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霜篇07万更新文求收/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凌变成了猪头,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消不了肿了。

不过即便他不方便出门,还是依然十分执着地每天给林霜送各种美食,什么街边的鸡汤小丸子啦,洞天的烧鹅了,只要是他能想到的,基本都给林霜送来了。

当然,这些东西在还没有到达林霜面前的时候,就已经被“忠诚于”赵弘焱的杜若连翘给拎到了后院喂了那条哈巴狗。

这半个月下来,那哈巴狗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胖变圆。

每每看到这肥嘟嘟的哈巴狗,杜若和连翘都在庆幸,幸好当初没有将那些好吃的给林霜送去,要不然,林霜还不得变成小圆球儿?

韩凌没闲着,林霜和赵弘焱也没有闲着,既然已经答应了林霜要帮她寻找假货贩子,赵弘焱自然不能放松了。

这不,林霜前脚派人来叫他,他后脚就到了霜雪阁。

“这,这是要干什么?”

抱着林霜塞过来的各种衣裳,赵弘焱一脸蒙,不是说想到了法子去抓假货贩子吗?怎么一来就开始试衣裳?该不会,这衣裳是林霜特意给自己买的吧?

赵弘焱忍不住耳根子发红,两眼冒光,再看林霜时更多了几分疼惜和怜爱。

不过,林霜的话却将他的所有幻想打破了。

“你不是说要帮我抓假货贩子吗?我们现在就去抓人,这招就叫做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

赵弘焱撇撇嘴,原来不是给他买的衣裳啊!

不过转念一想,要是林霜给他买了这么难看又这么破旧的衣裳,他还真要犹豫一下到底敢不敢穿出门去呢!

京城最大的胭脂铺是位于主街上已开了十多年的霜雪阁,排名第二的应该就是位于临街的皓月楼了,这里的胭脂品相和十分出色,但是价格没有霜雪阁的东西那么贵,算是很亲民的了。

所以,这皓月楼便是京城中不少百姓们常来的地方。

这日,皓月楼中来了一对有些不一样的顾客。

“大牛哥!你快来看,这里的东西真好看!”

跑在最前边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红色棉布的衣裤,衣服上还绣着各种各样的绿色叶子。

这是京城中前几年最流行的料子,据说是叫做东北大床单,不用问也知道,这料子是出自最聪明最鬼灵精怪的平西郡主之手了。

本来有些平淡无奇的布料,不知道为啥,突然就火了起来。

当然这东西也没有火很久,第二年就被平西郡主推出的新布料给替代了。

没想到已经成为历史的东北大床单,今日竟然又在京城出现了,这真是不想引人注意都不行啊!

看着前边跑得跟只花蝴蝶一样的林霜,赵弘焱的脸都要黑成锅底了。

不是说好了来抓假货贩子的吗?怎么就成了出门逛街了?不仅是逛街,居然还把京城整条街都给逛了个遍!

真是累死人了啊!

扯了扯自己身上有些土里土气的锦衣,赵弘焱真想赶紧将这些衣裳扒下来,但是他不敢,因为这件衣裳是林霜让他穿上的。

林霜说了,这是嫁给他的第一次考验,他就算是丑死了也必须得穿着,他一定要把林霜娶回家,抗进洞房,然后做一些羞羞人的事情。

只要一想到那些羞羞人的事情,一向蠢萌蠢萌的赵弘焱突然脸颊一红,目露凶光,再看林霜时就跟看一只行动的秃毛鸡没啥区别了。

赶紧通过考验,赶紧抱美人回家!

赵弘焱顿时精神百倍,即便手里还拎着林霜之前买来的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也不觉得沉重了。

“花花,咱们就快要成亲了,你想要买什么随便买,大牛哥都买给你!”

