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霜篇09甜蜜收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悔?

她林霜这辈子唯一做过后悔的事,或许就是没能早早看清楚自己对赵弘焱的感情了。

至于眼前这个男人,哈,她从来都没有觉得有什么要后悔的!

“韩公子,我想你应该是没搞清楚状况。这霜雪阁是我自己的产业,我想要跟谁合作就跟谁合作。我林霜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是也不至于蠢到让别人替我决定霜雪阁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吧!”

韩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还十分夸张地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泪花。

“林小姐居然说自己不聪明?哈哈,这应该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话了。不过,林小姐,你今日好像真的不是很聪明,难道你没有看出来,真正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不是我,而是你吗?”

说着,也不见韩凌怎么动作,原本紧紧关闭的几个小房间的门突然打开,每个房间里都窜出来了不少手持木棍的打手。

林霜目测了一下,恐怕得有三四十人之多。

为了将她拿下,居然早早地准备了这么多打手,他也真把她放在眼里啊!

不过,在看到这么多打手出现的时候,林霜的心终于还是踏实了。

韩凌果然跟假货贩子是一路的,而且看样子,应该还是他们的领头羊才对。

再结合之前韩凌说过的话,林霜还能不明白韩凌接近自己的目的吗?

将霜雪阁收入囊中!

只是,霜雪阁是她和大姐一手创办起来的,她在这上边耗费了多少心血?怎能随随便便让一个败类给抢走?

一想到这里,林霜眼中的所有情绪全部转变为不甘和愤怒。

“韩公子,你这是想要强抢吗?”

想象中的胆怯、惊惧、求饶、痛哭流涕都没有出现,韩凌一时有些怔愣,甚至都在怀疑眼前这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到底是不是女子。该不会是哪个男人男扮女装跑来糊弄他的吧?

但是,即便对林霜不太熟悉,韩凌也能确认,眼前不卑不亢不惧不惊的小女孩儿,就是霜雪阁的东家,林家三小姐林霜。

啪啪,啪啪。

韩凌忍不住鼓起掌来,更是笑着摇了摇头:“林小姐果然不愧是女中豪杰,小小年纪居然就有这份胆识。若是换了京城里其他的女子,恐怕此时都要吓得瘫软在地哭求了呢!”

哈!

林霜好笑地抖了抖肩膀:“若是瘫软在地哭求于你,你能放过我吗?你能放过我的霜雪阁吗?”

韩凌耸了耸肩,显然是没有这个打算。

“既然你不会放过我和霜雪阁,那我干嘛还要求你?”

林霜翻了个白眼儿,语气十分不屑。

这小模样倒是把韩凌给气笑了:“我说林小姐啊,你是真的不怕还是没能看清楚状况啊,现在你已经被我控制了,你马上就要落在我的手里任由我摆弄了。可是,为什么你还是对我这么不屑一顾?你若是能够求一求我,或许,我还会考虑对你好一点儿呢?”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要不是林霜早就知晓了假货贩子的一些情况,还真的要被他给忽悠了呢!

“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吧,不要再弄这些有的没的了,本小姐可没有空给你废话!”

林霜双手抱胸,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她这个样子还真把韩凌都逗笑了:“行了行了,既然林小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动粗了!”

说完,他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变为冷厉,右手一挥,那些手持棍棒的打手们便狞笑着朝着林霜几个女子逼近了。

林霜和杜若连翘三人都是没有任何武功基础的弱女子,但是不会武功不代表什么都不能做。

从小跟在老烦身边,林霜早就学到了不少自保的招数,她身上带着的毒药简直比头上的簪拆还要多。

“韩凌,本小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就别怪本小姐手下无情了!”

韩凌哪里会理会一个弱女子的叫嚣?在他看来,此时的林霜就是在困兽犹斗罢了。

“别听她废话,给我把这几个丫鬟绑了,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韩凌脸上满是邪佞的奸笑:“至于这个林小姐嘛,哼哼,送到我床上去!本公子要好好地调教调教她!”

床上去?

