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篇10主动放弃/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喂,阿征啊,苏表哥和明侍卫都对长姐有意,咱们这又是给明侍卫帮忙又是给苏表哥帮忙的,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别看赵弘德老实,但也不是个傻的,一眼就看出来明伟和苏天佑都对翠微有情了。

夏征早已将栗子扔给了赵弘德,一边走一边摩挲着手里的玉佩,琢磨着这东西能卖多少银子划算,随口说道:“的确有些说不过去啊!”

“那你还都答应了!真是的,太不讲义气了!”

赵弘德小声嘟囔抱怨着,惹得夏征十分好笑:“谁说我都答应了?我只是答应了明伟而已,至于那个苏天佑,你哪只耳朵听见我答应他了?”

“可是你都……”

都怎样?

赵弘德愣了,好像刚刚夏征的确没有答应苏天佑什么。

把栗子带给翠微,然后让她吃下去?没有!

在翠微面前说说苏天佑的好话?没有!

赵弘德忍不住扶额叹息,突然对苏天佑有些同情,耗费了一块这么好的玉佩,结果什么心愿都没达成。

不过同情归同情,赵弘德可不会因为苏天佑而去劝夏征,因为这两个人比起来,他还是打心眼里觉得明伟更适合翠微。

更何况,苏天佑肯定是不敢跟着他们两个人进到寝宫里去的,不然他也不会找他们两人代劳了。

两个小家伙一边说着话,一边进了翠微的寝宫。当然,跟上次不同,这次他们两个人可没有进到里边去,而是在大殿里找了个没人得地方将那包栗子吃了个干干净净,这才从翠微的宫里出来了。

果不其然,一出门就在小路边的树丛旁见到了苏天佑。

帝后两人在商量着给苏天佑和翠微赐婚,虽然这是苏天佑多年来的心愿,但是因为翠微心中无他,他此时也不敢去翠微面前讨不自在。

别说是见见翠微了,此时的他就连翠微的宫殿都不敢贸然进去,生怕惹得翠微更加厌恶。

一见到两个小家伙,苏天佑就忍不住问:“怎么样?微儿她,吃了吗?”

吃了,只不过不是她吃的。

夏征偷偷打了个饱嗝,摇摇头:“没有,赏给了她的宫女了。”

果然没有吃啊!

苏天佑闭了闭眼睛,再开口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怎么样了?”

“挺……”

好的两个字还未说出口,夏征就打断了赵弘德的话,十分惋惜地摇着头:“哎,不好,公主姐姐天天都以泪洗面,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苏大公子,你说公主姐姐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啊?听说你们要成亲了?成亲不是挺好的事吗?为什么公主姐姐会这么不高兴呢?是不是,她不想跟你成亲?”

若是这些话从旁人口中说出来,苏天佑定然会气得将那人的嘴撕了。但是现在说话的却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苏天佑心中的自责胜过愤怒。

原来翠微不肯吃东西,是因为不想跟自己成亲啊!他那么爱她,怎么舍得她受到一丁点儿伤害?

只是,一想到那个明伟,苏天佑的心里就很不痛快。若是没有这个男人,翠微一定会心甘情愿地跟自己成亲的。

对,若是没有这个明伟就好了。

苏天佑眼眸一深,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在脑海中闪过。

“咦?他,他怎么突然走了?”

望着突然转身离开的苏天佑,赵弘德有些诧异,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不对,该不会是看出他们两个人偷偷吃了他送给翠微的栗子吧?

