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18找到/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如夏痕所料,侄子夏臻婚宴上的果子酒都是出自刘丽敏之手。

也正如刘家酒坊的伙计们所说的那样,刘丽敏的确来到了京城,只不过她没有住在京城城中,而是住在了城外的一个庄子里。

这些都是夏痕暗中跟随刘丽敏探听到的消息。

更让他惊讶的是,臭丫头居然是小侄儿夏征意中人的小姨!

哎呦,居然都是亲戚啊!

夏痕一边扒着墙头一边暗中砸手心:“早知道这臭丫头就是那小丫头的小姨,我还费这么多劲儿干什么?真是的!”

此时的夏痕正趴在刘丽敏房外的墙头上,这丫头不是说不认识他吗?他得赶紧让她想起他来才是。

这臭丫头的酒坊果然开得很大,光是庄子里做事的就有不少人,夏痕趴在墙头上一直等到太阳西斜,才终于找到了刘丽敏独处的机会。

足尖一点,一道白色的身影窜入刘丽敏房中。

房间里静悄悄地,夏痕探了探身子,有些奇怪地蹙了蹙眉头,刚刚明明看到臭丫头进门了啊,怎么就不见人了?

呼呼!

一个庞然大物裹挟着风声迎面飞来,夏痕急中生智,迅速侧身,躲过了那个东西!

“臭丫头!你想要谋杀啊!”

那是个十分巨大的青瓷花瓶,虽然不贵,但是砸在头上就算是不死,肯定也要晕上一晕了。

居然没砸中!可恶!

刘丽敏暗骂了一声,心思一转立即大声叫道:“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有贼人啊,有贼人啊!”

哎呦我去!跟小妹见面被当成了采花贼,跟臭丫头见面又被当成贼人!我怎么这么倒霉!

夏痕又是无奈又是气急,飞身向前,一把捂住了刘丽敏的嘴:“快别叫了,我的姑奶奶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

刘丽敏心中那点儿埋怨,突然就消失殆尽了。

要不是夏痕紧紧地捂着她的嘴,只怕都要看到她咧到耳朵根上的嘴了。

不过,两年前他不辞而别的账,才不会因为三两句就轻易抵消的!

刘丽敏不叫了,不过手却是不闲着的。

虽然花瓶没有砸到,不过她还有备用方案。

趁着夏痕没注意,刘丽敏的手偷偷从腰带里取出了一个小纸包,纸包里是她特意买来的迷药,据说只要一点点就能迷倒一头大肥猪的!

“别叫了啊,听话!我这次来就是想问你一件事,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呢?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我在你的酒庄里偷酒喝,被你给……”

还未说完,夏痕只感觉到有一团白蒙蒙的迷雾突然出现在眼前,弄得他十分不舒服,眼皮子也一直在打架。

终于,他坚持不住了,于是……

打了个喷嚏!

阿嚏!

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夏痕十分不解地嘟囔了一声:“哪儿来的烟啊?弄得我鼻子直痒痒啊!哎哎,臭丫头,臭丫头,你怎么睡觉了?这还不到晚上啊!喂喂,快醒醒啊!”

从小把药丸子当饭吃的夏痕早已百毒不侵,别说是迷药了就是鹤顶红都不管用了。

只是可怜了刘丽敏,因为某人的一喷嚏,将所有的迷药吸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理所当然地晕倒了。

晕倒前,刘丽敏还十分不甘地嘟囔了一声:“不是一头肥猪吗?怎么,这家伙,不倒?”

当天晚上,刘丽敏在房中睡得好不踏实。

她甚至做了个梦,梦见夏痕回来了,笑眯眯地看着她,还十分温柔地给她掖被角。

可是当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刘丽敏才发现自己一整晚都是在做梦。

什么被角?她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别说被子了,就连个破毯子都没有!

“混蛋!王八蛋!忘恩负义的大坏蛋!老娘就不信留不住你!”

骂完了,刘丽敏却又懊恼了。

自从在将军府跟夏痕再次见面,她就将自己准备了两年的工具都拿了出来。

花瓶砸晕,迷药迷倒,她甚至还在腰间缠了一圈十分结实的轻帛。

这种轻帛是她花了大价钱在江湖中买回来的,用来捆人最厉害了。

她发誓,再次见到夏痕之后,她一定要用这些东西将他好好地束缚住,让他再也没有机会逃走,再也不会离开自己!

可是,她最终还是失败了!

不过,一次失败不叫失败,她还能继续!

心中斗志昂扬,刘丽敏从床上爬起来,径直来到酒窖前。

这混蛋不是最喜欢美酒吗?好啊,那就让你栽在酒里!

