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痕篇19成亲/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洞天二楼的雅间里,林媛正拿着夏征送来的琉璃制品高兴地两眼放光。

“哇塞!这么大的琉璃,肯定很贵吧?”

夏征得意地挑挑眉头,嘚瑟一笑:“不就是几千两银子吗?你男人还能差这点钱?”

林媛笑得更开心了,一张粉嘟嘟的小嘴儿都快要咧到耳朵根子后边去了。

吧唧一声,是林媛亲在了夏征的脸颊上。

透过雅间开着的窗子,藏在树上的夏痕亲眼目睹了眼前的一切,差点儿一个跟头栽下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虽然叫着非礼勿视,但夏痕的眼睛却依旧睁得老大。

可他眼中看到的已经不是正在秀恩爱的侄子侄媳,而是他和刘丽敏。

他送了一件很漂亮很好看的东西给刘丽敏,然后,刘丽敏高兴地开怀大笑,也主动上前,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颊上。

哎呦哎呦!肯定特别舒服!

咕咚一口咽了口口水,夏痕提起一口气,立即消失了影踪。

身后的雅间里,原本正在卿卿我我的夏征和林媛立即扭过头来看着外边。

“二叔走了?”

“嗯,走了。”

“他干嘛要偷看咱们的琉璃?难道,他也想做这个生意?”

“管他呢!反正琉璃现在都在我的手里,他都拿不到的。”

“可是……”

“别可是了媛儿,刚刚你不是说要好好犒劳犒劳我吗?这样吧,让我亲亲小嘴儿如何?”

“不如何……”

从侄儿这里取到了经,夏痕一回到家中就开始琢磨着给刘丽敏送东西。

可是,该送什么呢?

一,他没有夏征有钱。二,他没有夏征有钱。三,他还是没有夏征有钱!

没钱没钱,这可是个硬伤啊!

早知道娶媳妇儿还得用钱,他才不会随随便便地离家出走呢,怎么着也得跟大哥讨点银子再说!

要不,现在去跟大哥要银子?

刚走了两步,夏痕就立马折回来了:“不行不行,不能让他们知道我要娶媳妇儿的事。臭丫头脸皮这么薄,大嫂脸皮又厚,嗓门又大,要是吓到了臭丫头怎么办?”

正在前院跟田惠说话的安乐公主突然打了个喷嚏……

思来想去,夏痕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之前冉清不喜欢他喝酒,都将府中的酒水藏到了库房里。后来夏痕长大了,冉清不再控制着他不许饮酒,所以那个库房也就空了出来。

再之后,安乐公主进门,冉清就将那个库房用来存放家中不经常用的东西了。

夏痕还记得,经过这么几十年的存放,那个库房里有不少好东西呢,他去随便拿几件送到刘丽敏手里不就行了?

说做就做,夏痕立即奔到了库房门口,还跟小时候一样,这个库房四周没有什么人。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库房后边的小窗子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小了。

他早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七岁小孩子了,想要从窗子里进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窗子进不去,那就从天上进吧!

嘿嘿一笑,夏痕抬头看了看天,提了一口气便施展轻功落到了高高的房顶上。

这个库房跟普通房子比起来还要高上一些,所以即便他站在房顶上也不会有人发现。

为了不被人发现,夏痕只是搬开了几块青瓦,而后用早准备好的绳子和钩子落了进去。

第一次干这种事,还不是很有经验,夏痕摇晃了半天手里的钩子,都没能准确地勾住那个看中的大个花瓶。

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将目标改为旁边的小花瓶了。

虽然小花瓶个头小了不少,但是好在轻巧啊,只是随随便便一勾,就轻易拿到了手里。

“哈哈,好东西!”

夏痕看着手里这个满是花纹,十分漂亮的小花瓶,笑得合不拢嘴。有了这个东西,他也能得到刘丽敏的吻了。

只要一想到心爱的女人要主动投怀送抱,夏痕的脸就激动地通红通红得了。

事不宜迟,夏痕一把抓起手里的花瓶朝着城外何家庄子奔去。

“将这些新酿出来的红酒通通搬到酒窖里去,然后大家就可以休息几天了。”

嘱咐了何小冬几句,累坏了的刘丽敏伸了个懒腰准备进房间去休息一会儿。

却不想,一进门就撞进了一个不怎么宽阔却十分结实的怀抱里。

夏痕发誓,他绝对不是想要占刘丽敏的便宜,他只是听到她进门想要快些将自己的花瓶送到她手里而已。

不过不得不说,刘丽敏的身上,真的好香啊!

啪!

想要多闻闻这个香气的愿望没有实现,夏痕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巴掌扇醒了。

“敏敏……”

捂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夏痕委屈地扁着嘴,就像小时候被冉清打了一个巴掌之后一样,他此时急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刘丽敏被这个极其亲密的称呼弄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肉麻归肉麻,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房里的男人就是夏痕。

早知道是夏痕,她才不会打巴掌呢!

“那个,你,你怎么样?我,我,对不住啊,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我还以为,是哪个登徒子……”

好吧,再一次被当做了登徒子!

