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霜篇02/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霜的话,那两个女子齐齐回过头来定定地看着她,仿佛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一般。

不过惊讶归惊讶,两人今日的确是理亏的一方,很快,鹅蛋脸女子就当先表态了。

“姑娘,今日是我没有弄清楚事情原委就冤枉了你和霜雪阁,我向你道歉。”

说着,还当真地弯了弯膝盖。

只是道歉就完事了吗?林霜眼睛微微眯了眯,显然对她只动嘴不动手的行径十分不满。

而且,这女子看似温婉,其实也不是个善类。她如此快速地表示歉意,根本就不是真心想要道歉,而是想要在另一个女子面前博一点好感罢了。

她刚刚可都听清楚了,这鹅蛋脸的女子是刚刚跟随父亲进京的,而且听意思,她的父亲应该还是听命于戴幕篱女子的父亲的。

所以,她才会让奴才来霜雪阁买最好的胭脂送礼。

只是没想到她的奴才太多贪心,竟然办了件坏事。

林霜唇角微微一勾,还未来得及说话,那个戴幕篱的女子也已经站出来表态了。

“这位姑娘,我今日没能弄清楚事情真相,就胡乱地冤枉了你,真是抱歉。你放心,今日霜雪阁的所有损失,都有我,我们,一力承担。”

她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显然是给自己留个后路,之后的银子到底是她出,还是那个鹅蛋脸女子出,就不好说了。

林霜挑挑眉头,她才不在意这两个人回去了以后怎么狗咬狗呢,反正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但凡是个明事理,就不会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就来店里闹事,竟然还带了打手。

哼,要不是她霜雪阁的东西上果然有防伪标记,只怕今日这个哑巴亏就要吃定了。

还是要感谢大姐啊,当初她还嫌麻烦不想弄防伪,要不是大姐坚持,她今儿真的要气死了。

店里的损失自然是要让这两人赔的,不仅让她们赔,她还特意让两人留了人下来,就是为了给霜雪阁正名的。

她霜雪阁可从来不卖假货,若是今日因为这两个人胡乱的闹腾一顿就毁了自己的名声,那才是得不偿失。

善后直接交给杜若,林霜带着连翘上了二楼。

“去查查,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卖咱们霜雪阁的假货!我看她是不想活了!”

一进到二楼,林霜就开始发威了。

看着眼前这个炸毛的母老虎,连翘才觉得这才是她一直服侍到大的那个小小姐。

给林霜拿了她最爱吃的金丝饼,才顺利地平息了某人的怒火。

“小姐,其实有件事奴婢一直没有跟您说。”

连翘有些懊悔地站在面前,显然她说的这件事很重要。

林霜心满意足地吃着金丝饼,跟小时候一样,只要有吃的,天大的事都不叫大事。

随意地摆了摆手,林霜示意连翘赶紧说。

连翘点点头:“其实,早在两个月前,京城里就开始出现卖假货的情况了……”

噗!

林霜嘴里的饼渣渣喷了出来。

连翘赶紧帮她擦,一边擦一边解释:“小姐您不要着急,那都是别的店里的,不是咱们霜雪阁的,我看没有出现霜雪阁的东西有假货,所以,所以才没有将这件事禀告给您。”

糊涂啊!

林霜一边喝水顺气儿,一边在心里哀叹,什么叫防患于未然,就是在事情没有发生的时候赶紧采取措施。

别的店里出现了假货,连翘既不上报也不调查,现在好了吧,假货卖到自己头上了,还差点因此毁了霜雪阁的名声。

若是这件事成了,他们霜雪阁定然会成为全京城的笑话!

她经营了霜雪阁十多年啊,可不想就这么毁于一旦!

“去,让底下人们都去调查,到底是谁在卖假货。对了,小姨夫的师父不是跟丐帮很是熟悉吗?我去求求小姨夫,没准儿就能……”

“小姐?”

不等林霜说完,连翘就已经十分不客气地打断了她:“二夫人和二老爷前年就外出游历了,您忘了?他们还没回来呢!”

对哦!他们都溜出去玩了!