赵弘焱十分尽职地扮演着大牛哥的角色,今日他的角色是村里的土财主,带着爹娘给的百两银子进京给准媳妇儿买好东西的。

既然是要成亲的人了,自然是媳妇儿要啥就买啥了,更何况还是家中父母给的银子,那就是三个字!

随便花!

变身成为花花的林霜咧开嘴一笑,特意画在嘴角的一颗黑色的大肉痣十分醒目。

不仅是这颗大肉痣,还有她用自制的药汁涂抹的黄不拉几的脸颊,以及同样明晃晃的大板牙,更是引人注目。

皓月楼里的顾客十分多,很多都是京城里家境比较殷实的家庭,更有好几位家中千金带着丫鬟婆子出来采买胭脂的。

看到花花这幅尊容,真的是嫌弃得扭过了脸去,纷纷为后来进来的那个大牛哥打抱不平。

不为别的,实在是这个大牛哥长得太英俊了,这样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居然要娶这么个丑八怪,真的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不对,应该是一块香喷喷的牛屎被一朵又丑又臭的小花儿给污染了。

几位小姐不由地摇了摇头,继续埋头挑选自己的胭脂了,但是无奈那个叫做花花的姑娘实在是太没有素质了,居然在大堂里大呼小叫,别人就算是不想听她说话也听得一清二楚了。

“大牛哥,你瞧,这个红彤彤的胭脂真好看!涂在脸上特别红,就跟猴屁股似的!”

猴屁股?

几位小姐不由地蹙起了眉头,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居然把自己的脸跟猴屁股作比较。

不过很快,花花的话再次刷新了众人对她的看法。

“啊不对!不是猴屁股!应该是咱们村头那只得了癞痢的灰毛狗的屁股才对!怎么?不像吗?那狗的屁股上还在流脓水呢,红红的多像啊!”

呕!

不知哪个小姐突然用手帕捂着嘴弯腰吐了起来。

花花却依然是那副天真可爱的小模样,又拿出了一只炭笔。

让皓月楼活计庆幸的是,这次她终于没有开口说话了,不过,她做出来的事却更加令人大跌眼镜。

只见她攥着那只细细的炭笔在自己纷乱如杂草的眉毛上来回涂抹,不一会儿,一只黑不溜秋犹如蚕宝宝的粗眉毛就出现了。

更气人的是,她居然只涂抹了一只眉毛,另外一只竟然是原来的模样。

“大牛哥,你瞧我好不好看?”

花花自我感觉良好地问着大牛哥。

太丑了!赶紧退亲!立刻马上!

就在众人以为大牛哥会恶心地当即宣布退亲的时候,这大牛哥憨憨地一笑,有些腼腆又有些宠溺地点头道:“好看,我的花花最好看了,我的花花是世上最漂亮最好看的女人!”

呕!

又有两个小姐和三个小伙计被这不要脸的情话给酸吐了。

就连林霜自己也差点儿被他这话给弄得吐了出来。

说实话,她故意这样抹黑自己也是存了几分逗弄赵弘焱的心思的,没想到这家伙不仅不嫌弃,居然还这么喜欢,也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了。

许是刚刚的话勾起了林霜的玩心,她立即在自己的脸上画起了各种“美轮美奂”的妆容。

右边眉毛化成了黑乎乎的蚕宝宝,左边眉毛却化成了细细的柳叶眉。更夸张的是,两边眉毛不一样粗也就罢了,居然还不一样高!

“大牛哥,我美吗?”

“美!花花最美了!”

花花又拿起了口脂,将自己的嘴唇涂抹成了又粗又长的腊肠!

“大牛哥,我好看吗?这样的唇诱惑不诱惑?”

“诱惑!我快要把持不住了!”

扔下口脂,花花又抓起了涂抹指甲的丹蔻,只是她没有涂抹自己的手指甲,居然涂在了眼皮上。

顿时,花花的眼睛就像是睡肿了的死鱼眼儿了!

“大牛哥,我好看不?你稀罕我不?”

