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霜篇01/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小姐!出事了,出事了!”

伴随着蹬蹬蹬的上楼声,杜若的尖叫声也冲进了林霜的耳朵里。

雅厅里,林霜随意地伸了个懒腰,在面前的盘子里随手抓了一只蜜果子塞进了嘴里,懒洋洋地看着冲进门来的气喘吁吁的女子。

“我说杜若姐姐啊,你都成亲生孩子了啊,怎么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就算是出事了,也要时刻保持淑女形象,大姐说了,女人,就要时刻保持优雅,这样男人才不会觉得你无聊。”

一边说着,林霜还装模作样地拢了拢自己的衣袖。

只是她那头乱糟糟的头发,还有眼角为来得及擦干净的眼屎,怎么看怎么不像优雅的模样。

别看杜若已经成亲多年,就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但只要遇到事,还是有些沉不住气。

被林霜这么一说,立即猛点头,待气息平稳了才一板一眼十分优雅地说道:“启禀小姐,楼下来了两个女子,说咱们霜雪阁的胭脂有问题,要砸了咱们的店!”

哈!

砸店?

也不看看这霜雪阁是谁开的,居然说砸就砸!以为她们是天皇老子不成?

“那两位小姐带来的人,已经将咱们店里的宾客都撵了出去,还拿了大棍子,看样子,是真的要砸店了。”

什么?!

来真的?!

林霜噌地站起身来,一边骂一边撸着袖子往外冲:“敢砸老娘的店?也不看看我林霜是吃什么长大的!混账东西,随便来个什么人就敢在我霜雪阁撒野,是不把我林霜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我姐夫放在眼里?”

看着风风火火冲下楼,完全没有一点儿淑女形象的小姐,杜若猛地回过神来,赶紧追了上去:“小姐,小姐,你都快要及笄了,可不能这样莽撞了啊!夫人知道了,肯定又要罚你三天不许吃饭了!”

霜雪阁的一楼,此时已经被十多个身穿黑衣的护卫包围了,站在中间的是两个亭亭玉立的女子。

一个身穿水粉色长裙,鹅蛋脸,看上去十分端庄大方。只是此时,她的脸上满是怒容,让人看了以后凭空觉得此女子十分地不易接近。

另一个女子的身形要更加瘦削一些,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衣衫,头上还戴着长长的厚厚的幕篱,将她整个人都密不透风地包裹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女子染了风寒,不能见人呢!

此时连翘正挡在众人面前,跟那两个女子交涉。

那带着幕篱的女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轻轻地抽泣,看她微微颤抖的肩膀,显然是悲痛欲绝。

也不知连翘说了什么,此时那鹅蛋脸的女子更是气愤:“你说什么?我妹妹用了你们霜雪阁的胭脂,脸上就长了许多的疹子,现在你跟我说我们用的东西不是你们霜雪阁的?哈,你别以为霜雪阁的东西贵,我们就买不起!我告诉你,这东西就是在你们店里买的,你们店里卖假货,不仅不承认,现在还反过来诬赖我们自己,我看你们霜雪阁就是仗着平西郡主和将军府的势在欺压百姓!”

这么轻易地就将林媛和夏征的头号说了出来,看来是知道霜雪阁的背后有平西郡主和将军府撑腰的。

林霜下楼的脚步顿了顿,眉头紧紧蹙了起来,既然知晓,那这两个女子就应该不是来闹事的,难道她们真的用了霜雪阁的东西才出事的?

很快,连翘的话就给了她答案。

连翘跟在林霜身边已经十年了,早已练就了一身处事不惊的气度,别看她是个女子,但是做起事来比男人还厉害。

“这位小姐,请听我一言。”

连翘处变不惊,即便对方已经指着鼻子骂她,即便对方的打手已经虎视眈眈地快要冲上来了,但她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得体的笑容。

“小姐你拿过来的胭脂,表面上看跟我们霜雪阁的东西一模一样。但是,若是仔细看的话,还是有区别的。您瞧,我们霜雪阁的包装盒子上都是有防伪标记的,但是您拿来的这一件却没有,所以我才说你应该是买了假货,而且这东西肯定不是在我们霜雪阁买的……”

“你胡说!”

不等连翘说完,那个女子就已经打断了她,就连她身边带着幕篱的女子也气得浑身直哆嗦,带着哭腔说道:“没想到,没想到霜雪阁竟然是这样的店家。哈,店大欺客啊,人家都跟我说霜雪阁有强大的背景,叫我忍了这口气,让我不要来。

亏我念着平西郡主的为人和作为,还对霜雪阁心存侥幸,却不想,原来是我异想天开了啊!好,好,既然你们不承认自己卖了假货,那我也不需要再跟你们多费口舌,今日,我就要去京兆府告状,我倒要看看,你们霜雪阁是不是能够一手遮天!”