在酒窖里捣鼓了好半天,刘丽敏才心满意足地从酒窖里出来,不仅如此,她还特意拜托了林媛身边的林毅帮她守着酒窖。

夏痕轻功了得,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可是一点儿也追不上这个混蛋的。

但是林毅就不一样了,他武功高着呢,不然林媛也不会将他留在身边了。

当然,刘丽敏也想过林毅的身份,不过她不知道林毅是夏征派来的,就以为林毅是林媛花大价钱雇来的护卫,所以才没有想那么多。

但是最终的结果让她失望了,林毅没有成功留下他,就连自己费尽心机设计的那些陷阱也没能奏效,甚至连她千辛万苦地加了配料的好酒都没有被夏痕宠幸。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陷阱之类的东西也就算了,怎么连酒水都不管用了?

这个夏痕不是最喜欢喝酒的吗?他这次来找自己不也是冲着美酒来的吗?

可是为什么美酒就在眼前,他却不开动了?

难道这家伙突然转性子了?或者是看出了自己在酒中放了东西?

就在刘丽敏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刘丽敏突然感觉墙头上有个人脑袋晃了晃。

不用看她就知道,定然是夏痕!

这个混蛋,居然还敢来!

“夏痕,你是不是有病!我给你准备了的酒你怎么……”

“臭丫头,我要娶你!”

刘丽敏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夏痕的话堵得合不拢嘴了。

什么?娶她?

夏痕不是开玩笑的,不过这句话脱口而出后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意外。

从小到大,他是最讨厌女人的,因为那些女人动不动就打架,动不动就哭鼻子,一哭鼻子就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脏的不行不行的。

就算是不哭不打架,但是那些女人身上的胭脂味儿也实在是太大太呛鼻了,弄得他都要吐了!

可是这个刘丽敏却像个女人中的异类,她也打架,但是不是跟女人打架,而是跟男人打架,打输了也不哭,因为她几乎就没有输过。

她也不喜欢往自己脸上抹那些烂七八糟的东西,弄得自己跟个花蝴蝶似的。她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酒香,可能是在酒窖里待得时间久了吧。

总之,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十分迷人的气味儿,让他难以自拔地想要接近她。

直到跟刘丽敏再次重逢之后,夏痕才终于明白他当初那么疯狂地寻找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原来不知不觉间,这女人的味道已经走进了他的心里,并且扎根发芽了。

刘丽敏也被夏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蒙了,两年前她的确想要以身相许的,可是他走了,但现在他回来了,居然说娶她,是真的吗?

看着早已空荡荡的墙头,刘丽敏突然回头看向了酒窖,这家伙,该不会是为了以后能够免费喝酒才这样说的吧?

扔下这么一句话,夏痕便跟个愣小子似的逃走了,本以为自己只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的,却不想,他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竟然真的登门来提亲了!

只是,臭丫头的家人好像并不怎么待见他!

也是了,他曾经那么无情地拒绝了刘丽敏,又那样不告而别,任谁都会气愤的,更何况是她的至亲之人了。

不过转念一想,夏痕又有些忐忑,连她的亲人都不答应,那她,能答应吗?

正如自己所料的,刘丽敏不答应。即便自己说破了嘴皮子,她依然不肯原谅自己,依然不肯嫁给他。

她甚至还说他是为了酒窖里的那些酒才会这样做的,天地良心,他夏痕虽然嗜酒如命,但绝对不会为了酒去做任何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别说是娶一个女人了,就是用酒去换什么金银钱财啊的,他都不会答应!酒是那么高贵纯洁的东西,怎能这样玷污它?

咳咳,咳咳!

讪讪的看着勃然大怒的刘丽敏,夏痕真想扇自己两巴掌!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不是为了酒才要娶你的,我是真心想……”

砰!

不等夏痕解释完,刘丽敏已经一把将手中的茶杯扔到了他的脚下,声色俱厉:“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要见到你了!”

不仅是刘丽敏,客厅里的刘父刘母都跟炸了毛的公鸡一样瞪着他,恨不得冲上前来咬他两口!

夏痕自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今日突然在未来的岳父岳母面前露了怯。

“好,我,我走。你别生气了。”

夏痕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似的,一步一挨地往门口去。

不过刚走了两步,他又再次折返了回来,将自己手里的小盒子送到了刘丽敏面前,而后脚底抹油跑走了。

“我一定会来娶你的!你等着!”

刘父刘母还有大哥大嫂都忍不住开口骂了起来,就连在庄子里做事的何家村村民们也都气愤地冲出来想要揍人了。

可是,刚刚还气极了的刘丽敏此时却平静了下来,夏痕临走时的最后一句话时时刻刻在耳边响起,手中的小木盒子也十分安静地躺着。

她竟然没有扔掉!

