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02出发(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冉燕一边嘀咕着,一边按照甄修明的指示给他脱了上衣,露出了弱鸡一般的上身。

感觉到身上的清凉,甄修明忍不住正了正表情,企图拿出平日里引得万人迷的最英俊表情来,同时脸也往一边扭了扭。

他曾经不知一次照过镜子,自己这个角度的侧脸是最美最吸引人的。

只是,今日终究是让他失望了。

只听啧啧两声,冉燕十分遗憾地摇了摇头:“我说小白脸儿啊,你瞧瞧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身上一点儿肉都没有,太弱了!”

噗!

甄修明一口老血喷出来,瘦?他这叫没有赘肉好不好?不知道多少男人羡慕他完美的身材呢,怎么到了这丫头嘴里就成了弱了!

“你赶紧针灸吧,若是让旁人看到了咱们这个样子,就有理说不清了。”

弱弱地催促了一句,甄修明觉得自己今日出门的时候肯定是没有看黄历,不然也不会撩个妹还能处处碰壁。

冉燕嗖地拿出了银针,在火折子上烤了烤,一边按照甄修明的指示往穴位上下针,一边大义凛然道:“你放心吧,若是被人发现了也没有关系,本姑娘既然看了你的身子,就会对你负责任的,绝对不会让你污了名声将来嫁不出去的!”

即便是江湖中人,也是注重名节的。

只是,这样的话却没有让甄修明兴奋开心,反而更加欲哭无泪。

真正担心名节的不应该是这个小丫头吗?怎么就成了他这个大男人了?

冉燕是习武之人,找穴道是十分精准的,再加上平日里用鞭子用得出神入化,下针也十分熟练,很快,甄修明的上身便能动弹了。

慢慢坐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也不见他如何动手,原本还不能动弹的两条腿也忽然能弯曲能直立了。

冉燕看得目瞪口呆,之前虽然看不起他弱鸡小白脸儿的样子,但是现在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这男人的医术十分高明。

医术高明,模样也不差,性子也极好,她都将他扔在地上快要半瘫了,都没有找她要赔偿呢,性子能不好?

越想,冉燕的小脸儿就越红,心跳也越没有规律了。

小丫头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不过也十分奇妙。

甄修明从地上爬起来,活动着自己的胳膊腿儿,一抬头就看到冉燕满脸通红的小模样,顿时心中一荡。

正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不远处的一个院子里传出几声惊恐的大叫,隐约是在喊着“夫人”。

夏耿的爹娘早年就去世了,他又只有冉清一个女人,家中能够称得上夫人的就只有怀有身孕的冉清。

冉燕眼中顿时清明,施展轻功就往堂姐的院子里奔去,临走的时候自然没有忘记医术高明的甄修明。

只是刚刚离开了这么一小会儿,冉清的院子里便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几个小丫鬟匆忙地跑来跑去,几个婆子更是惊恐万分,叫嚷着快去叫郎中的话。在看到冉燕手里拎着的小白脸儿后立即欣喜地推着他进了房。

房中,冉清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紧紧闭着,但是即便如此,她依旧端坐在椅子上,丝毫不动。

这是习武之人练就出来的毅力,即便身死,都不能弯了自己的脊背。

看到姐姐这个样子,冉燕也乱了手脚,拉住红叶红着眼睛问她:“怎么回事!”

红叶是冉清从冉家堡带来的唯一一个贴身侍女,说是侍女,其实是从小跟着她们姐俩一同长大的,对两人忠心耿耿。

一向坚毅刚强的红叶,此时也红了眼睛,只是强忍着不让自己流下眼泪罢了。

“不知道是谁,是谁送了一封匿名信来,小姐看过信就,就晕了过去!”

说着,红叶将那封信递了过来,声音中满是担忧和狠厉:“这信上说姑爷已经被敌军围困,好几天都找不到行踪了,还说皇帝老儿已经派兵去支援,但援兵迟迟未到!这,这不是故意想要置姑爷于不顾吗!”

手中的信十分简单,就是红叶说的意思,不过对于朝中事,冉燕是不明白的,根本不清楚皇帝已经下了令为什么援兵就是不动弹。

怎么会这样?

