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霜篇06万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拦住马车的不是旁人,正是六王爷赵弘焱。

只是此时的他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位身份高贵的高高在上的王爷,而是一个不伦不类的有些让人惊奇的小和尚!

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男人,这男人一身黄色袈裟,头上还戴着一个小小的和尚帽子,帽子后边隐约还露出了几缕发丝。

若不是这些头发,只怕大家真的会以为这个男人就是个真和尚了。

不仅如此,他的手上还托着一个钵,另一手里举着一个木棍子,那木棍子头上还挂着个歪歪斜斜的东西,看不出是个啥玩意儿。

但是,林霜看出来了。

赵弘焱这一身装扮,就是自己小时候最热衷的《西游记》中的唐僧形象。

的确是唐僧,因为赵弘焱的身后还跟着三个徒弟,大徒弟孙悟空全身猴毛,正卖力地来回挠着。林霜认出来那是赵弘焱身边的小罗子。

二徒弟猪八戒瘦瘦的,一脸哀怨,正闭着眼睛,仿佛对自己这个形象十分嫌弃一般。

林霜认出来这老猪是已经年迈且身体发福了的常公公。说来也是难为他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要为自己小主子讨媳妇儿操心。

在之后就是三徒弟沙僧了,是个生面孔,林霜不认识,不过想来也能猜到,应该是赵弘焱从自己府邸中随便抽了个人出来凑数罢了。

“你们,你们是干什么的?打扮这么奇怪,是要拦路抢劫吗?”

林霜的思绪被韩凌的声音打断,眉头不禁蹙了起来。

还未等赵弘焱开口,一直眯着眼睛扮演猪八戒的常公公突然睁开了眼睛,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猪头!主子,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猪头呢!早知道有个这么像猪八戒的人,您就不该再找奴才来了啊!”

噗!

路边围观的人笑得更欢了,就连杜若和连翘也忍不住捂着嘴儿笑了起来。

韩凌莫名其妙地被撞了脑袋,现在不仅被围观的百姓嘲笑,还要忍受罪魁祸首的讥讽,真是气都要气死了!

“可恶!你们这几个嚣张的家伙算什么东西!要不是你们拦路打劫,本公子也不会被撞成这个样子!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居然拦路抢劫,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林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拦路抢劫?你见过哪个当朝王爷拦路抢劫的?真是好笑!

不过也不怪韩凌不认识赵弘焱,实在是这个男人非常不喜欢在陌生人面前亮相,就算是出现了也会极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甚至连话都不会多说两句。

就在林霜不屑一顾想要曝光赵弘焱身份的时候,却不想一直沉默寡言的赵弘焱竟然突然开口了,而且一开口还将她雷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是啊,本公子今儿就是拦路抢劫了。不过你放心,本公子对你的银子可没有兴趣。”

对他的银子没有兴趣?那他……

韩凌大惊失色,忍不住抓住了自己的衣襟:“你,你想做什么?我可警告你,本公子,本公子喜欢的可是女人!”

噗!

噗!

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笑出了声来,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正准备守身如玉抵死抗争的韩凌,指责和嘲笑声更响了。

“哈哈,他是不是把脑子撞烂了?居然会想那么龌龊的事?就算是真的,他身边还站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呢,也不会看上他啊!”

“就是,这人肯定是个傻子,啧啧,人又丑,脑袋又不管用!真是可怜见儿的!”

“可怜啥啊可怜,你瞧他身上的衣裳,还有他坐得马车,一看就是有钱人。我看啊,应该是他赚多了亏心钱,现在老天爷在惩罚他呢!”

“就是就是!”

附和声此起彼伏,韩凌的猪头脸上红一块白一块地别提光精彩了。

杜若和连翘都看不上这个韩凌,林霜现在对他的好感也直线下降,但是再怎么没有好感,两人总归还是同行,以后还是要一起寻找假货贩子的,可不好弄得这么难看。

“韩公子,这位是赵公子,是我的朋友,他,他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开玩笑?哪里有这样开玩笑的?没看到我的脸都已经肿成这个样子了吗?你简简单单开玩笑三个字就给揭过去了,我这面子还往哪里搁?

纵然心中百般不悦,但韩凌一张嘴还是笑了出来:“哦哦,原来是赵公子啊?久仰久仰,只要是霜儿的朋友,就是我韩凌的朋友,失敬失敬。”

霜儿?

