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03到达(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言老爷在朝中积威甚重,哪个不上赶着巴结?可是夏耿这个毛头小子居然敢退亲,他怎能不气?

只要一想起那日言素素在门外偶然听到父亲跟幕僚商议不出兵援救的话,她就急得当场哭了出来。

可是本把她当掌上明珠的父亲并不为此动心,不仅不听言素素的请求,甚至还下令将她禁足。

最后还是夫人亲自出面,才免除了言素素的禁足,言素素也赶紧抓住机会给冉清送了个信儿。

只是时间紧迫,她来不及说清楚事情前后经过,又不能将自家父亲抖落出来,才会使那封信的内容被冉燕几人误解为居心叵测。

“怎么办怎么办?夏夫人会不会出事?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他们啊!”

言素素急得团团转,可是自幼成长于闺房之中,她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情景?能够想到为冉清送信,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了。

小丫鬟也不知所措,只好安慰道:“小姐,夏夫人出身草莽,又武功高强,或许,或许她不会有事呢!更何况,奴婢听说神医甄先生也陪着一同去了,有他在,夏夫人定然不会出事的,您就放心吧!”

放心?她怎么能放心!

言素素也知道小丫鬟这些话都是在安慰自己,可是现在除了自己安慰自己,她实在是找不到别的方法了。她一个弱质女流,如何跟父亲相抗衡?她甚至连言府的大门都出不去!

“我,对,我去求菩萨!”

言素素脚步一转,立即进到里间里,扑通一声便跪在了佛像前。

“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求求您保佑夏大哥和他的夫人平安健康地回来,还有他们的孩子,也一定要平平安安的。信女言素素愿意自减十年阳寿,为他们一家人祈福,求菩萨保佑,求菩萨保佑!”

光洁的额头重重地磕在地板上,被香火供奉的观世音菩萨善良慈祥,悲悯地看着眼前长跪不起的女子……

经过一天的颠簸,冉清的神色十分疲惫,众人都强烈要求她歇息,只是她一心念着夫君,哪里能够停得下来?

肚中的两个小东西似乎也感受到了颠簸之力,只行进了一天便不老实地剧烈胎动起来。

冉清咬紧牙关,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轻声安抚着:“孩儿,你们两个是爹娘的儿子,是夏耿和冉清的儿子,这些痛楚,一定要坚持下来,记住了吗?”

“嫂夫人。”

甄修明和冉燕走了过来,给她把了把脉之后,甄修明的脸色顿时变成了菜色。

冉清知道不好,不过并没有将自己身体的不好说出来,她还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去做。

丈夫和孩子都是心头肉,若是真的要舍弃,她恐怕真的要舍弃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了。

她相信,若是她也面临同样的情况,夏耿也一定会在保大保小的纠结中保她!

不过,她却忽略了甄修明的能力。即便她不开口,甄修明也能够诊断得出。

“夫人身体的底子好,情况还是不错的。”

甄修明违心地说了一句,便扭头以拿药箱为借口将冉燕支走了。

待只剩下两个人,甄修明立即沉了脸:“夫人,你不能再往前了,你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若是……”

“甄先生。”

不等甄修明说完,冉清已经静静打断了他,她望着天边圆圆的落日,突然勾唇一笑:“当年我跟耿哥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并不是我一意孤行,而是他给了我勇气。他为了我退了从小订立的娃娃亲,还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更是为了我一生一世只娶我一人,京中有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只有他,没有。”

转过头来,冉清的眼神更加坚定:“甄先生,你还未成亲,或许还不懂这是什么感觉。等你将来遇到了自己的心仪之人,或许就会明白,为了心爱的人,别说是失去一个孩子,就算是死,我也甘愿。”

甄修明愣了愣,只是默默将之前那个精致的小瓷瓶拿了出来交给她:“这里边的药是我师父临终前留下的,虽不能生活人肉白骨,但却是保命良药。如今只剩下了三粒,你,三思。”

说完,便垂着头向冉燕而去。

冉清说的这些他怎会不懂?若是之前或许不懂,但是现在,他也有了心仪之人了。

望着天边的孤日,冉清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容凄凉。

她怎会不知孩儿们都是无辜的?只是,家中还有远儿,她不能没有丈夫,远儿也不能没有父亲。孩儿们,娘很自私,娘对不住你们,娘只能尽力保住你们,对不住了……

冉清一行人骑的都是千里良驹,日夜不停的话,从京城到边境也只是五天时间而已。

再加上有德亲王的暗中相助,很快便赶到了夏耿失去踪迹的地方。

这情势比众人想象地要严峻许多。

冉清白着脸托着肚子,因为长时间骑马,她怕肚子受到颠簸,便用束腹带将肚子紧紧地缠绕起来,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保护他们的安全。

但是因为有束腹带束缚,冉清的肚子也十分不舒服,总觉得浑身疼痛,肚子里也一阵一阵地绞痛着。

“姐,你怎么样?”

