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闺中小甜蜜/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月宴上是要给两个小宝宝起名字的,作为两个爱金阿银的祖父,这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酒过三巡,立即就有人十分配合地询问起了新生儿的名字。

夏远脸上容光焕发,将怀中抱着的阿金交到了儿子夏征手里,这才眯着眼睛朗声道:“感谢各位今日莅临,麟儿名字已经取好,大儿单名一个烨字,小儿单名一个晟字。”

夏烨,夏晟,都是希望孩子将来有出息的字,宾客们立即点头称赞,纷纷举杯庆贺。

夏远的脸上顿时满是笑容,难得开心地跟各位来宾喝起了酒。

林媛对两个孩子的名字也十分满意,听着众位女眷对自己的恭贺更是欣然接受。

因为要母乳喂养,所以林媛是不能饮酒的,再加上刚刚出月子,她更是不能饮用任何凉的东西,为了照顾她,女眷席上没有准备这些饮品。

但是这根本不影响女眷们的兴致,因为林媛早就提前告知刘掌柜准备了更加美味的奶茶。

将红茶煮沸之后,再将纯粹的牛乳倒进去,最后用各种香料调味儿。

为了让牛乳更加丝滑,林媛还嘱咐刘掌柜准备了一些孔眼较细的纱布用来过滤。

既有牛乳的奶香,又有茶的清香,里边还有各种其它香料的味道,这奶茶真是令人欲罢不能。果然,奶茶一端上来,立即就赢得了众位女眷的追捧。

因为宴会上还有不少小孩子,所以林媛又让厨房准备了一些芋圆放进牛乳中,加上糖和桂花之后,一道香喷喷甜滋滋的芋圆奶茶就做好了。

小孩子们喝太多茶水对身体不好,此时又是冬季,喝果汁更是容易着凉。

但是这道芋圆奶茶的出现,就彻底拯救了只能喝白水的小孩子了,又能吃又能喝,芋圆更是甜甜的滑滑的,真是太好吃了。

不仅是小孩子,就连大人也被这滑溜溜的芋圆吸引了,别人不说,光是许幕晴就吃了整整三大碗。

要不是严如春强烈制止了她,只怕她今儿就要不吃饭只靠芋圆填肚子了呢!

成亲之后,这还是林媛头一次跟严如春见面呢,刚才人多不好说话,此时大家都在吃饭,也不用她过去应酬,倒是给两人提供了说话的好机会。

“你,你干嘛要这样看着我?”

一句话也不说,林媛坐到严如春身边就是眯着眼睛含笑看着她,她脸上的笑容十分诡异,看得严如春心里砰砰直跳。

嘿嘿一笑,林媛笑得更瘆人了。

不过她说出来的话却让严如春后背直发凉。

只听她低沉着声音,笑嘻嘻问道:“魏大少夫人跟魏大公子之间的房事很是和谐嘛,瞧夫人脸上这甜蜜幸福的笑容,容不得我不想入非非哦!”

“林媛!”

严如春脸蛋儿顿时红了,真想伸手将林媛的嘴给撕了。

这是什么场合啊,居然说这种话,幸好身边没有旁人,不然她的脸还往哪里放!

“哎呀呀,别生气嘛!”

面对严如春怒气腾腾的样子,林媛反而笑得更肆意了,甚至还动起手来了。

“我这花厅里暖和得很呢,大少夫人怎么还把领口竖的这么高?难道夫人不热吗?咦?夫人的脸蛋儿都红了呢,肯定是热的,赶紧把领口放下来吧,也好凉快凉快啊!”

我疯了才会听你的话把领口放下来!

严如春赶紧死死捏住自己的领口,不让林媛的魔爪得逞。她的眼中闪过几丝窘迫,嘴巴却是硬的不行:“我一点儿也不热,你这花厅里虽然暖和,不过,不过我最近身上不爽利,正是怕冷呢,就这样吧!”

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谁能信?

反正林媛不信!

嘿嘿一笑,林媛放过了她的领口,转而看向了别的地方。

“大少夫人真的这么冷吗?那我让丫鬟给你准备一件厚点的衣服吧,你瞧你这衣裳这么薄,一定不能保暖呢!来人啊……”

“林媛!”

不等林媛找来丫鬟,严如春就气急败坏地叫住了她:“你这个臭女人!都当娘了还这么喜欢捉弄别人!我,我真是,真是太……”

见严如春又羞又窘,林媛扑哧一笑,赶紧收起了玩笑之心。

不过还是十分体贴地将她有些裂开的领口合拢严实,也遮住了她脖子上若隐若现的几点梅花。

严如春这下更是脸红了,原来自己遮遮掩掩了半晌,其实早就被林媛看到了啊!也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瞧见,若是瞧见了……

真是羞死人了!