自打刘丽敏嫁给了夏痕,这两人就没再在京城待过,天天出去玩,就连刘家酒庄都让掌柜的打理了。

一开始两人还没有孩子的时候还能隔三差五地回来,现在两人的大女儿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两人索性不回来了。

距离两人上次回家,已经快要三年了啊!

“这两个不靠谱的!”

连夏痕都不在京城,就更不要提那个脏兮兮的老道士了。就算他在京城,天底下除了夏痕,再没有人能够将他揪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刘丽敏和夏痕不在,不是还有他们的女儿吗?

林霜当即就亲自去了一趟刘家酒庄,将这件事拜托给小表妹了。

同是生意人,小表妹知晓假货是多么惹人厌烦的存在,立即就派人请丐帮的小乞丐帮忙打听了。

丐帮可不是一般的帮派,人数众多,消息来源最是广泛,之前是没有人留心过,现在有了打探的目标,很快就有了回信。

“那小乞丐说,卖给齐嬷嬷假货的小丫头是个外地人,做了那单生意之后很快就离开了京城。”

连翘将丐帮收集来的信息回禀给林霜:“不仅是她,之前那几个卖过假货的人也都是这样,最多的人只做了三次生意就消失了,很是狡猾。”

可不是狡猾?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根本就不想让人抓住什么把柄啊!

林霜往嘴里扔了一个新鲜下来的冬枣,嚼得嘎嘣脆:“混蛋!这些人是兔子不成?狡兔三窟狡兔三窟,说的就是这些人!”

啪地一声,林霜愤愤地拍了一把桌子。

桌子没事,她倒是当先嗷嗷地叫了起来:“哎呦,这桌子怎么这么硬啊,疼死我了!”

噗!

连翘好笑地摇摇头,赶紧上前帮她揉手。

不过还未走近,就有一人抢在了她前边。

“你又不是第一次拍桌子了,难道不知道你的手不如桌子硬?”

说话的是个英俊高大的男子,眉目含笑,只不过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看上去还有点傻乎乎的。

看着赵弘焱细心地帮自己揉手心儿的样子,林霜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

皇帝大哥还未登基的时候就挺老实的,没想到这个六皇子比他还老实,甚至都能说是木讷了。

不过只要一想起小时候的赵弘焱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样子,林霜就忍不住发笑。

一把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林霜继续笑哈哈地吃起了冬枣:“说你傻你还真傻啊!我就是随便拍了拍桌子罢了,哪里就那么疼了?啧啧,我说你啊,这么呆呆蠢蠢的,以后还怎么娶王妃啊?”

吐出了一个枣核,林霜歪着头眨巴着眼睛说道:“对了,你上个月就被皇帝大哥封为六王爷了吧?照理说也可以娶王妃了呢,怎么样?有没有心仪的女子啊,要不要小妹我帮你参谋参谋?”

赵弘焱愣愣地看着笑靥如花的林霜,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自己这些年来表现的样子,还没让她明白自己心仪的人就是她?

我心悦你啊!

咳咳,咳咳。

这句话在赵弘焱心里转了好几个圈,终归还是没有冲出牢笼说出来。

赵弘焱真想扇自己两个耳光子,不过还没来得及扇脸就当先红了。

因为,林霜正在喂自己吃枣。

这个动作虽然从小时候一直延续到了成年,但每次吃林霜喂来的东西,赵弘焱都觉得心里甜蜜蜜的很。

这次也不例外。

只是,这枣,怎么有些不对劲儿?

“哈哈,哈哈。”

那边林霜已经抱着肚子笑成了一团,赵弘焱立即明白了,赶紧看自己手里的冬枣。

好嘛,这枣里居然有条小虫子在动!

瞧那可爱纤细的小身子,真够诱惑的!

但是……

只听哇得一声,赵弘焱也抱着肚子,吐成了一团。

吃到虫子不可怕,吃到只剩半条的虫子,才可怕啊!

赵弘焱白着脸,悻悻地离开了。

二楼雅间的小窗子里,林霜挥着小手绢笑得花枝招展,好不快活。

对面一个有些隐蔽的房间里,一个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眼睛里满是笑意。

“小姐啊,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赵弘焱刚离开,杜若就奔上来开始说教了。

“怎么不好?不该给他吃虫子吗?我也不知道那个枣里有虫子的啊!”