赵弘德有些心虚地捂住了嘴巴,询问地看向夏征。

夏征耸了耸肩头,他只是道出了所有人心中的想法而已,若是这个苏天佑有自知之明,就一定会放弃翠微了。

公主姐姐啊,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翠微绝食的第四天,皇后终于派人来了。终究是自己的亲女儿,皇后也心疼,虽然解除了禁足,但是对于女儿和明伟之间的婚事,还是没有答应。

没有答应也没有关系,反正自己是不会嫁给苏天佑的。

翠微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兰儿喂过来的小米粥,心中早已想好了,她要把身子养好,养好以后就立即去找皇后。

皇后能够接触她的禁足,就说明她的绝食抗议不是没有作用的,至少皇后还是心疼她的。

这样想着,翠微也的确这样做了,去皇后宫里软磨硬泡是她每日必做的事。一开始去的时候还能够声泪俱下地痛哭流涕,但是后来因为哭得太多了,她就实在是哭不出来了。

最后还是兰儿想出了个法子,给她准备了不少新鲜的小红辣椒,让她偷偷地藏在袖子里,等到眼泪出不来的时候就悄悄地用袖子擦擦眼睛,眼泪也就跟着下来了。

要说苏皇后也是厉害,一开始知晓翠微和明伟的事之后是坚决的反对。但是现在翠微每天去她面前哭求,她竟然能够做到面不改色,甚至还能优哉游哉地坐在椅子里吃橘子。

这还是那天那个怒气冲冠的苏皇后吗?还是那个叫嚣着要将翠微禁足要把明伟赶出宫去的苏皇后吗?

翠微一边哭一边心中纳闷,不过不管她怎么哭怎么闹,苏皇后都跟看不到她一样,完全将她当做了空气视而不见。

至于答应两人的亲事?就更不可能了。

翠微哭得眼圈红红地走了,确切说是被辣椒辣的眼睛红红的。

苏皇后放下手头的茶杯,脸上再也不是平静无波。

“唉,这丫头也真是够倔的,本宫这几天都被她哭得没了脾气了,她居然还是不放弃。”

声音刚刚落下,偏殿里便走出来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仔细一看,竟是她的外甥苏天佑。

翠微这几天在皇后宫中哭求,苏天佑也是知道的,或者说是每时每刻都是看着的。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别的男人哭成这样,苏天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苏皇后也知道他心中不好受,柔声安慰道:“天佑啊,翠微就是年纪太小,你放心,姑母看中的女婿就只有你一个,姑母绝对不会答应翠微跟那个明伟的。赶明儿姑母就去找陛下赐婚,让你跟翠微早些完婚,等你们成了亲,翠微的心就会……”

“姑母!”

苏皇后还未说完,苏天佑已经当先跪在了地上,语气坚决:“姑母,天佑的确喜欢翠微表妹,但是,天佑不希望因为自己惹得表妹不开心,还望姑母收回成命,不要为天佑和表妹赐婚。”

“什么?!”

苏皇后十分震惊,她刚刚说的话并不是客套,她的确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将翠微嫁给这个外甥的。

而且,苏天佑对翠微的心思她也是清楚的,只是她没有想到今日苏天佑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你,不想娶她了?想放弃了?”

“当然没有!”

苏天佑猛地抬起头来,认真而严肃地看着苏皇后:“天佑对翠微表妹绝对是一心一意,只是,天佑不想让翠微表妹心不甘情不愿地嫁给我。姑母,天佑不希望通过赐婚去绑架她。”

强扭的瓜不甜,这句话的道理苏皇后何尝不知道?只是,对于她的女儿,苏皇后此时除了赐婚,真的是一点儿别的方法也没有了。

看着苏皇后那愁眉苦脸的模样,苏天佑眼眸微垂,说道:“姑母,天佑有个法子,或许能够逼得那明伟主动放弃。”

“真的?快说!”

苏皇后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让明伟主动退出了,她之前也不是没有用过方法,其实她瞒着翠微已经对明伟威逼利诱过了,偏偏这小子就是一根筋,说什么也不肯。

若是苏天佑能有法子逼他退出,那自然是最好了。

“那明伟不是说对翠微表妹用情至深吗?既然如此,姑母不妨考验一下他的心意。”

怎么考验呢?苏皇后眉头紧蹙,等着苏天佑继续说下去。

苏天佑微微露出几分沉思的神情,说道:“翠微表妹的身子不是一直不怎么好吗?既然如此,姑母不妨以此为借口,让他去深山中寻一种药材。若是能寻来,便答应他们的事,若是没有……”

翠微的身子虽然孱弱,但也只是比一般人弱一些罢了,倒也没到用药救治的地步。苏皇后知道,苏天佑这只是找了个借口而已。

既然是借口,那就无所谓什么药材了,只要随口说一种不容易找到的草药,不就行了?

