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篇03压织工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乐瑶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林薇和陈若初两人自然就开始忙活皇商的事了。

当陈若初将参加皇商比赛的决定告诉布庄里的人时,果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特别是六子这傻小子,哈哈大笑起来,一拳头捶在了陈若初的肩膀上:“老大,你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敢情你早就想好了,就是故意吊我们胃口呢啊!哈哈!”

六子人高马大的,比陈若初可要强壮得多,被他这一拳砸下来,陈若初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微微晃了晃。

六子有些尴尬地嘿嘿笑了笑,立即缩着脖子站到一边去了。

众人都被他们两个搞笑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林薇更是抿着唇笑了起来。

“既然决定了参加皇商比赛,那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争取一鸣惊人!”

陈若初在给大家做动员,众人早就盼着参加皇商比赛了,听到陈若初的话自然精神倍足,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了。

参加皇商比赛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首先要经过地方选拔,胜出者再在京城里参加比赛,只有最后胜出的十个参赛者才能有机会进宫,参加最后的角逐。

陈若初和林薇虽然认识林媛,在京城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参加比赛的时候还是要按照正规程序来,不然最后就算是夺得了皇商,只怕也会被有心人说三道四。

前两场的比赛根本不用陈若初和林薇现身,直接将初薇布庄新出的流光锦缎拿出去一亮相,初薇布庄立即就顺利地过五关斩六将,一举进入最终角逐了。

今年负责掌管皇商比赛的是户部,并没有特意交代给某个皇子。

一是因为皇商之争早已没有之前那么激烈,各方各地涌现出了不少能人,让一个皇子去管理此事实在是有些门外汉的感觉了。

二是,皇帝此时是真的没有合适的皇子来掌管此事。

未成年的皇子不予考虑,而成年的皇子里边,三皇子已为太子,正在忙着选妃。二皇子赵弘盛家务事繁杂,连家里那几个妻妾都忙不过来,还怎么去掌管朝中事?

老皇帝已经对这个二儿子失望到底了,已经打算给他一块封地,让他带着成天闹个不停的妻妾们去封地闹腾了。

而据说这个封地十分贫瘠,周围守城的将军们都跟夏大将军相熟。这样根本不怕他到了封地再兴起什么波澜,倒是也省心。

只是,对于一个皇子来说,被父皇派去封地,就相当于是彻底跟皇位无缘了。

赵弘盛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听说闷在书房里哭了整整三天三夜才作罢。

赵弘盛之前做了不少坏事,别说是哭了三天三夜了,就是在家中闹上吊闹自杀,也不会有人同情他。

户部掌管皇商之事也是有好处的,因为户部做主的人太多了,即便有人想要走后门,也得将所有的户部官员都贿赂一个遍才行。

不过,若是真的这样走下来,只怕掏出去的钱比皇商带来的效益还要多。

距离进宫比赛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林薇和陈若初整天都在房中忙活着压织的方法。

那流光锦缎只是他们初薇布庄的一个引子,其实真正能够在众人面前吸引目光的,应该就是现在研究的压织方法了。

这个方法说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

一般的布料,不管是多么好的料子基本都是用白布染成了彩色,然后再在上边绣花。

但是林薇想出来的这个压织方法却不是,她是直接在织布的时候就将花样织进去。

这样等布料织好以后,就会呈现出各种漂亮的花样。

而且只要将其中的织布方法熟练掌握,你想要什么样的花样,就能织出什么样的花样,绝对要比再次刺绣的更方便。

其实这个法子也是林媛根据后世的织布方式提醒林薇的,严格说起来,当然是在布料上额外刺绣更值钱。

只不过,就是因为大雍没有压织方法的前例,才会显得这个法子更出彩。

“怎么样?”

林薇眼睛上蒙着布,有些忐忑地坐在椅子上。

对面的陈若初,正从织布机上将刚刚织好的布料拿下来。

虽然这块布料只有普通帕子那么大,但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能够将这块儿小小的帕子织好,废了他们多少心血。

“你觉得呢?”

陈若初的声音波澜不惊,蒙着眼睛的林薇更加忐忑了。

还有半个月就要进宫参加最后的角逐了,若是他们还不能将压织工艺做出来,就只能带着流光锦缎进宫比赛了。

流光锦缎也不错,只是跟压织比起来,不知道要下降了多少个档次。

“我,还是让我赶紧看看吧!”

