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产后琐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夏远两人都盼着能够来个孙女儿,但是来了两个孙子他们也是疼爱得很呢!

这不,刚从林媛这里离开,夏远都来不及回房休息,就喜滋滋地让下人们去各处报信儿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夏远已经有一个孙子了,现在一下子来了两个,就等着京城里那些老头子们对他羡慕嫉妒恨吧!

“快去把小少爷抱来给亲家母瞧瞧!”

安乐公主赶紧让丫鬟去抱孩子,不多时,两个乳母便抱着两个水蓝色襁褓过来了。

刘氏一进门先看了看自己女儿,此时再见到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外孙,更是喜得嘴都合不拢了。

“瞧瞧,瞧瞧,我这两个小外孙长得真俊啊!”

刘氏刚说完,就听到跟着一起来看姐姐的小林霜嫌弃道:“哪里俊了?我看他们俩长得丑死了,皱巴巴的,还那么黑!”

噗!

安乐公主被她这口无遮拦的话给逗笑了,林媛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小林霜没有说错,刚出生的孩子的确是很丑很丑的,因为在羊水里泡着,浑身都皱巴巴的。

而且因为是双胞胎,这两个小东西的分量都不太重,浑身的小肉皮紧紧地贴在身上,一点儿也不像肉嘟嘟的小娃娃那么可爱。

刘氏一把将小女儿拉到了身边,板着脸嗔道:“你知道什么!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等他们再长大一点儿,身上的肉多了,就更好看了!”

小林霜撇撇嘴,不过被刘氏训斥了一通之后还是眼巴巴地凑到了两个小东西面前,从自己的小荷包里掏出了两个黄澄澄金灿灿的小手镯子。

这手镯子上边还挂着三个小铃铛,一摇就叮铃铃地响,十分可爱。

“虽然你们两个有点儿丑,不过呢,小姨是不会嫌弃你们的啊!来来来,这是小姨送给你们得见面礼,这可是小姨花了自己的私房钱给你们买的哦,一定不能弄丢了哦!”

说着,还笨手笨脚地要去给他们两个戴到手上。

小孩子瘦胳膊瘦腿的,一不小心就会伤到,乳母有些担心。但是见安乐公主和林媛都没有说什么,就只好闭紧了嘴巴。

事实证明,她们两人的确是多虑了,别看小林霜年纪小,但她可是医者,怎么会弄伤了小孩子呢?

“你这丫头,倒是让你给抢先了。”

刘氏的礼物还没有送出来,倒是先让小林霜出手了,不禁有些好笑地戳了她额头一把。

说着,刘氏也把自己的礼物拿了出来,是一对儿品相极佳的翡翠如意,用来给两个小包子安枕的。

“这是你们外祖父给你们的礼物,这对长命金锁是外祖母的礼物,乖孩子,快些长大,外祖母等着你们一起玩呢!”

待刘氏送了礼物,林薇也拿出了自己的礼物,两个小匣子里分别装着一块儿帕子,帕子上是用金线绣成的图案象征吉祥如意的祥云,十分漂亮。

就连小永严也给两个小外甥准备了礼物,不过因为他还太小了,送出来的礼物并不贵重,只是自己画出的一副水墨画而已。

不过别看他年纪小,但是画出来的画却极为传神。

画中一家四口正在山林间无忧无虑地玩乐,单看那服侍和人物神态就能看出,这两个大人正是夏征和林媛,两个追着蝴蝶跑的小家伙正是现在还在襁褓中的小娃娃们。

“这是永严画得吗?真是太好看了!”

林媛探着头看了看那副画,不禁赞不绝口。倒不是她看永严小故意夸他,实在是这幅画的确十分出色。

看来永严跟在林家信身边学画画,还是很有用的。

就连安乐公主也拿过那幅画来细细看了半天,也是赞不绝口。

又说了一会儿话,林媛的眼皮子便开始打架了,刘氏看女儿这样就赶紧带着几个孩子准备离开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不忘再三叮嘱林媛,一定要重视坐月子,可千万不能大意。

一开始林媛还没有想到坐月子有多么难,但是直到几天之后,她才终于体会到了其中的苦楚。

古人对女人坐月子十分重视的,特别是大户人家的女眷,更是如此。

一个月不能下床不能洗漱,甚至连头发都不能梳理。房中门窗紧闭,密不透风,平日里吃喝都是趁热的,有好几次差点烫到了林媛的舌头。

林媛曾经不止一次感叹,幸好她是赶在了冬天坐月子,若是换成了夏天,她都怀疑自己会不会中暑。

若说坐月子中最不能让林媛接受的事情,应该就是不能洗漱和洗澡了。

这才第三天而已,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嘴里已经快要变质了。

每天不停歇地吃吃喝喝,还不能刷牙,不口臭都是奇迹。

有一次林媛刚刚吃过饭,闲来无聊,冲夏征勾了勾手指。

“怎么了?”

