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坑爹的儿子们/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翻六坐八爬爬,两个小东西还不到六个月的时候就开始用脑袋着地拱着往前爬了。

圆乎乎的小脑袋儿往床上一顶,两只肉呼呼的小胳膊往身侧一放,小屁股就开始撅得高高的往前拱了。

最讨喜的是他们两条小肉腿儿,一开始还没找到要领,一顿瞎比划,比划了几次就知道往前倒腾了。

两个小东西,一个在这边拱啊拱,一个在那边踢啊踢,赛着个儿地往林媛怀里钻。

林媛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喜欢拿着儿子们最喜欢的琉璃珠子逗他们,今儿难得的夏征也在,就故意让两个小东西在父亲面前表现表现他们的新技能了。

只是,在林媛看来引以为傲的技能,在夏征看来却是滑稽的很。

“哈哈,快看阿金的屁股,圆嘟嘟的,比他爹的屁股还圆呢!”

一边说着,夏征一边毫不客气地在大儿子高高撅起的小屁屁上拍了一巴掌。

那清脆的响声十分清晰地钻进了林媛的耳朵里,本拿着琉璃珠子逗孩子的林媛立即不动弹了,眼珠子瞪得老大,忐忑不安地看着被莫名其妙打了的大儿子。

只见阿金挨地乱拱的脑袋也不动弹了,小脸蛋儿在床上一贴,侧着脸看向还在哈哈大笑的父亲,骨碌着两只大眼睛,似乎在思考屁屁上那一下是怎么回事。

“臭小子,怎么不撅屁屁了?对嘛,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顶天立地,哪有撅着屁股……哎呦!臭小子,居然忘我身上尿尿!啊啊啊,居然尿到我嘴里了!”

被儿子赐了一泡童子尿的夏征十分狼狈地呸呸吐着口水,而罪魁祸首小阿金,此时已经咧着嘴,潇洒地扭过头去,继续练习拱屁股了。

被林媛抱在怀里的弟弟阿银也咧开嘴哈哈笑出了声来,嘴角亮晶晶的口水淌下来,十分可爱。

林媛扑哧一笑,一边给小儿子擦口水,一边幸灾乐祸地冲夏征挤了挤眼睛:“曾经称霸京城的小霸王居然也有被人整的一天,哎呦呦,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件事大肆宣扬一下才对,肯定能让京城里那些被你欺负过的公子哥儿们大呼痛快!”

“你……”

不等夏征开口,林媛又道:“对了,要是能依靠这件事挣点银子就好了,比如说,我不如开个独立小剧场吧,最好找个跟你长相差不多的男人来表演,哈哈,到时候肯定能挣得盆满钵满!”

啊啊啊,呀呀呀!

林媛笑得小脸儿微红,阿金阿银两个小东西也跟着坐起来拍着小手儿兴奋地叫唤起来。

特别是亲自撒尿整了自家老子一把的阿金,还特意将自己小小的皱巴巴的小阿金亮了出来。瞧那架势,是要毛遂自荐亲身上阵本色出演了。

“臭小子,一个一个的小没良心们,老子真是白养活你们了!”

夏征洗了好半天的脸才终于回来了,一回来就瞧见两个小东西这落井下石的模样,可把他气坏了,顿时捂着心口一阵哀嚎。

“怪不得老头子到现在还不放弃生闺女啊!还是闺女贴心,闺女是爹的贴心小棉袄啊!不行不行,媳妇儿,咱们还是赶紧生个闺女吧,若是光这两个小白眼儿狼,咱俩以后老了就别指望了,肯定要被撵去猪圈里过后半辈子啊!”

说着,夏征还特意佝偻着脊背,用手抚着并不存在的长胡子,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咳咳,咳咳,想我夏征年轻时是如何地恣意昂扬,没想到,临老了,居然被两个小崽子教训了,咳咳,闺女,闺女,你在哪儿呢?赶紧给爹送口燕窝来,爹都三天没吃饭了啊!”

噗!

不仅是服侍在侧的水仙银杏,就连林媛都被他这搞怪的模样逗笑了。

更惊奇的是,两个小东西似是看懂了夏征滑稽的样子,在愣了几秒钟之后,居然也跟着咧开嘴儿大笑起来,甚至还舞着两只小胳膊兴奋地蹲着屁股。

“哎呦,瞧小少爷身上的肉,都跟着颤抖起来了!”

水仙惊奇地指着两个小东西身上的肉,好笑地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银杏也哈哈笑了起来,不过在看到两个小东西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更多的则是期待和盼望。

说起来,她跟林毅已经成亲快一年了,之前觉得小不想这么早要孩子,但越是跟两个小东西在一起时间长了,她就越是喜欢孩子。

不行,今晚回去了就造个孩子出来!

