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17遇见/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痕再次从家中离开的借口十分简单明了,不想成亲。

看着儿子留下的书信,冉清真的气得快要吐血了。

你不想成亲直说就是了啊,居然又玩离家出走!看来是她对这个小儿子太过纵容了!

可是,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对儿子太过纵容了,但冉清却一句责骂的话也说不出来。

之前那一巴掌,简直就是她这一辈子做过的最让她后悔的事了,天知道,她那天晚上忐忑地根本就没有睡觉,就怕儿子会因为这一巴掌而心存怨恨,又偷偷溜走了。

现在好了,那一巴掌没把儿子打走,倒是她处心积虑为儿子好的事把他给逼走了。

这小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清清,你别这样,痕儿就是这么个性子,从小就不喜被人约束,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我知道,他就是这个性子,谁也拦不住他的性子!”

夏耿本想安慰妻子的,却不想一句话出来惹得妻子哭得更厉害了。

耸了耸肩,夏耿赶忙赔礼道歉,一边把媳妇儿劝回房,一边暗暗骂着那个偷偷离家出走的臭小子不讲义气。

在家里还没待够三天就走了,就不能多留几天吗?臭小子!

也许是长大了知道了父母的不易,这次的离家出走,夏痕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在一年后夏远与安乐公主成亲的时候回来了。

再没有人追着他要他去定亲,甚至连这个话题都不再提起,冉清只是在儿子不在家中的时候,悄悄地备下了儿子的聘礼,那些聘礼都是她这些年寻来的各种奇珍异宝,就等着儿子大婚的时候风风光光地拿出来送给儿子的。

谁知,儿子居然不想成亲。

更让她遗憾的是,她在有生之年没有等到儿子成亲的那一刻。

夏痕二十三岁的时候,夏耿战死沙场,英勇就义。

别看冉清跟丈夫平日里总是拌嘴,其实两人的感情好得很,夏耿离开不到半年,冉清也郁郁而终。

临终之时,冉清将刚刚嫁入宫中为妃的小女儿拜托给了甄修明。

后宫如战场,虽然皇帝跟夏婉蓉是真心相爱的,但是身为母亲,她实在是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在宫中。

甄修明这些年来对夏家的照顾,已经不仅仅是为了遵守对冉燕的承诺,更多的,则是对夏家晚辈们的关爱,他们早已如同一家人一般了。

冉清死后,一直拒绝入宫的甄修明终于答应了皇帝的请求入宫为御医,这一待就待了将近二十年。

却说冉清去世后,夏痕对家中再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他的行踪也更加神出鬼没。

有时候好几年不着家,有时候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床上呼呼睡大觉。

经过几次历练之后,夏痕院子里的下人们也都习惯了,有时候突然见到夏痕回来了,根本不会像第一次看到时那样害怕忐忑,反而镇定了不少。

夏痕这人的性子随了冉清,是个心里不藏事的,再加上他小时候吃过了不少老道士扔来的药丸子。

那些药丸子的药效小时候不显露,到现在却开始显出功效了。

夏痕几十岁的人了,长得还跟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似的,年轻帅气不说,脸上居然一根皱纹儿都没有。也正因为如此,即便他不经常在京城中,也还是俘获了不少女子的芳心。

大家都争着抢着地要为夏痕守身如玉,但是不管她们怎么做,夏痕就是不为所动。

也不知是谁突发奇想,夏痕出身将军府,或许他跟他父亲夏耿一样,看不上京城那些矫揉造作的大家闺秀们,反而是喜欢江湖上的侠女呢?

于是,京城里不少想要嫁进将军府的贵女们齐刷刷地穿起了劲装,拿起了长剑,甚至连说话做事也都学着江湖女子的做派,个个都变得豪放得很。

不过,本以为这样的做派能够引来夏痕的瞩目,却不想,当她们制造了各种偶遇之后,夏痕依然没有将众人放在眼里,还是那么地不屑一顾。

不少聪明的女子已经放弃了夏痕,但也不缺乏真正为夏痕痴迷的人。

甚至有一个,竟然特意从江湖中雇了几个武功高强的护卫每天给她抬轿子。

夏痕去哪里,她就让护卫将轿子抬到哪里,这样时时刻刻地跟着,可见其真心了。

只不过,江湖中能够跟夏痕的轻功相提并论的人可没有几个,这位女子在追了一年依然没有任何收获之后,还是不得不听从父母之命,嫁给了夏家军中的一个校尉。

虽然已经嫁为人妇,但每天看到自己粗鲁不堪的丈夫时,这位女子依然在幻想着哪天能够让她近距离地亲近一下夏痕呢!

