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15偶遇/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说出笼的鸟儿自由自在,这句话用在夏痕身上更是贴切。

从京城溜出来以后,夏痕举目四望,脚尖在地上画了几道,又随手从腰间捏了一枚铜板出来抛到了地上,那铜板正好落在了地上画着的四个方框中。

这样决定下一步走向的方法,还是夏痕跟在老道士身边学到的呢!

“东南?”

看了看东南方向,夏痕嘿嘿一笑,听说东南最是富庶,想必那里也有不少酒坊吧!

不过,真正来到江南以后,夏痕失望了。

都说江南鱼米乡,这里倒的确是富庶,但是酒水可是少的可怜,就算真的遇到了一些,也都是带着甜味的米酒。

啧啧,这样的酒水对于夏痕来说,简直就跟喝水没啥区别啊!

在江南呆了不到三天,他就直接改道去了西南。

西南的酒水倒是比江南强得多,至少酒味儿大了许多,比那些跟白开水似的东西好喝太多了。

更让夏痕满意的是,西南多山脉,他随便扎进一座小山里就能藏上个把月,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夏耿和冉清派来的人给寻到。

他倒不是怕回去以后被冉清责骂,他更不想回去的原因是不想被人束缚。

京城里那么多的贵族,这个说一句话,那个看一眼的,他想想就觉得浑身难受。以前是年纪小,想要离开离不开。但是现在,他长大了,自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在西南乐不思蜀地过了将近十年,当夏痕将所有的小山都转了一个遍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回家去了。

这十年里,他在西南喝遍了所有的酒水,不仅酒量大增,就连舌头也变得挑剔起来了。

现在,一般的酒水根本就不能入了他的嘴,就算是真的酒瘾大发,他也不会让自己的舌头将就。

许是当年在夏府偷酒喝的时候偷成了习惯,即便夏痕手里有很多银子,也不喜欢光明正大地去人家店里喝酒,反而更喜欢钻窗户爬墙的。

还别说,这样喝到的酒还真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儿。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西南一带便渐渐地流出了一个名曰“无痕公子”的人物。

这位无痕公子人如其名,据说他身着一袭白色无尘长袍,本人又生得十分美貌,即便很少有人亲眼见过他,但是他的名号在江湖却是十分出名的。

不过,这位无痕公子的嘴巴却是十分之刁。

不仅是喝酒刁,就连说话也刁得很。

每次在一处酒庄里偷偷喝了人家的酒以后,他都会毫不客气地留下一张字条,上边详详细细地写着这家的酒水有什么优点又有什么缺点。而每次,都是缺点远远多于优点。

你说你一个偷酒贼,喝了人家的酒不说,居然还不知道说好话,这样的人谁会喜欢?

酒家自然是不喜欢无痕公子的,但是江湖中人却是对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无痕公子十分好奇。

先不说这人的酒量如何,单是那手无人能够察觉的绝顶轻功,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啊!偷了这么多年的免费酒水,居然没有一个人真正见过这位无痕公子的面目,也真是足以令人称道得了!

无痕公子在西南一带声名大噪的时候,其实他本人已经到了距离京城不远处的一个小镇上了。

这个镇子十分普通,据说当年皇室先祖曾在这里驻马休息,所以这个镇子的名字才改名为驻马镇。

别看这镇子不怎么大,但在这十里八乡的也算是个挺大的地方了。

夏痕走到这边的时候,正好酒瘾犯了,随手从一处大户人家偷了一个酒坛子出来,优哉游哉地倚靠在路边小酌。

突然,一个梳着羊角辫儿的小姑娘悄没声儿地凑了过来。

夏痕轻功厉害,但是武功却不怎样,此时的他一心一意又全都扑在面前的酒坛子上,哪里注意到身后居然有个小东西在突然袭击?

只听噗地一声,夏痕的脖子上突然戴上了一个十分个性特别的渔网项圈。

“哇哇!”

还不等夏痕反应过来,身后便响起一个小姑娘惊天动地的哭叫声。

夏痕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女人,最最怕的就是脏女人。

一个女人在哭?那肯定是眼泪鼻涕一大把的最最脏的女人了!

夏痕一个激灵,连手里的酒壶都顾不上了,抬脚就想要逃走。

可是,他脖子里套着的那个渔网项圈十分厉害,他竟是一动都不能动的。

懊恼之时,身后女子的哭闹声也传入了耳朵里:“啊啊啊,我的蝴蝶,我的蝴蝶啊!我的网子,我的网子,破了!”

夏痕抽了抽嘴角,敢情这丫头是把他当蝴蝶抓起来了啊!

那网子倒是不小,竟然穿透了夏痕的脑袋直接扣到了脖子上,只不过因为这姑娘的手劲实在是太大了,那网子直接破掉了,就像个项圈一样套在了夏痕的脖子上。

“哎呦,这得是多大块头的女人啊,居然,居然这么大劲儿!”

