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篇06毫无悬念/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有些慢,不过好在众人一边看一边讨论,而且陈若初的技术已经十分娴熟,不到一个时辰便成功地织好了一块十分漂亮的帕子。

这块帕子是一块儿白色底上边带着各种颜色的花朵,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就现在的工艺,和短暂的时间而言,能够织就这样一块儿小小的帕子就已经十分难得了。

陈若初将帕子拿起来,一边展现一边说道:“各位大人,各位同仁,今日我们初薇布庄展示的是一种新型的织布技艺,叫做压织。”

他顿了顿,将手中帕子举了起来,指着上边的花样说道:“一般的织布技术是将丝线织成纯色的布料,或者没有什么图案的料子,然后再用针在其上绣出我们想要的花样。

但是,我现在的织布技术却不是如此。我们在织布的时候就已经将想要的花样融入在织布机中,如此一来,等布料织好之后,出现的就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纯色布,而是一块带着花样的布料了。”

这就是压织工艺的精湛之处。

在场众人听完陈若初的话,再看他手里的帕子,立即恍然大悟,曾经他们也想过,若是不用刺绣再次加工,直接将想要的花样织出来不就行了?

可是那样的工艺实在是太难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曾经幻想过的事情,今日竟然成真了!

“这,这样的图案真的是织出来的?不是绣出来的?”

“不可能吧,哪里有那么轻松的事情?要是有,咱们不早就做出来了,怎么还能等到一个毛头小子呢!”

“可是人家初薇布庄就是成功了啊!”

“不行不行,我得亲眼瞧瞧那东西才行!”

在场的人都是内行,或许也就只有半路出家的霍家人和林媛几人不懂这些了。

陈海刚甚至已经惊讶地站了起来,还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陈若初和林薇。

在看到林薇脸上那自信满满的笑容时,终于身子微微一晃,急急忙忙问道:“这,这真的是你们想出来的?”

林薇微微点头:“嗯。”

虽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字,但在陈海刚看来,却如同千钧压顶一般沉重。

这两个年轻人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样的工艺对于他们这一行来说代表了什么,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在众人面前展示。

难道,他们就不怕被有心人给学了去?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中浮现,陈海刚就自嘲地摇了摇头,怎么会被学了去呢?若是这么容易就能偷走了,那之前几十年,怎么不见有人将这个技艺研究出来?

“好,好,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陈海刚叹了口气,既有对儿子的欣赏,又有对自己英雄迟暮的叹息。

怪不得之前儿子总说自己的管理理念已经落后了,自己还经常训斥他小孩子不懂什么的,现在看来,真正不懂的应该是自己啊!

“各位,今日比赛,我们初薇布庄只是给大家稍微展示一下而已。我们还有更多的作品供大家观赏,请看。”

陈若初将手中的帕子收起来,手微微一挥,六子便赶紧兴奋地让人带着早已准备好的十多块帕子送了上去。

主管比赛的官员们立即每人拿到了一块儿用最新织布工艺织成的帕子,就连那些参加比赛的布庄老板们也都得到了一些。

大家仔仔细细看了起来,有的赞叹不已,有的外行的人并不懂其中的精湛之处,忍不住撇嘴说起了风凉话。

霍海棠撇撇嘴:“不就是个压织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看着还没有咱家绣娘们绣成的花样好看呢!”

霍家少奶奶的确也这样认为,但是看着众人那艳羡称赞的样子,终究是十分明智地将心中的话给咽了回去。

霍家布庄里的两个元老级别的师傅正激动地拿着那布料来回摩挲,听到霍海棠的话,忍不住说道。

“小姐有所不知啊,这样的技艺已经十分难得了。而且瞧那陈公子的手法,应该也是最近才研究出来而已。若是假以时日,定然能够做出比这还好的料子的!”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小姐别看这帕子小,但是若是织成了一大块布料,绝对能比刺绣的料子更好!更重要的是,像一些不能用绣花针在上边刺绣的料子,这样的织布工艺出现的真是太及时了!”

这明明是两个老师傅对最新出现的织布工艺的赞叹,但是在霍海棠耳朵里听来,却是对人家的赞美对自己的贬低。

特别是在这样的比赛场合,这样的话更让她觉得难以接受。

“你们两个老东西怎么回事!涨别人气势灭自己威风是不是?若是丢了今年的皇商,我立马把你们给开了!”