“小妹,把这个盒子给他砸出去!”

大嫂气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刘丽敏犹豫了片刻,良久说道:“他毕竟是夏征的二叔,这样做有些不妥。还是等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亲自还给他吧!”

扔下这么一句话,刘丽敏便捏着盒子回到了自己房间,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最终还是大嫂赵素新说了句公道话:“小妹啊,还是对他余情未了呢!”

回到自己房间里,刘丽敏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打开盒子了,她很好奇被夏痕如此郑重其事送来的会是什么。

难道,是银票?

显然不是!

盒子里的东西很多,零零碎碎的,有两颗黑乎乎散发着药味儿的药丸子,这药丸子表皮有些皲裂了,而且也很干了,看来时日不短了。

除了药丸子,里边还有几张小孩子的画作,说是画作,其实就是用泥点子在树叶子上边做的画。

树叶子也干巴巴得了,轻轻一碰还能掉渣渣。

其它的还有些十分奇怪的东西,什么虫子的尸体啦,奇形怪状的石头啦,甚至还有一块儿散发着酒香的碎瓷片儿,看样子应该是从哪个破酒坛子上掉下来的。

刘丽敏发誓,她真的看不懂夏痕送来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

不过好在,夏痕也没想要让她猜,因为里边还有一张字条。

字条上洋洋洒洒地写满了字,因为夏痕从小没有接受过很正规的教导,所以他的字并不怎么好看,但是刘丽敏却看得十分认真,而且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字条上写着的,无非就是对刘丽敏的各种控诉,什么你让我每日无心喝酒啦,你让我睡不着觉啦,还有什么天天晚上做梦都是你之类的啦。

夏痕平日多么无赖,这封信的内容就多么地无赖!

不过,无赖归无赖,刘丽敏却能看得出来夏痕是真心喜欢她的。因为,他把他此生最重要的东西全都送给了刘丽敏。

这些东西,自然就是小盒子里装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零零碎碎了。

原来那两颗药丸子,是他此生的救命恩人老道士留下来的最后两粒药丸。

那几片干枯了的树叶,是他跟娘亲冉清一起画上去的。

那几只死掉了的虫子,是爹爹夏耿带着他去郊外田野里捉到的。

那几块儿奇形怪状的石头,则是大哥夏远送他的生辰礼物。

至于那个散发着酒香的碎瓷片儿,则是夏痕跟刘丽敏第一次见面时,被刘丽敏打破的那个酒坛子上的。

那个酒坛子她还记得,但是,若是他不提起的话,她定然猜不到这碎瓷片就是那只酒坛子上的。

她记得她之后让小伙计将东西都收拾干净了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偷偷地留下了一块儿。

不仅留下了,这家伙还在信中说到要用这块儿碎瓷片儿给她做个小簪子。

簪子?

哈哈。

刘丽敏唇边的笑容怎么也压不住了,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笑了起来。

这个夏痕,明明比她大了十多岁呢,怎么说话做事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至此,刘丽敏心中对夏痕的所有怨气终于烟消云散。

不过,不埋怨了不代表原谅了,她才不会这么轻易地答应嫁给他。

都说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知道珍惜了,她要端着!

至少要让这家伙求十次,不行不行,十次太多了,万一他没有那个耐心中途跑掉了怎么办?

刘丽敏摇摇头,最终将求亲的次数生生压到了两次。

“只要他再跟我说一次,我就嫁给他!”

有了这次上门提亲没有成功的事情之后,夏痕并没有因此放弃。

回到房中,他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就是猜不透要怎么样才能让刘丽敏答应嫁给自己。

不仅是刘丽敏,还有刘家的长辈们,他们若是不答应,他也不能达成心愿。总不能跟偷酒一样,把人给偷出来成亲吧?这也太委屈臭丫头了!

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个答案,最终夏痕噌地从床上坐起来,拍案决定:先搞定刘丽敏,再一起去搞定刘家人!

可是,又该怎么去搞定刘丽敏呢?

夏痕再次犯起难来,抱着被子重新躺回到床上,生无可恋地哀嚎起来:“老天爷啊,你真是对我太不公了,我怎么这么可怜啊!以前不想娶媳妇儿的时候你天天给我塞人,现在想娶媳妇儿了,你又不让我娶了!哎呦呦,跟那个臭小子比起来,我这个当叔叔的真的是命苦……”

等等!

臭小子?!

夏痕眼睛大亮,噌地坐直了身子,对啊,臭小子对那个小丫头那么好,去找他们问问不就知道了?

不过,虽然说是问,但是夏痕纠结了好久,终究是没好意思拿这件事去问侄子夏征,而是施展轻功偷偷地躲在一边观摩学习起侄儿是如何撩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