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篇09禁足好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寝宫中禁足了只有三天,翠微就受不了了,不是因为日子太过枯燥,而是因为这三天过得实在是太精彩了。

苏皇后每天都会定时定点地过来给她做思想工作,每次说的话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苏天佑多么多么好,明伟多么多么地低贱卑微。

一开始翠微还担心帝后会因为赐婚的事为难明伟,不过从兰儿打听来的消息来看,皇帝不仅没有刁难明伟,反而还给她升了职,将他调到了御前当差。

这倒是拐着弯儿地给明伟赏赐了,既然已经升了职,那跟翠微之间的婚事就别想再提了。

翠微对于这一点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所以连带着对皇帝也生起了几分不满,叫嚣着等她解除了禁足之后就去皇帝面前跪一跪哭一哭。

若是撒娇哭泣不管用,那就来硬的,将皇帝为数不多的胡子都给拔干净。

但是,翠微最终没有这个机会了。

因为,当她禁足到第四天的时候,皇后就已经消磨掉了所有耐性,她直截了当地跟翠微说,要去请求皇帝给翠微和苏天佑赐婚。

同样是赐婚,但是对象却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一个,翠微怎会同意?

听到消息的当天,翠微就绝食了。

为了保持体力,翠微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觉。肚子里翻江倒海,雷声大作,偌大的寝宫里都能听到她的肚子咕噜咕噜的抗议声了。

兰儿跪在跟前儿,垂着头,居然很想笑。

翠微公主之前也闹过一次绝食,那还是在她七岁的时候。

皇帝新纳了一个宠妃,对她十分宠爱,为了这个妃子,竟然三天没有心思去理会翠微了。

翠微又气又急,最终闹起了绝食。她整整两顿饭没有吃,皇帝得知之后十分心痛,百忙之中前来陪她用膳,就连那个得宠的妃子哭闹撒娇都不管了。

翠微坚信,这次她顶多绝食三顿,皇帝就会心疼地过来告诉她,不用嫁给苏天佑了,你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吧,然后她就可以欢欢喜喜地跟明伟永远在一起了。

但是,老天爷这次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眷顾她。她已经整整绝食两天了,不仅皇帝没有来,就连苏皇后也只是派了个人过来劝说。

看来,帝后这次是站在了一条船上,坚决不许她嫁给明伟了。

翠微是什么脾气,哪里是旁人说什么就肯照做的性子?

既然绝食两天不能让帝后心软,那就三天吧!

若是还不行,那就四天!

大不了绝食而亡,也省了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嫁给不爱的男人,痛苦地过一辈子。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翠微绝食第三天的时候,寝宫里终于迎来了两个客人,还是两个小客人。

“长姐?长姐?”

“哎呀,你这么小声儿,公主姐姐能够听到才怪呢!难道你忘了,公主姐姐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就算是听到了,肯定也没有力气回应你了!”

第一个说话的是自己的三弟弟,淑妃娘娘的独子赵弘德。而之后说话的那个小霸王,是安乐姑姑的小儿子夏征。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养身的翠微轻轻牵了牵唇角,没想到啊,自己绝食以后最先来看望自己的竟是这两个小家伙呢!

翠微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她实在是太累了,实在是没有力气开口了。一直照顾着她的兰儿也不在殿内,想必是在外边把风吧,不然这两个小家伙怎么会偷偷溜进来呢?

思量的功夫,那两个小家伙已经顺着大殿找了进来,果然是三弟赵弘德和小霸王夏征,瞧夏征脸上那不可一世的表情呦,安乐姑姑那么温柔的女人,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来?

翠微眯着眼睛,真想像以前一样捏一把夏征略微婴儿肥的小脸蛋儿,可惜啊,她的手臂抬了抬,就累得不想动弹了。

“长姐?你怎么了?我是德儿啊!我来看你了。”

赵弘德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翠微,有些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夏征一把推开他,将他手里的东西放到了翠微面前。

“傻蛋啊你!不是都说了公主姐姐好几天没吃饭了?赶紧把这栗子喂给她吃啊!”