赵弘焱眉头微微一蹙,霜儿这个名字也是他这个猪头可以叫的?

林霜也有些不悦,她和韩凌的关系还没有到那种亲密到可以互唤小名的地步好不好?

“韩公……”

“哦对了,刚刚本公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难道韩公子不想听听本公子今日拦路抢劫到底是要干什么吗?”

不等林霜开口,赵弘焱已经当先冷冷地看向了韩凌,这个样子的赵弘焱高高在上,一脸威严,竟让林霜一时看得有些呆了,令人的思绪不得不跟着他的话头继续。

韩凌可能真的是被撞坏了脑子了,忍不住愣愣地问道:“想要,干什么?”

不过一问出来他就后悔了,忍不住暗搓搓地捏了捏拳头,人家让你问你就问吗?真是贱骨头!

赵弘焱唇角一勾,忍不住笑了笑,立即引得围观人群中的少女们两眼冒红心。

“本公子今日拦路抢劫,是要她!”

修长的手指隔空一指,正好对准了同样有些呆呆的林霜。若是此时面前有一面镜子,林霜定然会把镜子中的自己给打成猪头,呆呆的傻傻的,怎么跟赵弘焱小时候一样?

可是,明明是自己最讨厌的那个小呆子,怎么现在听了他的话,自己的心里却格外地喜悦,就跟吃了蜜糖似的呢?

这真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林霜咽了咽口水,忍不住用手抚了抚额头,不对不对,肯定是刚刚马车骤然停下的时候,自己也不小心撞到了脑袋,一定是,一定是!

不过,赵弘焱显然没有给她自欺欺人的机会,因为,他已经十分利落帅气地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当然,若是忽略他不小心被踩到的袈裟和差点掉到地上的钵的话。

“霜儿,本公子今日就是来打劫你的,你跟我走吧,好不好?”

看着眼前深情款款的唐僧形象的赵弘焱,林霜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气恼,但更多的则是好笑。

啪一声,林霜一把将他头上的帽子拍扁了,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人家《西游记》里边都是妖怪们抢着去打劫唐僧,你倒好,居然自己做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你是要让我大姐气死吗?”

虽然《西游记》已经是十多年前的神话了,但是在不少人心里,这突然横空出世的《西游记》依然是经典。

在场不少人都知道其中的剧情,当然也就只有从外地迁来京城的韩凌不晓得了。

一听林霜这话,大家伙儿立即哈哈大笑起来,不过跟嘲笑韩凌不同,这次的笑声里满满的都是善意。

赵弘焱也是知晓《西游记》的,一开始也觉得这样扮相不太好,但是夏征不是说……

“我,我这个扮相不好看吗?征哥哥说你最喜欢骑白马的男人了,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西游记了,所以……”

所以就披上袈裟扮成了唐僧?

林霜忍不住扶额,怪不得大姐说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眼前这不就明明白白地摆着一个吗?

“你赶紧给我把这衣裳脱下来,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就算是喜欢骑白马的人,也不可能去喜欢一个和尚啊!”

一边说着,林霜就动手去扒拉赵弘焱身上的袈裟。

“老奴早就说了,林小姐可不是那种只看人外边的肤浅女子,怎么会喜欢这种小白脸儿?”

常公公恨不得能赶紧将这身猪皮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一看林霜都动手了,赶紧忙不迭地让小罗子帮他脱猪皮。

赵弘焱其实也不喜欢这身唐僧服侍的,只不过为了心爱的女子,别说是扮成唐僧了,就是让他穿上常公公那身猪皮,他也乐意的。

只是……

“霜儿啊,这和尚服不能再脱了,我,我里边没穿衣服。”

赵弘焱一把按住林霜想要给他继续扒衣裳的小手儿,蚊子嗡嗡似的哼哼了一声。

林霜的小脸儿立即就红了,碎了一口就撇过了头。

见她这个样子,赵弘焱还以为她是生气了,立即凑上前去,急急忙忙说道:“霜儿霜儿,你要是真的想脱就脱了吧,我不拦着你了!”

因为太着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忘记压低声音,弄得围观的百姓们全都听到了。

大家一副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样子,纷纷笑了起来。

“混蛋!”

林霜的脸更红了,一把撇开赵弘焱转身就跑走了。

真是太丢脸了,真是太丢脸了!

