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04得救(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甄修明果然不负神医之名,这么快就找到了解决瘴气的办法,给每个人分了自己用草药制成的解药,一行人便各自分派了任务往雁回的方向出发了。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多带上一些草药,等见到夏耿之后将这些药分发给将士们服用。

“今日月色正好,我们赶紧出发吧……”

一句话还未说完,冉清突然扶着头跌坐在椅子里,她的头晕晕的,眼前也十分模糊。

冉燕秦风赶紧扶住了她,甄修明的迷药果然有用,这么快就起了作用。

“姐,对不住,你就在庄子里安心等着,我会帮你把姐夫救回来的!”

冉燕郑重地拍了拍姐姐的手背,也不等快要昏睡的姐姐再说什么,便挥挥手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走在最后的秦风亲自将师妹抱回到炕上躺下,又将自己的披风盖在她身上,又嘱咐了留下来保护冉清的两个人警醒之后,才终于出了房门。

夏耿那个混蛋害他师妹这么辛苦,他一定要第一个找到他好好地教训一顿再把他带回来。

房间外边的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完全不见了炕上的女子才倏然睁开了眼睛。

手中石子倏然飞出,坐在桌边的两个男子便被定住了穴道,难以动弹了。

见到冉清突然醒来,两人都十分震惊。

“一个时辰后穴道自解。”

扔下这么一句话,冉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也幸好冉清今日没有听从几人的劝告跟了过来,不然的话,只怕众人都要陷入圈套之中难以自救了。

原来,一行人经过瘴气区越过悬崖落到对面的时候,便被早已埋伏在此处的北戎人给包围了。

北戎人其实并不是为了埋伏他们的,他们只是为了埋伏夏家军,却不想居然还能遇到从外进入的秦风一行人。

秦风等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架不住对方人数众多,又因为冉燕一时大意落入了对方手中为人质,一时之间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情势胶着之时,月光下一道亮光闪过,挟持冉燕的北戎人突然眼睛一突,直愣愣地便倒在了地上。

原来是中了有毒的暗器!

秦风眼神一凛,不用猜也知道是冉清跟了过来!

那见血封喉的暗器,正是夏耿为冉清特意打造的小巧暗器,十分厉害!

“杀!”

一道清脆的叫声在包围圈外响起,冉清身着黑色夜行服,犹如一只身形矫健的鹞子,三两下便挥剑杀了十来个北戎人。

被对方挟持的冉燕已然安全,秦风等人也没了顾虑,自然是杀得痛快,不一会儿便将埋伏他们的敌军杀了个精光。

“哎呀呀,别都杀光了啊,留个活口,留个活口啊!”

甩毒如撒豆的甄修明一边放毒一边大声叫嚷着,可是见到满地的尸首时还是哀嚎一声:“都死了?这还怎么探知夏大哥的下落?”

“不会的,既然他们也进了雁回,就定然知道夏家军的位置。”

秦风收了手中长剑,看向冉清。

此时的冉清异常疲惫,刚刚经过一场打斗,她的体力被透支地十分严重。

更严重的是,在经过瘴气区的时候,虽然有甄修明的解药保护着,但是她多少也吸入了一些毒气,此时觉得头晕脑胀,十分难受。

不过眼看着夏耿就在眼前,她也极力支撑着,不能让自己拖累了整个队伍。

“刚刚过悬崖之前,我已经在对面看了看这边的情形。”

冉清手中剑指了一个方向:“那边林子浓密,地势也要高一些,十分适合隐蔽。我猜他们应该就在那边。”

不仅是因为地势,更多的则是冉清心中的直觉,越往这边走,她心里的担忧就越浓烈,定是跟夏耿越来越近的缘故。

反正现在大家都没有更好的提议,也就顺着冉清的指示往前走了。

越往里走瘴气便越浓,而且看地上的草,明显是有不少人走过的。

冉清十分激动,甚至还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记号。

那个记号是夏家军用来联络的符号,当初冉清还在书房里见过夏耿画过这样的符号呢!

夏家军给自己的友军留下了符号,可是,他们哪里想得到,日日夜夜盼着的援军并没有来。

“他们就在里边!”

冉清定了定心神,当先带头冲了进去。

因为有瘴气,大家都尽量地屏住呼吸,甚至连话都尽量少说。

但是随着体力的不断消耗,瘴气多多少少还是吸入了一些。

时间紧迫,甄修明带来的解药也不算多,除了又给冉清和冉燕再服了一次之后,便全都收了起来等着一会儿给夏家军服用。

一行人越往里边走,林子便越密集,不过能够查探到有人迹的征兆也越多。

众人越走越觉得冉清的直觉实在是太准了。

摸黑走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最前边的人突然一个手势,一行人立即不动了。

待行动静止,前方传来的打斗声也越发清晰了。

冉清眼眸一颤,似乎听到了夏耿的叫喊声,不仅是她,就连冉燕也激动地攥住了姐姐的手腕:“姐,是姐夫!”