冉燕紧紧地扶着姐姐,一张小脸儿灰扑扑的,只有两只大眼睛格外明亮,十分精神。

冉清点点头,示意自己还能坚持,便对秦风说道:“大师兄,可能打探到消息吗?”

秦风是冉家堡家主的第一个弟子,本来打算收为义子的,不过后来自己生了女儿,便想着将他收为女婿。

只是现在,不管是义子还是女婿,都做不了了。

看着小师妹痛苦却依旧苦撑的模样,秦风心中又疼又不舍,却只能将自己的情感隐藏在心里。

“出发前我就已经飞鸽传书给这边的江湖朋友打听了,应该很快就能有消息。清清,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你的脸色十分难看。”

意料之中的,冉清摇了摇头。

果然如此啊,只要那个夏耿没有脱离危险,师妹定然不会安心休息的。

秦风的拳头紧紧握着,心里早已将夏耿骂了个狗血临头。等见到了夏耿,他一定要把这个妹夫狠狠地揍上三天三夜才行,让我最心爱的女人这么担惊受怕,他活该受点罪!

不过,虽然心里骂的畅快,但是秦风做事还是十分麻利的,很快便从江湖中收集到了信息。

夏家军被困在距离此地西北方向五十里地的一处山谷中,此山谷在这里十分有名,叫做雁回,因为此地多沼泽瘴气,就连大雁飞到这里都要迫不得已改变飞行方向。

但是,正是因为雁回危机重重,所以北戎也无法深入,这倒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至少夏耿和夏家军没有落入北戎的手中。

“他们可能是迷路了,也可能是落入了沼泽里……”

这是目前能够想到的最有可能的猜测,前者还好,若是后者……

冉清心中升起的一点儿希望之光,顿时又灭了。

“不管如何,一定要找到他们!”

冉家堡毕竟是江湖中人,有些事朝廷不好参与的,但是江湖中人却能更方便去做。

短短两天时间,便有不少消息相继传来。

“北戎今儿早上往雁回大量派兵,看来是没了耐心,想要将夏家军一举击灭了。”

“大雍的援兵行进极慢,恐怕还要至少五天才能赶到雁回。”

“已经打听清楚了,带兵援救的将领姓梁,跟言尚书的关系极好。”

言尚书?

听着众人的回禀,冉清眼眸一眯,她已经弄清楚这件事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是言尚书记恨着夏耿退亲一事了。

“找到进入雁回的路了吗?”

摸着自己的肚子,冉清看向冉燕。

冉燕踟蹰了一下,点头道:“找到了,不过,不过这条小路有些艰难,需要从悬崖上滑绳索过去。”

而且还很危险。

冉燕咬咬唇,看向姐姐的肚子,坚决摇头:“而且这条路上有很严重的瘴气,小白脸儿说了,就连他都不能找到最佳的解毒药。”

所以这条路也不能走了?

冉清腹中微微一痛,痛得她额头顿时冒起了一层冷汗。到达边境之后,她的肚子本来已经痛得没有那么严重了,但是这两天经常听到关于夏家军不好的消息,她的情绪太过激动,肚子里又开始翻滚了。

“夫人,你……”

甄修明毕竟是大夫,只是看了看她脸色便知冉清情况不好,忙要过来诊脉。

只是,冉清随意地摆摆手,笑道:“我没事。甄先生,你可能找到克服瘴气的解药?”

“这……”

甄修明刚要点头,袖子就被一只小手儿狠狠地拽了一下。

这是不想让他说有了。

“没有。”

虽然不喜欢被女人左右,但是若是心爱的女人的话,甄修明还是很乐意打破一次自己原则的。

“没有吗?”

冉清蹙眉沉吟,咬唇道:“还请先生费神再找一找解药,即便我们不用,等以后见到了耿哥,恐怕也是需要这些药的。”

甄修明一愣,他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夏家军困在雁回已经好几天了,就算是再康健的身体只怕也会受到瘴气的侵袭。

他只顾着讨好心上人了,都忘了夏耿和夏家军的安危了。

“嫂夫人放心,我之前已经跟秦大侠到过雁回边缘了,也发现了一些可用的草药,今日应该能够找出有效的解药。”

冉燕又急又气,在他身后使劲拽着甄修明的衣袖,可是再怎么拽,也不能阻止甄修明将话说完。

她担心自己的姐姐,可是他也担心自己的兄弟和大雍的将士们啊!