即便不懂,但是冉燕也知道,姐夫此时定然十分危险,而且送来此信之人的用意也十分歹毒。

夏耿在外带兵打仗没了踪影,京中他的妻子若是因此消息而动了胎气有了闪失,不管将来夏耿会不会活着,只怕都不会好过。

要知道,夏耿对妻子冉清用情至深在京城和江湖中可是出了名的,甚至连跟自己从小定亲的未婚妻都给退了。

冉燕相信,若是姐姐出点事,姐夫一定会跟随而去。同样的额,若是姐夫出了事,姐姐定然不会袖手旁观。

甄修明用银针给冉清点了几处大穴,又从随身带着的小包裹里拿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小瓷瓶,这小瓷瓶一看就价值不菲,里边的药丸定然也十分珍贵。

果然,只吃了一粒药丸,冉清便渐渐恢复了清明,睁开了眼睛。

“姐!”

冉燕担忧地看向她,紧紧地拉着姐姐冰凉的双手,习武之人体热,她可从来没有见过姐姐这样过,不由得更加担心了。

冉清虚弱地牵了牵唇角,转头看向了甄修明:“甄先生,那信中消息,可是真的?”

指的是夏耿不见踪迹,援兵迟迟不到的消息。

甄修明也是出身京城中大户之家,虽然不屑于进宫为御医,但是多少也能听到一些旁人听不到的消息。

冉清还记得他方才的提醒,现在更加清楚他刚刚绝对不是一时兴起开口的。

甄修明知道瞒不住了,点了点头:“这消息三天前便送进了京城,陛下当即便下令派人增援。只是,你应该知道,咱们的陛下如今也不好过啊……”

所以,才会有人阳奉阴违,故意不出兵救援。

冉清眯了眯眼睛,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骨子里的倔强和不服输的气势顿时显露无余。

“既然皇帝不管事,那就不指望他!老娘的男人,老娘亲自去救!”

“好!姐,我也去!”

冉燕一横手中鞭子,立即加入战队。

一边的红叶也立即点头,小姐在哪里她就在哪里,上战场有什么好怕的,无非就是多杀几个人罢了。

但江湖儿女,从小浸淫在刀枪之中,哪里会畏惧杀人?

甄修明一愣,赶紧扯了扯冉燕的袖子。

“干嘛!放心吧,有我保护你,不会让你出事的!”

冉燕还道他怕死,十分仗义地拍着胸脯,将他的生死纳入了自己的责任范围之中。

甄修明真想把这丫头的脑袋瓜子晃上一晃,什么保护啊,他一个大男人还需要女人保护?丢人!

等下,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

甄修明瞪了她一眼,往冉清的肚子上使了个眼色,冉燕立即会意,小脸儿也垮了下来。

姐姐,怀孕了啊!

“夫人,我知道你担心夏兄,但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上阵救人,而是养胎啊!陛下下令不让将此事告知于你,就是怕你会出意外啊!”

不是甄修明看不起女人,相反他十分敬佩冉清这样的江湖女子。只是,他也有自己的使命,夏耿上战场之前特意将妻儿交托给他,他不能食言啊!

冉燕也点点头,不知不觉地践行起了夫唱妇随的原则:“姐,这小白脸儿说得对,你要留在家中好好养胎,救姐夫的事我去!现在小妹我也想明白了,那个送信来的人简直就是居心叵测,他是故意让你出事啊!”

冉清自然也想到了这点,只是现在已经不需要计较这些了,相反她反而感谢那个人,若不是他及时通知了自己,只怕耿哥真的会无人去救了。

“你们不必再劝,我自己的男人若是自己不去救,我也枉为夏耿的妻子!”

“姐!”

“夫人!”

冉燕甄修明异口同声,却知道再如何劝都不管用了。

冉清的性子若是旁人能够左右,当初就不会执意嫁给夏耿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冉清的倔强,夏耿才有了勇气与自己的未婚妻退亲,也才有了如今羡慕京城的一对伉俪情深。

冉清的决定别人无法改变,当天她便换上朝服进宫觐见陛下了。

果不其然,陛下一听冉清知道了此事立即反对她出关救夫。

不过冉清可不在乎什么皇命不皇命的,若是皇命有用,还用得着她亲自出马吗?