可不是他?

此时的夏耿正带着身中毒气的将士们做最后的抵抗,原本他们在这处地方隐藏地极好。

但是不知为何,北戎人居然找到了他们,还派了大量兵力前来狙杀。

夏家军虽然战力强劲,但是在瘴气中吸入了过多毒气,这几天又水米未进,他们的体力和战斗力早已不如之前,被北戎人一阵围杀,恐怕也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不过好在夏耿足智多谋,带着将士们借助地势之便,就地做了不少可以帮助战斗的陷阱,这才让北戎一时难以靠近。

但是即便如此,北戎的进攻还是越发猛烈了,夏家军也越来越不敌。

“将士们,援兵已经在路上,我们夏家军绝对不能倒下!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能让北戎蛮狗得逞!”

夏耿的脸上脏兮兮的,身上也满是血污,既有自己的血,也有敌人的血。

但是他的声音依旧那么铿锵有力,即便已经身处险境,将士们听到了将军的呐喊声,也还是斗志昂扬不甘落后。

“杀啊!”

北戎人眼看胜利在望,自然不会放弃,只是,当他们高举着弯刀向前冲来的时候,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引。

再低头去看的时候,心口,已经是一个血窟窿。

还未看清楚对手,自己就没命了,这样的高手,哪里来的?

死去的人是没有办法再知道答案了,但是没死的人却被这神出鬼没的高手吓得不敢动弹了,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往后退。

北戎人多以蛮力取胜,不像中原人讲究智谋和内力,自然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江湖高手的。

但是夏耿和夏家军却是见过的。

夏耿一刀砍死一个敌人,凝眸望向身后。

那清丽却略显笨重的身影是那样地熟悉,熟悉到眼睛都有些模糊。

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夏耿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难以动弹了,甚至这几天从未放开的大刀也在不由自主地往地上掉。

清儿,你怎么来了……

虽是疑问,但心中却并不意外,以她的性子,知道了消息却没有来,那才是真正的意外。

“呆子!都快死了还在发呆!”

冉清自然也看到了心心念念的男人,手中长剑一挥,刺死了一个想要偷袭夏耿的北戎人。

只是还未等她再去骂人,身子已经被人狠狠地抱在了怀里。

这个怀抱还是那样温暖,只是鼻端窜进来的血腥气十分强烈,冉清忍不住蹙了蹙眉,却忍住了没有开口。

他已经困在这里好多天了,以他对下属的爱护,就算是自己流血不止也一定会救下属。

此时的他若是身上没有伤,那才是真正的怪事。

她了解他,所以没有白费口舌去问什么“你受伤了吗?你怎么样了”的话。

江湖儿女,没那么多废话,浓情蜜意留在床上!

又一个不长眼的北戎人冲了过来,夫妻二人背靠背,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了最信任的人,一刀一个,杀得好不畅快。

当然,杀得最多的还是夏耿,妻子怀有身孕,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之前他不在身边不能阻止她前来,现在他就在眼前,一定要重整夫纲才行!

冉燕看着姐姐姐夫并肩作战的样子好不羡慕,一把将还在上蹿下跳甩毒药的甄修明拉到了自己身后,十分帅气地叫了一声:“后边来,我保护你!”

甄修明身子一僵,他是个大男人啊,哪里需要女人保护?真是太好笑了!

“我不用你,我有毒药,我能杀不少人呢!”

笑话,战场上正是男人一展雄风的关键时刻,他可不能在心爱的女人面前露怯!

一边叫着,甄修明也不管冉燕在身后喊着什么,一窜一跳就离开了她的保护圈,甩着自己提前准备好的毒药,一把一把地,还真药倒了不少人。

冉燕气得鼻子都快要歪了,一边举剑招架着北戎人的攻击,一边还得时刻看着甄修明那边。

这个傻蛋真的以为自己每次都不被敌人伤到是他手中毒药起了作用吗?

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根本就是她在身边帮他解决了危险!

“小白脸儿,赶紧回来!那边敌人太多,太危险!”

冉燕余光一扫,发现甄修明已经跳出了自己能够保护的范围,赶紧大喊一声希望他能回来。

“我,我也想啊,可是,可是这些混蛋,太他妈难缠了!”