此女子一言说完,立即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共鸣,那些围在外边看热闹的百姓们全都一边倒地向着这两个女子了,各种谴责声此起彼伏。

“这女子是个深明大义的,可惜了,可惜了!”

“唉,不是说这霜雪阁的东家是平西郡主的小妹吗?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之前还一直在这里买胭脂呢,以后我可不敢来了,万一买到了假货,这不是坑了自己吗?”

“就是就是,你看这女子,真是可怜,买了假货毁了脸,还状告无门。唉,可怜啊!”

“听说平西郡主的小妹还是神医甄老先生的徒弟呢!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吧?”

“神医怎么了,神医也有断错病的时候!我看这霜雪阁的东家就是个半吊子,肯定还没出师就开各种药了。对了对了,我记得这霜雪阁开了得有十来年了,那时候那小姑娘才几岁?一个小女娃子能做出什么好东西来?肯定是那个神医在背地里做的吧?”

“为了钱什么都能干,这神医也不怎样啊!”

老烦成名还是在他年轻的时候呢,那会儿知道他的人,此时都成了老头老太太了,或许还有的已经变成了一抔黄土,哪里是现在这些小姑娘们听过的?

见大家已经从怀疑霜雪阁,上升到怀疑平西郡主,甚至连恩师都开始质疑了,小林霜的火气顿时就起来了。

她冷冷地看着那个带着幕篱的女子,眸色冰冷。

这个女子厉害啊,本以为她不说话就是个老实的,没想到原来她才是那个最厉害的。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让在场所有人都站到了她那边,还把自己说的那么的高风亮节,呵呵,果然是个高手!

不过再是高手也没用,连翘的眼力她是相信的,既然她说这女子用的胭脂不是霜雪阁出的,就一定是个假货!

“你们霜雪阁卖了假货还不承认,本小姐今日就算不把你们的店砸了,也一定要讨回个公道!”

鹅蛋脸的女子明显不如另外一个女子心眼儿多,这么一说,甚至已经准备着让人动手砸店了。

林霜清冷一笑,她自小就不是个能吃亏的,岂容这两个女子在她的店里撒野?

“是谁说,我们霜雪阁卖假货的?”

懒洋洋慢悠悠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一楼躁动的人群立即抬起头来看向了一步一步下楼的林霜,全都下意识地闭紧了嘴巴。

下楼来的女子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模样清丽,眼神冷冽,唇边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但那笑容看在眼里,总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来找事的两个女子也抬起头来看向了林霜,原来,这就是霜雪阁的东家啊!

瞧那吹弹可破的小皮肤,又白又嫩,真让人羡慕嫉妒!

鹅蛋脸的女子吃味儿地砸吧了两下嘴,撇开了眼睛。

那带着幕篱的女子肯定也被林霜的好皮肤给惊到了,小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肩膀又开始颤抖了。

不仅是这两个人,其他人也被林霜的好皮肤给吸引了,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了起来。

“这一大早的就听到有人在我这店里闹腾,怎么,是看我林霜好欺负?还是觉得我霜雪阁的东西有问题?”

说话间,林霜已经走下楼来,别看她只有十五岁,但是身形高挑,比那两个女子都要高一些,无形之中,给了那两个女子不小的压力。

鹅蛋脸的女子咳嗽了两声,说道:“那个,还不是你们霜雪阁卖假货?就是有问题!”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明明是自己占理的啊,为什么见了这个小丫头连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鹅蛋脸的女子微微低头,有些自责。

林霜才不管她怎么样,不过现在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了,她得趁着这个机会将霜雪阁的名誉挽回回来才行!

“哦?我霜雪阁卖假货?”

林霜指着那女子放在桌上的胭脂:“就是这个吗?”

鹅蛋脸的女子点头:“正是它,就是用了你们店里最新的胭脂,我妹妹的脸才会长满了疹子的。”

“可有看过大夫?可确定了不是她自己的身体有了毛病?”

“当然不是!”

鹅蛋脸女子又气又急:“用了你这胭脂的第二天,她的脸上就长满了红点儿,别的地方却都没有!大夫说了,是这胭脂里掺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才会让我妹妹的脸起了疙瘩!”

只有脸上有,别的地方没有,那就是这胭脂的毛病了。

林霜抬手,就要去掀那女子的幕篱。

“你做什么?!”

两人立即拦住了她,不许她在靠近一步。

林霜好笑地看着两人:“刚刚你们也听说了吧,我师父是二十年前叱咤京城的神医甄修明,小女不才,多少也了解一些医理,不如让我帮你瞧瞧你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甄修明的名号两人其实是没怎么听说过的,但是隐约记得之前好像有个很厉害的神医就是了。

再者,既然她们已经找上门来讨公道了,若是不让人家东家看看自己得脸,好像也说不过去。

带幕篱的女子略一沉吟,便自己抬手掀起了一边的幕篱给她看了一眼。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眼,但是林霜已经震惊地不行了。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真是,太丑了!