曾经口无遮拦毫不顾及旁人想法的严如春居然也有羞窘的时候,还真是让林媛又好笑又大开眼界。

严如春正在新婚,畅音阁的事自然不能让她一个人盯着了,不过好在林媛现在已经出了月子,两个孩子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也不用她日日盯着守着,所以林媛也就主动将畅音阁的事接了过来。

说是接了过来,其实也只是隔三差五地过去瞅一眼而已。如今畅音阁的生意步入正轨,又有宋班主每天在那里盯着,根本不用她们两人操心。

如今畅音阁已是京城中风头最盛的戏园子,洞天更是生意最好的酒楼,每天林媛更是进账就多得数不清,就连两个小孩子的玩具都是用金银做成的。

看着两个小宝宝由乳母扶着坐在那里玩着手掌大小的夜明珠和各种亮晶晶的小玩意儿,林媛内心十分满足。

“阿金阿银果然是娘的招财宝贝,自从生了你们两个,咱们几个店铺的生意真是节节攀升呢!”

水仙和银杏也守在一旁逗着两个小包子,笑眯眯说道:“可不是吗?别看这两个小家伙小,不过聪明着呢!小姐你瞧,奴婢把这金元宝和夜明珠放到一起,小少爷居然知道去拿那夜明珠呢!看来,他也是知道这夜明珠更值钱呢!”

林媛扑哧一乐,说道:“他哪里是知道那夜明珠值钱?他只是喜欢那亮晶晶的东西罢了!你若是不信,再把那琉璃做成的珠子递给他,你看看他到底要哪个?”

“奴婢还真不信,小少爷定然是拿那夜明珠了!”

一边说着,水仙还真将夜明珠和琉璃珠子放到了一起。

虽然跟西凉的和亲没有成功,但是因为有赫连诺这个太子在中间斡旋,现在大雍和西凉的关系也比从前和缓得多了,想要再去西域拉多少琉璃都不用再担心了。

所以,两个小包子的玩具里边也有不少是用琉璃打磨出来的珠子,十分漂亮。

“来啊,小少爷,来这里拿夜明珠啊!”

水仙一手拿着琉璃珠子,一手拿着夜明珠,逗着阿金阿银两人。

因为现在是白天,夜明珠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珠子而已。但是琉璃珠子就不同了,有阳光反射,上边还会有十分漂亮的七彩亮光呢!

两个小包子此时已经四个月大了,虽然还不会爬,但是看到了稀罕的东西已经知道用手挠了。

水仙不信小少爷不喜欢夜明珠,还故意将夜明珠往前伸了伸。

但是事与愿违,两个小包子齐齐放弃了夜明珠,纷纷朝着那偶尔有光芒闪烁的琉璃珠子咿咿呀呀叫唤,十分可爱。

“哎呀,怎么非得要那个破珠子呢,这个夜明珠才贵嘛!”

水仙有些挫败,现在大雍的街上,琉璃可是遍地可见的呢,一点也不像头几年那么值钱了。

将琉璃珠子给了两个小包子,水仙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小姐啊,早知道咱们店里的琉璃帘子现在不值钱了,当初就不该让姑爷大批量购进琉璃的。您不知道,以前十两银子都不能买到一件琉璃摆件,现在就是一两银子,都没人要了呢!”

银杏也摇摇头,蹙眉道:“一两银子都是好的,我前天出门去,还听说以后这琉璃制品还要降价呢!”

林媛正喜滋滋地看着两个小包子玩耍,对两人说的事并不在意。

“便宜就便宜吧,反正咱们现在也不指着这些琉璃挣钱了。”

现在的确是不指着这些挣钱了,因为你早就把钱都挣够了!

水仙和银杏两人面面相觑,想当初小姐让姑爷从西域大量购入琉璃的时候,还故意压着琉璃不卖,最后一面巴掌大的小镜子都能炒到二十两银子。

怪不得现在小姐根本就不在乎那些琉璃了呢!

将乖巧的大儿子抱在怀里,又给更加调皮的小儿子擦了一把口水,林媛十分满足:“什么钱啊金子的,那些都是身外之物,你们小姐我啊,现在就一门心思地想着照顾好两个儿子了。瞧我这两个儿子,又帅气又聪明,将来肯定是迷倒万千少女的大帅哥呢!”