一听这话,林霜的脸顿时就黑了,杜若连翘几人更是气得浑身直哆嗦,早就看出这韩凌不是个好东西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龌龊!

“好你个韩凌!”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霜眼睛危险地眯了眯,都不等小美小丽出手,她就已经从腰间抓出了一个大纸包,一个转手奋力扬了出去。

众人只见一团又白又黄的迷烟似的东西借着风势朝自己飞来,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迷烟已经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

“有毒!”

不知哪个反应快一些的家伙大声叫了一句,不过等旁人听到再反应过来想要捂住口鼻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这些迷药是林霜特意调配的,比老烦的迷药还要厉害,不说是见血封喉,但也绝对是药到人倒!

只听砰砰一阵乱响,原本还手持棍棒想要上前抓几人的打手们全都身体瘫软,躺在了地上。

手里的棍棒更是横七竖八地散了一地,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距离林霜近的打手们全都中招了,站在后边的一些打手见状赶紧往后退,就连韩凌也有些震惊地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来。

这就是使用迷药的短处了,只有近处的人才能中招,而那些远一些的人有了防备全都逃走了。

杜若和连翘立即抓起了地上的棍棒,齐刷刷地守在了林霜面前。

刚才在马车上,她们已经提前服用了林霜给的解药,此时别说是迷药了,就是韩凌自己送来的迷药,对她们都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小美小丽也没想到林霜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说实话,之前接到命令过来保护她的时候,她们都以为这个小姑娘就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呢!

却不想,原来她根本不像表面上展现地那么纯良无害啊!

两人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真不愧是平西郡主的亲妹妹,竟有这样的手段和胆识!

“你,你怎么还随身带着毒药!”

看着地上躺倒一片的打手,韩凌也呆了。但是这句话一问出口,他就明白了。

这丫头该不会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自己的打算吧?不然,怎么会随身带着毒药呢?

“你,你该不会是,早就知道了吧?”

林霜哈哈一笑,小手儿又伸进了腰带里,只是这次拿出来的不是小纸包了,而是一个小瓷瓶。

那瓶子通体精白,上边还画着各种好看的图案,但是,直觉告诉韩凌,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

果然,只听林霜有些阴仄仄地笑道:“你说什么?知道什么了?你是说我知道你制售假货的事?还是说我知道你要对我不利?”

韩凌嘴角一阵抽搐,臭丫头,她果然全都知道了!

“你居然连假货的事都知道,哼,既然你这么聪明,那本公子今日就更不能留你了!林霜,今日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若是你能乖乖上钩,将霜雪阁的配方交给我,我或许还会留你一条命。但是现在……”

韩凌眯了眯眼睛:“我只能将你灭口,也省的你出去胡说八道!”

说完,他当先从身边一个打手手里抢过了一根棍子,举起来就要朝着林霜冲过去。

不过,还未走两步就被林霜手里的小瓷瓶给吓得退回来了。

“你,你别以为随便拿个小瓷瓶子我就怕了你,我,我才不会信你的!”

林霜哈哈一笑,把手里的小瓷瓶玩得溜得不行:“你既然不信,干嘛还要逃得那么远?快点过来吧,你不是说想要将我弄到床上调教调教吗?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啊!”

一边说,一边将小瓷瓶的盖子打开了。

瓶盖开启的一瞬间,所有的打手连带着韩凌都惊恐地后退了好几步。

甚至还有个年轻一些的打手惊恐地说道:“东家,听说,听说这小丫头是神医甄修明的关门弟子呢!当年好多人向她挑战,结果,结果都被整了。咱们,咱们还是小心点,将她放走吧!没准她手里的就是绝世奇毒啊!”

啪一声,韩凌的棍子毫不留情地敲在了这男子的屁股上。

“滚蛋!涨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她就算是神医的徒弟,也只是个小姑娘!我就不信了,咱们这么多大男人还能治不了她!”

眼珠子骨碌一转,韩凌举起了手里的棍子朝着林霜几人狠狠地扔了过来:“既然不能近身,那就用棍子砸他们!棍子用完了再用石头,先把她们砸晕了再说!”

