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14解毒/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难道没有一个叫做大疙瘩的人吗?既然没有,那我可就要带着这东西走了啊!”

小乞丐笑嘻嘻地看着眼前这个纠结万分的小男孩儿,扬了扬手里的干草还真打算转身离开了。

“等等!”

夏痕终于忍不住了,出声叫住他:“你说这东西是交给大疙瘩的,难道你不知道,这大疙瘩已经在三年前死掉了吗?”

死掉了?!

小乞丐惊到了,他怎么知道大疙瘩死掉了,这团干草只是帮中长老让他送来的,说让他交给冉清或者夏耿。

至于大疙瘩的名字,根本是他偷偷听长老们说话的时候知道的。长老还说那大疙瘩等着这药救命的,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居然没有等到!

他还以为眼前这个小公子就是那个大疙瘩呢,哪成想……

听儿子说大疙瘩三年前就死了,冉清顿时就急了,死这个字在她这里可是禁忌,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

更何况今日说这个字的人又是夏痕,哪里有自己诅咒自己死了的?

不过,转念一想,冉清便释怀了,大疙瘩的确在三年前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夏痕!

“原来,晚了……”

小乞丐将手中的干草交到冉清手里,有些悲痛地说道:“夫人,请节哀。”

咳咳,咳咳。

冉清干干笑了笑,赶紧转开话题:“这东西是不是鬼手神医让你送来的?他现在在哪里?怎么不亲自送过来?”

小乞丐此时也没有心思去开玩笑了,听到冉清问话立即乖乖地回答:“我不知道鬼手神医是谁,我听长老说,这东西是他一个朋友送来的,至于那个朋友是谁就不知道了,更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处。而且,我家长老也不知道。”

他没有说谎,他偷听的时候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长老抱怨说“这家伙居然又不说去了哪里,真是可恶!”

冉清让下人拿了些点心和银两交给小乞丐,才让下人送他离开了。

“娘,他……”

毕竟跟在老道士身边三年,夏痕对他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

冉清知道儿子这三年里一直在惦记着老道士,本来还有些吃味儿,但是现在老道士生死不明,她也十分担心。

“乖儿子,老先生心性洒脱,这三年一心为你寻药,定然错过了很多好东西。既然现在已经将药送了回来,他也该过一过自己的生活了。放心吧,老先生本事大得很呢,他定然没事的!”

既是安慰儿子,也是安慰自己。

鬼手神医当年可是江湖上的传奇,多少人想要拜他为师,又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他定然不会有事的!

拿到了药引子,冉清立即让人将甄修明请了过来。

三年前老道士离开的时候,不仅留下了克制寒毒的方法,还在那张纸里详尽地阐述了解毒的法子。

现在有了这味药引子,就不怕夏痕身上的毒解不开了。

甄修明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而且胡子也长得不行了,看上去就跟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怪物似的。

这三年里,夏痕的寒毒又发作了几次,都是甄修明妙手回春给救了回来。

要不是他大胆地将老道士留下的丹药融化再造,只怕老道士那几粒丹药根本就不够给夏痕救命的。

拿到了干草之后,甄修明激动万分,围着客厅嗷嗷地转了好几圈才兴奋地回去准备解毒的工具了。

给夏痕解毒,其实做起来并不是很难。不然老道士也不会这么放心地将药引子交给甄修明去做了。

解毒的过程很顺利,夏痕在甄修明准备的汤药里泡了整整三天,又由他亲自施针针灸了七天,这才将体内的寒毒解了个干干净净。

“痕儿,你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冉清一脸担忧地看着儿子,当听到甄修明说寒毒已经解开之后,她仿佛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可是,不听到儿子说一句安好,她是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儿子的病就此好了的。

夏痕坐在床上,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摇了摇头:“没什么感觉啊!”