赵弘焱一瞧,赶紧追了上去,杜若和连翘互望一眼,撇嘴一笑,慢慢地跟在了后边,谁也没有上前去打扰两人。

“唉?霜儿?霜儿?你这是去哪儿啊?不是说好了咱们要去……”

被晾在一边的韩凌有些蒙圈,眼看着林霜头也不回地跑走了也赶紧去追。

不过,还不等他迈步,就被一个满身都是猴毛的家伙挡住了去路。

是刚刚那位公子面前跟着的猴子!

“这位猪公子,我家爷跟林小姐有事要谈,还请你不要跟着了。”

韩凌顿时怒了,他家公子跟林霜有事要谈,为什么他就不能跟着了?一开始还是他把林霜约出来的呢!

等等,什么朱公子?他不姓朱,他姓韩!

“你家公子跟林小姐要谈什么事,居然不让人跟着?该不会是真的要将林小姐给拐走了吧?”

韩凌面露不屑,伸手推了一下面前挡着的小罗子,却不想竟然没有推动。

哎呦,这小子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没想到竟然是个练家子!

不过,练家子又如何?他韩凌从小混迹商场,手上功夫也是不差的。

韩凌卯足了劲头,又将手伸了出去,只是,即便他将力气用到了十成,依然没有将面前这瘦瘦小小的家伙给推开!

哎呦哎呦!

韩凌忍不住粗喘了两口气,打算绕开面前的小罗子。

可是,不管他怎么走,都绕不开。

“你这只臭猴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韩凌的脾气可不好,之前在林霜面前还有所收敛,现在林霜和赵弘焱早就不见了踪影,又被面前这个奴才给刁难了,他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

“啧啧!”

啧啧两声,已经脱下了猪皮的常公公摇头晃脑地过来了,用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眼神看着韩凌的猪头。

“我说猪公子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家爷跟林小姐确实有事要谈,可不是你说的拐人啊什么的。再说了,就林小姐那脾气,谁能拐得了她?”

要是能拐走,爷早就拐走了,还用等这么多年?

“我说了我不姓朱,我姓韩!韩!”

韩凌快要崩溃了,为什么他们都叫自己朱公子?

常公公长长地哦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知道啊!”

“那你还叫我朱公子?”

“因为你的猪头啊!”

韩凌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若是可以,他真想一脚将面前的老头子给踢飞。

但是他不敢,因为这臭老头身后还跟着一个比他功夫还要好的臭猴子!

“算了算了,我要去找林小姐了,我也有事跟她谈。”

“不行的,猪公子,我家公子跟林小姐谈的事跟你谈的事不一样。”

韩凌再次被常公公拦了下来,顿时怒目圆瞪:“有什么不一样的?你家公子是个什么东西,难道要高人一等吗?本公子就是要过去看看他是不是要把我的霜儿给……”

啪!

被韩凌骂做臭猴子的家伙趁自己不注意,竟然扇到了他的左脸上。

他唯一完好的左脸啊!

本就白皙的皮肤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其上还有五个红红的巴掌印儿,格外引人注目。

“你,你!你居然打我!”

韩凌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仅是因为他打了自己,更是因为他居然都没有发现这人是什么时候动手的。

他的功夫,居然这么高!

小罗子一点儿被人质问的醒悟都没有,点点头,依然是那副毫无表情的脸,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这其中的蔑视,就算是没有明说,大家也都体会到了。

倒是一边的常公公,捏着嗓子哼了哼:“是啊,打你了,咋啦?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就活该被打!哼,打你还是轻的呢,再敢说我家爷一句不是,小心你的猪头!”

哈!

韩凌被气笑了:“你家爷是什么人,难道我说一句话就要被他杀死吗?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天子脚下,皇城根儿呢,你家爷说杀人就杀人吗?也太目无王法了吧!”

“王法?”

常公公翻了个白眼儿:“就是有王法所以才要治你。居然敢说我家爷是什么东西!你可知道我家是什么身份吗?”

什么身份,难不成还能是皇城里高高在上的那位?或者是皇帝的亲戚?

怎么可能,就算是皇亲国戚也不可能在大街上来回溜达啊,居然还穿了袈裟假扮和尚,传出去真是笑死了!

