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16小妹/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啊啊!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泼妇啊!娘啊,快来救我啊,我快要坚持不住了啊!”

夏痕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明明前一秒还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大觉呢,谁知竟然突然冲进来一个泼妇,挥着剑就要杀他。

他到底是得罪谁了?难道在自己家中睡个觉都会性命不保?

一边逃跑,夏痕甚至都猜测,难道是自己太久不回来,爹娘已经搬家了?

不会啊,自己的房间明明还是离开时的模样啊,就连他走之前看过的话本子还藏在枕头底下没有动啊!

那这个凶神恶煞的小泼妇,又是谁?

“哼!还有脸叫娘?就算是叫爹都不管用了!采花贼,看剑!”

“啊啊啊,不看不看!”

夏痕快要急死了,不过以他的轻功根本不会被这个只有八九岁的小丫头追上。只是不知为何,虽然嘴上一直说这丫头不讨喜,可是心里却兴起了几分逗弄她的心思,很想就这样一直被她追着打追着骂。

此时的夏婉蓉也快要气死了,这个一身白衣的采花贼一见到她就跑,她都没来得及出剑呢啊!

你说他跑就跑吧,为什么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明明有好几次眼看着剑尖就要刺到他的屁股了,可是每次都会被他及时逃开。

这家伙,是在屁股上长了眼睛吗?

一眼看到自家傻乎乎的哥哥呆呆地站在一边,夏婉蓉心里急的要命,明明想要让哥哥赶紧来帮忙的,但是话一出口,立即就变了味儿。

“大哥,你站在那里不许动!我,我能拿下他的!”

能拿下才怪!

夏痕一边跑一边笑,他也看到自家哥哥了,十年未见,大哥没啥变化,若是真的有变化,那就是,越来越傻了!

等等!

刚才这丫头喊夏远叫大哥,那她岂不是……

那她岂不是就是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小妹?

夏痕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哀嚎出声,天哪,这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小妹吗?怎么是个泼妇!早知如此,就不该回来啊!

一白一绿两个人影围在夏远身边转圈圈,白色身影的男子一边跑还一边回过头来做鬼脸逗逗身后的女子。

那绿衣女子追的快要喘不上气来了,手里的剑早已经歪歪斜斜地快要脱手了。

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夏远,早已眼花缭乱快要蒙掉了。

夏婉蓉毕竟只有九岁,终于体力不支地停了下来,扶着大哥的胳膊告状:“大,大哥,快,快帮我,帮我抓住他!”

“哈!自己追不上了,就找大哥帮忙!瞧你这点儿出息!”

夏痕也停了下来,他轻功了得,自然不会像夏婉蓉那样气喘吁吁,看上去依然还是那个英俊风雅的翩翩贵公子。

“你,你给老娘闭嘴!一个采花大盗,什么玩意儿啊,居然还敢在本姑娘面前叫嚣!你等着,等老娘休息够了,就把你大卸八块!”

啧啧,俨然一个小泼妇啊!

夏痕嫌弃地撇着嘴,十分亲热地站在夏远身边,还哥俩儿好地把胳膊搭在了夏远的脖子上。

两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一个身着青色儒袍,一个身着白色长袍,这样站在一起,画面真的是太美了!

院子里瞧热闹的小丫鬟们看呆了,芳心早已沉沦。

夏婉蓉也看呆了,忽地指着面前的白衣男子痛心疾首大叫:“你你你,你这个采花贼,居然连男人也不放过!快放开我大哥!小心我剁了你的爪子!”

噗!

站在一起的夏远和夏痕都被小妹的话雷得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

咳咳,咳咳。

清了清嗓子,夏远别扭地扭了扭身子,将夏痕放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弄掉了,冲他翻了个白眼儿才看向小妹,正色道:“小妹,胡闹!快来见过你二哥。”

“我哪里胡闹了,我这是在捉拿采花贼呢,嘎!大,大哥,你,你说,什么?”

夏婉蓉发誓,她这辈子就没有这么丢人的时候!

从小大哥就教导她要知书识礼文静妥帖,就是为了让从未谋面的二哥早些回来。

她对这个二哥也是神往已久,娘亲说了,二哥轻功了得,小时候走南闯北,特别厉害。

她早就盼着二哥能早点回来,教她顶厉害顶厉害的轻功。她还要跟着二哥一起去走天涯看风景呢!

看着眼前那身着白衣一尘不染的绝美公子,夏婉蓉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长相绝美轻功卓绝,她早该猜到这个男人就是二哥的啊!

夏婉蓉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跟二哥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英俊威武,她巧笑嫣然。然后,二哥送给她从江湖中带来的绝世武功秘籍,她则奉上自己亲手烹制的热茶。

哎呦我的娘啊!

果然全都是幻想,真正的见面场景永远都这么不堪入目!

就是做梦也没有想过跟二哥居然是在这种情境下见面啊!我的轻功,我的江湖,永别了!