这次,不用大牛哥开口,皓月楼中的顾客和小伙计便齐齐替他回答了:“好看,稀罕!”

大牛哥牛眼一瞪:“谁说的?你们说错了!”

众人立即来了兴趣,心想这憨厚的小伙子终于被花花的丑模样刺激得开窍了,定是要立即退了这丑姑娘的亲,赶紧去找别的美女了。

就在众人兴奋地等着大牛哥宣布退亲的时候,只见大牛哥再次恢复了那又憨厚又蠢萌的笑容,咧开嘴嘿嘿一乐:“不是稀罕,是稀罕死了!”

众人:……

皓月楼的东西几乎已经被花花糟蹋得不能要了,掌柜的一边捂着自己快要滴血的心一边指使着小伙计赶紧把这两个秀恩爱的家伙撵出去。

小伙计去了,不过没有撵,为了皓月楼的声誉,他可不敢干出撵人的事儿来。

“这位姑娘,您试了几样咱们店里的东西了,觉得怎么样?”

花花立即点头如捣蒜,手中的口脂还在不要钱似的往嘴上画着:“好,好,又好看又香,还甜甜的,挺好吃的!”

噗!

大牛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不然一定会笑出来穿帮的。

小伙计有些心痛地看着被吃了一半的口脂,整个脸皮都在抽搐了,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一句话:“这是口脂,不是吃的,你要是饿了请去旁边店里吃!”

花花撇了撇嘴,十分嫌弃地将口脂扔到了柜台上:“啥不是吃的?俺就是买来吃的,你管俺哩!大牛哥,你看看他,他还管俺买了这东西是不是吃哩!俺要是不试试这东西能不能吃,万一哪天你亲了俺的嘴嘴中毒了,俺可就成了小寡妇了哩!”

一着急,这花花连家乡的土话都说出来了。

不过林霜六岁就来到京城了,哪里还记得林家坳的土话怎么说?她这几句还是跟霜雪阁一个外地的小姑娘学的。

别看她学的不伦不类的,但是这半吊子的土话听起来还挺有意思,众人听着听着还真给听懂了。

特别是她最后那句话,更是让在场的不少小姐丫鬟们羞红了脸。

小伙计更是哭笑不得,这姑娘长得丑也就罢了,怎么说话也这么不羞不臊的?还说什么亲了她的嘴嘴啥的,真是笑死人了!

女人都在害羞,男人都在好笑,只有赵弘焱,一颗心跳得极快,恨不得立即抱着嘴唇殷红的林霜就地去亲她的嘴嘴!

“你这姑娘怎么说话……”

不等小伙计说完,大牛哥已经当先打断了他:“俺媳妇儿说了要买这口脂回去吃就是回去吃,你咋还不让人家吃呢?难不成你这口脂就是有毒?”

没毒没毒!绝对没毒!

一听这话,别说是小伙计了,就连掌柜的都赶紧跑出来澄清了,现在假货贩子太猖狂,他们皓月楼的生意已经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若是在这个时候爆出皓月楼的口脂有毒,他们皓月楼就趁早关门大吉算了!

毕竟是同行,林霜可不想闹得太过分,立即转移了话题。

“俺吃了你这么多口脂了,也没感觉啥不对的,看来你这东西肯定是没有毒了。”

掌柜的和小伙计感激涕零,没想到这个丑姑娘居然这么得深明大义,真是太难得了。

要不是她的大牛哥看的严,他们一定要抱着这丑丫头感激地转上几个圈才行。

花花指了指口脂,说道:“既然这东西没毒,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要了它吧,还有那个炭笔也要,这个胭脂也要!”

“好好!马上打包,马上打包!”

掌柜的赶紧给小伙计使眼色,让小伙计将丑姑娘看中的东西打包起来了。

只是,原本挺好的一件事,居然在付账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什么?!这么一点儿东西居然就要一百两银子?你们这是黑店吗?!”