夏征还以为林媛有什么吩咐赶紧凑过来,谁知,刚坐到她身边,头就被某人的手钳住了,而后,一股毒气扑面而来。

呃!

夏征的脸都要绿了,这口气有毒!

哈哈,哈哈。

林媛躺在床上,看着夏征被熏得几欲呕吐的惨状,笑得停不下来。

古人养孩子都是有乳母的,林媛还未生产的时候就已经挑好了两个十分优秀的乳母。

不仅是身体素质,还是人品方面,都是极为出众的。

不过,即便有乳母带着孩子,林媛还是坚持自己母乳喂养。若是自己奶水不够了,就让乳母再继续喂。

既然是母乳喂养,肯定就要辛苦许多了,而第一件辛苦之事就是下奶了。

初为人母,奶水一般是在前三天下来,而且还要让孩子多吸一吸才行。

也不知道林媛是不是身子太弱的缘故,她的奶水下来得比较慢,第三天了也只是一些清水而已。

两个小包子又都是如狼似虎的,吃了半天也不能吃到东西,立即就急得哇哇大哭起来。

小东西哭,林媛心里也不痛快,也跟着一起哭。

孩子哭,媳妇儿也哭,夏征急得手忙脚乱的,就差也抱头痛哭了。

女人坐月子的时候是不能哭的,不然对眼睛不好。

夏征一边劝着媳妇儿,一边去找老烦讨要下奶的方子。

见他这着急忙慌的样子,老烦却不着急了,捋着白花花的胡子好笑地看着他,终于找到了能够尽情嘲笑他的机会了。

“老头子我当初说什么来着?别以为生了双胞胎就高兴,哈,看吧,现在吃亏的是谁?还不是你自己?哈哈,当初你老子只弄你大哥一个就差点儿崩溃,更何况你一下子弄俩了?哈哈,你看看你,蓬头垢面的,不知道还以为是从哪个乞丐窝里爬出来的呢!”

不怪老烦说话难听,实在是夏征此时的模样太过狼狈了,凌乱的头发就不说了,他平日里都干干净净的衣裳上此时居然有几块十分可疑的污渍,看样子,应该是小包子吐奶时正巧被他沾到了。

最狼狈的还是他脸上,大大的黑眼圈,眼睛里也满是血丝,一看就是睡眠不足弄得。

“你就会说风凉话!”

夏征哪里还有精力跟老烦斗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休息的机会,赶紧坐到椅子上眯了一会儿:“赶紧给我找个方子,一会儿别忘了叫醒我啊,让我先眯会。”

“哎哎?你这么干什么?把我这儿当你房间了?要睡觉回你那睡去!”

老烦神神道道地念叨了好半天,不过还是没有忍心将已经睡着了的夏征叫起来,哼了哼便去屋外了。

其实他早就帮林媛找好了下奶的方子,只是因为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也不好贸然送过去。

跟田惠不一样,给林媛下奶的方子里不仅有通草,还给她加了一些补气补血的草药。

“臭小子,要不是看你这么累,老头子我才不会亲自给你熬药呢!”

老烦挥舞着破烂的大蒲扇,看着嘟嘟冒泡的药罐子忍不住又开始发牢骚。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只是想要让夏征多休息一下而已。

按说孩子有乳母照顾着,他不会很累。

但是跟林媛的想法一样,夏征也想要亲自照顾着孩子,所以就让乳母带着孩子住到了隔间里。

小孩子一晚上总是要醒好几次的,而且又是两个孩子,一个醒了哭闹,另一个也就跟着哭闹起来,这样一来,这一晚上几乎就没有睡觉的时候了。

果然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啊,这才照顾了两个孩子几天而已,夏征和林媛就深深地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艰辛了。