夏痕想要逃走却逃不开,那紧紧攥着网子的女人肯定得是个高高大大肥嘟嘟的大胖子不可。

可是,当他转过身来看到眼前的女子时,震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哪里有高高大大肥嘟嘟的胖子?

眼前的明明是个只有四五岁的瘦弱小姑娘啊!

可是,明明这么瘦弱的小姑娘,为什么他就是挣不开这姑娘手里的网子呢?

咳咳,咳咳。

咳嗽了一声,夏痕看了看四周,因为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夏痕从镇上偷了酒之后就来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独自享受了。

只是,他哪里想的到,这么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居然还会有个小姑娘出现?

这四周不像是有人烟的呀,这丫头,该不会是山里的野鬼或者是小妖精吧?

一想到这丫头小小年纪就有出乎意料的大力气,夏痕就更加确信自己遇到了妖魔鬼怪!

遇到妖魔鬼怪,可是不能硬来的,一定要智取,对,智取!

“嘿,小姑娘,别哭了,我来帮你捉蝴蝶,好不好啊?”

小姑娘不言声,继续捂着眼睛大哭。

“哎呀,要不,你看看我手里的好东西,你要不要喝一口啊?特别好喝的呢,我都舍不得!”

小姑娘分开一点儿指缝,眼珠子滴溜溜地看了看那酒坛子,小鼻子嗅了嗅,哭得更厉害了。

夏痕急得抓耳挠腮:“嘿,小姑娘,你不是想要蝴蝶吗?其实你抓到了啊!我告诉你个秘密啊,其实呢,大哥哥我就是一只蝴蝶精呢!”

蝴蝶精?那是什么精?

小姑娘果然不哭了,瞪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咕咚一声,她咽了咽口水。

嘶!

倒抽一口凉气,夏痕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咽口水?咽口水!这小姑娘果然是个妖怪,她要吃人啊!

“啊啊啊!”

受到一万点惊吓的夏痕十分没骨气地大声哀嚎起来:“娘啊,孩儿不孝,孩儿马上就要被妖怪吃掉了啊

!娘,爹啊,我还没有见过小妹妹啊!呜呜!”

看着眼前这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男子,小姑娘突然好笑地拍起了手来:“哈哈,哭哭,哥哥哭哭,丢丢,丢丢!”

都十七八岁的大男人了,居然还当着一个小姑娘的面儿大哭,还真是丢丢的事!

“你都要吃我了,还不让我哭,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霸道的妖怪!”

小姑娘虽然小,但是从小就听娘亲给她讲妖怪吃人的故事,一听这个,立即摆着小手儿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敏敏不是妖怪,敏敏不吃人的!”

敏敏?

“妖怪也有名字的吗?敏敏,还挺好听的呢!”

夏痕抹了一把泪,突然怔住了,她说她不是妖怪?还不吃人?

难道……

眯了眯眼睛,夏痕正好瞅见这小姑娘的双手已经完全松开了那网子。

好机会啊!

将手里喝剩下的半坛子酒扔到了小姑娘怀里,夏痕一把掀掉了脖子上套着的渔网项圈,足尖一点便往后退了好远。

小姑娘正好奇地看着手里的酒坛子,哪成想到手的蝴蝶居然逃走了?

“哎呀,我的蝴蝶啊!呜呜,我的蝴蝶,你怎么逃走了呢!”

飞到一半的夏痕突然一个泄气,掉到了地上。

什么蝴蝶啊,他刚才只是随口一说罢了,难道这丫头还真给相信了?

那姑娘的叫声还在持续:“蝴蝶,你别跑,我不捉你了,我把你的酒还给你啊!还给你啊!”

叫完,小姑娘还一脸迷茫地看了看酒坛子,小声嘟囔道:“娘和姐姐说,蝴蝶是吃小花的,为什么我抓到的蝴蝶却是吃酒的呢?唉,这酒真难闻,以后我也要多做点酒给蝴蝶喝!”

夏痕摸着自己摔成了好几瓣儿的屁股,一脸的哭笑不得,现在他算是明白了,那个小姑娘哪里是什么妖魔鬼怪啊,明明就是个贪玩的小孩子啊!

不过她居然说要酿酒给蝴蝶喝?哈哈,这倒是新鲜。

“喂,小姑娘,你长大了以后一定要酿酒啊,到时候哥哥还会回来喝你酿的酒的!”

喊完这么一句,夏痕便施展轻功不眨眼的功夫不见了身影,甚至连他留在空中的哈哈大笑声都听不到了。

站在原地的小姑娘呆呆地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心中满是憧憬和激动。

哇,我捉到的蝴蝶好厉害啊,不仅长得好看会说话,居然还能飞得这么快这么高这么远,真是太棒了!

“丽敏,丽敏!”

“娘,我在这里!”