不过,世上无常之事总是那么多,今儿还都让韩凌这个倒霉催的给碰上了。

常公公扭了扭身子,从身后抽出了出门前特意放在腰带里的拂尘,甩了甩:“我家爷就是宫里的,当今圣上最喜欢的弟弟,六王爷赵弘焱。”

“哈哈,不就是个王……”

韩凌的笑声堵在嗓子眼儿里,终于笑不出来了,两半边肿的不一般高的脸更是抽搐地厉害。

王爷?王爷?!

真的是王爷?

常公公继续甩了甩拂尘,因为年纪渐长的缘故,他的嗓音已经不如年轻时候那么尖细了,不过只要一高兴起来,还是隐约能够听出来几分身为太监特有的尖嗓门儿。

“我说小罗子,你说爷跟林小姐谈得怎么样了?这都多半天了也不见他们回来呢?该不会谈着谈着就谈到床上去了吧……”

小罗子依旧是那副万事不理会的模样:“谈到床上岂不是更好了,平西郡主说了,谈恋爱谈恋爱,不以上炕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被晾在一边受惊不小的韩凌终于明白他们说的谈事是什么意思了,敢情赵弘焱跟林霜不是在谈事,而是在谈恋爱啊!

却说赵弘焱追着林霜离开之后,好不容易才终于追上了这小妮子。

“赵弘焱,你行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给你脱衣裳,你这是要坏了我的名声啊!”

林霜真的是要气死了,她刚刚哪里是在脱他衣裳,她只是看不惯那丑不拉几的衣裳穿在他身上而已。

现在好了,那么多百姓看着的,肯定都会以为她林霜是个当街脱人衣裳的淫娃荡妇了。

若是一开始赵弘焱还不明白林霜为什么生气的话,那他现在是终于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了。

女孩子最重的就是名声了,在这个名节重于生命的时代,女子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他一把拉住还要跑走的林霜,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霸道之气钳住了她的肩膀,十分认真十分严肃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霜儿,就算是坏了名声也不怕,我娶你!”

“我娶你”三个字,林霜曾经无数次地在梦境中听到过,只不过每次都只能隐约听到声音,却根本看不到说话的人。

今日,她终于看到真人了。

只是,这个人并不是她心中的完美男人啊!

她心中的完美男人应该有绝美的容颜,有趣的性子啊,可是这个赵弘焱,实在是太闷了。

就连求亲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我娶你三个字,也太无趣了啊!

可是,明明不是自己心中的完美男人,但是在听到赵弘焱说出口的这三个字的时候,林霜的心里就跟吃了蜜一般甜,嘴角的笑容更是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莫非,自己就是在等他?

“霜儿?你,你笑什么?”

赵弘焱突然冒出来的一句呆头呆脑的话立即将林霜打败了。

“你刚刚说了要娶我,我就笑,你说我为什么笑?你说我为什么笑!”

若是可以,林霜真想将赵弘焱的脑袋壳子掀开看看里边是不是装满了浆糊!

赵弘焱眨眨眼睛,终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是说,你是说你答应了?你答应嫁给我了?”

被赵弘焱使劲儿晃着身子,林霜都有些站不稳当了,赶紧将他扶着自己的手掰开,没好气地嗔了一句:“我可没答应,我还要再考虑一下。”

“好好,你随便考虑,随便考虑!我等着你!”

十年都等了,不在乎这么几天了。

不过,一想到出现在林霜身边的那个猪头,赵弘焱就如临大敌:“那个韩公子……”

赵弘焱若是不提起韩凌来,林霜简直都要把他给忘了。

“他啊,就是一起调查卖假货的同行。哦对了,你刚刚到底干什么了,怎么把人家马车惊成了那样?”

赵弘焱一脸不解:“我?我没有啊,他的车夫眼神不好没有注意到路上的大石头自己颠了,不是我的错!”

至于那石头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赵弘焱义正言辞,坚决表示那绝对不是自己做的。

那石头明明是小罗子搬过去的,怎么会是他呢?绝对不是他!

“你不是说要跟韩公子一起调查假货贩子的事吗?以后不要跟他调查了,我帮你查。”

赵弘焱拍着胸脯,顿时变得男友力十足。

林霜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你见了陌生人都不爱说话的,怎么给我调查?难不成让你手底下的孙猴子猪八戒去调查?我可不认为常公公有走过九九八十一难的能耐。”

这是在拿刚刚他们的扮相取笑他了,赵弘焱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还不是你说喜欢骑白马的人?我想来想去,能够骑白马的就只有唐僧了。”

切!