用棍子砸?这可是个好主意啊!

打手们立即有样学样,纷纷将手里的棍子扔了出去。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原本自以为十分聪明的做法,其实是在给对方送武器。

只见林霜和杜若连翘三人十分淡定地后退两步,另外两个婢女快速上前,一把接住了当先扔过来的棍棒,而后左闪右躲,砰砰砰砰地将打手们扔过来的棍子打到了一边去。

咣当咣当,伴随着各种凌乱的声音,棍子散落一地。

打手们彻底傻了眼,现在连棍子都没有了,他们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韩凌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挥手叫道:“去搬石头!只要是能砸过来的东西,都给我使劲儿砸!别心软!”

东家都发话了,他们这些打手们自然是立即照办了。

有的院子里找石头,有的去房中搬了好多用来存放假胭脂的盒子,甚至还有人将厨房里不知放了多少天的冷馒头给搬来了。

看着众人手里杂七杂八的“武器”,林霜笑得乐不可支。

小美小丽两人也抱胸好笑地看着他们,反正她们已经给六王爷送了信儿,这几个打手也不是她们两人的对手。现在就当是逗着这伙子人玩好了。

“给我砸,给我狠狠地砸!砸中了丫鬟的,赏金五十两银子,砸中了林霜的,我给他一千两银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人叫嚣着将手里的武器砸了过来。

一开始还是石头锅铲这些东西,后来就变成了臭鞋臭袜子,在之后就是冷馒头土豆之类的蔬菜。

小美小丽两人都是高手,挥着棒子,一只手就能将这些如雨点般砸过来的武器给甩开,甚至还能时不时地帮林霜留下一些她想要的好东西。

“小美,那个盒子好漂亮的,给我留下!”

小美点点头,一手继续挥舞棒子,另一只手快速地伸出去又回来,一只做工精巧的小盒子便落到了林霜的手里。

“哇,虽然这凌霜阁弄了不少假货,但是不得不说,这包装还真的是挺下本钱的呢!你瞧这做工,比咱们霜雪阁的盒子还好呢!”

连翘也点点头:“只是可惜了,做这盒子的居然是个坏蛋!”

居心不良者不怕,怕的是居心不良者有文化!

林霜也遗憾地叹了口气,将那小盒子塞进了杜若的手里:“给你女儿拿去装娃娃玩吧!”

说完,林霜又让小丽将她看中的一个小木偶扔了过来。

这小木偶雕刻得十分精致,是个刚刚完工的小老虎,栩栩如生,虎虎生威。

她又感叹了一会儿,直接塞进了连翘的手里:“拿回去给你儿子玩吧!”

杜若生了一个女儿,连翘膝下有一个儿子,她非常喜欢这两个小家伙儿,经常送一些小玩意儿给他们玩。

连翘刚把小老虎收起来,眼神一亮,叫道:“哇,小姐,居然还有银子!”

可不是还有银子!

也不知道那个傻缺,见手里能扔的东西没有了,竟然跑去韩凌放银子的地方将钱箱子给抱了出来。

只见他一边叫嚣着一边将银子当成石头扔了过来,这忠心耿耿的小模样,还真是让人喜欢呢!

哈哈,哈哈。

林霜哈哈一笑,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边让小美小丽把银子都送过来,一边指着早已傻了的韩凌挑衅。

“韩凌,你这是从疯人院里找到的手下吗?一个一个地都跟个大傻子似的!哈哈,就你这样的手下,也难怪不能在京城里立足了!活该啊活该!”

杜若一边捡银子,一边笑着补刀:“小姐你真是太抬举韩公子了,韩公子哪里是从疯人院里找到的这些人?应该说他自己就是开疯人院的,而且还是院长呢!”

疯人院这个词还是拜林媛所赐,因为她让畅音阁演了一出《飞出疯人院》的戏码,所以现在京城里所有人都知道了疯人院三个字。

“对啊对啊,以后咱们不能叫他韩公子,应该叫他韩院长才对!”

