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05意外(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戎头领自然是不能放掉的,一行人以他为人质安全地退出了雁回。

当然,这个被爆了菊花的北戎头领也被众人在半路扔在了一个十分陡峭的山坡上。他一路磕磕碰碰地从山坡上滚下来,好巧不巧地,正好就摔进了一个满是烂泥的沼泽里。

等北戎人追上来寻找头领的时候,哪里还能瞧见头领的脑袋?早就陷进去一命呜呼了。

众人寻了个安全的地方暂时落脚,甄修明赶紧给冉清服用了解毒的药丸,也将自己带来的解瘴气的药和解蛇毒的药通通给了夏家军的将领们,让他们赶紧分发给士兵们服用。

因为这次是夏耿带着一队人马打算突袭北戎人,所以带来的人数不是太多,但是想不到半路被北戎给抢先得到了消息反而将他们给围了。

夏耿真是恨得牙痒痒,不过也正好借由此事猜测到自己手下定然是有敌方的间隙,不然不会这么巧就让对方知道了自己的行踪。

当然,现在不是排查这些的时候,还要等回到了夏家军大本营才能细细调查。

斥候已经往大本营送了消息,很快,就有人前来接应他们了。

以防被那个间隙提前知晓了消息,这次夏耿多了个心眼儿,让手下用了自己最秘密的一种传递信号的符号,这个符号只有心腹才知,定然安全。

冉清之前就服用了甄修明的药,体内蛇毒还算稳定,这下服用了解药,不一会儿便醒了过来。

一睁眼,便瞧见了夏耿笑嘻嘻的脸,顿时也笑了。

跟夫君成亲时两人的约定也在耳边响起:“以后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醒来,都要让我看到你笑,不要不高兴。”

他记住了,所以成亲这五年来,只要他们一同休息,每次醒来都能看到夏耿的笑脸,她一天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真好啊,还能再次看到你的笑脸,也不枉我冒险走这一趟了。

夏耿紧紧地攥着妻子的手,脸上虽然笑着,其实心里早已感慨万千。

困在雁回的日子里,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自己若是真的命丧于此,她和远儿该如何,还未出世的孩儿又该如何。

所以当看到她挺着大肚子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即便想要训斥她为何前来,还是不舍得开口。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这是跟冉清成亲当晚,冉清给他的决绝。

江湖儿女就是这样,敢爱便爱,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一切都随我心。

“臭小子,你还笑!”

秦风的叫声突然在耳边响起,静默的夜里,他的叫声倒也十分响亮,幸好此处十分安全,不然,只怕真的要引来追兵了。

将士们安全了,媳妇儿也在身边,而且看媳妇儿的样子还是挺好的,刚刚他还用手摸了摸大大的肚子,两个小家伙儿调皮地踢腾着。

一切都好,夏耿能不笑吗?他都要开心死了好不好!

“大舅子啊,咱们都安全了,你还不让我笑啊?哎呀呀,快来让我抱抱,别说,困在雁回那么多天,我还真的挺想念你的。”

秦风僵硬着身子,就被夏耿一把搂住了脖子,两人亲昵地真的跟亲兄弟似的。

余光瞥了一眼师妹有些苍白的笑脸,秦风脸皮一僵,猛地将那只胳膊从自己脖子上甩了出去,气呼呼吼道:“臭小子,谁是你大舅子!你当初跟我怎么保证的,瞧瞧,瞧瞧,还说保护师妹呢,你现在浑身千疮百孔的,差点儿都要去见阎罗王了,你还怎么保护师妹?别笑了,给我正经一点!”

夏耿十分正经地板起了脸,只是背在身后的手十分不正经地挠着媳妇儿的手心儿,挠得冉清心里痒痒的。

“大师兄,你快小点声儿吧,就算没把追兵引来,你这样大呼小叫,小心把狼群引来啊!”

冉清好笑地觑了秦风一眼,后者果然十分听话地闭紧了嘴巴,不过末了还是狠狠地瞪了夏耿一眼,甚至还晃了晃拳头示威了一把才安静下来。

虽然他安静了,不过秦大侠难得的有一次这样幼稚的行为,瞧见的人都被他给逗乐了。

笑声阵阵,仿佛吹散了压在大家心头的层层雾霾。

冉清心头一动,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正思量着,一道惊叫在众人笑声中突兀响起。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是红叶!