甄修明此时也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即便自己撒了不少毒药,可是这些毒药不是剑血封喉那么厉害,不少人在吸入毒药之后没有立即发作,反而要等好半天才行。

就这么个空闲的时候,他的危险便降临了。

一个被下了毒的北戎人彻底发狂了,不管不顾地挥着手中的弯刀朝着甄修明就落了下来。

甄修明眼睛一瞪,下意识地往旁边躲,可是旁边也是敌人,哪里还有能逃的机会?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清瘦的身影闪到了身前,替他挡下了那一刀。

甄修明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就看到冉燕气呼呼的小脸儿凑近在眼前。

“你这个混蛋!说了你多少遍了让你不要离开不要离开,你怎么就是不听!你……”

后边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已经被甄修明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第一次被男人抱啊,原来是这种感觉,好温暖,好安心啊!

冉燕半张着小嘴儿,脸色微微红了起来,真希望能被他再多抱一会儿啊,要是能够永远这样抱着该多好!

只是……

“燕儿啊,我都吓死了,幸好有你啊,燕儿!啊啊啊,又来了一个敌人!”

冉燕无语,咬唇一把推开了甄修明,挥着手中鞭子就甩了出去,一把卷住了敌人的脖子,一甩,就撞上了旁边的树干。

那人翻了个白眼儿,立即就晕死了过去。

这一整串动作做得行云流水,十分优美。

甄修明啊啊啊叫着,举着之前从秦风那里讨来的匕首就冲到了那人面前,一刀刺中了他的心口。

冉燕呲了呲牙,转身就继续挥舞鞭子去了。

顿时,眼前的一切就变成了冉燕挥舞鞭子卷人,甄修明挥舞着匕首杀人了。

只是奇怪的是,冉燕挥舞着鞭子并没有杀人,但她的腰腹位置竟然开出了一朵艳丽的血花,在暗夜中若隐若现,竟无人发现。

因为有江湖中人的加入,这场战斗很快就有了胜负,北戎人头领眼看不敌,又想出了另一个进攻法子,射箭!

更歹毒的是,这箭上还有毒!

这种毒可跟林中瘴气不一样,是北戎特有的一种蛇身上取来的,虽然不至于立即致命,但是毒性顽固,很难驱除。

毒箭似雨般射来,人人举剑抵挡,一时之间竟被逼地退后了好几步。

冉燕手中是鞭子,虽然不能完全将毒箭挡开,但是至少比手无寸铁的甄修明强了太多。

“你给我躲到后边去,不许再乱跑了!”

冉燕一边阻挡箭雨,一边催促着甄修明赶紧逃走。

此时可不是逞强的时候,甄修明没有半点抵抗力,留在这里只能添乱。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逃走,那边就传来夏耿的大叫声。

冉清被毒箭伤到了!

“可恶!”

甄修明暗暗骂了一声,赶紧跑到了冉清身边,这种蛇毒十分顽固,一时半会儿他也找不到合适的解毒药,只能用之前交给冉清的药丸了。

“这药只剩下三粒了,一定要省着点用!”

给冉清服下了一颗药丸,甄修明立即让红叶将她背到了安全的地方。

夏耿也想跟着一起看着自己媳妇儿,可是一想到身后还有好几千的将士跟着自己,又只能狠了狠心继续留了下来。

“修明,帮我照顾她。”

最最郑重的嘱托,甄修明有些承受不住,哼了哼:“你自己的媳妇儿自己照顾,我只是暂且帮你看顾罢了!行了,赶紧着解决了这些杂碎,快来看你媳妇儿!”

甄修明的药虽然很厉害,但是并非解毒神丹,只能暂且延缓蛇毒的蔓延,最终还是需要解药来救治的。

夏耿听了甄修明的话,立即将目标锁定在了北戎头领身上,他既然能够让手下人下毒,就一定带着解药。只要将此人拿下,解药立即到手。

“秦风,拿下那个头领!”

夏耿身怀武艺,只是跟江湖人士相比还是略逊一筹的。

“哼,你都没能遵守承诺照顾好师妹,还想命令我做事?想的倒是美!”

秦风碎了一口,显然对夏耿让冉清担心一事十分气恼。

不过,气话归气话,秦风一边埋怨着,还是一边举剑向那个北戎头领杀去。

夏耿哈哈一笑,露出了满嘴的白牙:“这次是我轻敌了,等会儿让你揍屁股出出气!”

“谁稀罕你的屁股!好几天没擦屁股了吧?臭都臭死了!”

秦风联合几个江湖人士一起杀出了重围,终于将那个北戎头领拎在了手里。

一想到方才这北戎人还挟持了冉燕,己方勇士们便觉此时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纷纷叫嚣着要把那个北戎头领爆了菊花不可。

北戎的头领被俘,其他人立即怂了,纷纷退回到最后方,傻愣愣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北戎人只认一个头领,虽然权力高度集中了,但是这一点也有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头领被俘或者被杀,其他人就成了无头苍蝇不知所措了。

在这个北戎人身上果然搜到了解药,几个爱闹的江湖勇士十分体恤民情,一人一脚踢在了那头领屁股上。

他的菊花,果然被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