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07名字/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救第二个?

难道她不知道第二个孩子太过虚弱,也许救了也不一定能活下去吗?

甄修明震惊万分,红叶也抱着新生儿惊异不定,难道是冉清生孩子受到了打击已经神志不清了吗?

“听我的,救第二个!”

冉清欠了欠身子,语气坚定:“甄先生,你医术高超,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救下第一个孩子的。但是第二个,正是因为他身子太弱了,所以我才要让他服下那药。或许,上天垂怜,这两个孩子都能活下来呢?”

但是,若是老天爷不开眼,一下子收走了这两个孩子的命,又该如何?

甄修明眉头紧蹙,要不是时刻惦记着冉燕去世前的嘱托,他此时只怕要破口大骂冉清糊涂了。

“修明,听她的吧。”

产房外,一直守在门口的夏耿也听到了冉清的话,虽然他心中极不赞同,但是此时也决定放手一搏。

最坏的打算,就是两个孩子一并夭折。但是也有可能是两个孩子都活下来,这样的诱惑太大,他真的难以抵抗。

“疯了,你们两口子都疯了!我不管了,你们爱给谁吃药就给谁吃药吧!”

甄修明都快要气死了,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父母,有最稳妥的方案不用,居然非要冒险,真是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虽然嘴上说着不管的气话,但是甄修明不可能真的不管。

他是个大夫,医者父母心,怎能看着两个小生命活活死掉?更何况,这两个孩子还是冉燕的外甥呢!

其实,甄修明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愧疚的。当初自己明知道冉燕服下这药也一定活不了了,但是自己还是冉清讨要了那仅剩的药丸。

若是自己当时没有丧失理智,也没有做蠢事浪费了一粒药,那现在也不用面临这样的选择难题,更不会让两个孩子为了一粒药而丧失生命。

他是个医者啊,时刻都应该保持清醒才对。

这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啊!

冉清亲自将那粒药喂进了小儿子的嘴里,看着小儿子艰难地闭着小嘴儿呼吸的模样吗,冉清心疼不已,抚摸着他粉嫩嫩的小手儿,柔声道:“儿啊,你要坚强,这条命是娘帮你争取来的,你是个乖孩子,一定要珍惜啊!”

冉清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举措有多么大胆,大儿虽然身体素质更好一些,但总归也是体内有残毒的,谁能保证他在接下来的治疗中绝对能够承受得了?

而小儿子身体更加瘦弱,情况也更加不容乐观,这样的孩子,本应是被舍弃,将药和生的希望留给大哥的。

但是她不忍心看着他刚刚出生就被决定了自己要去死的未来,这不公平。

既然是双生子,那就让这两个孩子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一并奋斗吧!

甄修明早就从古籍中寻到了一个去除胎中毒素的好法子,也将各种需要的药材都准备好了,两个小家伙都被放进了黑乎乎的药汁中浸泡着。

因为两个小家伙儿还太小,根本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里边坐好,于是就只能让红叶和夏耿一人托着一个孩子浸在里边了。

不仅要浸泡,还要把房间里的温度升高,让两个小孩子的细嫩毛孔彻底张开,使那些药材能够通过小孩子的毛孔浸透到他们的体内,从而达到解毒的目的。

这样的解毒方式说着简单,其实做起来十分困难。

别的不说,光是在热气腾腾的药汤中浸泡就十分的不好受。

现在两个孩子刚生下来,正是最脆弱的时候,需要每天在汤药中浸泡三个时辰才行。

这三个时辰里,两个孩子不能喝水不能吃奶,就这样浑身大汗地泡着。

别说是孩子了,就连托着孩子的两个大人都有些受不了了。

那汤药中的药性十分霸道,虽然甄修明已经极力降低所需要的药材数量,但还是让孩子有些受不住了。

两个小东西痛苦难耐,一开始泡进去的时候还因为不舒服而哭嚎而扭动小身子。

可是在浸泡了一会儿之后,他们的身子已经开始变黑,连哭声都小了许多。

一般人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只会越泡身子越白,有的还会脱皮浮肿。

而两个小家伙不仅没有变白,居然变黑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红叶小心翼翼地托着孩子,她手里的是已经服了药的小儿子。

因为服药的缘故,他的身体状况好了许多,即便是泡在汤药中,也没有像大儿子那样黑得厉害,反而皮肤上还显出了几分健康的小麦色。

但即便如此,他也变白了,情况十分不好。

托着大儿子的夏耿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大儿子没有用药,他的情况只会比小儿子更凶险。

甄修明顾着一个孩子都不行,还怎么同时顾着两个?

因为小儿子吃了药的缘故,他心底其实更加偏向于救活小儿子的。

飞快地将银针扎在小儿子的几处大穴上,甄修明才得空说了句话:“这汤药的药性不好把握,我也只能试一试。他们现在的情况是情理之中的,而且,他们真实的情况只会比我们看到的更严重。”

的确是更严重。

红叶和夏耿都是有内力的人,他们小心翼翼托着孩子的时候,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手中孩子的血流速度忽而变快忽而又变慢。

快的时候如同大海江涛,眨眼间便吞噬一切。而慢的时候,却又让人误以为已经静止不动了,根本察觉不到任何波动。

这样时快时慢的流速,别说是孩子了,就是一个成年人都难以承受啊!

“孩子啊,你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啊!你们是我夏耿的儿子,绝对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什么都不能打败你们的!你们一定能够活下去的!一定能!”