被夏征一提醒,赵弘德这才反应过来,打开纸包,拿出了一颗香喷喷的栗子送到翠微面前:“长姐,你快吃吧,可好吃了可香了!”

啪!

又是一个巴掌声。

赵弘德有些委屈地看着打了自己一巴掌的夏征。

夏征恨铁不成钢,咬牙切齿地低声道:“傻瓜,你这样说,不就暴露咱们偷吃栗子的事实了吗?!”

哎呦!还真是!

赵弘德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再看翠微的时候赶紧摆着手澄清:“长姐别误会,我们没有吃,没有吃!”

看着两个弟弟这搞怪的可笑模样,翠微心头飘过几分笑意,吃过又何妨?反正她现在是一点也不想吃了。

这个念头刚闪过就被夏征接下来的话给打散了。

“对啊公主姐姐,这栗子可是明侍卫嘱托我们送来的,你别看我们小,但是我们也知道什么叫拿人手,咳咳,不对不对,应该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啊,我们绝对没有偷偷地吃这些栗子,所以啊,你就放心地吃吧!”

明侍卫?原来,这栗子是明伟让他们带过来的?

翠微的眼睛猛地睁大,眸中流光溢彩,就连精神都莫名其妙地好了许多。

“这,是,他,他送来的?”

因为没有吃饭,翠微的力气有些小,就连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的。

但是这不妨碍两个小家伙分辨她的声音。

赵弘德猛点头:“是啊是啊,我们两个在父皇宫前玩耍,明侍卫就拜托我们给你送来这个了。哦对了,明侍卫还说了,长姐你不能不吃饭,你得好好地,这样你们以后才能在一起呢!”

夏征也小大人儿似的点点头:“可不是吗?要不是看在那个明侍卫对公主姐姐你一片真心的份上,小爷我才不会帮你们传话呢!”

夏征这小模样逗得翠微忍不住笑了笑:“你这鬼灵精,才多大,怎么就知道真心不真心的了?”

“我当然知道!”

被人怀疑了自己的能力,夏征有些气恼,急切地证明自己的能力:“你为了嫁给他连饭都不吃了,他呢,为了让你好好吃饭,差点连自己的职务都不要了呢!还有啊,听说他还去老头子面前跪了一天一夜,要不是他伤口复发,都……”

“阿征,这些不能说!”

赵弘德一把捂住了夏征的嘴,小眼睛偷偷地去瞄翠微公主。

坏了,果然出事了!

刚刚还死气沉沉的翠微公主,一听到明伟的事立即就来了精神,甚至还有些疯狂:“你说什么?他,他居然……”

居然如何?居然不要自己的职务了,居然去皇帝面前跪着,居然伤口复发了!

宫中侍卫这个职务对明伟有多重要,翠微是知晓的,他可以为了保住这个饭碗被那些无所谓的人欺负。但是现在,他为了她,要主动丢掉这个职位了。

这得是,多么深沉的爱啊!

翠微又是心疼又是高兴,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坚持啊,原来他也是在乎的,那么之前的那些所作所为,也就不是白用功了。

一瞬间的怔愣之后,翠微恢复了正常,她坚持着坐起了身子,主动去拿栗子吃了起来。

她要好好地,要保存体力,要跟明伟一起并肩战斗。

不管别人多么反对,只要他们自己不放弃,就一定能够走到最后!

一定会!

望着身后偌大的宫殿,赵弘德有些困扰地挠了挠头:“阿征,你不是说不能告诉长姐那个侍卫的事吗?可是为什么你自己又说了呢?”

夏征眼珠子狡黠地转了转,嘴上却是不承认,随意地摆了摆手:“哦,我刚刚就是随口一说罢了,不小心而已。”

真的是不小心吗?

赵弘德又使劲儿挠了挠头,为什么他觉得夏征就是故意说出来的呢?

两人从翠微的寝宫中出来,还未走多远就又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苏天佑长身而立,一只手背到了身后,另一只手朝着两人招了招。

说起来,苏天佑是苏皇后的亲外甥,也算是赵弘德名义上的表哥。而夏征跟苏天佑的弟弟苏天睿又是好友,也应该叫他一声大哥的。

只是,不知怎么地,这两人见到苏天佑以后,总觉得他有些难以接近。

赵弘德用胳膊肘拐了拐夏征:“我们,要不要过去啊?”