苏皇后对于这个法子十分满意,她也不担心明伟不答应,因为这是在给翠微寻药,若是他不答应,不正好就验证了他对翠微没有那么深情吗?

说做就做,苏皇后第二天便将翠微和明伟两人叫到了面前,除了这两人,当然还有主持公道的皇帝。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有更多的人作证,这样等到明伟不能拿出草药的时候,她就不怕这两个年轻人反悔了。

正如之前所料,明伟一听是给翠微寻药,立即就答应了苏皇后的要求,而且还当众宣布,三天之内一定会寻到此药。

而实际上,他对苏皇后说出的这味药根本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更别说去寻了。

翠微也没有听过这味药,从皇后宫里出来之后,翠微思来想去的,最终也只能去求自己的大皇兄出手相助了。

其实就算翠微不去寻他,赵弘乾也是打算出手相助的。

一来翠微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能让妹妹跟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幸福生活下去,也是他这个当哥哥的心愿。

二来,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赵弘乾对这个明伟也算是颇有了解,他相信,明伟也是真心对待翠微的。

既然郎有情妾有意,他又为什么不能出手相助一下呢?

但是即便答应了翠微,赵弘乾也还是有些不知所措。首先就是那味药到底哪里才能采到呢?

在询问了御药房的御医之后,赵弘乾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了城外百里的青溪山上。

这青溪山并不陡峭也不巍峨,但是绵延千里,深山中罕有人至,或许那里边就有皇后想要的那味药。

赵弘乾兴致勃勃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毫无头绪的明伟,两人立即快马加鞭朝着城外青溪山而去。

殊不知,青溪山中根本就没有那味药,等着他们的,则是凶险万分。

青溪山地势不算险要,但是山中灌木丛十分多,隐在山中的未知沟涧更是不少,两人骑着马难以行进后,便弃马步行。

好在两人的体力还算不错,只是他们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

还没有找到苏皇后点名的那味草药,就当先遇到了两头黑瞎子。

是谁说黑瞎子不吃死人的?赵弘乾明明都装成死人了好不好,结果还是被那黑瞎子重重地踩到了腿。

两人并肩作战,杀死了一头熊,吓跑了另一头,终于捡回了半条命。

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两人以为已经安全的时候,不知从哪里空降了十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不闻不问劈头就是一顿乱杀。

刚刚鏖战过黑瞎子的明伟和赵弘乾两人根本没有能力再去抵挡这些黑衣人的厮杀了,再加上赵弘乾是偷偷溜出宫来帮助明伟的,他根本没有带一个帮手。

十个武功高强身强体壮的黑衣人对战两个受了重伤的体弱之人,战况几乎是一边倒。

当黑衣人离开的时候,明伟和赵弘乾,早已被砍成了肉泥,甚至连本来面貌都分辨不出来了。

临死之时,明伟睁大了一双眼睛,既有对娘亲的愧疚,又有对翠微的不舍,甚至连对黑衣人的憎恨都没有了。

而赵弘乾的眼睛里,却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他帮明伟来青溪山寻药是偷偷来的,旁人根本不知道。所以这些黑衣人根本就是冲着明伟来的。

借着明伟寻药的时候暗杀他,背后凶手到底是谁已经一目了然。

母后,原来,你竟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

只是,若是等你知道被杀的不只是明伟,还有你最心爱的儿子时,不知会是怎样的心情……

赵弘乾唇角微微一勾,似笑非笑,似嘲非嘲,眼角一滴泪,慢慢划过脸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