这两个儿子,虽然长相一模一样,但是性子却是天壤之别。

大儿子更加乖巧,但只看那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就知道,他也是个心眼儿多的,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老实。

二儿子就更像夏征了,从面皮一直坏到肚子里,整个儿一小号霸王无疑。

虽然只有四个多月,但整天把乳母弄得晕头转向的,忙活了这个忙活那个,好像还会争宠了呢!

这不,一瞧见林媛将大儿子抱了起来,小儿子立马扔掉了手里的琉璃珠子,张着小手儿冲着林媛啊啊的叫唤。

“怎么,阿银也想让娘亲抱吗?”

林媛哈哈一笑,对儿子跟自己这么亲热显得十分享受,这就是她坚持自己喂养孩子的原因。

就像望哥儿,因为田惠奶水较少,只喂养了半年就把孩子交给了乳母。现在看起来,倒是不像阿金阿银亲近林媛这样亲近田惠了,弄得田惠总是有些醋醋的。

阿银显然就是想让林媛抱的意思,但是阿金却不乐意了,小手儿扯着林媛的胳膊,一个劲儿地往她胸口拱,虽然不像阿银那样大声叫嚷,但这默默争宠的小模样真是让人好笑。

林媛好笑地掀开衣襟,又从乳母手里接过了小儿子,忍不住嗔道:“瞧你俩都是随了谁?这么小就开始争宠,等你们长大了可怎么是好?”

“长大了?长大了还有他们争宠的份儿?到时候都得靠边站!”

林媛的话刚刚说完,就被夏征突然冒出来的话接了过去。

原来是夏征回来了。

水仙和银杏赶紧站起身来,一个给夏征准备温水洗脸洗手,一个去准备换洗的衣裳了。

这是有了孩子以后,林媛给夏征定下的规矩,从外边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手洗脸换衣裳,以免将外边带回来的病菌传染到两个孩子身上。

对于林媛所说的病菌是什么,夏征根本就不知道也听不明白。不过,只要是对两个儿子好,又是媳妇儿亲自要求的,他自然是举双手双脚答应了。

洗漱完又换了衣裳回来,夏征才坐到母子三人身边,笑嘻嘻地伸出了手去:“阿文阿武,爹爹回来啦,快来爹爹这边玩啊!”

阿文阿武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在林媛胸前拱了拱,谁也没舍得松开嘴。

失宠的夏征满头黑线,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

不过,他那放光的眼睛立即就发现了新目标。因为是在喂奶,林媛的衣襟也是掀开的,倒是露出了那片白花花的美丽。

咕咚。

夏征舔了舔嘴唇,咽下一口口水,眼睛也火辣辣地盯着林媛:媳妇儿,七天啦!

林媛被他盯地浑身不自在,身体某个地方突然开始蠢蠢欲动。

不过看到两个小儿子,立即毫不犹豫地狠狠瞪了他一眼:说好了十天一次的,再等三天!

夏征顿时变成了苦瓜脸,自打有了这两个小东西,他跟林媛之间的房事也少了许多。

听说女人生了娃就会对那方面冷淡许多,难道是真的?

只是可惜,他身边还没有人像他这样有了娃,不然他一定要去问个明白不可。

至于同样生了娃的大哥,夏征从来就没有将他当成能够跟自己聊天说话的对象,顶多只能算是个无聊时斗嘴的家伙。

“阿文阿武啊,你们也忒不地道了,抢了爹的女人也就罢了,现在见到爹来了也不说心存愧疚,居然还敢不理会我,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胆子!”

只要一想到自己最心爱的温柔乡被这两个臭小子霸占了,夏征就满心不欢喜,忍不住板着脸训斥了两句。

其实阿文阿武是根本听不懂这些的,甚至连看脸色都不会。

两个小东西不会,但是他们的娘会啊!

啪!

一个大大的巴掌毫不留情地拍在了夏征的脸上,林媛忍着娇羞,沉着脸怒道:“别胡说八道的,他们这么小你就开始训斥我的儿子了,等他们长大了,你是不是也要学公公那样扛着大刀四处追着砍?”

这两个小东西可是她的心头肉,岂容旁人觊觎?别说是旁人了,就是亲爹都不行!

夏征苦哈哈地撇着嘴,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才舍不得欺负呢啊,他就是见这两个小东西不理会自己才发发牢骚罢了啊!

若是在以前,夏征这样的模样定然能够让林媛心头一软立即消了火气,但是跟儿子一比,别说是苦哈哈地委屈撇嘴了,就是哇哇大哭起来,他都不待搭理的。

抬头还是横眉冷竖,低头便瞬间温柔可人,林媛的脸变得实在太快了有木有!