真的是没有什么感觉,在平时的时候,这有寒毒跟没有寒毒其实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若说真的不一样,那就是寒毒发作的时候了。

看来,就只能等等看他还会不会寒毒发作了。

虽然甄修明一再拍着胸脯子保证夏痕体内余毒清除干净了,但是冉清和夏耿十分不放心,依然让他继续每日饮酒。

其实就算冉清和夏耿不让他饮酒,对于夏痕来说,饮酒已经是他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每天不喝上一点儿,他可是浑身都不舒服。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夏痕的寒毒一次都没有发作,夏耿和冉清这才放心了。

只不过,又有一件令人挠头的事摆在了面前。

夏痕,嗜酒成性戒不掉了。

之前允许夏痕饮酒是为了压制他体内的寒毒,但是现在寒毒清除干净了,也就不需要再饮酒了。所以冉清和夏耿也就没有再让小丫鬟给他准备酒水。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主动要求饮酒。

这可把冉清给惊到了,才七岁的孩子啊,天天喝酒这哪能行?

一把抢过儿子手里的酒壶,冉清板着脸厉声呵斥道:“夏痕,你现在体内已经没有寒毒了,不用再饮酒压制寒毒了。以后,这酒不许再沾了!”

从三岁开始饮酒,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就算是习惯也很难改掉的啊,更何况是喝酒。

夏痕早就把喝酒当做喝水喝茶一般平常的事了,哪里是说戒掉就能戒掉的?

但是看着娘亲那愤怒的脸,夏痕知道自己不能说个不字,不然娘亲定然会很伤心的。

小小年纪的他深深地垂下了自己的头,重重地点了点头。

冉清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他,当即就让丫鬟们将府中所有的酒水全都藏到库房中去,还把库房的钥匙贴身收到了荷包里。

这下,别说是夏痕了,就是一心宠溺儿子的夏耿也别想偷走钥匙给他拿酒喝了。

不过,千算万算终究是算漏了一件事。

她忘记夏痕轻功卓绝了。

在夏府这四年里,夏痕不用每日跟在老道士身后赶路,也不用像夏远那样去军营中历练,所以他能用到轻功的地方很少,以至于冉清都忘了儿子其实还是个轻功十分厉害的人。

存放酒水的库房在府中的东南角,是个十分宽敞的大屋子,以前是给家中姨娘准备的院子,不过夏耿只有冉清一个女人,这些院子也就用不上了,所以冉清就将这些院子封了起来。

因为要存放酒水,就临时找了个合适的开了院子。

平日里,这里是没有人会过来的,更何况是晚上。

但是这天晚上,这院子里却偷偷地摸进来一个小小的人影。

“哎呦我的娘啊,这院子是多久没有打扫了,怎么这么脏!”

夏痕嫌弃地踢了踢脚底下的烂树枝子,快走几步赶到了库房门口。

“哇,好香啊!”

一脸陶醉地趴在门口上嗅着门缝里散发出来的酒香,夏痕都忘了那库房大门上也满是灰尘。

“哎,只是可惜这大门锁着,我进不去啊!”

看了一眼门上大大的铜锁,夏痕真恨不得将它一斧子给劈了!

可是,一想到冉清那殷切的目光,他就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了娘亲,他可不能做这样的事啊!

皱了皱小鼻子,夏痕又开始陶醉地闻着酒香。

许是今天一日都没有饮酒,他的鼻子格外地灵敏,闻着闻着,夏痕就从大门移到了库房的后边。

哎呦!

怪不得这里的酒香味儿更大,原来是有个窗户!

虽然有个窗户,但是那窗子十分高,对于七岁的小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

也正是如此,冉清才会放心将所有的酒水都存放在这里。以夏痕的身高,是肯定爬不上去的。若是找梯子的话,他才七岁,可没有那么大力气去搬动梯子!

“嘿嘿,娘啊娘,你真是我的好娘亲啊,儿子真是太爱你了!”