眼珠子快速一转,夏婉蓉手中长剑立即抛给了小丫鬟,而后以最快的速度整理了一下衣衫,盈盈施了一礼。

“二哥在上,请受小妹一拜。小妹愚钝,自出生久未见过二哥,不过小妹对二哥的仰慕却是丝毫不逊于大哥。今日一见,二哥果然如爹娘所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小妹叹服。”

满嘴都是恭维奉承,却绝口不提刚刚拎着长剑对他打打杀杀的事。

这丫头,果然有趣!

夏痕好笑地弯了弯唇角,凑到大哥身边轻声道:“啧啧,大哥啊,这小丫头真的是咱们小妹?该不会是爹娘为了诓我回家,从外边找了个假的吧?”

你才是假的,你全家都是假的!

夏婉蓉扁着小嘴儿,在心里默默地将夏痕骂了个狗血临头。

“别胡闹了!你也知道爹娘想要让你回家?一走就是十年,你不知道爹娘有多担心你吗?好不容易回来了不说先去给爹娘请安,居然躲在房中睡大觉!你居然也能睡得着?都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此时的夏远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沉稳,别看只有二十岁,但是那气度跟夏耿没什么两样。

被大哥教训着,夏痕有些无聊地掏了掏耳朵,以前在家中的时候大哥可不是这样的啊,怎么现在越来越像爹了?

余光瞥了一眼一边站着的夏婉蓉,这小丫头也跟自己一样十分无聊地翻着白眼儿。

哎呦,有趣!

兄妹两人四目相对,突然就笑了。

二哥挺好的嘛,至少比大哥有趣多了!

这个小妹,除了彪悍点儿淘气点儿鲁莽一些笨了一些,还是有点儿意思的!

夏痕回家的消息立即传到了冉清和夏耿的耳朵里,两人一刻也不耽误,立即赶了过来。

看着离家出走了十年的儿子,冉清的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双眼,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儿子面前。

啪!

响亮的巴掌声差点震聋了众人的耳朵。

“你这个逆子!说好我生了妹妹就立即回来的,你怎么不回来?你这个臭小子,是想让娘再生一个妹妹吗?”

冉清又气又急,当初生下夏婉蓉之后,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痕儿终于可以回来了”。

哪成想,这一等就是等了九年。明明说好生下妹妹就回来的,他居然食言了,她能不生气吗?

“娘……”

夏痕早就料到冉清定然会生气,所以对这一巴掌也不意外,委屈地扁着小嘴儿凑到了冉清身边,又开始他那一套撒娇耍赖的伎俩了。

夏远无语扶额,当初二弟那么小的时候,娘亲就受不了他这一套,现在十年未见,娘亲肯定更得乖乖投降了。

果不其然,这招一使出来,冉清果然投降了,搂着夏痕问这问那的。

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或许就是冉清此时的心情了。

十年未见,有变化的不仅是夏痕,冉清和夏耿也变了不少。

夏耿就不必说了,更加成熟稳重了,因为这十年间又上了好几次战场,身上的伤也不少,脸上的沧桑之感更是加深了许多。

至于冉清,或许是因为惦记了儿子十年操心过重的原因,她比寻常的妇人更显憔悴了。

不过好在冉清平日里还不忘记练武,所以精神还是很好的。

摸着娘亲有些斑白的两鬓,夏痕十分自责。

冉清一把捉住他的手,笑得见牙不见眼:“你要是真的心疼娘啊,以后就不许再走了。”

“是娘,孩儿不走了。”

反正外边那些酒喝的都差不多了,而且自己也这么大了,想要再喝酒的话,冉清也不会再拦着了。那在京城喝酒还是去别的地方喝酒,不都是一个样儿?

不过,再听到冉清接下来的话,夏痕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

答应得太快了,把自己给坑了!

“你都十七八了,京中像你这么大的公子少爷早就定亲了,你也得赶紧定亲了,要不,京中那些家世好脾气好模样好的小姐们就该没有了。”

冉清还在絮絮叨叨地念叨着哪家的小姐最温柔,哪家的姑娘最懂事,哪里想得到自己儿子其实早已经被她这句话弄得快要抓狂了。

夏远今年二十岁了,早在他小时候就已经跟安乐公主订了亲,就等着到了日子成亲了。

至于夏婉蓉,才九岁而已,等她成亲还早得很呢!

但是夏痕今年都十七岁了,就算不成亲,也得先定亲才是,不然真的如冉清所说,好姑娘都被别的男人订走了。

这也是冉清气愤夏痕这么久不回来的另一个原因,她从夏痕出生就开始担心,一直到二十岁了还在操心,这个娘当得,真是憋屈啊!

“对啊对啊,二哥,你也到了定亲的年纪了,你得赶紧给我娶个小嫂子回来才行!”