冉清感激一笑:“多谢甄先生。燕儿,你再去看地图,若是找不出更好的入谷之路,我们就等甄先生找到解药之后从小路进去。”

冉燕瞪了甄修明一眼,急急说道:“不行的,姐姐,那条路上瘴气太多了,就算是有解药也不能完全扛住。更何况,你还还有身孕,别说是没有解药了,就算是服用了解药,吸入瘴气也会对你和孩子有影响的。姐姐,你要为肚子里的小宝宝想想啊!”

她当然也想为孩子们着想,但是现在雁回谷中有几千条性命等着他们去救,她不能放弃那些人。

“不要再说了,赶紧去准备吧,甄先生找到解药我们就立刻出发!”

冉清摇了摇头,态度坚定。

冉燕还想再劝,可是却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了,她自小跟姐姐一起长大怎会不知道姐姐的性子?只要是她下定了的决心,别说是十头牛了,就是一百头都拉不回来。

“燕儿,去准备吧,时间紧急,不要再耽误了。”

秦风突然开口,将心急如焚的冉燕拉走了。

甄修明瞧了一眼两人扯在一起的胳膊,立即丢下手里的东西追了过来,一边追一边撸袖子准备抢媳妇儿。

待远离了冉清的视线,秦风才终于将冉燕放开了,并对已经对他举起了拳头的甄修明淡淡说道:“甄先生,麻烦你想个办法让小师妹好好休息几天吧!”

嘎!

甄修明眨眨眼睛,好好休息几天?

他怎么从这句话中听到了不一样的意味?满满的都是阴谋啊!

冉燕也愣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大师兄,一向光明磊落视姐姐如命的大师兄居然也会有违背姐姐意愿的一天?

不过不管怎样,只要能让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小宝宝平安无事,就算是被姐姐责骂她也认了!

边境的夜很安静,即便是战乱年间,但是因为冉清一行人寻到的地方十分安全,所以这里的夜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刀枪剑雨。

因为还是在大雍境内,身边又有那么多高手保护着,冉清几个女子并没有伪装,他们找了个被废弃的庄子安顿了下来。

甄修明在忙着配解药,冉燕秦风等人有的在准备绳索,有的在查看地图,企图找到更好的入谷之路。

冉清靠在窗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肚子,因为最近肚子疼得厉害,冉清心中对孩儿的愧疚更加浓重,不舍之情也更深了。

本以为不会在意的,没想到到了真要说再见的时候,她还是这样心痛。

窗外的月儿十分明亮,但正值初秋的月光十分清冷,给人一种孤独寂寞的感觉。

冉清唇角微微一勾,心中已经快要滴血:孩儿,娘亲对不住你们,娘亲是不负责任的娘,你们下辈子一定要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千万不要再来娘亲这里了。

“姐,快把药喝了吧!”

冉燕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送了过来,自从来到边关之后,不论条件多么艰难,甄修明都会用随身带着的药罐子为她熬上一碗安胎药,尽最大的努力为她保住孩子。

“甄先生找到解药了吗?”

冉清收回思绪,接过了那碗安胎药,却并没有急着喝下去。

冉燕有些着急,眼睛一直盯着那碗药:“他啊,他说快了,让咱们再等等。”

冉清在看秦风等人准备工具,没有注意到冉燕的异常。

身在江湖的她能看得出来,他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现在就等着甄修明的解药了。

“看来,你没有找到别的入谷路径。”

肯定的语气。

冉燕咬咬唇,不得已地点了点头,眼睛依旧盯着那碗安胎药:“姐,你快把这药喝了吧,这可是甄先生熬了好久才熬好的呢!”

冉清眸光一颤,点点头将那碗药一饮而尽,而后一句话也不说便将碗递给了身边的红叶。

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冉清拿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水壶喝了两口水。

“姐,是不是有点苦?来,给你个蜜饯吃吧!”

冉燕见姐姐喝了药,以为她是怕苦,赶紧笑嘻嘻地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了临出门时偷偷放进去的蜜饯。

这冉燕小孩子心性,脾气直爽不说,嘴巴又馋,不管是好吃的还是不好吃的,只要是能吃的东西她全都喜欢。

“二小姐居然还偷偷藏了蜜饯?我也要吃!”

这几天,大家一直被夏耿的阴霾遮蔽着,好久都没有这样说说笑笑了。

红叶有心逗自家小姐开心,也追着去讨要蜜饯了。

冉燕这个小吃货才不舍得把自己的蜜饯给别人呢,给姐姐已经是极限了。

被红叶这么一追,立即笑嘻嘻地跑走了。

一边笑着闹着,冉燕还不忘给秦风使了个眼色。

刚刚冉清喝下汤药的情景,秦风也是看到了的,此时也已经放下心来,只要师妹留在庄子里不去雁回,他就安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