林霜没好气地拍了他手臂一下:“我说喜欢骑白马的你就扮唐僧,那我要是说喜欢吃肉,你该不会是要披上猪皮在泥汤里打滚?”

说起泥汤里打滚,林霜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猪了,在京城待得太久了,竟然都忘了林家坳中朴素的生活了。

赵弘焱就更没有见过在泥汤里打滚的猪了,坚定地点点头而后又迷茫地问道:“猪为什么要在泥汤里打滚?它们不嫌脏吗?在泥汤里打过滚,那肉还能吃吗?”

林霜忍不住扶额,得!自己给自己挖坑,差点就要钻进去出不来了。

在大街上丢人现眼的韩凌,顶着一张猪头脸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凌霜阁,要不是他身上的衣裳还是出门时那套,只怕店里的小伙计都会将他轰出去了。

掌柜的闻讯立即跑了过来,一见到韩凌就怒气冲冲地叫唤起来了。

“这特么地是哪个不长眼的干的!居然敢欺负到我家东家的头上了!是当我们凌霜阁好欺负吗?小的们,操家伙!干他丫的!”

凌霜阁中不少伙计都是跟着韩凌从外地一同来到京城的,也算是跟在韩凌手底下好多年的心腹了,一听掌柜的话,立即义愤填膺,操棍子的操铁锨的,甚至还有人拎起了桌上的水果刀。

一时间,凌霜阁上上下下全副武装,这哪里还是个胭脂铺?俨然就是个小混混的聚集地啊!

“东家,你说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们去揍的他连他亲爹都认不出来!”

“还让他亲爹都认不出来?直接把他亲爹也给干了!让他们一家子都不得安生!”

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计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狠话一个比一个厉害。

韩凌歪着身子斜倚在宽大的太师椅里,冷笑一声:“行啊,你们去吧,那家伙的亲爹就在皇陵里葬着呢,你们一定要把他拉出来好好地鞭笞一顿。还有那家伙的三哥,就坐在皇宫里最高的位置上,依我看啊,你们几个叠罗汉应该就能将他从座位上拽下来了。”

说狠话的小伙计们个个面面相觑,为什么东家说的话这么古怪,皇陵,皇宫最高的位置,难道……

有几个脑筋好使的家伙立即大惊失色,手中的棍子也嘭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脑筋不好使的立即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不过在听到旁人的窃窃私语之后,也砰地一声跌倒在地,双腿打颤,差点连尿都出来了。

掌柜的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问道:“东,东家,您,您该不会是,得罪了宫里人吧?”

而且这个宫里人还不是一般人,他老子葬在皇陵,哥哥又是皇帝,那这个人至少也得是个王爷啊!

王爷,那可是高高在上不能轻易得罪的主儿啊!人家动一动手指头,就能轻易将他们凌霜阁给灭了啊!

看韩凌那沉默就是默认的模样,掌柜的真想扇自己两个耳光。东家啊东家,你得罪谁不行啊,怎么就偏偏撞到了王爷的脚底下?这是要把凌霜阁往火坑里推啊!

“东家啊,咱们,要不咱们还是赶紧将霜雪阁的配方偷出来,然后远离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吧?京城里处处都是贵人,没准儿哪天一出门就碰到了个王爷公主的呢!真是太危险了啊!”

离开京城?

韩凌也想离开啊,可是现在霜雪阁的配方还没有拿到,霜雪阁啊,那么火爆的生意,就算是拿到了配方远离大雍去别的国家售卖也是可以的啊!

这么大的利润摆在面前,韩凌可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弃。

“霜雪阁的秘方一定要尽快拿到,你么还没有分析出霜雪阁胭脂的配方吗?”

说到这里,掌柜的就有些汗颜,霜雪阁的胭脂都有一个十分古朴的名字,而且还对外喊出了自己所用的古方是哪个。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们做出来的胭脂跟霜雪阁的真品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东家,我们已经按照他们说的配方研制了不少了,可是,总是感觉少了那么点东西,至于这东西是什么,大家真的猜不透啊!”

哼!