望着吃饱了奶水,正赖在怀里惬意打盹的两个小儿子,林媛笑盈盈地跟儿子说起了话来。

“阿金阿银最听话了,将来也最是有出息的对不对?谁也不能训斥我们。娘最喜欢阿金阿银啦,爹爹也最喜欢你们啦,你们不要怕啊,有娘亲保护你们谁也不能欺负你们的,么么哒!”

听着媳妇儿这温柔似水的声音,夏征一张脸顿时皱成了包子。

水仙银杏和两个乳母看着两人这有爱的一幕也是抿着嘴儿含着笑,平日里见过最多的就是两个主子撒狗粮了,他们早就习惯了。

林媛像是没有看到夏征苦兮兮的脸,还在兴致昂扬地跟儿子们聊天。

“阿金啊,你是哥哥,可不能欺负弟弟哦,瞧你,又偷偷把小脚丫儿放到弟弟的肚子上了,赶紧拿下来。”

“哎呦,阿银啊,你这小东西报复心也太重了吧,你大哥只不过是借你的肚皮凉凉脚丫儿罢了,你至于往他身上尿尿吗?哎呦哎呦,越说越起劲儿是不是?都尿到你爹脸上啦!”

被尿了一脸的夏征敢怒不敢言,抹了一把脸上的童子尿,惨兮兮地哀嚎:“臭小子,你们俩一定是故意的,刚还只是阿银一人,现在连阿金也跟着尿起来了!不对,不是叫阿文阿武吗,怎么我也跟着叫阿金阿银了?”

一声“嘶吼”,夏征立即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不能叫阿金阿银,我夏征的儿子还缺钱吗?怎么能叫这么庸俗的名字!”

林媛将快要睡着的两个小东西交到乳母手里,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不能叫阿金阿银是因为你不缺钱,那非得叫阿文阿武,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你缺文武吗?

夏征被噎得无言以对,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文武都不行了。不过若是按照自己先前的话,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水仙和银杏抿嘴儿一笑,跟着乳母走了出去,将房间留给了还在为名字争论的小两口儿。

丫鬟们前脚刚走,夏征后脚就变了脸色,嘿嘿一笑,直接凑到了林媛面前,什么阿文阿武阿金阿银的,全都不是他在乎的事情了。

“媳妇儿啊,亲爱的,咱们都已经七天没有亲热了呢!”

这声音柔的,酥的,都能把林媛浑身的鸡皮疙瘩抖落下来了。

“去去一边去,你不是说要跟我讨论儿子们的名字的问题吗?来来来,咱俩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吧!”

“别别,这个话题早就过去了啊,咱们讨论下一个话题吧!”

夏征嘿嘿一笑,凑得更近了,手也不由自主地伸到了林媛身上,按在了她胸口的衣襟上。

那里,还残留着儿子们吃奶时留下的奶渍,摸上去湿乎乎的,夏征的心跳得更欢快了,手也不老实地想要更近一步。

不过,指尖还未触及到盼望已久的滑腻时,就被某只小手儿十分粗暴地拍开了。

“老实点!孩子们还在外边呢!”

因为林媛要时常喂奶,所以儿子和乳母就没有搬去特意为儿子们准备的院子里,而是直接住在了他们的院子里。

以前是在隔间住着,但是有乳母在,多少有些不方便,于是林媛就让乳母带着孩子住到了厢房里。

此时两个儿子只是去睡午觉而已,林媛等下还想着看他们呢,就没有让他们回厢房去睡,只是在隔间里休息着,这边两人稍微有点大的动静,那边就能听到。

林媛可不想让别人听到自己跟丈夫亲热的声音,更不想因此吵醒了两个刚刚入睡的孩子。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不会吵醒儿子们的!”

我不会出声音吵醒孩子们,但是你会不会出动静就不清楚了。

夏征坏坏一笑,十分有自知之明地将那半句没说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林媛若是还看不懂夏征这笑容是什么意思,就白跟他过了这几年的日子了。

又羞又窘地瞪了夏征一眼,林媛顿时就想起了上次亲热时自己忍不住叫出声被水仙和银杏听到了的声音,真是羞死人了。

“别想着打我的主意,不是约法三章了吗?十天才能一次的,你这次若是提前用了,下次就得一个月了!”

林媛还掰着手指头细细数着,岂料那边夏征早已经唇角一勾一把将她扑倒在地,温热的气息吹在软软糯糯的耳朵根上,吹得林媛浑身战栗不已。

“媳妇儿,都这么着急地就去算下次的时间了还说不想?看来为夫还是要时常帮你松松骨按按摩才行嘛!”

“哪有……唔!”

林媛张嘴欲呼,却陷入了更深更温柔的亲吻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