小姑娘最后看了一眼夏痕消失的方向,抱着酒坛子便朝着娘亲追来的方向跑去。

她是趁着娘亲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跑过来捉蝴蝶的,不知不觉地就跑远了。

不过也幸好她跑远了,这才能捉到会说话的漂亮蝴蝶呢!对,还会喝酒的蝴蝶精!

“娘,我刚刚看到蝴蝶精了呢!他说他要喝我做的酒呢!”

软软糯糯的声音渐渐地听不清楚了,最后连小姑娘的身影都看不清楚了。

就像这段记忆一样,小小年纪的丫头哪里还记得什么蝴蝶精,更记不清楚那蝴蝶精长得什么样了。

不过有一件事她却一直记在心里,那就是一定要做最好喝最好喝的酒,有个人曾经说过,等她做出了最好喝的酒后,他还会回来喝酒呢!

跟刘丽敏的匆匆一见,很快也被夏痕忘到了脑后。从驻马镇出来以后,他就一路奔着京城而去了。

离开家已经十年了,站在夏府高大的大门前,夏痕感慨万千。还记得自己离开时只是个七岁的小娃娃,现在,他已经长成了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了。

曾经的小奶娃娃,此时也变成了真正的翩翩俊公子了。

不知道爹娘怎么样了,还有那个傻乎乎的大哥,还有出生后他一直没来得及见一面的妹妹。

唉,突然好想念他们怎么办?

夏痕吸了吸鼻子,脚尖一点,直接越过了大敞四开的大门,从高高的院墙上跳进了夏府。

当年怎么离开夏府的,如今就怎么回来。

一直不走寻常路的夏痕,对那扇大门直接视若无睹了。

夏府还是跟他离开时一样那么安静,府中的下人们低着头行色匆匆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从院墙上跳进来之后,夏痕并没有去前院见冉清和夏耿,也没有回自己的院子呼呼大睡。而是一路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当年偷酒喝的库房前,从那个依旧开着的小窗子里跳了进去。

库房里顿时飘出了一股浓浓的酒香,也幸好这个院子四周没有什么人居住,也没有人察觉到此处的不对劲儿,不然,夏痕回家的消息定然在此时就被发现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负责打扫房间的小丫鬟进来打扫卫生的时候,才猛然发现空了十年的床榻上居然蓦然多了个人影,当场就吓得晕了过去,甚至连叫一声都没来得及。

身体摔倒的砰砰声依然没有吵醒床上睡得踏踏实实的男子,他只是随意地翻了个身儿,继续神游太虚去了。

见小丫鬟久久不出来,另一个小丫鬟进来查探,一进门就瞧见地上躺着的女子,再看看床上的男子,一副登徒子入室抢劫并意欲侵犯丫鬟的画面进入了她的脑海里。

这小丫鬟吓得腿都软了,不过还是强撑着从房间里逃出来,扯着嗓子就开始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有小偷,有采花贼啊!”

小丫鬟脑补的画面是这男子强行侵犯同伴的,所以话到嘴边,还是把小偷改成了采花贼。

堂堂将军府居然有采花贼闯进来,这简直就是对将军府权威的蔑视!

夏痕的院子里没有几个下人,唯一的下人还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婆子。别说是采花大盗了,就是个小偷都对付不了啊!

不过,不远处的院子却住着将军府大公子夏远。此时的夏远正巧刚从战场回来在家中歇息,一听到家中居然闯入了采花贼,立即拎着自己的长枪冲了出来。

只是,还未等他发飙,就有一个俏丽的身影当先冲到了他面前,风一般地进了夏痕的院子。

那个人……

“遭了!”

那当先冲出去的女子,不正是他家刚刚九岁的小妹夏婉蓉吗!

这个死妮子,平日里练功的时候不好好练,到了闯祸的时候哪里也少不了她!

夏远拎着长枪赶紧追了过去,刚进院子就听到了小妹的娇喝:“好你个登徒子,居然敢闯将军府!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德行!”

噗通一声,夏远栽倒在地。

天哪,天哪!这个口出秽语的女子真的是平日里温婉可爱的小妹吗?幸好二弟没有回来,若是让他看到小妹是这么个德行,肯定要吓得立即从家中逃走了!

夏痕不喜脏兮兮刁蛮的女子的事,身为长兄的夏远可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才会时时刻刻地在小妹耳边灌输要稳妥行事的思想,就是希望聪明可爱又漂亮的小妹能把二弟的心给留下,好让爹娘高兴高兴。

只是这次,他终究是失败了。

砰!

房中传出更响亮的重物落地的声音,夏远赶紧收回思绪,冲进房间擒贼。

不过还不等他进到房间里,那房门便被猛烈地撞开,一个白色身影冲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翠绿色衣衫的小姑娘在大声叫嚷着:“登徒子!给我站住!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边说着,手里的长剑便毫无规律地刺了出去。

确切地说,应该是砍了过去。

夏远无语扶额,这个小妹,真是丢人啊!

不过,当他凝眸看向夏婉蓉追杀的那个白色身影时,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竟将他钉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