却说夏痕这几年在江湖中走南闯北,真是把他无痕公子的名头宣扬了个彻彻底底。只要是家中开酒坊的人,都会知道江湖中有一个喜爱穿白衣的俊俏公子嗜酒如命,还经常偷偷潜入酒窖偷酒为乐。

当然,凡事都有意外,在夏痕三十六岁这年,就遇到了一个不知道他名头的女子,甚至还在这个女子手底下小小地吃了个亏。

驻马镇是京城周边的一个小镇,要不是自家侄儿在这里开了个福满楼,夏痕根本不会对这个没有好酒的地方多看一眼的。

直到这天,原本打算去福满楼见见自家小侄儿的夏痕,突然闻到了一股十分清醇的酒香,这酒香虽淡,但十分清冽,一闻就知道绝对是好酒。

腹中酒虫立即开始抗议,夏痕一拍肚子,嘿地一声,便精准地找到了那个酒窖,十分利索地从窗子里窜了进去。

“果然没有闻错,这里的酒果然不错!”

一进到酒窖里,夏痕便顺着最心仪的酒香走到了酒窖的最里边,果然见到了几坛子十分难得的好酒。

这些年他走南闯北偶尔也能运气极好地碰到不少佳品,因为见识的多了,所以对眼前的这几坛子酒才更加清楚。

其实,这几坛子酒都是林媛从外地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刘丽敏因为是开酒坊的,可不能放过这么好的东西,费劲了嘴皮子才从外甥女儿那边磨来的。

正因为这酒太好,所以她存放的地方才更加隐蔽,甚至每天都会过来查探一番。

平时这酒窖是没有旁人进入的,但是今日,当刘丽敏照往常那样过来查探的时候,却发现酒窖里居然一塌糊涂,一个绝色的白衣男子就那样大喇喇地躺在地上,睡得好不舒坦!

可恶,偷酒贼!偷酒贼!

看看白衣男子身旁滚落的几个空酒坛子,刘丽敏心中怒气就腾腾地往上冒,只恨不得操起那些酒坛子通通地砸在这个偷酒贼的头上!

不过,她终究是没有那么做,这个偷酒贼虽然睡相不怎么样,但是不得不承认,他长得真的是太美了!

按说美是不能形容男子的,但是刘丽敏心里已经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他了。

除了美以外,刘丽敏心里总觉得对这个人十分熟悉,好像似曾相见似的。

当然,无论她怎么回想,也想不起自己四五岁时遇到的那个白蝴蝶精,其实就是眼前的男子了。

刘丽敏眼珠子一转,立即趁这偷酒贼醉酒的时候将他给捆了起来。

说来也巧,她刚捆好,这男人就醒了。

他的眼睛好美啊,睡眼惺忪的样子,更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刘丽敏发花痴的时候,对面的夏痕也在紧紧盯着眼前的女子。

啧啧,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就连身上的衣裳也是最普通最便宜的料子。

不过便宜归便宜,这女子身上倒是干干净净的,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反感。

说起来,刘丽敏还是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不让夏痕感觉反感的女子。当然除了他娘亲和小妹以及大嫂。

“喂!偷酒贼!赔钱!”

夏痕对这女子唯一的一点好感立即被这句话给浇灭了,别人见到他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怯懦,就是因为他绝世的容貌而倾倒。

就算偷酒喝的时候真的被主人家发现了,主人家也只是碍于他无痕公子的身份而好好招待他,哪里有她这样一张嘴就是要赔钱的?

夏痕乐了,被气笑了。

他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衣服,意思是要将这衣裳配给她做补偿。

别看无痕公子外表光鲜,其实他身上是没有多少银子的。像银子那种肮脏的东西,怎配在他身上停留?

“衣裳?”

刘丽敏也是头一次遇到用自己的衣裳来做赔偿的奇葩,当即就火气直冒,一把扯坏了他身上的衣裳,哼道:“虽然你这衣裳料子不错,但是老娘我也不是捡破烂儿的,我才不要你这脏衣裳!”

脏衣裳?

夏痕目瞪口呆,他这衣裳价值千金啊,居然被人说是破衣裳,而且还被人给扯坏了!

这女人还是不是女人?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把他的衣裳扯坏了?

不行,不能惯着她!

“你得赔我的衣裳!”

夏痕据理力争,不过他的理没有人听,就被刘丽敏十分粗鲁地拉出了酒窖。

刘丽敏此时也知道这衣裳十分贵重了,但是她才不会轻易地认输,他不赔自己酒钱,她就不让他走。

夏痕骨子里的倔脾气也起来了,这臭丫头要是不赔他衣裳钱,他也不走了!