连翘美滋滋地将银子放进小荷包里,还不忘让那个傻不愣登的小子继续:“小伙子别傻站着了,你还没有砸中我呢,赶紧再扔点银子过来啊!”

那小伙子哪里还敢再扔?早就吓得一声惨叫,扔下钱箱子撒丫子就逃走了。

再不逃走,他家东家肯定要当先把他给劈了!

“林霜!你很好!”

这几个字,韩凌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相隔这么远,林霜都能听到他气得磨牙的吱吱声了。

不过这又如何?

谁让他制售假货害了那么多人?活该被气!

至于这些银子,肯定都是他们制售假货得到的不义之财,她将它们收起来,也只是物归原主而已。

当然,至于这些银子会不会被她送回给那些买了假货的人就得另说了。

那些买了假货的人也是活该,要不是她们贪图便宜,又怎么会被这些坏人给骗了?

所以说,贪小便宜吃大亏,以后做事还是要三思而行!

“我好得很啊,韩公子,哦不对,韩院长又是给我送盒子又是给我送银子的,我能不好吗?”

林霜依然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小模样,不得不说,这个样子的她真是让韩凌气得牙痒痒。

“来人,给我杀了这个女人!只要能得手,本公子立即奉上白银千两,还要将他的家人提携到身边做管事!”

这是要用利益诱惑众人了。

林霜唇角微微一抿,这个韩凌果然是个厉害的男人,明知道她手里有毒药,这些打手不敢靠前。

但是现在他提出了给他们的家人丰厚的利益,只要是鬼迷心窍了的人,都会为了家人的利益上前一试。

更何况,她身上既然敢带着毒药,就一定会有解药。韩凌敢让打手们上前,应该就是笃信了这点。

果然,在韩凌的重赏之下,有不少家中有儿女的打手们立即回去换了长长的砍刀出来。

有一个人拎起了刀,就会有更多的人拎起刀。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林霜几人便被拎着长刀的打手们包围了。

现在是真刀真枪的干上了,林霜和杜若连翘几人都没了法子,只能往后退躲在小美小丽的身后。

直到此时,小美小丽身上的暗卫气息才终于爆发,不是两人刻意散发出来的,而是见到了危险来临,两人自发地散出了杀气。

韩凌之所以能够依靠卖假货发家,以前定然也经历了不少枪林弹雨,他手下的打手们更是不怕死。

“杀了她们!杀了她们!”

被林霜的迷药药倒在地的打手们也给同伴们加油叫好。

“就你还有脸加油!本姑娘先让你下地狱!”

连翘一脚踢中了脚边一个叫嚣的打手,那打手顿时闭上了嘴巴,脸也立即肿了起来。

“林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肯不肯跟我合作,只要你乖乖交出霜雪阁的配方,并立即跟我圆房,本公子就让这些人退下!”

韩凌还在做梦,甚至还在幻想着娶到林霜呢!

林霜冷冷一哼,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了,直接撇过了脸去。

“好!很好!”

韩凌阴仄仄地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你就等着香消玉殒吧!”

香消玉殒?哈,还不知道最后陨的到底是谁呢!

林霜捏紧了手中的小瓷瓶,在打手们冲上前来的时候,小手一扬,扔到了打手群中。

只听嘭地一声,那瓷瓶应声而碎。

打手们都齐齐站住了脚,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就连躲在最后边的韩凌也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生怕染上一点儿那有毒的东西。

只是,让大家失望了,那小瓷瓶碎开之后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飞出来,就算是迷烟,应该也会有点颜色才对啊,可是这个东西……

“哈哈,你们都中了我的十香软骨散了,我这毒药可是师父最得意的一件毒药了,它无色无味,别管你距离多远,方圆百尺都能被它的毒沾染上。哼哼,你们就等着蹊跷流血而亡吧!”

林霜笑得眉飞色舞,看她这自信满满的样子,杜若和连翘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子甜香的味道?那就是我们小姐的十香软骨散的味儿呢!”