一直憨笑的大牛哥在听到掌柜的报价之后突然变了脸,原本英俊白皙的脸顿时扭曲地比地上的牛屎还要臭!

掌柜的一看这样子就知道,这大牛虽然是个土财主,但是一百两买几样脂粉看来还是不能接受的,立即就对眼前的小两口儿改变了看法。

这么一个深明大义的小姑娘,虽然丑了点儿,但是却要嫁给一个这样抠门儿的男人,真是可惜了啊!

一边的几位小姐也惋惜地摇了摇头,原本以为是个知道疼惜媳妇儿的好男人的,没想到竟然是个抠门儿的小气男人!

啧啧,这小气吧啦的,怪不得娶不到更好的媳妇儿了!

之前还认为花花配不上大牛哥的小姐们立即摇头叹息,甚至已经有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去劝花花三思而行了。

可是花花显然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居然还在撒娇。

“大牛哥,才一百两而已啊,你就买给人家吧!”

大牛哥不为所动:“不行!爹娘就给了我两百两银子而已,我刚才已经给你买了很多好东西了,不能再给你买一百两的了!”

“大牛哥,这皓月楼的东西真的很好的,我记得邻村的胖丫她三姨夫的大嫂的表舅妈买过呢,特别好看,特别香,抹在脸上就跟天仙似的!”

一边说着,花花还故意用自己的身子往大牛哥身上靠了靠,若是个正常男人,只怕此时已经不能抵挡这美人计了。

只是,大牛哥依然不为所动,神情更加地严肃起来:“别人用了好看,你用了不一定好看!”

“你是嫌弃我丑?”

花花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厉起来,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受伤痛苦的表情看着大牛哥。

她这认真的模样,逼真的演技,弄得赵弘焱以为她是真的被自己的话伤到了,赶紧哄起来:“花花,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你就算是不用这些东西,也依然很美!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女人!我最爱的就是你!没有别人!”

花花依旧不依不饶:“你口口声声说爱我,那你就给我买

啊!才一百两银子啊!你们家不是村里的土财主吗?家里不是有三头牛吗?”

大牛哥十分为难:“可是,可是爹娘……”

“别跟我说你爹娘,你是家里的独生子,三代单传,就你这一个独苗苗,你爹娘的钱不都是留给你的吗?你现在只是提前花了自己的银子而已!”

大牛哥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儿。

但是……

“但是今儿出门的时候,爹娘的确只给了我二百两银子啊,现在已经花的就剩下六十两了,不够了啊!”

大牛哥说的是真的,因为他已经将自己的钱袋亮了出来,里边的确只剩下两个十两的银锭子和一些碎银子了。

若是真真切切地数起来,恐怕连六十两都不够了呢!

掌柜的有些为难,不过见惯了人心的他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只能保持沉默,最好还要极力地降低存在感,不然的话……

“掌柜的,你看我们就只有六十两银子了,要不你就便宜一点儿卖给我们吧!”

掌柜的心里一个咯噔,得,还是没有躲过去啊!

一百两的东西卖到六十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啊!最近因为假货闹得,皓月楼的东西已经是在降价销售了,若是再降,他们就不要挣钱了啊!

不管花花和大牛哥如何求情如何保证,掌柜的最终也只能把价钱降到九十两而已,六十两是真的不行了!

“就不能再降低三十两吗?你们皓月楼这么大的生意,难道还差这三十两银子吗?”

花花撇撇嘴,显然是不相信掌柜的嘴里说的亏本销售那套说辞。

一直憨厚的大牛哥此时也变身成为口齿伶俐的善辩男了:“掌柜的,我家也是做生意的,咱们做生意的不是都讲究薄利多销吗?既然遇到了同行,那就给我一点儿面子,咱们都退一步,就六十五两,如何?”

六十五两?

