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篇02一见倾心/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嘲笑?我可不敢嘲笑你!”

赵弘乾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翠微身边,抬手就在她额头上敲了个爆栗:“臭丫头,上次穿着小太监的衣服偷偷溜出宫不成,这次又想要钻狗洞子!我看你是不想当这个公主了!你知不知道丢人两个字怎么写啊!”

狗洞子?

翠微这下急了:“是不是那个明伟告诉你的?我就知道他不可靠,明明答应了不会禀报给母后的,结果反过头来就去告状了!可恶,气死本公主了!”

哈!

赵弘乾指了指身边的空椅子,示意跟他一同进来的苏天佑坐下,也不忘继续教训自己太过淘气的妹妹:“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跟明伟有点交情,你这丢人现眼的事,早就被公之于众了!”

说到底,还是迫于大皇子的权威啊!

翠微翻了个白眼儿,对那个明伟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了。

突然,她精致的小鼻子一皱,又一皱!

“哇!常氏的栗子!”

翠微猜得不错,这香气正是常氏栗子的味道。

苏天佑将手里的纸包推到翠微面前,宠溺地笑道:“还是翠微的鼻子最灵敏了,我还特意将纸包的口儿捏紧了呢,结果还是让你给闻出来了!”

“那当然!这常氏栗子的味道,就算是隔着老远,我也能闻到!”

一把打开纸包,翠微迫不及待地便取出了一颗栗子来吧唧扔进了嘴里。

这常氏栗子最是好吃,甜甜的糯糯的香香的,即便翠微在宫中吃遍了各种山珍海味,依然无法抵挡常氏栗子的诱惑力。

“还是大表哥最好了,每次进宫都惦记着给我带栗子,不像某个人,一见面就知道教训我!”

嚼着香喷喷的栗子,翠微还不忘趁机挤兑赵弘乾一把,把赵弘乾气得哭笑不得。

“你说得对,还是你大表哥最好了,给你买了栗子不说,还巴巴地给你把栗子壳都剥干净了才送来。哦对了,你大表哥怕这栗子半路凉了,还一路用内力给你温着呢!”

赵弘乾一边说还一边饶有深意地冲着苏天佑挤了挤眼睛,不过苏天佑此时的全部心思都在翠微身上,哪里还有功夫去理会他?

翠微又吃了一颗栗子,冲苏天佑甜甜一笑:“谢谢大表哥,大表哥对翠微最好了!”

苏天佑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说道:“表妹喜欢就好。”

看着苏天佑这退避三舍的模样,赵弘乾暗暗摇头,决定帮好朋友一把:“你大表哥自然是最好了,谁要是能嫁给你大表哥这样的人啊,将来定然是幸福得很呢!”

说完,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家小妹。

翠微继续吃着栗子,也跟着点点头:“大哥说得对,谁能嫁给大表哥绝对是上辈子积了福了!对了,大表哥,你都快要十七了吧,也该娶亲了!”

这说话的小模样一点儿别的意思都没有,就连小脸儿上都是对栗子的满心欢喜。

这个样子,像是对苏天佑有意思?

赵弘乾耸耸肩,看来自家小妹不是还没开窍就是对苏天佑真的没感觉了。

虽然是亲戚,但是两人毕竟是男子,在翠微的寝宫中不宜久留,只是说了一会儿话便出来了。

走在宫中的小石子路上,赵弘乾随手掐了一枝路边的海棠花,慢悠悠笑道:“我说你啊,我瞧着我这傻妹妹好像对你没有什么感觉,要不,你还是赶紧在京城里的贵女圈里找个合适的娶了吧!别再浪费时间在她身上了,我都替你累啊!”

的确是累,旁人都能看出来苏天佑对翠微有情,也就是翠微这个傻姑娘,居然没感觉到,刚才还大言不惭地劝着苏天佑赶紧成亲。

啧啧,也不知道苏天佑听了这话是不是心都要碎了?

赵弘乾耸了耸肩膀,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听到了心碎落地的声音了。

“为何要替我累?”

苏天佑走在前边,对赵弘乾的话根本不在意,仿佛他说的是别人的事一般。

赵弘乾眨眨眼睛,一把扔了手里的海棠花,紧追了几步:“你怎么了?该不会是被翠微几句话给弄得伤心欲绝头脑不清醒了吧?”