“好了好了,快别闹腾了,天都晚了,赶紧给他们两个洗澡睡觉去吧!”

睡觉好啊,睡觉就能干些羞羞的事情了!

夏征眼睛一亮,一把拎起还赖在林媛怀里不肯离开的两个小奶娃娃进了浴室。

“来来来,今儿爹爹心情好,亲自给你们洗澡哈!”

“喂!等会儿!”

见夏征将两个小家伙抱走了,林媛如临大敌,赶紧让水仙和银杏跟过去守着,她可还记得上次夏征自告奋勇给两个小东西洗澡的时候这个哭那个叫的场景呢!

超级惨烈有木有!

果然,只是刚进了浴室而已,立即就传出来了爷仨大呼小叫的声音。

只不过,哭嚎的不是两个小东西,而是老家伙夏征!

“阿金,坐好,爹给你洗洗胳膊!不对不对,不是你的小鸡,是你的胳膊,胳膊!”

“哎呦阿银啊,你能不能先老实一会儿,爹给你大哥洗完了就来抱你!你都已经洗过了怎么还在闹!你不要往我身上爬了啊!哎哎,阿金,你不要走啊,你干嘛要跑啊!”

坏了!

听着浴室里的叫声,林媛第八次出声询问要不要自己进去帮忙,无一例外地都是拒绝。

“不用不用,你就在外边歇着吧,省得一会儿爷跟你亲热你总是说累得慌!”

林媛大囧,假装没有看到丫鬟和乳母们戏谑的眼神,弱弱地摸了摸鼻子,好心提醒道:“好,我不进去帮忙,不过,你是不是又把阿金阿银弄错了?”

弄错了?

夏征表情一僵,托起被自己胡乱揉着头发洗澡的小东西猛看。

“哎呦卧槽!又弄错了!这不是阿银吗?”

阿银一脸委屈,人家都逃走了又被你捉回来,真是个笨粑粑!

坐在一边等着洗澡的阿金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若是此时能够说话,他一定要将心中所有的鄙夷和不满通通叫嚷出来好好地让他这个糊涂爹爹听一听。

好不容易给两个小东西洗干净了,夏征也累的满头大汗了。

怪不得林媛一直说带孩子太累太辛苦,他只是给两个孩子洗了洗澡而已就已经这么累了,真是难为媳妇儿了。

本以为洗完了澡两个小东西也会跟他一样累得够呛,却不料,人家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咿咿呀呀!”

“啊啊啊!”

暗搓搓地看着两个小东西赖在林媛怀里玩玩具,夏征就恨不得将他们高兴说话大叫的小嘴儿给堵上。

这都什么时辰了啊,他的眼皮子都开始打架了好不好,这两个小东西怎么还不去睡觉?还不去睡觉!

不知是看到夏征“无聊透顶地羡慕地看着他们”,还是林媛有些累了故意将孩子交到他手里来,只听她笑盈盈地对两个小宝宝说道:“乖,瞧你们爹爹一个人在那里多孤单啊,你们两个谁去陪陪他啊?”

阿金默默看了一眼夏征,手中的琉璃珠子突然不小心掉了,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床边。

“啊啊啊!”

跟大哥抢了半天都没能抢到手里来的琉璃珠子很快引起了阿银的注意,他立即挣脱了娘亲的怀抱,撅着肉嘟嘟的小屁屁朝前拱去。

只是拱了没两下就听到身后娘亲欣慰地笑道:“阿银好乖哦,主动要去找爹爹玩呢!快,把小少爷抱过去,别让他累着了。”

阿银突然泪流满面,扁着小嘴儿看着大哥委屈地喷着鼻涕泡儿。

夏征无语地看着怀中眼泪汪汪的小儿子,修长纤细的手僵硬地朝着他的鼻子奔去。

唉,他以前可是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翩翩俊公子啊,哪成想现在已经变成给小奶娃娃捏鼻涕的“帕子”了?

夏征突然想起之前夏远意味深长地跟他说过的话:你已经为人父母了,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任性妄为了。切记,为了儿女,有些不得不做的事,就算是克服万难也要去做。以前不屑于去做的事,就算是,咳咳,总之,你要学会长大!

现在他明白了,以前不屑去做的事是什么事了。

擦眼泪擤鼻涕都是小事儿,夏征这辈子最难以忘怀的事情就是给两个儿子擦粑粑屁屁了。

也不知道小孩子吃得都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拉出来的粑粑那么臭,而且还是酸臭酸臭的。

任凭夏征活了半辈子了,都没有闻到过这么臭的味道。

更让他癫狂的是,两个小东西一天要拉好几次。刚给老大收拾完屁屁,就得去给老二收拾屁屁。

甚至有一次,因为小东西肚子着凉,他刚收拾完了屁屁,正帮他们垫尿布的时候,一股异常难闻的绿呼呼的东西便直射而出。

呕!

