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篇08上门提亲/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海棠的身子猛地僵住,回过头来,果然见到了自己这辈子最想见到但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

“太子,殿下?”

两个声音,同样的词语,竟是从刚刚还针锋相对的两人口中吐出,但其中的意味却是截然不同的。

一想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霍海棠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只听噗通一声,她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太子殿下恕罪,海棠刚刚都是信口雌黄的,绝对没有那样的事,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若说刚才的霍海棠是个得意洋洋的孔雀,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个被人拔光了毛的秃尾巴鹌鹑了。

望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霍海棠,陈乐瑶心中抑郁一扫而空,但没有丝毫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想法。

她天性纯良,更是在遭遇到吴家骗婚一事之后更加地与世无争了。

现在见到霍海棠如此,不由得有些唏嘘,看来人果然是不能做恶的,老天爷有眼,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开眼了。

就像现在这样,现世报啊!

“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陈乐瑶是见过太子的,自然不能装作不认识,立即弯身跪地行了个礼。

赵弘德看也没有看地上跪着的霍海棠,径直走到陈乐瑶面前,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去扶她。

不过,伸出去的手很快便收了回来。

这姑娘是个性子十分内敛的,他若是如此唐突,定然又会吓到她了。

“霍家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厉害呢!也不知道你们找了哪位大官,竟然保证了你的侧妃之位?”

赵弘德示意陈乐瑶起身之后便有些凉薄地看向了霍海棠,其实原本他对这个霍海棠不是很在意,但是看到她欺负陈乐瑶,又听到她自信满满的话之后,火气便压不住了。

他现在才刚刚成为太子,竟然就有人贿赂到了自己眼前。

真是厉害啊!

“莫非,是父皇?或者是母妃?亦或者是久居宫中不理世事的母后?”

自打翠微公主自尽之后,苏皇后便一心向佛,在宫中日日诵经祈福了。

虽然她没有落发为尼,但这意思已经差不过了。

现在宫中所有事务全都交给了淑妃打理,太子殿下选妃一事,自然也是娘亲淑妃一手操办的了。

“不是的不是的,民女不敢,民女不敢!民女真的只是信口雌黄,是,是说出来吓唬陈妹妹的,还望太子殿下明察!”

霍海棠从小被爹娘保护得极好,哪里经受过这样的惊吓?

赵弘德只不疼不痒地说了几句话而已,她这边就已经吓得腿肚子直抽筋了。

但她此时这个样子,却根本没有赢得赵弘德的半点怜惜,只是冷冷说道:“这件事本宫自然会明察的,你就放心吧!不过,为了不让旁人误会,看来这次选妃,本宫是不能让你入选了,不然的话,岂不是要被百姓们说本宫贪墨了你们霍家的钱财?”

什么?!

霍海棠的脸顿时就煞白了,太子殿下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不会选中她了?她不会当上太子侧妃了?

可是她大话都说出去了啊,跟她交好的那些贵女们哪个不是看她要成为太子侧妃了才可着劲地巴结她?

若是她被踢出来了,那她得脸要往哪里搁?

他们霍家的脸要往哪里放!

霍海棠绝望地瘫软在地上,被赵弘德身边跟着的两个宫人架到了一边。

胡同口立即跑过来两个小丫鬟,给赵弘德行了一礼之后手脚麻利地架着霍海棠匆匆离开了。

其中一个小丫鬟就是霍家少奶奶身边的陪嫁丫头。

因为她低着头,大家谁都没有看到她嘴角压不住的笑容。

大小姐被太子殿下这般拒绝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欺负自家小姐!

哈,真是太好了,这个嚣张刁蛮的大小姐终于得到报应了,活该!

碍眼的都走了,陈乐瑶咬了咬唇角,也行了一礼准备离开了。

不过,赵弘德却没有允许她离开,他就是跟着这丫头一起过来的,怎么能让她又逃走了呢?

“听说,你也在这次选妃的行列之中?”

陈乐瑶一怔,以为他也认为自己跟霍海棠一样德行的,所以当先说道:“太子殿下明鉴,我们陈家没有找任何……”

说到一半,陈乐瑶自己就说不下去了。

没有找人帮忙吗?可是她娘之前还去找过平西郡主和林薇的!

再说了,她弟弟是平西郡主的准妹夫,平西郡主又是太子殿下的义妹,这拐来拐去的,若说陈家没有走后门,谁会相信?

赵弘德摇头一笑,显然没有在这件事上跟她纠缠,而是话题一转,提起了另外一件事。

“三年前,咱们见过的,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见过?

陈乐瑶这下是真的蒙了,甚至还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赵弘德的脸。

可是她十分确定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的!

不对,若是说没有见过也不完全对,她被吴家下套的时候,林薇曾经带她去洞天等候过,就是为了见见真正的三皇子是什么样。

说起来,那应该是她唯一一次见过赵弘德的机会。

但是,赵弘德却说见过她,这怎么可能?

难道那天,他也见到她了?