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抬起手来要为他把脉。

苏天佑哭笑不得,一把拂开了某人的狼爪子:“大皇子请自重!”

自重,自重。

赵弘乾嘻嘻一笑点点头,突然笑容一僵,眉毛倒竖:“自重什么啊自重,你又不是女人!”

说的好像他有断袖之癖似的!

待大皇子和苏天佑离开之后,翠微越想越觉得气愤,终于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连栗子都不吃了:“气死我了!”

正在收拾茶具的兰儿吓得一个哆嗦,赶紧快步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翠微攥紧了拳头,气呼呼地说道:“你不是说那个明伟答应了不会把咱们钻狗洞子的事告诉别人吗?结果呢,他不还是告诉了大哥吗?不行,我心里这口气实在是憋得慌,要是不发泄出来我一定会憋死的!”

兰儿小脸儿一苦,人家只是答应不会禀报给皇后而已,可没有答应不会告诉别人啊!再说了,刚刚大皇子不是说过了吗,他是因为跟明伟有点儿私交才会告诉他的啊,公主因为这个就生气,是不是有点儿……

翠微才不会听兰儿的劝说,只要是她下定了决心的事,就是九头牛一起拉,也绝对不能撼动她半分!

“不行!我一定要给他点儿颜色瞧瞧不可!”

兰儿赶紧打感情牌:“公主,您不是说看在他寡母的面子上放过他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您就又变卦了呢!”

翠微讪讪的摸摸鼻子,口气依旧强硬:“我的确是放过他了啊,不过小惩大诫总是可以的吧?宫门口守着的侍卫又不是他明伟一个人,以前我每次出宫都没有人拦着,怎么就他那么厉害一眼就看透了我?不行,我得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不可!”

说起这个来,兰儿也无话可说了。

陛下宠溺公主,凡事都会依着她。所以即便是公主乔装打扮想要出宫也会提前示意侍卫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后再派人在公主身后悄悄地保护着。

偏偏这个明伟不懂规矩,当值第一天就把想要伪装出宫的公主给逮住了,也难怪公主不高兴了。

知道自家公主什么脾气,兰儿就算是想要劝,也知道没有办法了,只好在身边紧紧跟着,希望公主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弄得明伟太可怜了。

不过,兰儿这次纯粹是想多了,翠微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自小又被皇后保护得十分好,后宫中那些龌龊的肮脏事是一点儿也没有接触过,她除了耍点小聪明整点恶作剧之外,根本就做不出别的大事来。

“兰儿,你真的都打听清楚了?这里就是明伟今儿当值的地方?”

一个有些荒凉的院子前,翠微十分不确定地再次问着兰儿。

不怪翠微多疑,她在宫里生活了十三年了,还是头一次知道宫中还有这么荒凉的破地方呢!瞧地上的草,长得都快到她的腰了,那么高的草里,会不会藏着什么猛兽?

兰儿也感觉到这里的凄凉,紧紧挨着翠微公主,声音有些胆怯:“公主啊,小柱子哥哥说这里是冷宫,平日里很少有人来的,咱们,咱们还是赶紧走吧!奴婢,奴婢看着怪瘆得慌!”

岂止是瘆得慌,简直就跟鬼屋似的,吓死人了!

翠微公主也快要吓坏了,梗着脖子嘴硬道:“不,不就是个冷宫吗?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既然没有什么人来,怎么那个明伟,还会过来当值?”

兰儿暗暗撇了撇嘴,还能怎么地,不都是因为公主您吗?那些侍卫都是得了皇帝暗中授意的,现在突然多出来个明伟惹了公主的不快,那些人可不得赶紧撇清了自己呗!

不过这些话她还没有来得及告诉翠微,就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凄惨叫声吓到了。

“啊啊啊!本宫不要在这里,本宫是陛下的爱妃,本宫是要做皇后的!本宫是皇后!本宫是皇后!”

翠微也吓坏了,她从未见过冷宫,甚至都没有听过,刚刚听兰儿说起,还以为这里就是个十分冰冷或者用来存放冰块的宫殿。

哪成想,那宫里居然还有女人?而且还是个自称本宫的女人?

难不成这里边也住着父皇的妃子?