“对,别看它甜甜的香香的,其实害起人来一点儿也不甜香,它会让你们在一个时辰之内七窍流血而亡。哎哎,你最好不要动啊,谁要是动了,就会立即毒发身亡,横尸当场!”

这,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厉害的毒药?

不仅是韩凌和打手们有些疑虑,就连小美小丽也十分惊讶,不过,在两人看到林霜背在身后已经紧张地搅在一起的小手儿时便明白了。

敢情这十香软骨散,都是骗人的啊!

这毒药的确是骗人的,林霜身上的确带了不少迷药,但是也仅仅是迷药而已,都没有之前她放出去的迷药管用。

至于这个小瓷瓶,原本就是赵弘焱送给她把玩的而已,她将它扔出去,也只是个障眼法罢了。

不怪林霜这样做,实在是她不知道小美小丽的底细如何,面对着十几个手拿砍刀的打手,她们两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真的能抵挡吗?

但是,这个法子并不能维持太久。

果然,杜若和连翘的威胁刚说完,就有一个不怕死的打手当先举起了棍子,以一种视死如归的架势冲了过来。

“不就是死吗?只要在死之前砍死你,我儿子下半辈子就有着落了!”

眼看着那男子的砍刀就要落在小美小丽的头上,但是,还不等两人有所动作,这男子便自己翻了个白眼儿,砰一声倒在地上了。

众人探头去看时,他早已停止了呼吸。

这,这真的是中毒而死吗?

打手们齐齐变了脸色,还想要赌一把的人全都不敢动弹了,原来那个小丫头说的不错,他们真的中了很厉害的毒药,只要一动弹,就会立即毒发身亡啊!

连翘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男子,她刚刚真的只是在信口胡说而已,她根本不知道那毒药会这么厉害好不好啊!

就连林霜也震惊万分,不过很快,小美便压低了声音告诉了她真相:“这人死于暗器,应该是六王爷到了!”

原来是小呆子到了!

林霜忍不住咧了咧嘴,要不是有耳朵挡着,只怕她的大嘴巴要咧到后脑勺去了。

“韩凌,你到底信不信!还不赶紧束手就擒!”

小呆子来了,林霜的底气也足了,就连叫嚣起来也是十分嚣张!

韩凌的确害怕,但是又怎么会这么轻易放弃?

“束手就擒?你们只有几个弱女子,别以为我会怕你们!”

“哦?弱女子?若是再加上京城护卫队和本王的私兵呢?韩公子,你是怕还是不怕?”

不等韩凌说完,就有一个异常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

而伴随着这个声音响起的,则是更加凌乱的脚步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庄子里突然涌进来无数手持长枪的官兵,个个凶神恶煞,眼神犀利。

而走在中间的那个锦衣华服的男子,不是当今六王爷赵弘焱还是谁?

林霜的眼睛都直了,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小呆子,真的好帅啊!

赵弘焱自然也看到了林霜,在确定她完好无损之后,赵弘焱的心才终于落了地。

“对不住,我来晚了。”

林霜心里都要甜蜜死了,但是嘴上却是不依不饶:“什么来晚了,你是来早了,本姑娘玩得正开心着呢!”

可不是正开心着呢,她正在这吓唬那些大坏蛋呢!

不过,庄子里的打手们此时全都变成了乖宝宝,在看到官兵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激动地落下了泪水。

“官大人啊,求求您救救我们吧,我们中了奇毒了啊,不能动弹啊,一动弹就会毒发身亡啊!”

“哎呀呀,你不要碰我啊,我不能动的,我一动就死定了!”

“呜呜,娘啊,媳妇儿啊,我要死了,我对不住你们啊!”

望着这些被吓破了胆儿的打手们,林霜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她却不打算将毒药是假一事告诉他们。他们自己就是制作假货的,现在也让他们尝尝被人欺骗是什么滋味儿吧!

被官兵押着的韩凌还在抵死顽抗,赵弘焱早就在连翘那里知晓了韩凌想要对林霜做的龌龊事了,见到他,一脚便踢了过去。

好巧不巧地,这一脚正好就踢到了他的命根子。

“啊!我,我的……疼死了,救命啊,官大人,他要杀我啊!”