林霜嘿嘿一乐,嘴里的枣子咬得更响了。

杜若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她和连翘虽然是丫鬟,但是基本也算是看着林霜长大的,说是主仆,其实更像是姐妹。

“你明明知道奴婢说的不是这件事。”

杜若拿着抹布,有些愤愤地将林霜面前的枣核收拾干净,还顺带着将她嘴角沾着的一点儿枣子渣渣捏走。

林霜眨巴眨巴眼睛,嘿嘿一笑:“杜若姐姐自从嫁人以后就变成贤妻良母了,啧啧,我还真是羡慕姐夫呢!”

杜若的脸顿时就红了,碎了她一口:“别岔开话题!小姐啊,你都十五了,夫人给你定亲你又不要,六皇子对你情根深种,你居然不喜欢,还劝着人家赶紧娶王妃,这不是,这不是往人家的心里戳刀子吗?”

“现在已经叫六王爷了。”

连翘插了句嘴,不过对于赵弘焱,这两姐妹的看法是一样的,赵弘焱从小就对林霜有好感,她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而且,别看这六王爷有些呆呆的木木的,但是对她们家小姐那可是绝对地忠诚绝对地体贴。

能找到一个心疼自己的男人,可难着呢!

“嗯,你们说的都对,你们说的呢,我也明白。”

林霜耸耸肩,点点头,不过下一秒说出来的话就让杜若两人十分失望了。

“他喜欢我我知道,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啊!”

不喜欢?为什么不喜欢?

杜若和连翘两人面面相觑,小姐和六王爷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若是不喜欢,她怎么每次见到六王爷都那么开心呢?

林霜把冬枣放旁边一放,精致的下巴放在交叠的双手手背上:“赵弘焱这个人啊,实在是太无趣了,你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你让他怎么着他就怎么着,跟这样无趣的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无趣?有意思?

杜若翻个白眼儿:等找到有趣的人,你都七老八十了!

连翘也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你这样闹腾的性子,若是再来个有趣的人,你俩还不得天天拆房啊!

虽然被嫌弃了,但是林霜直接将两人的神情给忽视了,继续双眼放光地憧憬着自己未来的夫婿了。

“我要嫁的人,要有小姨夫一般的绝世容貌,有夏臻大哥一般的高强武艺,还要有大姐夫一般的浪漫才行。早晚有一天,一定会有一个这样的男子,骑着白马从远方而来,他亮晶晶的眼睛,如天上的星星一般璀璨,将我尘封多年的心慢慢融化。”

杜若:呕!

连翘:呕!

经过霜雪阁一事之后,林霜立即跟京城里几个胭脂铺的老板们通了通气,这时才发觉,原来京城里的假货已经到了严重到一定程度了,市面上出现假货的事在京城里几乎是一触即发。

几家胭脂铺的老板东家齐齐聚集在逸茗轩,商讨着这些天的假货事件。

“林老板啊,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店里光是这三天,就已经出现了六次假货事件了啊!我们,我们的生意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啊!”

头发花白的老掌柜痛心疾首,两行清泪都快要下来了。

林霜也痛心疾首,摇头叹息着安抚了两句,心里却是忍不住吐槽:三天六起,这是平均一天两起啊!这假货贩子们的数学学的不赖啊!

“三天六起!老先生可知道我们店里?昨儿,居然有个小伙计发现,我们店里正在售卖的胭脂都有假的啊!”

又一个胭脂铺老板义愤填膺,连自己店里都能混进去假货,足见这些假货贩子手段之高超了。

“哎呀呀,昨儿听你说了这事以后,我也回店里仔细查了查,你们猜怎么着?我们店里居然也有啊!这些,都是那些来看货的人趁着伙计们不注意,悄悄换掉的!”

悄悄换掉的?那就是趁着大家不注意用提前准备好的假货换掉了那些真货了!

林霜柳眉一竖,特么的这些人,是练杂技出身的吗?

正在气恼,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窜进了她的耳朵里,让林霜的心也忍不住跟着颤了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