但是这叫声也实在是太凄惨了啊!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翠微从未了解过冷宫,自然想象不到里边的冷酷,当即就拉着兰儿往宫门的方向走去。

她要去看看究竟是哪个妃子住在这个荒凉的冷宫里,又是哪个妃子居然大逆不道地说自己是皇后!

翠微不知情,但是兰儿却是了解的啊!

奈何她唤了几声都不能拦住翠微,也只好跟在她身后尽量地保护着她了。

冷宫之所以称为冷宫,并不是因为这里太冷,而是因为这里人太少,且皇帝从来不踏足此地。

里边住着的都是曾经盛极一时的妃子们,有的因为得罪了陛下而获罪,有的因为家中亲人犯事而贬来此地。

不管你曾经是多么高贵的人物,也不管你曾经多么的受宠,只要来到了这冷宫,就别想有再次出头的日子了。

有人在这里一呆就是一辈子,生生地将原本姣好的容颜磨得没了光泽,也将原本的理智磨得疯疯癫癫了。

当翠微推开冷宫的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惨状。

不算大的院子里,关着几十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这些女人或躺在地上捉虱子,或坐在角落里对镜傻笑,或你追我赶地打架。

她们全都肮脏不堪,头发凌乱,甚至有两个正在打架的女人,将身上的衣裳都扯得露出了黑黢黢的皮肤也没有停下来。

翠微瞪大了眼睛,她发誓,这绝对是她一辈子见过的最不堪的一幕。

就在翠微震惊地无法动弹的时候,两个正举着砖头你追我赶的疯女人直直地朝着她冲了过来。

翠微吓坏了,她能够看到跑在最前边的那个疯女人黑黄黑黄的牙齿,却没有注意到追在后边的女人早已将手里的砖头脱手扔了出去!

“公主!”

兰儿大惊,想要扑过去挡在翠微面前,但是她也吓坏了,吓得双腿发软不能动弹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暗黄色身影在眼前飞速晃过,翠微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而后自己便被一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砰!

被打开的宫门重重地关闭,紧接着又是一个沉闷的撞击声,不用猜就知道,那是砖头砸在宫门上的声音。

翠微下意识地闭紧了眼睛,瑟瑟发抖地躲在明伟的怀抱中,她以后再也不要来这个冷宫了,这个冷宫绝对是她的噩梦!

不过幸好,有人救了她!

“公主,公主!你怎么样了公主?”

兰儿的聒噪在耳边响起,翠微恨恨地跺了跺脚,这个死丫头真是个没有眼力劲儿的,没看到她十分享受吗?

见翠微半天都不说话,甚至都不睁开眼睛,兰儿急的都快要哭起来了。

明伟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些越矩,赶紧松开了怀中的女子,退到了一边:“公主,属下来迟了,还望公主恕罪。”

恕罪恕罪,绝对要恕罪的。

靠在兰儿怀里的翠微低垂着眼睛,小脸儿涨得通红,情窦初开的年纪遇到了救命恩人自然是最容易一见倾心的了。

“明护卫快请起吧,方才的事都是翠微太过鲁莽,怎能怪明护卫呢?明护卫救了我,我还没有说句感谢呢,怎能再治明护卫的罪?”

“公主?你,你没事吧?”

看着眼前温柔可人的翠微,兰儿像是见了鬼一般,踮着脚尖儿就要去摸她的额头,想要看看她是不是刚才被冷宫里的疯女人给吓傻了。

翠微紧紧蹙眉,暗暗跺了没有眼力劲儿的兰儿一脚:“快一边去!”

望着翠微满脸桃花的俏模样,兰儿呲了呲牙,这才意识到自家公主是被救命恩人明伟给俘虏了芳心了。

哎呀!

兰儿叫苦不迭,不是说好了小惩大诫的吗?怎么就成了一见倾心了……

------题外话------

姑娘们,我开新文啦~《农门辣女:兽黑王爷蜜宠妻》求大家收藏留言啦啦啦~

这是一个:立志要当“富可敌国的丑胖子”的农家女依靠说媒拉纤发家致富,却最终将自己搭进去的故事,

女主虐虐极品,谈谈恋爱,当当红娘,挣挣银子,顺便收个美男天天撩,

既是农家丑女变第一媒婆的翻身战,亦是花样恋爱的精彩教科书,

纯纯的种田挣钱文,无宫斗无权谋,温馨甜宠,轻松搞笑,欢迎各位姑娘跳坑宠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