麻烦了!快点躺好!”

安乐公主也在后边跟了进来,听到亲家母的话也开始了话匣子:“可不是!媛儿你要听话,女人生孩子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但是坐月子也是不能马虎的。这一个月里,一定要好好地在床上躺着,不要乱动!”

自打林媛醒来后,安乐公主便一直守在一旁照顾她,就连吃饭都是亲手喂的。

不得不说,这个婆婆真的是没话说。

林媛对她就更亲切了,点着头笑道:“娘,这话您都跟我说了七八遍了,我都记住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刘氏嗔了林媛一眼,她早就知道安乐公主将两个儿媳妇儿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所以才生怕自己的女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惹了安乐公主伤心。

安乐公主却根本不觉得这样说话有什么不好,反而笑着帮林媛说起了话:“亲家母别说她,媛儿说得不错,我啊,今儿的确是有些话多了,没办法,谁让媛儿生了两个大胖小子呢!哈哈。”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清清的文:《军门重生:老公,求勾搭》

男神有三好:器大钱多颜值好!

问:怎么样追到男神?

温亦暖答:扮猪吃老虎!

装头晕、装摔倒、装腿软?——某人跟雕塑似的僵站着。

她郁闷……

装手疼,逼得让你喂我!

装脚疼,逼得让你抱我!

装迷路,逼得你来找我!

甚至不惜……

故意湿身,快来看我啊!看我这玲珑有致的曲线!

故意中药,快来睡我呀!我衣服都脱了,也躺平了!——某人淡定的把她丢到浴缸里洗冷水澡!

她咬牙切齿的瞪他:“薄亦寒,你丫是个gay吧?”

薄亦寒睨着她那二两肉:“就这么想睡我?”

温亦暖挑衅:“有种你来呀!”

薄亦寒直接把花洒扔了,将她从浴缸里拎出来,“好,既然如此,那我满足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