林薇有些等不及了,抬手就去抓眼睛上蒙着的布。

都怪陈若初,非要说什么给她惊喜,还要蒙这么一块布在脸上。

哪里有什么惊喜?每次拿下帕子的时候,她看到的都是织坏了的一块破布,根本没有自己之前研究好的花样。

这次,肯定也是一样。

只是,即便如此,她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完整无缺的花样。

帕子摘下来的一瞬间,林薇只见自己眼前出现的是一对活灵活现的七彩鸳鸯,这两只鸳鸯正交首缠绵,十分恩爱。

“这,这……”

林薇愣了,因为太过激动,连眼睫毛都在急速地颤动。

这两只鸳鸯,不就是之前自己设计的花样吗?

居然,居然成功了!而且跟自己画出来的花样没有丝毫差别!

陈若初双手举着刚刚织好的布料,在林薇面前晃了晃,笑得牙齿亮白:“怎么了?连自己画出来的花样都不认识了?”

认识,怎能不认识呢!这可是自己花费了整整三个月才织出来的布料啊,就连做梦都是这对鸳鸯!

只是没想到,多日的么梦想,今日居然成真了!

林薇轻轻地将那布料拿在手里,只是用流光锦缎的线织成的,拿在手里十分光滑透亮。

原本流光锦缎是不能用来刺绣的,因为布料的缘故,即便是再细小的绣花针都会将它戳破。

这也是流光锦缎的弊端。

但是现在,只要有了压织方法,就完全地克服了这个弊端。

更重要的是,有了压织,将来不论是流光锦缎,还是轻帛,都能用这种方法织成各种美轮美奂的花样了。

“真的成了?真的成了?小林子,你快掐我一把,让我看看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太激动的缘故,连小林子三个字都喊了出来。

听着好久都没有听过的名字,陈若初勾唇一笑,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吧唧一口亲在了她脸颊上。

“哎呀!”

林薇又羞又窘:“不是让你掐我一把吗?怎么你……”

陈若初嘿嘿一笑:“我可舍不得掐你,还是亲一下比较靠谱!”

瞧瞧瞧瞧,压织方法成功了,连说情话都说的这么溜了。

林薇抿着唇嗔了他一眼,继续拿着手中的鸳鸯左看右看,企图找出其中的瑕疵。

不过,这次的成功可不是偶然,而是他们两人多日努力的结果,即便有瑕疵也只是一小点儿,不会影响大局。

“看它都看了三个月了,你都不嫌腻的吗?”

陈若初一把将那布料拿走放到一边,紧紧地揽住了林薇,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都这么多天了,你都没有好好看看我。来来来,快来看看我,有没有瘦?”

林薇被他这耍赖一般的撒娇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小脸儿更是羞得红扑扑的,戳着他鼻尖将他往后推了推。

“你才没有瘦呢,你瞧你这脸上,全都是肉!”

说着,还十分调皮地抬起手来在他脸蛋上捏了捏。

一边捏还一边享受地点了点头:“果然是胖了,捏着肉肉的,还挺好玩呢!”

好玩?

脸颊被捏得变了形的陈若初忍不住黑了脸,一把捉住了她捣乱的手,哼道:“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胖,我就是瘦了。不信,你摸摸我的腰,我的肚子,还有我的屁股?”

摸摸腰和肚子也就罢了,怎么连屁股也要……

林薇羞红了脸,碎了一口,将他从自己面前推开。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儿!一会儿六子他们来了,小心被他们笑话!”

笑话?谁敢?

许是老天爷故意跟他作对,林薇一句话刚落下,织布间的门便从外边被撞开了。

“老大,又有三个商家过来跟咱们订货了!这皇商比赛就是好啊,这还没拿到皇商呢,咱们的生意就比从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啊!”

闯进来的是六子,一张肥嘟嘟的脸上满是激动和兴奋,两只铜铃般的眼睛更是光芒四射精彩万分。

不过,此时比他的脸色更精彩的应该就是陈若初的脸了。

林薇早就一把推开了陈若初,扭过了脸去退后了好几步才停下来。

怀中美人儿不见了,陈若初别提多痛苦了,哼哼了一声,将所有的怨气都发在了最爱打断别人好事的六子身上。

若是目光也有实质,此时六子都要被陈若初的眼刀给射成筛子了。

“那个,呵呵,老大啊,你们,你们忙着,你们继续!就当我没有来过哈,你们继续,继续!”