被红叶搂着的是已经出气多入气少的冉燕。

冉清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也不等夏耿搀扶快步赶到了冉燕身边。

入目,是红叶满是血污的手,还有冉燕苍白的小脸儿。

借着不远处的火光细细打量,冉燕的腰腹间已是血肉模糊,躺着的身下,更是开出了一朵大大的血花。

冉清身子一颤,跌倒在夏耿怀中。

“燕儿,燕儿,燕儿……”

正在给伤员们瞧病的甄修明也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惨白。

哆哆嗦嗦地给她把了脉,甄修明更是情不自禁地泪如雨下,扭头便对冉清叫道:“夫人,药,药,快给她吃药!”

药?

对了,还有两粒救命神丹的!

冉清已经吓得难以抬起手臂,还是夏耿从她身上将那瓶药拿了出来。

甄修明立即倒了一粒给冉燕服下:“快吃下去,这药很厉害的,特别厉害,我师父炼制的呢!吃了你就没事了!”

冉燕已经虚弱地张不快嘴巴了,甚至连嘴唇都是青紫色的。

她不仅是腰腹间受了一刀,后来因为体力不支,背上还被毒箭射到了。

不管是破碎的内脏,还是剑血封喉的蛇毒,她都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她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这也是她一直都没有开口让甄修明救治的原因。

甄修明却不想放弃,谁都不想放弃,硬生生地将那丸药塞进了冉燕的嘴里,又将解蛇毒的药一并塞进去,甄修明一脸期待地等着奇迹发生。

奇迹的确发生了,本已虚弱不堪几欲赴死的冉燕恢复了一点儿生机,甚至睁开了眼睛微微笑了一下。

“燕儿,燕儿,你没事了是不是?燕儿,你看看姐姐啊!”

冉清找回了自己的力气,抓着冉燕的手又是哭又是笑。

甄修明的泪水不停地流,本就黑乎乎的脸被泪痕冲刷出了好几个道道,看上去滑稽得很。

冉燕好笑地摸上他的脸,声音虽然虚弱,却依然带着她独有的调皮和可爱:“小,小白脸儿,你,你都变成小花脸儿了。”

“是是,我是小花脸儿,你快点好起来,以后你就可以一直喊我小白脸儿小花脸儿了,我都不反驳你了,你一定要好起来,好起来!”

甄修明紧紧握着冉燕的手,第一次,他痛恨自己有绝世的医术,因为即便有这样的医术,他也不能救起自己心爱的女人,甚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老天爷夺走。

冉燕又笑了,露出的不是以前雪白亮晶晶犹如小狼崽子一般的牙齿,此时她的嘴里满是鲜红血迹。

“傻瓜,你就是郎中啊,你能看不出,看不出我不行了吗?瞧你,都哭成这样了,我知道,我不行了,是不是?”

是,她的确是不行了,不然他也不会把脉之后就泪如雨下,也不会跟冉清讨要那唯一的两粒绝世神丹。

但是他真的不想放弃啊,真的不舍得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心仪的女子,他们甚至相处了还不到十天啊,就这样,就这样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没事的,来来,把这粒药也吃下去,这是我师父练得药,能生死人肉白骨的!”

手中的黑色药丸还未送出去,就被冉燕轻轻推了回来:“别,别费力气了,我,我真的不行了,就让我,好好地跟你说说话,好吗……”

冉清呜咽着,秦风悲痛地垂着头,夏耿搂着妻子满是自责,大家都不说话了,都静静地听着冉燕最后的遗言。

甄修明点点头,紧紧地搂着她,一把抹掉了眼泪鼻涕,还用手将自己脏兮兮的脸擦了个干干净净。

他们最开始结缘就是因为一句小白脸儿,他要让冉燕离开的时候也能看到自己的小白脸儿,这样他们下辈子就能依然在一起。

下辈子,他一定要好好保护她,绝对不会让她再因为保护自己而受伤早逝。

抹了一把落在自己脸上的泪滴,冉燕微微撇了撇嘴,有些嫌弃地笑道:“小白脸儿,你,你还真的,哭了啊?哎呦,真是,真是可惜,我,我看不清楚你什么样了。不过,不过我还是记得,你瘦猴一样的样子呢!咳咳,你,你记住啊,以后,不许让别的女人,给你针灸,也不能,也不能给别的女人针灸,不然,不然我会伤心的。”

甄修明猛点头,呜咽得连说话都听不清楚了:“好,好,我一定听话,不给别的女人针灸,我这辈子,都只给你一个人针灸!也只让你一个人看我的身子!我保证,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哈哈哈,咳咳,咳咳。”