夏婉蓉也笑嘻嘻地凑了过来,自打知道这个采花贼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二哥,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再也不拿着剑来回比划了,举手投足间全都是温柔啊!

“二哥你这么地英俊潇洒,想必京城里那些贵家小姐们个个都要为你痴迷了!正好几位公主明儿邀请我们去宫中赏花呢,不如二哥就跟我一起去吧,正好让她们都见识见识我二哥的风采!”

夏婉蓉满心都是对夏痕的崇拜和巴结,她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在夏痕心中的坏形象扭转过来,好跟夏痕学习他那绝世的轻功啊!

不过,一向聪慧的夏婉蓉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自己拍马屁却是拍到了马腿上了。

一听她的提议,夏痕立即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就像是听到了多么可怕的消息似的。

“不行不行,我可不去见那些女人们!她们一个一个的,就没有一个是可爱的!娘,你也别跟我说什么成亲的事了,我这辈子,是怎么也不会成亲的!”

说完,还不忘郑重其事地拍着夏远的肩膀:“大哥,光耀夏家门楣,壮大夏家子孙的事情,就交到你的肩上了。你跟公主一定要多生几个,最好啊,把弟弟那份儿也一块儿生了,省的爹娘天天念叨我!”

咳咳,咳咳!

正在喝茶的夏远一口喷出了茶水,呛得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这个夏痕,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啊!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跟公主多生几个孩子!

虽然他很想,可是这种话就不能偷偷摸摸地说吗?

一想到安乐可爱嚣张的小模样,夏远的心里就一阵狂跳,都忘记去找夏痕理论了。

“夏痕,你给我回来!”

冉清气呼呼地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气得气儿都喘不匀了。

夏婉蓉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把二哥给吓跑了,立即就呆了。

不过看到二哥脚底生风快速离开的样子,她眼珠子一转,立即让人将自己准备了好久的好酒拿了出来,亲自带着去了夏痕的院子里。

她要拜师,一定要学到这厉害的轻功不可!

可是,她又失望了。

夏痕一回到院子里就蒙头大睡起来,就连她故意将酒坛子的塞子打开,卖力地扇醉人的酒香都没能成功吸引夏痕醒来。

夏婉蓉挫败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嘱咐下人们将那些好酒重新藏起来,就一脸生无可恋地进房间想法子去了。

但是还未等她相处新法子来,第二天一大早下人们就来禀报了,那好几坛子的好酒突然被人偷光了!

他们明明是藏在最隐蔽的库房里的,别说是人了,就连老鼠都不一定能找得到呢!

可是,这酒还是丢了!

不仅丢了,还多出来了一张纸。

那张纸上洋洋洒洒地写满了夏痕对这些酒水的评价。

什么第一坛子酒最烈啦,第二坛子酒最没味儿了。甚至还十分明确地告知她,第三坛子根本就不是号称的百年老酒,而是顶多只有十年的新酒罢了。

拿着这张纸,夏婉蓉当即便怒了:“可恶,居然卖给老娘假酒!当老娘是小孩子好糊弄是不是?看我不把你的酒铺给砸了呢!”

夏婉蓉有没有去砸酒铺不知道,但是她立即跑来夏痕的院子里讨要说法却是真的了。

能够寻着酒香将酒全都喝光,还能留下这么一封署名无痕公子的纸条的人,除了夏痕,天底下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而事实也证明她没有猜错。

原本就躺在床上优哉游哉的夏痕,这些身上的酒味儿更大了。

这就算是抵赖否认也不行了。

让夏婉蓉意外的是,夏痕根本就没有抵赖不认账,反而十分痛快地认下了自己所犯的事儿。

不仅如此,他还一本正经地坐在床榻上,教训起夏婉蓉来了。

“不是我说你啊,小妹,你小小年纪私藏那么多酒水做什么?你二哥我饮酒是迫不得已,你呢,你是个小姑娘啊,又是将军府的千金,将来你是要嫁人的。你瞧瞧你,小小年纪就偷偷饮酒,难道爹娘都不知道吗?哼哼,爹娘疼宠你,大哥纵容你,但是二哥可不能由着你胡闹!

二哥要为你的将来考虑,要为你的终身大事考虑,所以,这些酒,就由二哥帮你消灭了吧!以后啊,你可不能能在这样了。说吧,你还有没有私藏酒水了?我可先说好啊,二哥只是帮你改错,可不是故意占你的便宜。什么,没有了?真的没有了?真酒没有了,假的应该有点吧?假的也没有了?

行了行了,二哥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记住啊,以后再有了酒水,全都给二哥送过来。二哥会时时刻刻地盯着你不再犯错的!”

就这样,夏婉蓉迷迷糊糊地就被夏痕给撵了出来。

毕竟只是个九岁的小姑娘,直到回到自己房间里,夏婉蓉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夏痕给忽悠了!

她怒气冲冲地再次来到夏痕房间里的时候,却发现,二哥又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