本就平淡无奇的五官,因为脸上满满当当的大红疙瘩更显难看了。

姑娘,你节哀顺变吧!

在心里悄悄嘀咕了一句,林霜又不动声色地给她把了把脉,点头道:“不错,你这脸上的疹子,的确是因为用了不合格的胭脂导致的。”

“看吧!我就说你们霜雪阁卖假货!现在连你们东家都承认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想说什么!”

鹅蛋脸的女子趾高气扬的样子,真是很欠揍啊!

林霜翻了个白眼儿,拿出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手:“谁说我承认了?我只是说你们用了假货,可没有说这东西就是我们霜雪阁卖的!”

“你!”

两人早就被林霜擦手的动作气到了,此时听到她说的话更是气得浑身直哆嗦。

林霜耸耸肩,给了连翘一个眼神。

连翘会意,立即拿了一盒跟那女子用的胭脂一模一样的胭脂来。

林霜点点头,拿着自己的胭脂朗声说道:“这盒胭脂的盒子上,有我们霜雪阁做的隐蔽的防伪标记,不仅是胭脂,只要是我们霜雪阁售出的东西,全都有。这两位小姐,你看看你们那盒胭脂上有没有啊?”

不用看了,当然没有!

之前连翘说的时候,她们两人就已经看过了。

“你说不是就不是吗?这胭脂就是在你们店里买的,保不齐就是你们自己做了假的出来卖,现在出事了,又不承认了!”

林霜眨巴眨巴眼睛,摸着下巴跟着点头:“你说的,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不过呢,她们霜雪阁是不会卖假货的,就算是有,也不会在自己店里卖啊,她们又不傻!

“那我就要问问了,你这胭脂,真的是在我霜雪阁买的吗?”

“当然是,绝对是!”

鹅蛋脸女子信誓旦旦。

林霜摆摆手,连翘立即将账簿拿了过来。

“只要是在我们霜雪阁买胭脂的人,我们都会做一个记录。敢问小姐你们是什么时候过来买的?登记的又是谁的名字呢?我好查看一下啊!”

这……

鹅蛋脸女子哑口无言了,她虽然是最近才从外地来京城的,但因为自持身份,绝对不会亲自过来买胭脂。这胭脂是让下人过来买的。

“齐嬷嬷,胭脂不是你买的吗?你过来对质!”

被鹅蛋脸叫出来的齐嬷嬷神色慌张,扭扭捏捏了好半天都不想站出来。

林霜一瞧,立即就明白了,敢情问题是出在这个齐嬷嬷的身上啊!

“齐嬷嬷是吧?来,我来找找账簿上有没有这个名字。”

说着,林霜就装模作样地翻开了账簿:“咦?好像,没有呢?”

没有?

鹅蛋脸女子眸光如炬。

那齐嬷嬷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在自家小姐吃人一般的目光下,顿时绷不住了,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小姐,小姐开恩啊,老奴不是故意的啊,老奴知错了知错了!”

林霜冷笑一声,将空白的账簿一合,冷眼看着眼前的齐嬷嬷。

她哪里做了记录?她刚刚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罢了,那个账簿里其实一个字都没有写。

那齐嬷嬷在自家小姐的威逼之下,将事实说了出来:“老奴看这霜雪阁的东西实在是太贵了,就有些心疼。后来在街口遇到了一个小丫头,她说她家小姐也是让她出来买胭脂的,但是因为买的不对,就想倒手卖出去。我看她的东西跟霜雪阁的一样,还便宜,就,就要了。”

说完,齐嬷嬷还将自己额外昧下的银子全都交了出来。

林霜一瞧,啧啧,才二两银子啊!就为了区区二两银子,害得她家小姐的脸都毁了,这奴才当得真是够忠心的啊!

“梦姐姐!原来,原来这就是你送给我的大礼?哈,到底是你这奴才见钱眼开,还是你这个当主子的居心不良?”

那带幕篱的女子突然发起狠来,冲着鹅蛋脸的女子就骂了起来:“你别忘了,你能够进京,都是因为我爹!你现在恩将仇报,你,你给我等着!”

“不是啊,不是这样的,我真的不知道啊!”

带幕篱的女子甩袖子就走了,那鹅蛋脸的女子又惊又急,跺跺脚就要追上去。

不过,这两人还未来得及离开,就在门口被人拿了棍子堵住了。

林霜笑得天真可爱,一脸纯洁:“我说两位小姐姐,你们败坏了我霜雪阁的名声,怎么说走就走呢?多少,也得给我们点儿赔偿不是?”

------题外话------

主要写林霜的小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