掌柜的真想吐口唾沫喷在他脸上,我说九十两,你说六十两,最后到了六十五两,这就是你说的各退一步?我这步退的也太大了吧!

掌柜的此时也看出来了,这对儿小两口儿根本就不是真的来买东西的,立即头疼地让小伙计将他们赶了出去。

这次,小伙计也不再留什么面子了,直接将人给撵了出去。

“喂喂,你们皓月楼怎么这样做生意呦!真是店大欺客呢!”

花花没有买到吃起来甜甜的香香的口脂,心中十分不满,一边嘟嘟囔囔着一边往旁边的小胡同里钻。

身影刚消失在大街上,花花就变了一副模样。

“大牛哥!都怪你,刚刚你干什么要说什么同行啊薄利多销的话!瞧瞧,人家老板一听这个立马就把咱们撵出来了,都是因为你才没能买成的!都怪你!”

大牛哥也十分委屈:“可是,可是我也不会砍价啊!哎呀花花啊,咱们去别的店里买胭脂吧好不好?那个皓月楼里的东西实在是太贵了,你看咱们刚刚都那么卖力地表演了,可是人家掌柜的就是不肯卖给咱们啊,我也没法子了啊!”

一说起这个来,花花就满肚子的怒气:“买不起怪谁?还不是要怪你那抠门儿的娘亲?这还没娶媳妇儿呢,就不许给我花钱,等我过了门,你娘肯定就要把我当贼一样防着了!”

“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防着你的!我娘岁数大了,等你进了门,就让你当家,我们全都听你的!”

为了哄媳妇儿开心,大牛哥真的是什么法子都敢用啊!

花花显然对这话十分满意,虽然小嘴儿还是嘟着的,不过眉眼间却带了几分笑意。

“哼,那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吧,我就先不买皓月楼的胭脂了,咱们先去别的店里买点儿便宜的。不过你得保证,等我进门当家以后,得给我买胭脂和口脂!”

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儿?先答应了再说!

大牛哥十分痛快地点点头:“好好,绝对买,一定买!”

花花得寸进尺:“我不要皓月楼的胭脂了,我要霜雪阁的胭脂!”

霜雪阁的胭脂就不是一百两能够搞定的了,那肯定更贵。

大牛哥在心里打了个突突,不过嘴上答应得十分痛快:“好好,霜雪阁的胭脂,必须买!”

花花终于笑了起来,两人手牵手准备去档次低一些的胭脂铺子买便宜一些的胭脂和口脂。

不过,还不等两人走出胡同口,就有一个婆子打扮的老妇人迎了上来,笑容可掬地说道:“姑娘啊,刚才在皓月楼听你说想要买胭脂呢,不知道你还想不想买啊?”

林霜眼神一闪,牵着赵弘焱的手就是一紧,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叹息一声:“想啊,可是我们银子不够也没有法子啊!那个皓月楼的掌柜的就是不肯给我们降价呢!你说气人不气人?”

那婆子看上去得有五十岁了,身形还有些富态,一直笑眯眯的,瞧着挺面善的,让人一见到她就想跟她多说几句话。

“姑娘说的正是这个理儿,哎呀,姑娘你是不知道呢,老婆子我刚才就在皓月楼吃了亏呢!”

林霜唇角忍不住弯了弯,看来这婆子是上钩了。

她忍住了笑意,装出一副十分奇怪的样子追问:“老妈妈,你刚刚怎么了?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呢?”

婆子讪讪一笑:“姑娘进店的时候我就在呢,可能是姑娘光顾着看那胭脂和口脂了,所以没有注意到我吧!”

没注意到才怪呢!林霜早就注意到她了,不过不是在皓月楼店里,而是在门口看热闹的人群里。

这个婆子根本就不是皓月楼的顾客,而是假货贩子中专门负责销货的其中一个!

“哦,原来如此。”

林霜没有拆穿她,点头问道:“那老妈妈你怎么了呢?”