干干笑着,六子赶紧转身逃也似的跑走了。

若是再不离开,只怕他真的要被老大的无影拳给揍成猪头了。

经过这两年的相处,六子几人也都对林薇这个未来大嫂十分认同了。

不仅脾气好没有架子,还对老大绝对地好。

试问哪个女人能够舍得放弃已经到手的荣华而来到一个穷小子身边打拼?

就凭着这一点,他们也要对未来大嫂恭敬有加!

“臭小子!你最好别娶媳妇儿,小心到时候我带着整个布庄的人去给你坏好事!”

陈若初真的是气坏了,正跟林薇卿卿我我呢,怎么这家伙就非得过来坏事?什么生意啊银子的,哪有搞对象重要?

林薇噗嗤一笑,脸上的红晕还未来得及消退,这娇俏可人的模样让人看了真是太心动了。

陈若初压下乱跳的小心脏,三两步挨到了林薇身边,轻声道:“薇儿啊,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啊?你看,大姐的两个儿子都快会打酱油了呢!”

打酱油三个词还是从林霜那里听来的呢,至于她从哪里听来的自然就不难知晓了。

一说起成亲的事,陈若初就有些懊恼,林薇虽然今年还不满十五岁,但是定亲却是可以得了。

偏偏刘氏刚把大女儿嫁出去,正心疼呢,说什么也不肯给他和林薇定亲,非要再多留女儿两年。

哎呀呀,刘氏一句话,不知道将陈若初弄得多么痛苦呢!

林薇瞥了他一眼,笑道:“成亲?好啊,你去问娘吧!”

又是这句话!

只要他说起定亲成亲的事来,林薇总是用这句话来搪塞。

唉,看来成亲娶媳妇儿的路,还是很艰难啊!

嘿嘿一笑,陈若初轻轻捏住了林薇的小手儿。

“不让成亲,也不让定亲,看来我还是没能彻底降服丈母娘的心啊!”

顿了顿,陈若初又开始耍嘴皮子了,这两年日益见长的不仅是他做生意的能耐,更是他嘴皮子的灵活度。

“媳妇儿啊,要不咱们先想想到底什么样的聘礼才能打动娘好不好?”

聘礼?

林薇在心里微微哼了哼,她娘才不是为了聘礼才不肯同意定亲的呢!

娘说了,只要对她好,就算没有聘礼也会同意的。

不过……

“等一下,什么媳妇儿啊,还没有定亲呢,也没有成亲呢,你不要瞎叫啊!小心我揍你!”

呦!连揍你的话都说出来了呢!林薇的小脾气见长啊!

不行,夫纲不振可是男人大忌,这还没成亲呢就要骑到他头上去了,那成亲以后岂不是要压得他在地上爬了?

这可不行!这得教训啊!

陈若初眉头一挑,一把抬起手来捉住了林薇的纤细的小胳膊放到了自己心口上:“嘿嘿,打这里吧,打头太硬会硌着你的手的,打脸的话,嘿嘿,给你男人留点脸面好不好?”

噗!

林薇一把抽回了手,一脸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瞧这讨好的样儿,真把她当母老虎了不成?

------题外话------

各位美人,给大家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

《山里汉的小农妻》

穿越到古代农村,破屋烂墙,没爹没娘,一文不名,手中没粮,还有一大群想算计她的渣亲。

沈若兰抑郁了,哎!抓一手烂牌,怎么办?

凉拌肯定是不成了,只能白手起家。

于是,盖大棚、养家禽、挖鱼塘、卖秘方,牟足劲儿,终于把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火炭儿红,把渣亲们虐得丢盔弃甲,哭爹喊妈。

沈姑娘出名了,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要把门槛踏破了,正琢磨着选谁好呢,某个没节操的男人半夜三更找上门了。

“兰儿啊,你说咱俩都睡过了,你还琢磨着嫁别人,是不是不想负责了?”

沈若兰轻哂一声:“你说睡过就睡过了?证据呢?”

男人慢悠悠的回答,“证据嘛,我留你肚子里了,九个月后就能看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