也不知道是天意如此还是下人们做事太马虎,竟然忘记将那个小窗子关上了。

看着那大敞四开的窗子,夏痕高兴地嘴儿都合不拢了,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后便脚尖一点,小小的身子立即窜进了那个小窗子里。

不远处的一处树丛后边,一个高大的身影显露出来。

夏耿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是该上前阻拦还是任由儿子胡闹。

不过最终他还是停住了脚步,同是男人,自然明白戒酒的痛苦,想要一下子戒掉实在是太难,既然如此,就给儿子一个过渡的过程吧!

虽然允许儿子过去饮酒了,但是夏耿也没有立即离开。他生怕儿子一时贪嘴喝醉了出不来,那库房里阴冷得很,若是在里边睡上一晚,儿子的小身子定然受不住。

还是等儿子走了,再回去休息吧!

夏痕在库房里没有待很久,他虽然嗜酒成性,但并不酗酒,只是喝了一些解了解馋便赶紧窜出来回房休息去了。

见儿子这么快就从库房里出来了,夏耿也有些意外。

不过意外之余,更多的则是欣喜。

这个儿子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爱酒如命却不贪杯,这才是最让人放心的地方。

有了这一次的认识,夏痕再来偷酒喝,夏耿便不再跟着了,就这样一直到了过年的时候,终于东窗事发了。

新年时,夏府是要举办宴会招待友人的,冉清亲自带着下人去库房中搬酒,却不想,一进到库房里,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偌大的库房里,满满当当的只剩下了酒坛子,里边的酒水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冉清大怒,但是发怒之后自然也就知道到底是谁干的好事了!

平日里在自己面前乖乖的小儿子,没想到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来,这可把冉清给气坏了,当即便追到了小儿子的院子里要好好地教训教训儿子。

哪成想,儿子的院子里空空如也,下人们不知吃了什么东西全都在呼呼大睡。

冉清大惊,夏痕虽然轻功了得,但是身上的功夫却连花拳绣腿都称不上,难不成是家中来了什么人报复?

快步来到房间里,冉清只看到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桌椅等物,根本就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既然如此,想必儿子是没有出事了。

只是,儿子去了哪里?

房间里除了桌子摆设,哪里有儿子的身影?

冉清找了一圈,甚至连恭房都亲自去查看了,却依然没有儿子的身影。

直到在夏痕睡觉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封叠的整整齐齐的书信,这才悔恨万分。

原来,夏痕心知自己偷酒喝伤了冉清的心,在她去库房搬酒的时候就偷偷溜了回来收拾行李准备逃走了。

说是逃走,其实夏痕心里明白,自己只是在京城呆腻了想要出去透透气而已。

想他小时候跟在老道士身边走南闯北的时候,虽然过得日子很苦,但是遇到的全都是刺激新鲜之事。

哪里像现在在京城里这么憋闷?

冉清担心他身子不好,不许他练功,也不许他自己一个人外出。

若是真的外出的时候,身后又得跟着几十号人保护着,这样还怎么出去玩?

更憋屈的是,他真的很想喝酒啊,不是他不想戒掉,他也努力过,可是真的戒不掉啊!

既然戒不掉,与其留下来让冉清伤心难过,还不如自己偷偷离开呢,眼不见心不烦,这样冉清就不用为他生气了啊!

小小年纪的夏痕理所当然地想着,也就留下了书信一走了之了。

当然,他还不忘给自己留个后路,若是过一段时间自己想回来了怎么办?

好说!

“孩儿不孝,不能侍奉在爹娘身边,还请爹娘再生个小妹妹出来,他日孩儿定当早些回来陪爹娘和兄妹的。”

冉清读着信中最后一句话,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这个臭小子,居然还没有忘记生妹妹这回事呢!

罢了罢了,当初就决定等夏痕的寒毒清除之后便生个女儿的,既然如此,那就赶紧跟耿哥生个女儿,也好让儿子早些回来。

------题外话------

接下来都是甜蜜得啦~小姨也快要上线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