“喏,这是送给你的。”

看着手里的花瓶,刘丽敏眨了眨眼睛,刚刚才打了这家伙一巴掌,这家伙居然又巴巴地给自己送了个漂亮的花瓶来。

他的脑袋,该不会是被自己打傻了吧?

咳咳,咳咳。

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刘丽敏赶紧接过了那个花瓶,看都没有看就随手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谢谢你啊!”

就只有一句谢谢吗?

“没有别的了?”

夏痕期待地看着刘丽敏。

刘丽敏抽了抽嘴角,收回刚刚说过的那句话,看来这家伙没有被自己打傻,居然还知道要回礼!

等等,真的是想要回礼这么简单吗?该不会是想要用这个破花瓶换什么东西吧?

咬了咬牙,刘丽敏转身从小匣子里将夏痕送给自己的那个小盒子拿出来,有些没好气地推到了夏痕面前。

“你的东西,拿走吧!”

拿走?

夏痕更委屈了,不是说送了东西给心爱的女人就能得到女人的投怀送抱和亲密的吻吗?为什么他没有?

没有吻也就罢了,居然还把之前送来的东西一并还了回来。

夏征,你这个小骗子!

最终,夏痕也没有将那个小盒子拿走。

受伤的某个人捂着疼痛难忍的心,踉跄着脚步黯然离开了。

“难道,我理解错了他的意思?”

刘丽敏抱着那个小盒子,有些不确定地看着空荡荡的窗口。虽然夏痕掩饰的极好,但是她还是明明白白地看到他窜出窗子的时候,大脚丫子被窗棂绊了一下。

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摔伤。

耸了耸肩头,刘丽敏才想起了某人送来的花瓶,不得不说,这个花瓶真的很漂亮,肯定能卖不少钱吧?

刘丽敏眼前似乎飘过了很多很多的银子,不过他还是及时地制止了自己不着调的念头。

她不喜欢在房间里摆放很多装饰的东西,所以她的房间里其实很是简单。别说花瓶了,就连梳妆用的小匣子也只有一个而已。

这个花瓶的出现,正好弥补了她房间里的不足。

将花瓶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正中央。

瞧了瞧,有些偏了。

又往左边移了移。

还是偏了点儿。

再往后边移了移。

嗯,这下终于摆正了。

刘丽敏会心一笑,抱着某人送的小盒子幸福地躺到床上睡觉去了,直到做梦都在梦某个人笑嘻嘻地在身后追着自己,高兴地都从梦里笑出了声音。

第一次送来礼物,没有得到心爱女人的投怀送抱和主动献吻。夏痕并不气馁,几乎每天都要送一件礼物过来。

不仅是礼物,他还将自己的心情写到了纸条上一并送了过来。

他的字迹不怎么好看,但是刘丽敏依然将他的纸条当做宝贝一样存放了起来,后来她也开始回信了,甚至还在信封上给他取了各种各样好听又有特色的新名字。

虽然这些新名字都不怎么雅观,但是架不住某个人喜欢啊,某人也十分小心翼翼地将这些书信收在了一个小匣子里。

为了不被收拾房间的下人们发现,他还特意将这个小匣子埋到了院子里的地里。

本以为这就是最稳妥的存放方式了,但是百密一疏,居然让夏征这个熊孩子给发现了!

不仅发现了,他们小两口儿还把小匣子的盖子打开看到了里边的内容。

不行不行!他要杀人了!

夏痕气极了,这可是比他的命都要重要的东西,那里边还有他做了一半的簪子呢,要是摔坏了可怎么办!

他已经找不到当年跟敏敏初见时的酒坛子了啊!

虽然打不过夏征,但是好在林媛这个侄媳比较靠谱,当先将匣子送了回来。

拿到了那匣子,夏痕宝贝地护在怀里,赶紧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他得再找个更妥当的箱子和更妥当的地方才行。

都说福祸相依,以前夏痕从来不相信这句话,但是现在,他信了。

正是因为自己的小秘密被夏征和林媛发现了,他和敏敏的事才终于从地下亮到了明面上。

以前对自己百般不允的刘家家人此时也都集体改变了态度,居然答应了他和敏敏的亲事!

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不仅是夏痕高兴,安乐公主和夏远也高兴得不行,他们家的老男人终于要成亲娶妻了,他们夏家的谣言也终于可以破了。

那些背地里说夏痕是断袖的人们,还有那些诅咒夏痕只能娶个人老珠黄带着便宜娃的老女人的人们,终于可以闭上嘴了。

他们家夏痕不仅不是断袖,还娶了个年轻漂亮又能干的女人呢!

安乐公主和夏远对刘丽敏这个弟妹十分满意,再加上听说这刘丽敏是林媛的小姨就更加高兴了。

这不是亲上加亲吗?看看林媛的娘亲那温柔贤惠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弟妹定然也是个好相与的女人呢!

安乐公主高兴地操持着夏痕的亲事,仿佛能够听见京城里那些碎嘴的女人们自己打脸的啪啪声。

这种感觉想想就爽啊!