终于说到了正题上了。

婆子叹息了一下,说道:“哎,还不是老婆子我老了不中用了?我家小姐遣我到皓月楼买胭脂和口脂,谁承想我把小姐要的颜色给记差了,这不,回去了以后被小姐臭骂了一顿,还让我赶紧出来调换正确的颜色。”

林霜点点头:“妈妈你记差了也不打紧,你家小姐明知道你老了居然还让你出来买东西,她才有错呢!”

婆子嘴角抽了抽,也就是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敢这样说吧!

“还是姑娘你通情达理啊!”

婆子继续哭诉:“被小姐这么一训斥,我就赶紧拿了东西来皓月楼调换。可是啊,这皓月楼非说我们的东西已经打开用过了,不能再拿给旁人卖了,就是不肯给我调换!我都说了我要错了颜色,他还说让我重新买正确的颜色!”

说到这里,婆子的眼泪立即就扑簌扑簌地下来了,看上去十分可怜:“那一套胭脂口脂下来少说也得一百两银子啊,想我这孤老婆子就算是省吃俭用几十年也不能攒到这么多银子啊!这不是要逼我去跳湖啊!”

林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像你这种专门卖假货不知道坑害了多少无辜少女容颜的坏蛋,跳湖都是便宜你们了!

悄悄给赵弘焱使了个眼色,憨厚忠诚的大牛哥立即上线。

“这位妈妈,那皓月楼不肯给你调换颜色,还要让你重新买新的,那你不如将你买到的错了的胭脂卖给旁人啊!这样多少也能少拿出一些银子啊!”

婆子趁着低头擦眼泪的空当儿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这个傻小子果然上当了,她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这两个人上钩啊!

虽然这婆子故意遮掩了笑容,不过以林霜的聪明劲儿还是看出来了。

她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妈妈你买的是什么样的?能不能让我瞧瞧?”

老妈妈立即点头,欣喜若狂地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布包,临打开的时候还十分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旁人经过了才小心翼翼地掀开了三四层锦布,露出了里边的胭脂和口脂。

一看到这胭脂和口脂,林霜的眼睛就亮了。

果然是假货!

而且还是十分逼真的假货!

要不是她今日出发之前跟皓月楼的东家提前通了气儿,拿到了真品好好地研究了一番,只怕真的要被这婆子手里的假货给骗了!

眼眸微垂,林霜将眼中的愤怒遮掩得恰到好处,狂喜地叫道:“啊!这不就是刚才我看上的那套胭脂和口脂吗?这个口脂特别甜特别香,吃起来就跟吃香蕉一样呢!”

“是呢是呢,就是这个!”

婆子一边恭维地笑着,一边在心里十分不屑地嗤了一声,能将口脂吃进嘴里的,恐怕也就是这个又丑又傻的土包子了!

“姑娘,我一开始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过来找你们的,既然这胭脂正好合了你的心意,就求求你发发善心,可怜可怜我这孤老婆子,帮我买了这套胭脂吧!”

终于开口了!

花花顿时上线,眼巴巴地看向了大牛哥:“大牛哥,要不,咱们就要了吧?”

大牛哥摸了摸自己的钱袋,犹豫了片刻,看向了老婆子:“你刚刚应该也看到了,我手里只剩下了六十两银子,不过,我们还要雇车回乡下,所以,我最多只能给你五十两。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就当是发了善心帮你一把。你要是嫌少,就去找别的买主吧!”

别的买主?像你们两人这么傻的买主有那么容易找到吗?

婆子在心里哼了哼,她在皓月楼等了三天了才终于等到了这么一对儿活宝,又偷偷躲在胡同口听两人说悄悄话,这才敢现身出来兜售假货。

要想再找下一个目标,不知道还要等几天呢!

“五十两就五十两吧!”