而且,跟这臭丫头接触了几天,夏痕突然发现他很喜欢这丫头身上的味道。

甜甜的,香香的,就跟沉淀了几十年的美酒的味道一样,十分诱人。

不过这丫头的脾气不大好,还总是得罪人,这不,这天她差点就被一个又丑又臭的老男人给欺负了,还是英俊神武的他把她给救了呢!

将这丫头从那老男人手里救出来以后,夏痕喜滋滋地等着她用美酒来答谢自己,却没想到,她居然一开口就是以身相许。

天哪!天哪!

这样的事怎能让他给撞上了?

夏痕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见过的女子们在一起打架的场景,立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趁着这小丫头还没有做出什么来,赶紧开溜!

成亲什么的,只有那些情窦初开的愣小子才做的出来,像他这样看破红尘的人,怎会那么傻地就跳进婚姻的坟墓?

本以为自己躲过了这场步入毁灭深渊的陷阱,没想到,在离开刘丽敏的这段时间里,夏痕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浑身散发着微微酒香,还对他不假辞色的女子。

难道是那丫头酿的酒太美了,所以才会这么地舍不得?

再一次将自己好不容易找来的美酒扔到一边,夏痕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发,他引以为傲的发型,看做生命的美酒,都不能弥补心中那块孔雀。

这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许是回到了京城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所以才会感觉到心中不痛快。

夏痕在自己的房间里连一个晚上都没有待够,就在此启程出门了。

比起往常没有方向地乱逛,这次他目标明确,只要躲开驻马镇就好!

本以为在外游历一段时间就能忘记这种令人烦恼的感觉,但是这次夏痕在外边整整躲了一年多都没能忘记。

迫于无奈,夏痕终于决定回到驻马镇,找到那个小丫头,他想要知道答案,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日日夜夜地牵动着他时刻躁动的心。

只是,让他失望了。

那个臭丫头,居然不在驻马镇!

夏痕不甘心,转而去了酒窖,他喝光了臭丫头留下的所有美酒,可心中那空落落的感觉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更严重了。

鬼使神差地,夏痕居然去偷听了几个伙计的对话,探听到了臭丫头居然去京城开铺子了!

哈!这小丫头挺厉害啊!不到两年的时间,居然就把酒铺子开到了京城,当初果然没有看错她!

满心欢喜之余,夏痕脚步轻快,想都没想便往京城的方向奔去。

他想要个答案!

这次回到京城,夏痕不遗余力地将京城中所有的酒铺子都寻了一个遍,但令人失望的是,他没有找到那臭丫头的身影,甚至连臭丫头酿的酒的味道都没有找到。

难道那两个伙计是故意骗他的?

不会啊,他自问轻功卓绝,那两个不懂内力的人是不会察觉到自己在偷听的。

如果那两个伙计不是在骗他,那就说明那两个伙计也不知道臭丫头在哪里?

这可坏了!臭丫头到底在哪儿?

夏痕快要急坏了,他在京城一遍一遍地找,就连京城中最偏僻的地方都寻了,依旧没有发现刘丽敏的身影。

他的心烦躁得很,他甚至都没有发觉自己已经七天没有喝酒了,这在他三岁开始饮酒之后,还是头一次间隔这么久没有喝酒。

这种心情持续了近一个月,夏痕也将整个京城翻了三遍。

直到大哥的大儿子夏臻成亲那日,夏痕终于发现了那臭丫头!

夏臻成亲,他这个当叔叔的自然是要到场的。不过其实也没有他什么事,他只是负责喝酒而已。

京城的酒他都喝得差不多了,本以为这次的酒水没有什么特别的,却不想,几种没有见过的果子酒成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甚至还在这种酒水中,尝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这种味道,让他久久不能平静的心突然就舒坦了。

这是臭丫头的味道!

夏痕心急如焚,生怕再次错过臭丫头的行踪。

可是当他赶到后院找人的时候,依然没有见到她。

这种从天上瞬间掉落到地上的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

夏痕捂着心口,真想骂人!

而事实上,他也的确骂了!

骂着骂着,一个只会出现在他梦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夏痕都不用回头就知道,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找了许久的臭丫头!

都说近乡情怯,他这个在外飘零了多年的男人,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曾经在心中练习了无数次的见面语,在此时全都跑得不见了踪影。

夏痕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发抖,自己的嗓子也在发紧,好不容易让自己镇静下来,可是一回头看到了那个女人的样子,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臭丫头很体贴,没有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尴尬,她当先说话了。

只是,说出来的话让他恨不得将她的嘴捂住。

她居然说,她不认识他!

她怎么能不认识他呢?难道她忘了被自己救了的事了?难道她忘了她要以身相许的事了?

夏痕暗暗下定了决心,他找了刘丽敏这么久,怎能因为一句不认识就放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