冉燕想笑,可是笑了没两声立即就剧烈地咳嗽起来,直到吐出了一口污血才终于缓过了一口气。

有那个绝世神丹吊着,她虽然不至于立即毙命,但是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有你这话,我也算,也算瞑目了。不过,你可别真的,不做对不住我的事,我,我死了,可不想让你跟我一起,你得活着,得娶媳妇儿,生孩子!哦对了,我,我最喜欢京城的好吃的了,可惜,可惜只吃了两天,咳咳,还没吃够呢!你,你回去了以后,一定要替我,多吃点……”

冉燕闭着眼睛,自己念叨着还心心念念没有吃够的美食,而她说话的声音也越发低沉,搭在甄修明手臂上的手,也突然滑落下来。

“我,我替你吃,替你吃,一定会找最好吃的东西吃,你,你放心,放心……”

甄修明紧紧抱着怀中已经没有了温度的冉燕,哭得泣不成声。

“燕儿!”

冉清突然一声凄惨哀嚎,两眼一翻,便晕倒在夏耿的怀里。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三天以后。

临近边境的一个安定小镇上,冉清躺在干净而舒适的客栈客房中,看着明亮的房间,冉清有些愣神。

冉燕……

吱嘎一声,是红叶进来了。

“小姐,你醒了?太好了!”

看着红叶红红的眼睛,冉清下意识地问起了冉燕,却惹得红叶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

“小姐,二小姐已经,已经去了,你节哀。”

已经去了?

已经去了?

冉清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也下来了。

她这是在干什么呀!千里奔驰而来救人,没想到竟然将自己最心爱的妹妹给害了,那可是叔叔唯一的骨血了啊!

“小姐,小姐,你别这样,小姐……”

红叶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赶紧安慰着哭得有些癫狂的冉清,她现在的身子已经不容许她如此激动了。

果然,冉清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抬手摸上了自己的肚子。

就在刚刚,她敏锐地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在踢腾,那种感觉,不像平日的胎动一般,反而给人一种求救的意味。

这是怎么了?

不仅是肚子,就连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冉清看向红叶,这才想起她刚刚进门的时候,手里是端着一个药碗的。

那药,莫非是给自己的?

“小姐,你是不是觉得不太舒服?你等一下,我去叫甄先生!”

扔下这么一句,红叶立即奔出去,不一会儿,接连进来了三个男人。

当先的是夏耿,只是他刚跑到床边,就被后赶来的甄修明一把推开了。

“一边去,别耽误我把脉!”

三日未见,甄修明的变化让冉清惊呆了,要不是他说话的声音未变,冉清根本认不出来眼前这个白了鬓发的男人,竟然会是曾经的翩翩公子,神医甄修明。

甄修明仿佛没有看到冉清眼中的惊讶,只是沉着脸为她把脉,身后的夏耿和秦风都一脸沉静,只有在冉清看过来的时候才会咧开嘴唇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来。

几人都是性情直爽之人,根本做不来那些虚假糊弄人的样子。

看到两人这笑得比哭还难看的样子,冉清便知道,他们定然是有事情瞒着自己的。

不过,这两人显然是不想告诉自己。

甄修明的手从冉清手腕上收回来,面色有些阴沉,不过也只是微微点头,说了句还好。

冉清自然不会相信:“甄先生,我到底怎么了?你就实话告诉我吧!”

还不等甄修明开口,夏耿已经当先说话了:“清清,修明说你没事那就是没事啊,你别多想了。”

怎么会没事?不可能没事的!

冉清不相信。

夏耿心思一转,坐到了她身边小声道:“燕儿走了,他,他心中难过。”

甄修明和冉燕之间的感情,他们也是在冉燕临死前的话中知道的。

一提起冉燕,冉清的心再次沉了下去,所有的注意力果然被引到了这件事上。

“燕儿她,她在哪儿?”

甄修明和秦风已经出门去了,红叶也将刚刚端进来的汤药交到了夏耿的手里。

房间里只剩下夫妻二人,夏耿一边喂她喝药,一边说道:“已经派人把她送回冉家堡了。”

冉燕小时候便失去了父母,活着不能跟父母团圆,现在死了,就让她跟爹娘葬在一起吧!

“耿哥,我……”

冉清声音哽咽,已经说不下去了,冉燕的死,她是有责任的。

夏耿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清清,别这样,燕儿走了,还特意嘱咐修明照顾你和孩子们,她定然是不希望看到你为她如此伤心的。你要,坚强一些,好吗?”

温暖的大手抚摸上圆滚滚的肚子,夏耿的声音微不可查地颤了颤:“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也要坚强起来。”

话虽如此,可是真正做起来又怎会是容易的事?

看着夏耿关切的眼睛,冉清微微点头,滚热的泪水无声地滑落脸颊。

燕儿,这辈子过得如此不幸,下辈子,你一定要幸福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