婆子有些肉痛地将东西塞进了花花的手里:“之前我那几个老姐妹们已经帮我凑了一些银子,再把我自己存着的棺材本儿拿出来,应该也够给小姐买新的胭脂了。”

拿到了新鲜出炉的胭脂,花花笑得乐开了花。

大牛哥也十分痛快地将银子给了婆子,接到银子的时候婆子还忍不住叹息了一句:“唉,能怪谁呢?只能怪我太笨做了蠢事!等我将这差事做好了就跟老夫人说一声儿回乡下带孙子算了!也省的再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了!”

婆子念念叨叨了一大堆,最后甚至还对即将成亲的小两口儿说起了祝福的话。

“丫头啊,你虽然长得,嗯,其貌不扬,不过幸好命好!碰到了这么一个爱你的男人呢!好好珍惜吧!”

“小伙子啊,那个啥,委屈你了!唉!可惜了啊!”

说完,婆子便摇着头揣着银子走出了胡同,很快便不见身影了。

林霜有些郁闷地站在原地,抬头看向赵弘焱:“她最后那句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委屈你了?难道娶我委屈你了吗?”

的确是委屈了,这么好的小伙子居然偏偏看上了这么一个又丑脾气又臭的小丫头,怎能不是委屈呢?

赵弘焱哈哈一笑,伸手将正在闹别扭的林霜揽进了自己的怀里,以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不委屈不委屈,他们那些庸人怎能看到我心爱的女人的好?我的女人是天下最美最好的,谁也比不上你!”

林霜皱了皱精巧的小鼻子,难道这家伙是真的突然开窍了吗?现在说起甜言蜜语来简直就是信手拈来啊,也不知道到底是跟谁学的,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咦不对!

林霜猛地回过神来:“那个婆子呢?赶紧去追!再晚了就钓不到大鱼了!”

他们今儿特意扮成这个样子演这出戏,就是为了钓假货贩子上钩,然后顺藤摸瓜找出他们制作假货的窝点的。

这假货贩子狡猾得很,只要是出手了的人,就会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京城。若是不能趁热打铁,今儿这场引蛇出洞就是白搭了啊!

都怪赵弘焱,弄得他们两个人光顾着打情骂俏,都把正事儿给忘了!

“别着急了!”

赵弘焱一把拉过快要炸毛的林霜,好笑地抚平了她紧蹙在一起的眉头,笑道:“那假货贩子既然能在得手后快速离开京城,就说明他们背后肯定有人接应。既然如此,你我这两个买家还能追上他们吗?”

那怎么办?

林霜瞪大了眼睛:“难道今儿的功夫都白做了?”

当然不能白做!

赵弘焱一笑:“傻瓜!我早就让小罗子带人暗中守在胡同口了,只要那婆子一出去,立即就有人跟上去。放心吧,我找的人都是有功夫的好手,保证不会跟丢的!”

原来这家伙是早有准备啊,害得她白担心了一场!

一想到这里,林霜就又是兴奋又是甜蜜,粉嫩的小拳头轻轻锤在了赵弘焱胸口,声音更是软糯甜美。

“你啊你,既然早就准备好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看我着急很高兴是不是?”

自从赵弘焱向她求亲之后,林霜就对他多了一分从未察觉过的莫名的情愫,再说话时也不像之前那样生冷了。

或许也跟赵弘焱的嘴巴突然变甜了有关系吧!

林霜这娇俏的小模样立即将赵弘焱的心里弄得痒痒的,脑袋也在一瞬间跟着死机了,之前夏征和林媛教给他的各种甜言蜜语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竟是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回复了。

不错,他突然变得开窍了,正是夏征和林媛用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逼着他背下了各种甜言蜜语。

甚至连上了岁数的常公公也被叫了过去扮演林霜,跟赵弘焱来了一场又一场对手戏。

赵弘焱嘴里的各种甜言蜜语差点儿都把常公公给说吐了,不过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终还是成功出师了。、

只是现在,遇到了突发状况,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喂,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你之前不是挺会说的吗?怎么这会儿不说话了?”