夏耿在心中默默念着,眼前的两个孩子都被银针扎得满满的了,小小年纪就承受这样的罪,身为父亲,怎能不心疼?

幸好冉清生过孩子之后体力不支,服过药便睡了过去。

若是让她看到两个孩子此时的情况,只怕甄修明又要分神去救第三个人了!

也许是感受到了众人的期盼,也或许是甄修明的药方起了作用,第一天,两个孩子平安度过。

从药浴中出来后,甚至情况更好一些的小孩子还张开眼睛嚎哭了一会儿呢!

望着儿子这可爱又调皮的小模样,夏耿眼中蓦地蓄满了泪水,甚至比当初抱着新生的夏远时还要激动。

冉清的体内也残留了一些毒素,生产之后服用了甄修明熬的药便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便看到了两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家伙儿躺在自己身边安安静静地睡着,激动极了。

“他们,他们……”

因为太过激动,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夏耿知道她要说什么,抱着她的手连连点头道:“他们都好,都好!”

都好就是都活着,太好了!

没有什么比醒来以后看到两个孩子还活着更让冉清高兴的了。

冉清高兴地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眼泪也出来了。

没有人能够理解她此时的感受,这两个孩子遭受的太多了,而这许多的罪说实话都是她给予的。

她对不起他们。

“清清,别哭了,给两个孩子起个名字吧!”

夏耿抬手为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勉强笑着想要开导她。

因为今天抱着大儿子药浴,他的胳膊酸麻胀痛,难受得紧。

但是看到妻子儿子们都在身边,他的心里十分满足。

“对,给他们起名字,起名字,起了名字,有了名字镇着,就不会……”

就不会那么容易死掉了。

冉清赶紧擦掉眼泪,微微沉思了一下便道:“人们都说贱名好养活,要不我们给他们两个起个贱名吧!”

夏远的名字是夏耿取的,两个小儿子的名字,他希望由冉清来取。

“好,你说了算。”

虽说是贱名,但是冉清也十分谨慎,一边摸着两个儿子的小手儿,一边沉吟了好久才说道:“大儿子长得十分好看,我猜,以后肯定会是个俊美的小伙子,就给他起名叫大疙瘩吧,希望他以后不要长那么好看,祸害那么多小姑娘。”

大疙瘩?

夏耿极力攥着手心,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好,好,大疙瘩,这个名字好,这个名字,真好!”

真好笑!

被丈夫夸奖,冉清十分得意,再给小儿子取名的时候就更加大胆了一些:“小儿子长得虽然不如二哥好看,不过也十分清秀。对,耿哥你看,你发现没有?他的脑袋比大疙瘩的脑袋大了许多呢!要不,我们叫他大脑袋吧,好不好?”

一个大疙瘩,一个大脑袋,这名字取的,也太贱名了吧……

夏耿都快要被自己的笑憋得张不开嘴了,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嗯嗯,好,好!”

冉清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的名字起得有什么好笑的,只要为了儿子好,能让儿子平安健康长大,就算是叫狗蛋儿二狗子,她都乐意!

越想越觉得自己取得名字好,冉清一个劲儿地对着两个儿子叫着他们的小名。

房间里,一个灿笑如花的女子对这两个小肉球儿一会儿叫着大疙瘩,一会儿叫着大脑袋,那画面,好不搞笑。

快要被这两个名字逼疯了的夏耿,实在难以想象,以后两个儿子长大了会如何应答妻子的呼唤。

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行走在大街上,享受着众多美女的爱慕。

突然,一个女子上前呼唤:“大疙瘩,我好喜欢你,我日日夜夜思慕着你,大疙瘩,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你愿意收我吗?”

收吗?收吗?

夏耿想象着自家大儿子的糗样儿,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咳咳,咳咳。

咳嗽了两声,夏耿笑眯眯地凑到妻子面前,带了几分讨好和商量的语气。

“清清啊,儿子们怎么说也是咱们夏家的后代,小时候可以叫他们大疙瘩大脑袋的,但是长大以后带兵上了战场,总不能还这样叫吧?大疙瘩将军,大脑袋元帅,哎呦,这岂不是要让敌人笑掉大牙啊!啊啊啊,我不是说你取得名字不好啊,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清清啊,我,我只是想着,咱们要不要再取个大名?一叫出来就能让敌人闻风丧胆犹如惊弓之鸟的大名!”

虽然对自己的名字十分满意,但是冉清也知道儿子们长大了总是要取大名的,而且他们还要进族谱,总不能把大疙瘩和大脑袋的名字写进族谱吧!

“那好吧,你来取大名吧!”

只要为了儿子好,她很是乐意,不过嘛……

“不过可说好了,我可不想让他们两个上战场杀敌,他们小的时候就已经够艰险了,不能再去承受那样的战事。我只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够平安长大,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对此夏耿也明白,点头道:“你放心,只要是两个孩子愿意,不管他们将来是想跟随远儿上战场,亦或是跟着秦风入江湖,就算是整日不着家在外游历,我都绝不会干涉的!”

有夏耿的保证,冉清便放心了。

夏耿其实早就为两个儿子取好了名字,早在知道这是一对双胎的时候就想好了。

“大的叫夏痕,小的叫夏……”

不等他说完,冉清便打断了他:“夏衍如何?”

衍,谐音燕,这是在怀念冉燕。

冉清的心思,夏耿怎会不明白?当即便点头应了。

夏远,夏痕,夏衍,他们夏家的三个儿子,将来必定都是杰出之人!

只是,两人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当晚,孩子便出现了异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