赵弘德抬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拢了拢,眼中满是温柔:“那日晚上,洞天中惊鸿一瞥,你柔情善良,早已打动我心。”

虽然已经过去近三年,但陈乐瑶当时对撞到了自己的小姑娘宽容大度的一面,依然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善良的女人永远都是最美的,永远都会有好运相伴。

这句话果然不错。

初薇布庄成为皇商,陈海刚脸上也与有荣焉,不过在看到儿子的时候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特别是江氏,更是满脸羞窘,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僵的。

“初儿,你,要是有空,经常回家来看看吧!”

陈海刚性子直,说不出什么柔软的话来。

陈若初拉着林薇的手正跟接受大家的恭贺,此时见到自己的亲爹来了,脸色微微一变。

六子等人立即十分有眼力地闭了嘴巴,全都退到一边悄悄看热闹去了。

见陈若初不开口,林薇轻轻扯了扯她衣袖,想要说些什么。

不过还不等她开口,江氏已经当先赔笑着开口了:“就是啊,初儿,当初都是误会一场,咱们陈家的大门还是时刻为你们敞开的。你爹他,他也一直惦记着你们,以前怕你们过不好,还总是让人过去偷偷看你们呢!”

江氏这些话其实都是随口一说,捡来哄陈若初和林薇高兴得。

却不知道,其实她这次是误打误撞,正好说到了陈海刚的心坎儿里。

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前年轻时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也就对子女更加看重了。

陈乐瑶时时在眼前出现,他不用过多地担心,但是这个儿子却离开了陈家自立门户,他怎能放心?

别说是时刻派人去看望了,甚至他自己也经常偷偷过去看看儿子。就连客户也经常悄悄地给儿子介绍呢!

只是这些,他从来没有对旁人说起过,对儿子所有的好,全都默默做了。

“说这个做什么!去看看瑶儿到哪儿去了,这么大的姑娘,你也不担心!”

被丈夫斥责了几句,江氏脸上有些挂不住,撇撇嘴立即就不吭声儿了。

不过,她却没有离开去找陈乐瑶,女儿身边有丫鬟婆子们跟着,不会有危险的。

陈若初看看父亲日益斑白的两鬓,原本坚硬的心也柔软了几分。

“爹,您保重身体,我,我有空会经常回去看您的。”

一声爹竟让陈海刚顿时热泪盈眶,既然肯叫他一声爹,那就是愿意回到陈家了。

好啊,好啊,虽然知道儿子心结尚未解开,但是只要有盼头就行啊!

望着未来公公悄悄抹泪的背影,林薇心中不禁一叹。

初薇布庄刚刚起步时的日子有多难,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没有经验没有客源,众人对陈家公子只有观望,甚至是鄙夷。

陈若初要强,就算是连啃了三天硬馒头都没有去林家求助。

不过好在他们迎来了第一单生意,后来又有了更多的生意。

就是依靠这些人的帮助,初薇布庄的生意才慢慢有了起色,最终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虽然陈若初绝口不提当初那些客人为什么会来照顾他们的生意,但她却是知道的,这几位合作伙伴其实都是陈海刚介绍来的。

连她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更何况是作为亲儿子的陈若初?

陈海刚或许性子过分刚直,不懂得变通,但是对儿子的心意,还是毋庸置疑的。

父爱深沉,却也重如泰山,即便没有细腻和温柔,也同样令人感到温暖。

陈乐瑶最终并没有成为太子侧妃,以她商户之女的身份,尚且不能有资格成为侧妃。

不过,即便只是个良娣,但是以太子殿下对她的疼爱,她的日子定然比一个侧妃要好太多了。

至于霍海棠,终究还是被原封不动地送回了霍家。

霍家知道其中原委后,一腔怒火无处可发,竟然齐齐朝着陈家而去。

在他们看来,若是没有跟陈乐瑶纠缠的那一幕,太子也不会发现霍家的暗箱操作。

甚至于他们竟然推测,这些事情其实都是陈家设下的圈套,商场上夺了他们的皇商,宫中又抢走了侧妃之位,这绝对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虽然霍家米粮生意兴旺,但赵弘德早就跟林媛和夏征暗示过,抢了霍家的米粮生意那还不是迟早的事?

等待霍家的,要么就是及时醒悟悬崖勒马,要么就是闷头走到黑,最后被夏征和林媛这对坑货联手覆灭。

不过以目前看来,覆灭的可能性要大许多。

一切尘埃落定,林薇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休息了。

刚准备拿出自己的绣花针清理一下,丫鬟便兴奋地跑进来叫道:“小姐,陈公子上门提亲了!”

陈若初上门提亲又不是头一次了,不对,应该说没有几十次,但也有十几次了。

但是每次刘氏都不舍得女儿出嫁,用各种借口推掉,她都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了。

林薇神色不变,继续用轻柔的棉布擦拭着手中的绣花针。

“他三天两头地过来提亲,还有什么可稀奇的?是不是这次又带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聘礼了?”

也就每次带来的聘礼还能让她和底下丫鬟们兴奋那么一下下了。

丫鬟嘿嘿一笑:“才不是呢!奴婢开心是因为,夫人啊,同意了!”

什么?!

同意了?!

林薇猛地抬起头来,脸上满是错愕,娘亲,终于同意了?

------题外话------

新文已经开始更新了哦,走过路过的姑娘们,跪求收藏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