林霜察觉到赵弘焱有些不对劲儿,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担忧。

该不会是刚刚演戏过头,将这个小呆子给吓到了吧?

林霜眨眨眼睛,立即在心里做起了自我反省。

可是再怎么想也没有发现自己有过头的行为啊!

“你到底怎么了嘛?”

林霜的小手儿已经摸到了赵弘焱的脸上,不用林霜开口,他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

冷汗也顺着后背慢慢往下淌,整个身子都快要僵住了。

怎么办怎么办?

赵弘焱嘴唇抿成了一条线,直直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突然,他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场景。

这是他成功出师后离开之前发生的事,夏征悄悄地将他拉到了一边,笑嘻嘻地给他传授了一招必杀技。

“若是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那就该做点什么了,比如说,牵牵小手儿,亲亲小嘴儿。”

牵牵小手儿?亲亲小嘴儿?

赵弘焱眼睛一亮,可是自己现在已经牵着林霜的手了啊,难道,真的要亲亲小嘴儿?

“喂!小呆子?赵弘焱?你到底怎么了啊?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还有,你,你干嘛要这样看着我?我,我有点儿……”

林霜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赵弘焱的眼睛里似乎有两团火在燃烧,烧得他满脸通红,也烧得她呼吸急促,有些坐立不安了。

“那个,你是不是口渴了?要不,要不我去给你弄点儿水喝!”

说完,林霜转过身去准备立即逃离这个有些“危险”的人。

不过,赵弘焱没有给她逃离的机会。

她只感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攥住了自己纤细的胳膊,而后天旋地转,自己已经被他带着回过身来,一头撞进了一个温暖而宽阔的怀抱中。

小呆子身上独有的男人气息迅速地钻进了鼻端,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

坏了!他肯定是要亲亲我的小嘴儿了!可是我的嘴上还有皓月楼的口脂啊!

林霜都没有来得及决定要不要将嘴上的口脂抹掉,就已经被他堵住了嘴巴。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子僵硬的林霜终于被赵弘焱放开了,望着对面那男子嘴上红呼呼的一片,林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赵弘焱轻轻舔了舔唇上的口脂,也笑了起来:“这皓月楼的口脂的确是香香的甜甜的。不过……”

“不过什么?不好吃吗?”

林霜顶着同样糊成一片的嘴唇看着他:“我觉得还挺好吃的,你放心,这皓月楼的口脂纯天然,很健康的,吃起来绝对没有毒!”

不知不觉间,林霜的职业病又犯了。

赵弘焱又好气又好笑,一把将她重新拉进了自己怀里,炙热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不过,就是涂的太多了,我只尝到了口脂的味道,却没有尝到你的味道,真是可惜了。”

啊?

林霜的小脸儿顿时变成了熟透的红苹果,这个家伙,果然是越来越厉害了,说起情话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以前居然没看出这家伙的恶狼本性,真是白瞎了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啊!

------题外话------

9月20号之前番外完结,新文也会在20号之前开始更新,同样还是种田文,喜欢的姑娘去看看吧,顺便动动小手儿收藏一下哦,要是可以的话,留个言就更好啦,哈哈~

《农门辣女:兽黑王爷蜜宠妻》本月20号之前开始更新了哦,十多号的样子吧~

ps:新文男女主在《悍女》中打过酱油哦~

这是一个:立志要当“富可敌国的丑胖子”的农家女依靠说媒拉纤发家致富,却最终将自己搭进去的故事:

女主虐虐极品,谈谈恋爱,当当红娘,挣挣银子,顺便收个美男天天撩,

既是农家丑女变第一媒婆的翻身战,亦是花样恋爱的精彩教科书,

纯纯的种田挣钱文,无宫斗无权谋,温馨甜宠,轻松搞笑,欢迎各位姑娘跳坑宠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