真不想过去啊怎么办?

夏征心思一转,点头:“过去啊,不过去的话,你想回去了被姑姑骂吗?”

对苏天佑视而不见,淑妃知道了定然要说他们两人不懂礼貌了。

赵弘德耸了耸肩,跟着夏征一起过去了。

苏天佑看似无意地随口说着话:“你们这是从哪儿来啊?要去哪儿啊?”

夏征心头默默翻了个白眼儿,眼珠子在他背在身后的手上瞄了一眼:“苏大公子,你要是有事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或许,你应该是有事求我们吧?行啊,不过我可说好了,我跟你弟弟的交情归你弟弟,跟你可没有关系。你若是想要我们办事,可得给点好处才行!”

这小财迷的模样!

苏天佑嘴角抽了抽,有些好奇夏征这财迷的样儿到底是随了谁。

不过,他却也没有说错,自己的确是想要求他们办点事儿,而且这件事旁人也办不了。

咳咳。

清了清嗓子,苏天佑背在身后的手放到了身前,夏征两人眼睛一亮,他手里拿着的……

“也是栗子?!”

赵弘德没有什么心眼儿,脱口就喊了出来。

虽然很快便被夏征制止了,但以苏天佑狐狸般狡猾的心思,怎会听不出来他说了个也?

宫中除了他,还能拿出常氏栗子的就只有大皇子和明伟了。大皇子是翠微的亲哥哥,想要去看她根本不需要借助夏征两人的帮助。

看来,这个“也”说的是那个小侍卫明伟了。

苏天佑捏栗子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苏大公子,你让我把这个送给谁?公主姐姐吗?好啊,不过我可说好了,得有好处呢!”

夏征伸出白皙胖嘟嘟的小手儿,一点儿也不为自己讨要好处的行为感到任何不好意思。

苏天佑连面皮都跟着抽搐了,可也只能在自己身上摸了摸。

京城的公子哥儿们可没有随身带银两的习惯,苏天佑也不例外。但是除了银两,他好像连别的好东西也没有带着。

夏征若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也就罢了,随手给个玉佩什么的也就打发了。可他偏偏是将军府的公子哥儿,从小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一般的东西可入不了他的眼。

苏天佑在身上摸来摸去,也没有找到一件合适的物件儿。

“咦?这东西我看着挺不错的,大公子是不是不舍得给我?”

夏征小手儿一指,苏天佑的脸顿时就黑了。

他指着的是自己腰间佩戴的一个不怎么显眼的配件,那东西似玉非玉似石非石,东西不贵重,但是却很重要。

因为,那是他调动手下暗卫的信物。

这小子,随手一指居然就点名了这东西,该不会是……

苏天佑的眸色深了深,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眼前的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啊,怎么可能知道这个?

“这东西并不值钱,这样吧,我把这玉佩送给你好了,天睿也有一块儿,你应该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的。”

苏天佑看似随意地将那信物放进了怀中,然后从腰间拽下来了一块儿十分通透的翠绿色玉佩。这玉佩是苏家公子们的信物,正如苏天佑所说,苏天睿也有一块儿的,拿着这东西去苏家,完全不用门房通报的。

当然这东西的用途还有更多,只不过这些对于夏征而言,也是完全没有用的。顶多就是去苏家寻苏天睿的时候不用再通过苏哲这老狐狸而已了。

“行吧,那就它吧!”

夏征的眼睛不着痕迹地在苏天佑藏起来的信物上瞄了一眼,十分痛快地接过了那玉佩和栗子,拉着赵弘德就往翠微的寝宫里走去。

------题外话------

我发现你们都不爱看翠微的故事,哎,其实挺多好玩的东西的~得了,赶紧完结了翠微篇,下个就开小林霜的了,你们赶紧回归吧~

新文已经占坑,是个丑女翻身变美人顺便发家致富撩美男的故事哦,赶紧跳坑围观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