还未来得及抹掉脸上的臭臭,夏征已经忍不住弯腰吐了。

不过,虽然这两个小东西都十分地坑爹,但是一天天看着他们长大,夏征心里还是说不出的欣喜。

阿金会坐了,阿银身上又长出了一圈肥肉肉,阿金爬的比阿银快了,甚至还会倒着爬了,阿银长了一颗小乳牙了,阿金长了两颗乳牙,甚至学会咬人了……

这些种种,都是夏征现在最欣喜最兴奋的日常事务,就连自己的福满楼和帮林媛打理的几个店铺的营业额有了显著提高,都不能跟这些小事儿相提并论。

以前跟赵弘德程皓轩几人见面,夏征说的最多的就是今儿哪里东西好吃,明儿哪里又开了个什么铺子。

但是现在,他嘴里的所有话题都是围绕着两个儿子的。

就连手指头被长了六颗牙齿的阿金咬得出血了,他都要留着那血迹,兴奋地竖着那根手指头跑遍整个京城宣扬一番:“我儿子长牙了,我儿子会咬人了!瞧,我儿子把我的手咬出血了呢!”

林媛已经数不清第多少次听到旁人在她面前吐槽夏征了,甚至连一向不怎么爱抱怨的赵弘德也忍不住向林媛告状,十分委婉地问她,夏征最近是不是被两个小侄儿弄得有些脑筋不正常了?

林媛无语,夏征自然不是不正常,他只是太过疼爱自己的儿子罢了,只不过他疼爱的方式跟旁人不太相同而已。

转眼间到了两个小家伙周岁的日子了,按照习俗,两个小东西是要抓周的。

之前小永严周岁的时候,林媛第一次见识到抓周,后来就是田惠和夏臻的儿子望哥儿周岁的时候,没想到现在就轮到林媛自己的儿子了。

抱着两个沉甸甸的小家伙儿,林媛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日子过得真快啊!

两个小娃娃今日都穿得十分漂亮,哥哥阿金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衣外套黑色小西服,脖子里还系着一根红灿灿的小领结,脚上更是穿着一双黑色小鹿皮的小皮鞋,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绅士。

弟弟阿银的风格则截然相反,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小唐装,头戴黑色丝绸小礼帽,脚上穿着的一双绣着花样的小虎头鞋子。

这一身喜庆可爱的装扮再加上阿银略有些呆萌的表情,更是显得他蠢萌蠢萌的了。

这两身衣裳无一例外都是林媛设计出来的,至于做衣裳的人就厉害了,是严如春的成衣阁出品。

自打跟林媛合作开了畅音阁,严如春便尝到了做生意开铺子的甜头。

跟魏博宇成亲之后,在夫君的支持下,她便在自己的陪嫁铺子中挑了一个合适的店面改做成衣阁了。

因为时不时地从林媛这里寻摸点花样百出的成衣样式,所以她的成衣阁生意十分火爆。

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严如春羡慕地不得了:“哇,这就是你说的中西合璧啊?哎呦,真的是太漂亮了!啊对了,有没有女娃娃的衣裳啊?改天给我画几个呗?我给你算分成嘛!”

女娃娃的?当然有了,而且更漂亮,更好看,更百变。

不过还未等到林媛开口,那边夏远突然出声了:“女娃娃的,没有!”

笑话!这么好看的衣裳怎能让别人穿?就算是有,也得是他们夏家的女娃娃先穿才对!

一心盼着大赚一笔的严如春顿时被夏远噎得哑口无言,跟林媛交换了一个眼神。

果然啊,传说中盼女如命的夏大将军还是没有放弃生个女儿的念头啊!

只不过,如今安乐公主已经三十多岁了,还能再生吗?

桌子上都是给阿金阿银准备的抓周的东西,因为夏家是武学世家,刀剑和兵书自然是不能缺少的东西了。

又因为夏征和林媛都是经商之人,所以还特意加了不少算盘啊账簿之类的东西,甚至连炒菜的炒勺都给放了上去。

对此安乐公主有些哭笑不得,虽然她尊重自己儿子儿媳的决定,但是若是两个水灵灵的小娃娃抱着炒勺不撒手的画面,还是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最后还是在刘氏的强烈要求下,林媛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将炒勺拿走了。

看来她想让自己的孩子继承自己高超厨艺的愿望,是不容易实现了。

望哥儿当初抓周的时候,不负众望地抓到了刀枪和兵书。

夏臻对此十分欣慰,觉得自己后继有人了。

夏远也十分满意,欣慰地念叨了一句:“比你二叔强多了!”