霍海棠这话就有些强词夺理,人家老师傅尽了自己的最大的努力,能不能得到皇商又不是他们说了算的,现在居然要给他们这么大的压力,真是太欺负人了。

更何况,她又不是霍家布庄名正言顺的东家。

一边的霍家少奶奶顿时就不高兴了,她才是霍家布庄的东家,这霍家布庄说起来可是她自己的私产,是用她嫁妆里的一个胭脂铺子改成布庄的,怎么现在就成了小姑子说话了!

真是气人!

霍家少奶奶哼了哼,有些不满地拢了拢头发,她自己的布庄自己说了算,别人休想插手!

众人在对初薇布庄的料子赞不绝口的时候,陈若初已经将林薇请上了台,两人深情一望,牵起了彼此的手。

似乎是因为有了意中人在身边相伴,陈若初底气更足了,只听他咳嗽一声,朗声说道:“各位,这压织工艺并不是我陈若初研究出来的,而是我未来的夫人所创。”

陈若初这话不仅是当众承认了林薇的身份,更是将林薇的地位摆在了自己的头上。

试想哪个男人愿意承认自己不如媳妇儿聪明?

更何况还是这么厉害的压织工艺,居然是一个女人想出来的,这就更让在座不少男人脸上汗颜了。

他们堂堂大男人居然连个小姑娘都比不上,也真是够丢人得了!

“各位,为了今日的皇商比赛,我们初薇布庄就用这压织工艺特意织就了第一件布料作为参赛作品,下面,请各位欣赏。”

说完,陈若初笑着看了林薇一眼,两人这你侬我侬,我的眼里只有你的模样立即引得台下众人一阵唏嘘,甚至还有人又是嫌弃又是艳羡地翻了个白眼儿。

林媛哼了哼:臭小子,就这样把我妹给勾走了,真是便宜你了!

夏征摸摸下巴:这小子行啊,撩妹技术不赖,倒是可以学一学。

赵弘德眼睛一亮:当众表白?好像当初夏征追求媛儿时也是这样啊,难道女孩子都喜欢这一招?

眼睛往某个女子身上瞄了瞄,赵弘德心里顿时痒痒起来,一定要找个机会表白一下才行!

陈若初的话刚说完,比赛台上便跑上来了两个打扮十分利落的小伙子,两人走到中间,双手一对,便立即分开。

出现在两人中间的,则是一副红底金字的绣品。

这绣品上只有八个字,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虽然简单,但是对于黎民百姓和江山社稷来说,却是最忠实最喜欢的祝福了。

赵弘德点点头,不禁赞道:“若是父皇见了这幅绣品,定然龙心大悦!”

连太子殿下都发话了,别人怎能不说好?

看台上的官员们立即点头称赞,没有一个人说不好的。

“这不是绣上去的吗?难道,也是织成的?”

也不知是哪个人突然问了一句,陈若初和林薇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点头道:“对,这是织成的。”

压织工艺成功之后,这是林薇连夜设计了图样,跟陈若初两人加班加点奋斗了十天才做出来的。

压织工艺成功之后的第一块儿成品,又是送给皇帝的,这样一块儿料子,如今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了。

一时间,初薇布庄可谓是风头无两,皇商之位是稳稳地攥在了自己的手里了。

在之后的其他几家布庄,不管有多么的优秀,也肯定是比不上初薇布庄了,甚至连之前最出色的霍家布庄也黯然失色了。

最终的结果毫无悬念的,初薇布庄凭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新型织布工艺压织技术勇夺本届的皇商。

不仅如此,若是其他布庄依旧没有研究出比压织技艺更厉害的织补技术,只怕最近十年,初薇布庄都会稳稳地坐定了皇商之位了。

当然,以陈若初和林薇积极进取的心力,自然不会停留在压织工艺上停步不前,他们定然还会研究出更多更好的织补技术,引领众人向前。

当官员们将代表皇商的金匾送到陈若初手中之后,陈若初勾唇一笑,转手就给送到了林薇手中。

“薇儿,你说我要是现在用这个当做聘礼送你,娘会不会答应呢?”

林薇一愣,顿时脸蛋一红,嗔了他一眼:“你敢!你要是这样做了,娘就算是不答应也会照顾你的面子答应了。你这不是……”

这不是让娘为难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