韩凌冷哼一声:“若是能让你们猜透了,她就不是神医甄修明的徒弟了!”

这话有点儿涨别人气势灭自己威风的意思,不过不得不承认,韩凌说的的确不错,若是能够那么轻易地配出霜雪阁的胭脂,只怕霜雪阁也不会存在十多年而屹立不倒了。

想他们之前可都已经成功研制出了不少胭脂铺的配方了,就算没有真正做到百分百一模一样,但是造假的话可是八九不离十的。

就连那些胭脂铺自己的东家和掌柜的来了,恐怕都分不出这东西的真假。

偏偏霜雪阁的东西就是不一样,无论他们怎么造假,就是不能做成一模一样的东西来,不说林霜这个东家了,就是她们家随随便便一个小伙计都能轻易分出来真假。

甚至这次还把人家姑娘的脸给弄坏了,这可真是气死人了!

“若是再研究不出来,那就直接去霜雪阁偷!我就不信了,还不能得到一张秘方了!”

韩凌猛地一拍桌子,既然色诱不成,那就来硬的吧。

大不了得手之后,立即离开京城,他就不信了,这些人还真的有通天的本事了,能够将他给找出来。

当然,这些都是没有法子的法子了,若是能够智取,最好还是不要采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才好。

赵弘焱在大街上闹得这一出可谓是名扬千里,不仅是因为贵为王爷的他突然变身成了和尚,更重要的则是他对林家小姐的一片痴情更是感动了不知多少少女。

京中女子们的梦中情人立即就从宠妻如魔的小霸王夏征变成了花样宠妻的六王爷赵弘焱,甚至还有女子特意放话,若是林霜不喜欢赵弘焱就赶紧将他放手,好让别的女子们接手。

当然,这些话全都被林霜给霸气地回绝了。

笑话,我林霜的男人岂是你们这些妖娆贱货们能够肖想的?也不拿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真是脸皮堪比城墙之厚度了!

回到家中,林家信和刘氏显然还不知晓了街上发生的事情,一见到小女儿就忍不住喜上眉梢。

“霜儿啊,怎么一个人回来的?那韩公子呢?”

“对啊,你怎么今儿回来的这么早?那个韩公子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的吗?怎么不见他送你回来?”

赵弘焱跟林霜保证要帮她寻找假货贩子之后便早早地回去准备了,所以这次回来的只有林霜一个人。

她有些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哦,他啊,他脸受伤了,回去了。”

脸,受伤了?

林家信和刘氏面面相觑,一个大男人脸受伤了有什么打紧?又不是女人,怎能对自己容貌那么看重呢?

“爹娘,我先回房去了啊,今儿起得太早了,我有点儿困了。”

不等林家信和刘氏再问,林霜已经当先打着哈欠回房去了,只留下老两口又急又气。

“你瞧瞧,你瞧瞧,都是你养出来的好闺女!都这么大了还一点儿规矩也不讲,好不容易有个男人不嫌弃她要娶她呢,她愣是把人家给放过了!真是气死我了!”

刘氏又气又急,一屁股坐在椅子里生闷气去了。

林家信也是着急,可是女儿不喜欢遵守京城里那些繁文缛节也不是自己能管得了的啊!

再说了,将女儿宠成这个样子的还不是她这个当娘的和她那三个姐姐!

哦对了,还有夏远和安乐公主这对儿干爹干娘!

虽然心里不舒服,不过一向宠妻的林家信还是默默将这个黑锅扣到了自己头上:“对对,都怪我,都怪我,是我没能好好教导女儿,你放心,等下我就去教训教训她,看她还敢不敢再把人家男人吓跑!”

刘氏嗔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你啊,就是动动嘴皮子还行,要是说话真的管用,霜儿早就嫁出去了!”

林家信立即点头如捣蒜,连声说是。

叹了口气,刘氏有些感慨:“不过那个韩公子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好,我只是急着将女儿嫁出去有些饥不择食了啊!哎,说起来,还是弘焱这孩子好啊,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对霜儿那绝对是一顶一的好,只是可惜了,嘴巴太笨,霜儿看不上人家。”

说到赵弘焱,林家信也十分遗憾:“可不是吗,那孩子从小跟霜儿一起长大,本以为两人……唉,说起来都怪霜儿,挑男人哪里能看人家会不会说?总归是要挑个心疼自己的!”