夏痕的彩礼都是冉清在世时帮他准备好了的,后来安乐公主当家,又给他添置了不少新鲜的好东西,所以夏痕成亲的话,绝对是随时都可以办喜事。

但是,心急归心急,夏痕可不想匆匆忙忙地办喜事,他要给刘丽敏一个终身难忘的成亲礼。

而这个成亲礼也的确是终身难忘。

成亲当天,夏痕身穿大红色喜袍将刘丽敏从城外接回了京城。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将军府门口了,突然一阵骚乱,不知从何处涌出了数不清的乞丐们。

老乞丐,大乞丐,小乞丐,男乞丐,女乞丐,数不胜数。别说整个京城了,恐怕是天底下所有的乞丐都来了吧!

刘丽敏坐在花轿里,盖着厚重的盖头都能闻见乞丐身上那腥臭腥臭的味道,差点就捂着嘴吐出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夏痕坐在高头大马上,被眼前的混乱弄得头都大了,他的确是准备了惊喜,但是那些惊喜只是一些十分漂亮的香喷喷的鲜花而已,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群衣衫褴褛还臭烘烘的叫花子了?

整个迎亲队伍立马就乱套了,叫花子们大声叫着吃喜糖喝喜酒,迎亲队伍里的丫鬟小厮们大声的呵斥叫嚷声,还有街上瞧热闹的百姓们的起哄声,所有的声音都混作一团,这哪里还是成亲?这明明就是丐帮开会啊!

“这,这是你干的?”

林媛都傻了,她愣愣地拽了拽夏征的衣袖。

夏征说过,夏痕在他成亲的时候搅了自己的好事,所以他一定会回报的。

只是,闹成这样,也太夸张了吧!她可不希望自己小姨在一辈子最重要的时刻遇到这么糟心的事。

夏征也是欲哭无泪,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今日成亲的可是他的亲二叔啊,他要是敢这样,老头子不把他剁吧了啊!

两人面面相觑,突然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各位请到六家酒庄喝喜酒”的话,这些乞丐才终于停止了吵闹。

林媛眼珠子一转,也赶紧喊道:“各位丐帮的英雄好汉,咱们洞天今日随便吃随便喝,请各位好汉到洞天吃喜宴!”

虽然不知道夏征得罪了谁,但是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把这些乞丐们从迎亲队伍里弄走,千万不要耽误了夏痕和刘丽敏的好事才行。

夏征也赶紧派人去帮忙疏散人群了,虽然谁也没有说话,但是大家都猜到了,这些乞丐定然是被夏痕偷过酒的那些酒商找来的。

无痕公子的大名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呢,他们肯定是想要在这个时候让夏痕难堪。

一时间,将军府的人,冉家堡的人,还有洞天和刘家酒庄的人一起帮忙疏散起了乞丐们。

只是,这些乞丐并不离开。

哈哈,哈哈。

人群里一个老乞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样貌十分生疏,显然不是将军府和冉家堡认识的人。

“各位的好意咱们心领了,不过咱们丐帮也是有规矩的人,定然不会阻了无痕公子的好事。今日,咱们丐帮是受了一位朋友的委托,来给无痕公子送贺礼啦!”

受委托,来送礼?

夏痕呆呆的张大了嘴巴,刘丽敏也忍不住偷偷掀起盖头的一角好奇地往外张望。

在场众人谁也不说话了,全都竖起了耳朵静静地听着这些乞丐花子们能送来什么好礼物。

“东海夜明珠一对,贺无痕公子大喜!”

“南田玉如意一对,贺无痕公子大喜!”

“江南玉轻帛十匹,贺无痕公子大喜!”

“东陵黑珍珠十粒,贺无痕公子大喜!”

“西域琉璃晶十箱,贺无痕公子大喜!”

“北戎烈酒百坛,贺无痕公子大喜!”

“千年人参十根,贺无痕公子大喜!”

“珍惜药材十箱,贺无痕公子大喜!”

……

随着老乞丐的喊声,乞丐花子们十分有顺序地将礼物们一一呈送出来,不一会儿,整条大街上就被摆放得满满当当地了!

这些礼物,单单是拿出一样来就十分贵重了,偏偏这位神秘朋友一出手就是十件百件的送,这也太阔绰了!

之前还在看笑话围观起哄的百姓们都闭嘴了,那些想要看夏痕和刘丽敏笑话的官家女眷们也都识相地不再言声了。此时他们的脸上,全都火辣辣地疼,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看着街上满满当当的贺礼。

夏痕和刘丽敏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就连见惯了不少珍奇异宝的夏征也呆了,先不计这些东西的价钱,光是将它们全都寻到,少说也得二十年啊!

究竟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就在众人猜疑震惊的时候,一个更加高亢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伴随而来的,则是一个身披脏兮兮道袍,手拿满是油污拂尘的老道士。

“大疙瘩,老道没来晚吧?啊哈哈!”

------题外话------

老道士:大疙瘩,老道的礼物还满意吧?

啪啪啪的打脸声

夏痕:老道士,别叫我大疙瘩,别叫我大疙瘩!啊啊啊啊啊!

PS:下一个番外,翠微公主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