当时林媛也在场,对公公冒出来的一句话十分好奇,私底下问了夏征好久都没有得到答案,夏征就是不肯说自己抓周的时候到底抓到了什么。

不过今日公婆都在,或许能够套点话出来呢!

林媛眼珠子一转,嘿嘿笑了起来。

夏征已经兴致勃勃地抱着两个小儿子准备开始抓周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亲亲媳妇儿正算计把自己给卖了的心思。

房间里站满了人,全都围在大大的桌子边上看着上边坐着的两个小娃娃,弄得两个小家伙有些莫名其妙。

特别是老大,阿金自小就心思更沉稳一些,不像老二,被这么多人当猴儿看还傻呵呵地乐呵呢!

“阿金,你想要什么啊,快去抓啊!”

小林霜已经快要十岁了,长成了大姑娘了,不过性子还是小孩子脾气,小时候自己那点儿闹腾脾气是一点儿也没有变。

见小东西根本不着急地在那里坐着,挥着小拳头给他加油,那架势,好像抓周的是自己似的。

小永严十分嫌弃地撇了撇嘴,默默地远离了人来疯似的小姐姐一般。

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地将面前的一本晦涩难懂的书籍往前推了推。他林永严的外甥可不能没出息地去学什么做饭,一定要跟舅舅一样爱读书,将来做个舌战群儒的大学士才行。

两个小东西显然是被眼前不下百种的东西惊到了,坐在那里半天都只是瞪着大大亮亮的眼睛来回看,根本就没有要去抓的意思。

夏征忍不住了,他儿子什么都不抓,该不会是这里边没有儿子想要的东西吧?

眼睛在桌子上扫了一圈,夏征猛然拍手:“对了,琉璃珠子没放上来啊!他俩肯定是喜欢琉璃珠子!”

琉璃珠子可是玩具,那是林媛不许放进来的。

翻了个白眼儿,林媛直接无视自家男人的抽疯,笑盈盈地逗弄着两个小东西。

“阿金,娘亲这里有好玩的东西哦,想不想要啊?”

“阿银啊,这里有算盘哦,你听,还有噼里啪啦地声音呢!”

或许是林媛的逗弄起了作用,两个小东西果然对桌上的东西产生了兴趣。

以防林媛误导,围在桌边的人都拿起了几样东西逗他们,直到两个小东西开始四处爬了才赶紧放回去。

作为哥哥,阿金的目标十分明确,在深思了一会儿之后,便径直冲着金算盘而去了。

而不着调的阿银就有些心猿意马了,一会儿对着大刀流口水,一会儿又围着书本咿咿呀呀叫唤。

不过最后,这几样东西都没有拿起来。

阿银的目标,也跟阿金一样,最终都锁定了那个小小的金算盘,兄弟二人不约而同地抓起了金算盘,谁也不肯让谁。

“哈哈,好啊,跟你们爹娘一样,将来也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呢!”

安乐公主哈哈一笑,显然对两个小孙子选择金算盘一事十分欢喜。

夏远虽然也希望孙子们能够继承家业入军营,但是既然两个孩子已经选择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在林媛看来已经是十分宽容的意思了,要知道,当初夏征想要经商,可是被他扛着刀追了好久呢!

给了两个小包子每人一个吻,林媛笑道:“你们啊,要继承爹娘的事业不假,不过,还是要你们自己奋斗才行,我可不希望你们做米虫!”

安乐公主也笑道:“不错不错,当初你们爹爹抓周的时候可没你们这么乖,你们爹爹啊,抓着一根鸡腿就啃,怎么也不松手了呢!”

噗!

原来是鸡腿!

林媛忍不住笑了起来,再看夏征时也多了几分别样的眼光。怪不得这家伙非要对自己死缠烂打呢,敢情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他吃货的本性了啊!

“娘!”

这件事在夏征看来可是十分不光彩的,特别是在自己媳妇儿面前被揭开,更是不好意思了。

安乐公主却被儿子这难得的羞臊模样逗乐了,哈哈笑道:“怎么,你还害臊了?哈哈,你居然也有害臊的时候呢,这可真是……呕!”

话音未落,安乐公主已经捂着嘴弯腰吐了起来。

众人一愣,还是夏远最先反应过来,打横便将媳妇儿抱了起来,生怕她有一丁点儿不好。

不过这声呕吐并不是坏事。

安乐公主有孕了!

夏远一愣,居然僵在了原地。

林媛几个小辈儿倒是欢喜起来,只不过还未笑两声,林媛也跟着呕地一声吐了起来……

------题外话------

婚后甜蜜篇先告一段落,等几个重要人物的大番外写完以后,还会写一些小的番外,比如小包子的故事,比如安乐公主这次怀孕的故事,敬请期待~

明儿更新夏痕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