老烦的药果然有用,只是吃了两副,第二天林媛就感觉到涨奶了。

看着怀中小家伙吃得香喷喷的小模样,林媛感觉自己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

虽然月子里不能出门,但是亲人朋友是可以来探望她的。

刘氏几人也就不用说了,来的最多就是田惠和望哥儿了。

身为大哥哥的望哥儿,对两个粉嫩嫩的小弟弟十分好奇,一来就张着小手儿要去抓。

田惠生怕孩子的手没个轻重伤到了小家伙们,死死地抱着望哥儿不让他下地。

但是已经快要两周岁的孩子了,哪里还能闲得住?在田惠怀中坐了一会儿就吵着要出去玩了。

田惠没法,只好让丫鬟抱着他去外边玩耍了。

待房间里没了旁人,田惠说话也没有多少顾忌了,拉着林媛的手就跟她说起了这两天听到的事。

“你也知道公公那个人,一心就盼着家里能有个女娃娃,只是咱俩都不争气,接连生了三个男孩。我看啊,公公是真的着急了呢!”

说到这里,田惠便十分不厚道地笑了起来,眼中隐约还带了几分狡黠。

林媛这些天一直在床上躺着,别说外边了,就连隔间都不能随便出去。

她早就闷坏了,就想听这些八卦的事呢!

“怎么了?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田惠可不是那种随便八卦的女人,能让她主动提出来的一定是十分劲爆的消息。

果然,十分劲爆,特别劲爆!

“嗯,那天我打算找婆婆询问一下给你们过满月的事就去了婆婆院子里。谁知道,还没有进院儿呢,就被冬梅给拦住了。冬梅这丫头最是稳重,不过那天也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你觉得会是什么事?”

田惠拿着帕子捂着嘴偷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林媛此时已经猜到了。

大白天的两人大门紧闭,还让丫鬟在门口守着,到底在屋子里干了什么事还不是明摆着的吗?

虽然身为儿媳妇儿这样背地里说公婆之间的事有些不太厚道,不过两人全都默契地笑了起来。

但是笑归笑,两人都齐齐地祈祷开了,赶紧让安乐公主生个女儿吧,这样她们两个就不用顶着公公的压力了。

说到过满月的事,林媛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生产二十多天了,再有个七八天就能出关了。

终于可以摆脱坐月子这个牢笼了啊!

过满月不用林媛操心,不过她倒是有些好奇两个孩子的名字了,夏家的传统是在满月的时候由长辈取名的,但是她也没有从夏征那里什么消息。

“我听你大哥说过了,最近公公一直在琢磨着两个孩子的名字呢,听说他一直不爱看书的,但是这几天都快要把家里的书翻烂了呢!”

田惠笑得眉眼弯弯:“当初给望哥儿取名的时候也是这样,看来公公对于取名字这事,还是很重视的。”

的确是重视,其实一开始夏远已经取好了名字了。只因为安乐公主信誓旦旦地说这胎绝对是女孩,所以夏远便早早地想好了几十个女孩子的名字了。

只是没想到,安乐公主算错了,那些名字也就不能用了,他就只好继续翻书想新名字了。

至于两个小孩子的乳名,是林媛自己取的。十分的简单,大的叫阿文,小的叫阿武,是希望两个孩子文武双全的意思。

其实这个名字还是在夏征的强烈要求下改的,若是按照林媛之前的意愿,她给两个儿子取的名字更加通俗易懂,大的叫阿金,小的叫阿银,是希望两个孩子金银满贯的意思。

夏征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以死相逼才终于说服林媛改变了主意。

不过,虽然改变了主意,但是林媛私下里还是叫两个孩子阿金阿银,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名字有什么不好。

除了田惠,经常过来探望她的就是严如春许幕晴和田萱几人了。

严如春和魏博宇的婚期定在十一月,正好就是林媛坐月子期间,所以她也不能亲自去给严如春添妆了,不过还是没有忘记将自己的添妆礼派人送过去。

若说严如春和魏博宇成亲谁最兴奋,那绝对是小胖子许幕晴。

每次来到林媛这里,许幕晴的脸都跟长了一朵花似的,抱着林媛的胳膊一个劲儿地笑。

“媛儿啊,大嫂和大哥成亲了,接下来就是我和容哥哥了呢!我等了这么久,终于要做容哥哥的媳妇儿啦!”

“媛儿啊,你知不知道容哥哥送了我好多好多漂亮衣服哦!而且全都是红色的呢!”

“容哥哥来我家下聘礼了呢!哈哈,我都要高兴死了,可是娘就是不许我去前院跟容哥哥见面!不过,我还是偷偷地在花厅里看见了他哦!”