老皇帝呕得快要吐血了,想要暗中派心腹保护她,可是一想到自己身边的心腹恐怕也是旁人的心腹,便也只好作罢了。

不过好在,他还有个同胞所出的哥哥,而且这个哥哥的女儿还好巧不巧地正好跟夏耿大儿子夏远定了娃娃亲,亲家互相救助,也算是合情合理的吧!

于是,安乐公主的父亲便临危受命,带着自己的亲兵和陛下拨给他的几个心腹陪着冉清一同外出救人了。

另一边,冉燕也已经快马加鞭回到了冉家堡,既然姐姐要外出救人,自然是不能让她独自一人的,冉家堡上上下下齐心协力,可没有朝中那么多的尔虞我诈。

冉清从宫中出来,也带着稚子夏远朝着冉家堡的方向出发。

她和夏耿不知道能不能活着从战场回来,唯一的儿子可不能出事。

若是将来他们两人真的惨遭不幸,就让夏远远离京城融入江湖吧,至少冉家堡是会保他平安长大的。

冉堡主心知女儿性子,又知道自己担负着抚养外孙的重则,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跟女儿纠缠什么。

不过,他还是让大徒弟秦风亲自带着堡中众人陪女儿一同去战场了。

听说冉家堡的事之后,江湖中又有不少受过冉家堡恩惠的人前来加入战队,短短两天时间,这支自发组织的战队便已经有两百多人了,而且还个个武功高强,以一敌十绝对绰绰有余。

更何况,他们此次前去的目的就是救人,冉清可没有那么大的抱负,要帮朝廷保家卫国。

朝廷中那些道貌岸然人面兽心的东西们,最好通通都被北戎人给砍死才好!

甄修明医术高超,又有夏耿的托付在身,自然是要跟着一起上战场的。

临出发前,冉燕骑着千里良驹,将不会骑马的甄修明一把拽到了自己的马上,大力挥着鞭子扬长而去。

“小白脸儿行啊你,没看出来也是个有血性的男人呢!”

有血性的男人甄修明狠狠掐着自己手背上的穴道,极力压制着快要呕吐出来的痛苦,自以为帅气地扬了扬脸颊:“那是当然!”

只是,扬起的脸很快便被凌乱的发丝呼了一脸,嘴里因为灌进了冷风和头发,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

冉清一行人刚离开京城,朝中不少人便接到了消息。

皇帝脸黑的像个锅底,一整天都没有用膳,将自己关在了御书房谁也不见。

若说此事最觉得愧疚和气愤的就是皇帝了,身为一国之君,居然连个援兵都调不动,最后还要让女人去救人。

他这个皇帝,当得憋屈啊!

一个布置雅致的房间里,小丫鬟急匆匆推门而入,对着房中坐着的一个娇美女子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女子大惊,蹭地站了起来:“她居然亲自去了?”

小丫鬟警惕地看了看门外,小声道:“小姐,您小点声儿啊,若是让老爷知道您私下给夏夫人传信,只怕又要禁足了!”

这个女子名唤言素素,不是旁人,正是曾经跟夏耿定过娃娃亲的姑娘。

言素素紧紧咬唇,又是着急又是愧疚,手中的帕子都快被指甲戳破了:“禁足禁足,父亲就知道禁足!怎么办,我给夏夫人传信只是希望她能够动用江湖中的力量去救夏大哥,并没有让她亲自前去啊!天哪,她还有七个月身孕啊,怎么就这么……若是她有点闪失,夏大哥一定会伤心的,我,我这真的是造孽啊!”

小丫鬟也知道小姐是出于一片好心,虽然她被夏耿退了亲,但是小姐自小心善,又一直将大自己好几岁的夏耿当做哥哥看待,即便夏耿退亲令娶,她也只是为两人祝福而已。

可是,自家小姐是这样的心思,不代表他们家老爷也是如此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