说完,林家信又想起了在林家坳时的日子了:“这也就是在京城,这要是在林家坳,谁看你会不会说话啊,只要身体强健能下地干活儿能卖苦力挣钱,那就是好男人!”

噗嗤一声,刘氏一时没有忍住笑了起来:“你啊你,最近总是在说林家坳的事,我看啊,你是想回家了吧?”

可不是想回家了,虽然在京城里住了十多年了,而且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回林家坳去看一看,可是他的心里总是觉得林家坳才是自己的家。

特别是现在老了,日思夜想地就更想回家去了。

刘氏对林家坳倒是没有那么大的感情,一来那里只是自己的婆家,而且还没有什么好的回忆,二来,自己的爹娘兄弟们现在都住在了京城,她回不回去也没什么不同了。

不过,既然丈夫想要回去,她这个做妻子的还是愿意跟他一同回去住上一段时间的。

现在老家中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杨氏早在五年前就病逝了,林家忠和马氏两口子也老了,林家孝留下来的那对儿双胞胎也老大不小了,听说还挺有出息呢!

她虽然对林家孝两口子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对他们留下的那对儿双胞胎儿子还算是比较喜欢的,每年回去都会给他们带不少好东西。

“等永严科考及第,咱们就回林家坳住上一段日子,我也有点儿想念王嫂子他们了呢!”

听到媳妇儿这么体贴的话,林家信又是感激又是开心,不过一想到家里那个还没有出嫁的老大难就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永严及第不难,难的是霜儿嫁人啊!”

看来想要回林家坳住上一段时间有的等了!

跟爹娘告别之后,林霜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中睡觉,因为她刚刚躺下就被自家三个姐姐给揪了起来。

林媛如今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但是岁月对她十分照顾,即便养育了三个儿女,她的皮肤依然吹弹可破,光彩依然明艳照人。

若不是她此时梳着妇人的发髻,说她是未出阁的小姑娘也有人相信的。

当然,这里边肯定也有霜雪阁的胭脂和保养品的作用了。

“你这臭丫头,行啊!”

一见到林霜,林媛就伸出手指头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笑骂道:“人家六王爷对你暗恋了十多年,你这次终于逼得人家松口求亲了,我看你这小丫头,应该是咱们几个里边最有心眼儿的了。”

林霜嘟着小嘴儿,揉了揉自己红红的额头:“大姐,你说什么呢,我哪里有逼他啊?明明是他自己要这样的。再说了,谁知道他居然会扮成唐僧出现在大街上啊!”

一直笑眯眯的林薇也忍不住说道:“对,还不是因为某个人说了句自己喜欢骑白马的男人啊,你要是说你喜欢骑驴的,人家没准儿就不骑马了,直接换成了驴了呢!”

“二姐!”

林霜的脸都红了。

小河也哈哈一笑:“想要在京城里找头驴可不容易,我看啊,妹夫也就只能骑个白马了!”

瞧瞧,瞧瞧,连妹夫都叫上了,看来这几个姐姐是早就被那傻小子给收买了啊!

林媛勾唇一笑,突然意味深长地笑道:“以前京城里的驴确实不太好找,不过,从今天开始应该就有一头现成的了。”

现成的了?

林薇和小河面面相觑,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大姐说的那头驴应该就是百姓们盛传的那只猪头了。

不过韩凌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凌霜阁的顾客比平日里翻了一倍。

只是大家不是来买胭脂的,而是来一睹那传说中的“猪公子”的真容罢了。

------题外话------

推荐姒玉种田文《田园秀色:美夫山泉有点甜》PK支持有奖

简介:强军女王穿越成了村姑,种田、盖房、鸡鸭成群,偶尔来只极品亲戚来找茬,打的你屁滚尿流。瓜果蔬菜样样鲜,美酒佳肴惹人妒,后面还跟着个‘吃货’美夫,身份大有来头。

逗比剧场:

“小丫头,求合作!”

听了理由合作了,反正获利的也是自己。

“小丫头,要亲亲!”

吧唧一口,反正这公子生的美,自己也不吃亏。

“娘子,名分很重要,求正名、求啪啪……”

“滚,我都还没过够姑娘的瘾,这就要当娘了,还啪个屁!”

“要不,走后门?”

“……马不停蹄的滚!”这谁家邪恶夫君,能不能退货,太无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