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08老道(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了母亲的女人就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冉清在剩下夏远之后便养成了半夜醒来的习惯。

生了夏痕和夏衍,更是如此。

刚刚入睡,冉清突然就觉得心悸得很,呼吸也十分困难,甚至耳边还仿佛能够听到有人在急切地呼救。

她听不真切,但是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像极了夏远小时候的样子。

“孩子!”

冉清大惊,猛地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留着蜡烛,夏耿困极了正坐在床边打盹,听到她的惊叫也立即睁开了眼睛。

“清清……”

“耿哥,孩子,孩子!”

来不及说别的,冉清醒来第一件事便是伸手去探两个孩子的呼吸。

但是,她刚刚探鼻息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个孩子的呼吸十分微弱,微弱到难以察觉。

夏耿心中一惊,也赶紧伸手去探两个孩子的鼻息,顿时大惊。

大疙瘩还好,可是大脑袋……

“修明,修明!”

甄修明就在旁边的房间里休息,听到他的叫声立即赶了过来。

冉清已经慌乱地没了声音,夏耿更是急得红了眼睛。

“快,快,他,他没有呼吸了!”

甄修明下意识地以为他们说的是大儿子,但是见两人的眼光更是心中一沉,出事的,居然是服了药的老二!

怎么会这样,那药可是绝世神丹,师父说过那药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

只是现在,这孩子在服用了药物之后,居然也危在旦夕了!

“修明,他怎么会这样的?你救救他,救救他!”

夏耿身子僵硬,这几日经历的事情绝对是他一辈子都不愿再回想之事!

甄修明烦躁地挠挠头发,他也想救啊,可是,可是他真的无能为力。

“我,我,我没有办法了。”

这是甄修明第二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能,先是无力救回冉燕,现在又是这个小家伙,他空有一身医术,到头来却连个小娃娃都救不了,说出去,真是要天下人笑掉大牙了!

“若是我师父还活着,或许还有可能。但是现在,我……”

其实连他自己都怀疑即便是师父活着或许也没有办法,师父炼制的那神丹,不是已经连续两次失效了吗?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冉清眼神空洞,紧紧地抱起了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小儿子,嘴里念念叨叨地,神情却是木然的。

没有眼泪了,也没有哭嚎了,可是这样的冉清却更让人心疼。

房间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沉痛之中。

秦风一拳砸在墙壁上,扭过头去双肩微颤。他还记得自己为了让这两个孩子活下去而艰辛奔走的情形。

可是老天爷就是这么不公平,无论他们付出了多少,终究还是带走了一个孩子的生命。

哽咽的红叶正在照顾着大疙瘩,许是知道自己的弟弟已经不在了,大疙瘩此时也醒了,眯着眼睛大哭着。

只是他身子比较弱,哭泣的声音那样弱,弱到大家甚至都没有察觉到他在哭一般。

“夏兄,嫂夫人,你们节哀。”

甄修明毕竟是医者,对于生死看得更加透彻一些。既然小儿子已经走了,现在就更应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大儿子身上。

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才更重要。

“小宝本来身子就弱,即便没有服下那丹药,恐怕都不能撑得过一天的。他们体内的毒素实在太厉害,我找到的药方又药效霸道,以他的身子……”

以他的身体状况,也许刚刚进入药浴中,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后半句话,甄修明没有说出来,孩子已经死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对,修明说得对,小儿已经无力回天,我们现在就该全力救治大儿!”

夏耿毕竟是男人,更加坚强一些,立即跟秦风甄修明一同探看了大儿子大疙瘩的情形。

因为出生的时候,大疙瘩的情况就要好上许多,所以即便没有服用药物,大疙瘩此时也比小儿子强多了。

只不过,毕竟没有神丹打底,他的状况也是不容乐观的,每日的药浴定是要按时按量完成的。

将小儿子的遗体安葬在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夏耿和冉清便在三天后动身回京了。

冉清产后还未复原,大疙瘩每日还需要药浴,所以这几天的路程最后竟是拉成了十天。

秦风早在冉清的身体出现异样的时候便将这个消息送回了冉家堡,冉家家主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当即便四下派人出去寻找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鬼手神医。

虽名叫鬼手神医,其实这人的医术远远不及他的毒术有名气。只是这人脾气古怪,虽然自己有一手绝世毒术,却又不想让别人提起,好像一说起毒术自己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般。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郎中。

江湖中人知晓此事,自然不敢再在他面前说什么毒术大坏蛋之类的话,于是,鬼手神医的称呼便名扬江湖了。

只是,这个鬼手神医在十年前突然从江湖中消失了,众人本以为他是自己在药谷中捣鼓毒药的时候被自己的毒药给毒死了,可是后来有人专门去药谷中打探过,发现那里边根本就没有鬼手神医的尸体。

不仅如此,甚至还有人看到药谷深处有人迹可寻。

药谷深处种植的都是鬼手神医自己培养的毒草,据说还在隐蔽处养了一群毒虫之类的东西。

这样得地方,一般人可是进不去的,能够在那里现身的,也就只有消失多年的鬼手神医了。

冉家主年轻时跟这位鬼手神医有过一一些牵绊,这次家中外孙有了性命之忧,他自然是第一个就想到了鬼手神医了。

只是消息放出去这么久,一直都不见鬼手神医现身,直到近半个月后的一个凌晨,有一个酷似乞丐的道士上门了。

这道士浑身上下一团乱麻,头发胡须更是不修边幅地张扬着,要不是他身上的道士衣服,还有他手里那根脏兮兮已经打绺的黑拂尘,别人都会以为他就是上门讨饭的乞丐!