押着韩凌的两个官差一个挠了挠头,一个抬头看了看天,谁都没有看到赵弘焱要杀人。

赵弘焱冷哼一声:“韩凌,原名路长岭,在江南一带以行骗和贩卖假货为生。怎么,没想到吧,让你逍遥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要进大牢里了!”

一听到赵弘焱说出自己的真名,韩凌立马就老实了。能够将他的底细查的门清儿,看来他在城外的那些小作坊们也都被查获了。

果不其然,赵弘焱在带兵过来救林霜的同时,也已经派人去了那几个庄子里,将制售假货的人们通通抓获了。

现在人证物证俱在,韩凌下半辈子定然是要在牢狱里度过了。

不过,事情远远不如赵弘焱和林霜所想像的那么简单。

官兵再将人抓获之后,竟然还在这个庄子的后院子里发现了一个大坑。

那大坑里埋着的竟然是十来具尸身!

制售假货的庄子里竟然还有命案,这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进大牢那么简单的事了。

经过查探,那些死人的身份也查了出来。

原来韩凌来到京城发展之后,急需各种做工的手艺人。

而这些人既要听话又不能暴露了庄子里做假货的秘密,于是,他就命心腹去城外各个村子里找一些孤苦伶仃的单身汉来做事。

单身汉不多,那就找乞丐,乞丐再不够,就命人悄悄地去掳落了单儿的年轻小伙子。

这些人在作坊里做事,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就要挤上十多个人,一些身体不好的很快就被压垮了。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韩凌也不给他们找郎中,等这些人实在是病得不行或者快要咽气的时候,就拖到后院的坑里埋起来。

有不少人,都是在还尚有一口气的时候被活埋的!

这样的暴行,简直是令人发指!

当林霜知道这些事时,真是气得浑身直哆嗦,恨不得拎着刀去把那混蛋大卸八块才行!

赵弘焱抿抿唇角,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我会上禀皇兄,将那个混蛋凌迟的。倒是你,这次的事实在是太危险了。”

的确是太危险了,若不是赵弘焱执意给她安排了两个女暗卫在身边,只怕这次的事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说实话林霜也有些后怕,在京城的十多年里,这次应该是她遇到的最凶险的状况了。

以前她还仗着自己有迷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经过这次事才发现,当遇到真正的敌人的时候,什么迷药什么下毒,都是不管用的。

“对不住,让你担心了。不过,我已经找到了永远都不会受伤的好法子了!”

赵弘焱有些好奇地看着她:“什么法子?该不会是又发明了什么十香软骨散吧?”

十香软骨散什么的,都不是真的!

林霜嘿嘿一笑,一把揪住了赵弘焱的衣领,将他带到了自己面前。

“什么十香软骨散啊迷药的,都不如一个男人靠谱!姑奶奶决定了,你这次的表现勉强还算过关,就勉为其难地将你收入房中,为我做一辈子保镖吧!”

做一辈子,保镖?

赵弘焱唇角邪魅一勾,将嘴凑了上去:“只是做保镖吗?我在别的方面,也很出色呢!”

“你指的是,哪个方面?”

“就是你想的那个呀!”

“你,流氓!”

“咦?我说的是做饭啊,你不是吃货吗?难道我帮你做饭就是流氓了?你这小脑袋瓜子里,在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

“真的?”

“真的!喂,别动我衣服!”

------题外话------

下个是林薇和小林子的小番外,然后再就是几个小剧场,小包子的,安乐公主生女的,啦啦啦~

友情推荐甜宠文文《携子追妻:老公是总统》

作者:浮世流光

简介:只不过醉酒一夜情,就多了个五岁大的儿子。

乔思黑人问号脸,如今科技这么发达了?

多了个伶俐乖巧的儿子就罢了,可谁能告诉她,为何儿子他爹是总统?

刚刚应聘上总统助理的乔思崩溃到想扶墙暴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