林媛在床上躺了这一个月,恐怕也就是在见到许幕晴的时候最开心了,不仅是因为这丫头给她带来了外边的消息,光是看着她时而害羞时而兴奋的样子,就够林媛开心好几天了。

坐月子的日子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转眼间,林媛就要出月子了。

想想这一个月的艰辛,林媛真想感叹一句熬得太辛苦了。

不过,每当看到怀中熟睡的两个小宝贝的时候,再受多少罪都是值得的。

都说刚出生后的孩子,一天一个模样,还真是这样。

别看他们两个刚出生的时候皱巴巴的,但是这一个月里,真是长了不少,小脸儿胖了,白了,就连小胳膊和小腿儿上也被长出来的肉撑得起皮了。

一开始林媛看到了还担心孩子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刘氏却笑着说,这是孩子长大的象征,他们身上的皮都要从新长一层新的,然后新长出来的小皮肤才会更加粉嫩白皙。

之前刘氏生小永严的时候,林媛一直忙活着镇上的生意,很少有时间去关注他身上的变化,所以也根本不知道小孩子出生以后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情况。

但是既然刘氏说没事,那就一定是没事的,林媛也就放心了。

满月宴是在将军府办的,这天来的人可真是不少,京城中不少达官贵人家都带着礼物上门了。

而林媛的几个好姐妹自然也没有落下,许幕晴和魏博容,新婚的严如春和魏博宇,还有田萱和程皓轩,就连久不露面的程夫人也一并来了。

程夫人的身体不好,这两年来虽然有王郎中和小林霜的调理,但是还是没能改变她身体日渐亏损的趋势。

不过即便如此,程夫人的精神还是很好的,一方面程皓轩和田萱的亲事定了下来,另一方面,这两年来有陆冲在身边陪伴,多年前心中的疙瘩倒是也疏解了不少。

都说心病还需心药医,虽然程皓轩的生父再也没有回来过,但是程夫人似乎已经不再纠结于此事。

经过一个月的产后恢复,林媛的身子早已大好,只是身材愈发地圆润了,许幕晴一见到她,立即就咧着小嘴儿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媛儿,以前你躺在床上看不出来,现在一站起来才发现,你,你真是太胖了!哈哈,你瞧瞧你的屁股你的腰,哎呦,哪里还有腰呦,整个就是一个水桶啊!”

林媛脸都黑了,她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的身材变了样的。

以前看田惠的时候,生产完两个月就恢复了以前的好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最让林媛羡慕的就是田惠的胸和屁股了,仿佛比怀孕以前更圆润更性感了。

再看她,本以为自己比田惠年纪轻,也能这么快恢复原样。

却不想,她的胸和屁股倒是越发圆润了,但是腰身却更加圆润,从上到下连一点儿曲线都没有了,跟许幕晴说的水桶真的是没有两样!

“你还笑话人家,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难道你就不是水桶?”

严如春斜着眼睛睨了许幕晴一眼,毫不客气地将她所有的“优点”都一一列举出来了。

呃!

正在大笑的许幕晴顿时没了声音,干巴巴地撇了撇嘴,果然不再说话了。

跟着一起来的程夫人见林媛脸色不大开心,笑着安慰她:“没事的,你生的是双胎,恢复身材需要的时间自然要比旁人多一些的。而且,听你娘说,你是自己喂养孩子的,那就更不能大意了,别为了好看就不吃东西,苦了两个小孩子。”

这点林媛自然是明白的,她若是真的注重身材,就不会坚持自己喂养孩儿了。

刚刚有些不愉快,只是因为许幕晴说得太直白,一时有些接受不了罢了。

想通了这点,林媛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让丫鬟们赶紧将新出炉的糕点送了过来。

不过,在给许幕晴准备糕点的时候,林媛还是十分不厚道地多准备了好几盘,这丫头不是说她是水桶吗?那就让她自己变成最大号的水桶吧!

满月宴的厨子是从洞天请来的,宴会上所有的菜式也都是林媛一手操持的,除了洞天的几样招牌菜,她还特意准备了好几样从未面世的新菜。

而这几样新菜,毫无疑问都是在后世十分受小孩子欢迎的菜,比如咕咾肉、菠萝饭、八宝粥等等。

除了这些特定的菜式,林媛还特意准备了不少精致漂亮的小点心作为回礼。

这个时候林媛特别遗憾自己为什么生的不是女孩,若是女孩,她还可以将满月宴布置成童话梦幻公主主题呢,绝对能让赴宴的宾客们大吃一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