看门小厮以为他路上遇到了难事上门求助,于是十分客气地给了他一些碎银子想要打发走他。

谁知,这道士却不收银子,只是笑哈哈地说自己是来救人的。

自从冉清带着久病不愈的儿子回到冉家堡后,众人都知道他们家有个被毒侵蚀地快要见阎王的孩子了。

小厮一听是来救人的,自然不敢耽搁,赶紧将他引进了府中。只是心中对这个道士十分不屑一顾。

这些天堡中来了不少郎中,可是不管是声名显赫的神医,还是赤脚救人的游医,都没能成功治好二少爷。

这么个脏兮兮的道士,能治好吗?

正如小厮所想的,现在冉家堡为了治好病恹恹的大疙瘩,已经是什么法子都试过了。

宫中御医来了一拨又一拨,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神医更是个个都请到了。不过都没能找出救治的更好办法。

没办法,大疙瘩连满月都没有,体内的毒素又实在是残存太多。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不能想出比甄修明更好的法子了。

其实甄修明的法子已经让大疙瘩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因为在药浴中用过过多药物的原因,大疙瘩的身子十分虚弱。

更严重的是,随着药浴时间越久,他不再出汗,反而是越发冷了起来。

就算是在温暖如春的房间里,他的小手儿和小脚丫儿都是冰凉冰凉的,小嘴儿更是冻得青紫青紫的,乍一看上去,就跟死了好久一般。

甄修明不止一次去找自己药方中的漏洞,可是不管怎样,都没有发现哪里有问题。

冉清体内的毒素已经清除干净了,为什么小家伙就是一直不见好呢!

这位自称无忧散人的道士哈哈一笑,看着那出生已近一个月却依旧瘦瘦小小的小家伙儿,摇头道:“你这蠢蛋儿!他体内还有一种毒,你居然没有诊断出来!”

还有一种毒?

因为被称为蠢蛋儿而有些抑郁的甄修明愣住了,立即去给小家伙儿把脉,可是把了半天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无忧散人捋了捋长得挡住了面容的胡子,说道:“那蛇毒里边掺杂了一种奇花之毒,这花生长于雪山最高处的山岩之中,一般人很难找到,而且它的毒无色无味,一般人发现不了的。”

老道士有些飘飘然,不过甄修明却没有半点不服气,他的确听说过那种花,不过他哪里想得到,自己今日居然就遇到了这种花。

“那老先生可有方法解毒?”

冉清和夏耿更担心的还是儿子的安危,既然现在原因找到了,下一步就是解毒了。

只是,他们的愿望还是要破灭了。

别看那老道士说的头头是道的,但是真让他解毒就怂了。

“此花之毒,无药可解啊!”

无药可解?

冉清一个踉跄,差点儿瘫倒在地。

若是不能解毒,那她的儿子岂不是真的要一命呜呼了?她已经没有了大脑袋,现在不能再没有大疙瘩了。

夏耿更是一揖到底:“老先生,您既然能够找到犬子身中何毒,想必一定有办法救治他,还望先生垂怜!”

哈哈,哈哈。

无忧散人手里黑乎乎油腻腻的拂尘甩了甩,正好甩在了扁着小嘴儿睡觉的大疙瘩身上。

说来也怪了,自从出生后除了吃就是睡的大疙瘩,竟是被这拂尘一扫立马就醒了,睁着大眼睛死死盯着那拂尘。

就在众人好奇他接下来会如何之时,只见那小子嘴巴一张,哇得一声吐了!

吐了!

无忧散人的笑声戛然而止,黑乎乎的脸也十分难看,骂声更是止不住地从嘴里窜出来。

“臭小子,老道看在你外祖父的面子上现身来救你一命,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嫌弃我!行行行,你不是嫌弃我这拂尘臭吗?好,我就日日把你带在身边,让你天天闻着老道身上的臭味儿,看你还吐不吐!哼!”

刚刚还一直笑嘻嘻没个正行的老道士突然变了脸,就连冉清和夏耿也有些惧怕。

更让他们担忧的是,这老道士居然说要带他们的儿子走,天哪!他们怎么舍得!

而秦风和冉家主的注意力却在这老道士之前的那句话上,看在冉家主的面子上来的?

可是冉家主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位不修边幅的乞丐道人啊!

冉家主年纪大了,但脑子却还很好用,仔仔细细地看着那老道士,突然一拍大腿,叫道:“死老头儿!原来是你!”

不错,来的人正是当年在江湖上名声大噪的鬼手神医。

只是,十多年不见,他居然变成了老道士!

“什么死老头儿!你是巴不得我赶紧死是不是?”

用鼻子哼了哼,无忧散人再次强调:“以后叫我无忧散人,老道我要修仙得道,到天上跟太白金星切磋切磋炼丹术呢!”

修仙得道?太白金星?炼丹术?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冉家主心中猜疑,又问了几个其它的问题,什么这十多年在哪里落脚啊,都做了什么啊之类的。

但是无一例外的,得到的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回答。

这老道士甚至还说他每日饮长生水、吃不老肉,现在已经有了长生不老之身。

这样的回答更让大家摸不着头脑。

不过最后还是甄修明咽咽口水提醒大家,或许这老头儿是年轻时候被自己炼的毒药给烧坏了脑子,变成了失心疯了。

一听这个,冉清和夏耿更担心了,将自己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儿子送给一个失心疯的老道士带走,他们怎能放心啊!

他们自然是不放心的,不仅是他们,就连冉家主和甄修明都不放心啊!

但是不管几人怎么拒绝,第二天一大早,还是发现孩子不见了,旁边还留了几缕黑乎乎脏兮兮的拂尘毛。

最终,大疙瘩还是被那老道士偷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