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生产,夏远宠娃/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儿子周岁宴上,林媛被发现有了身孕,更神奇的是,隔天早晨,安乐公主便头晕脑胀,浑身不自在。

幸好小林霜这个干女儿昨晚陪在了她身边没有回家,当即便自告奋勇为干娘诊脉。

这一瞧不要紧,差点儿把小林霜给惊得跌坐在地上。

夏远来为来得及出门就听丫鬟们说安乐病了,立即赶了回来,一进门就见自己捧在手心里宠了几十年的爱妻竟然趴在桌上痛哭失声。

安乐虽然性子闹腾,但绝对是个坚强的女人,这样痛哭的样子,他只在妻子生产时见过。

再联想到丫鬟们说她身子不适的话,夏远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该不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

“乐儿,别怕!有我在,就算是走遍天涯海角,我也会为你治好病的!”

夏远不由分说,一把将妻子搂在了怀里,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坐在贵妃榻上美滋滋吃葡萄的干女儿。

安乐公主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此时她所有心思都在自己心事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丈夫话中的其他意思。

“远哥,我,我,呜呜,远哥!”

安乐哭得更厉害了,满脸都是泪花,连早上刚画好的妆容都冲花了。

看着这样的妻子,夏远心中更痛,饱经沧桑的脸上满是哀愁和凄楚。

“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有我在!我这就带你去找甄老先生,不管是什么病,他都能治好!若是治不好,为夫为你陪葬!”

噗!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连陪葬的话都说出来了?

安乐公主一愣赶紧捂住了丈夫的嘴,抽抽搭搭地又是哭又是笑:“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会死的,我还要陪着你,陪着咱们的三个孩子,还有咱们的孙子呢!”

对,不会死,还要陪着三个……

夏远一愣,随即又是心中一痛,连自己有几个孩子都记不清楚了,还说自己没有病?唉,看来是真的病的不轻啊!

“干爹!你们快别哭了,干娘又有了身孕,不应该是高兴得事吗?为什么要哭呢!”

小林霜剥了一颗葡萄塞进嘴巴里,嘟嘟囔囔地,十分不明白两人这个样子到底是为哪般。

“对对,不哭了不哭了,有了身孕是好事,怎么能哭……”

夏远抹眼泪的手就是一僵:“你说啥玩意儿?有了身孕?谁?谁有了!”

安乐公主如今已经三十出头了,就算是在现代也已经算是高龄产妇了,更何况是在医疗条件更差劲的古代?

不用林媛提醒,夏远自己就当先慎重起来了。

虽然一直口口声声说着再要个女儿,但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能够成功。

现在真的有了,他却是整天提心吊胆了。

每天睡觉睡不着吃饭吃不香已经是家常便饭,时时刻刻担心着安乐公主的身体状况才是让他最抓狂最揪心的。

之前怀那两个臭小子的时候,安乐公主整个孕期都是在呕吐中度过的,直到最后要生了,居然还把刚刚喝进去的鸡汤和红糖水也给吐了出来。

这胎更是如此,不仅吐得更厉害了,就连饭都吃不进去了,整天喝口水都会吐得稀里哗啦的。

天天吐,却吃不进去,安乐公主成功地瘦了下去。

看着丈夫比自己还难看的脸色,安乐公主忍不住打趣道:“以前天天闹腾着要减肥,现在好了,不用费劲就减下去了,我应该高兴才是啊!”

毫无疑问地,这话立即引来夏远的一阵鄙夷。

不过一直让她这样吐下去可不行,不仅整个人都瘦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营养。

怀孕初期正是孩子发育的关键时期,若是缺少了营养可就麻烦了。

林媛绞尽脑汁,将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好吃的东西都口述给夏征,让他送到夏远那里去。

等安乐公主心情好不再呕吐的时候,他就照着纸上的菜单念,她喜欢哪个就立即让厨娘们去做哪个。

虽然吐得厉害,不过好在安乐公主整个孕期都没有出现出血等症状,也算是万幸了。

整个孕期就在这样的不断折磨中度过,终于挨到了生产的一天。

林媛和安乐公主怀孕时间差不多,不过严格说起来,林媛要早一些。

本以为也会是她先生产,却不想,竟是安乐公主最先发动了。

这天晚上,在夏远的精心服侍下好不容易吃了小半碗米粥的安乐突然有了胃口,又吃了好几口鸡肉和两个蒸饺。

这已经是这十个月里她吃下的最多的东西了,夏远高兴坏了,瘦了好几圈的脸上满是笑容。

谁知,这开心没有持续很久,安乐的脸就变了。

“哎呦,我,我的,肚子疼!不对,我是胃疼!我肯定是吃了太多了!”

满满一屋子人都在提心吊胆地看着她,却不想安乐竟然一脱口就是这么一句话,别说是夏远等人了,就连阿金阿银两人也撇撇嘴嫌弃地抱怨了:“贪嘴,肚肚痛,打屁屁!”

他们两个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夏征的吃货本质,每次吃东西都要吃个没够,要不是林媛威胁着要打屁屁,肯定要吃的肚子疼起来才肯罢休。

平日里教训自己的话,现在用到了祖母头上,两个小东西美滋滋的,趁着这边没空管他们,又悄悄潜回桌边大快朵颐了。

安乐公主自然不是吃多了,因为她很快就破水了,肚子里的小东西更是不安分地往下钻。

虽然不是头一次生孩子了,但是这种痛还是难以承受。

安乐公主的尖叫声几乎能传遍整个将军府了。

产婆们是早就找好了的,产房里一阵闹腾,有安乐的痛苦惨嚎,还有婆子们的劝导和安慰,种种声音传出来,让夏远更是坐立不安。

明明早就破了水,但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里边就是没有传出婴儿啼哭的声音,夏远的腿已经开始软了。

或许是被传染了,听着安乐声嘶力竭的哭喊,林媛总觉得自己的肚子一直往下坠。

直到又过了半个时辰,她终于坚持不住了。

“阿征,我,我也要生了!”

一边是老娘,一边是老婆,夏征真是急的头都大了。

手忙脚乱地抱着林媛回了自己院子,又分了两个产婆过来接生,他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幸好当初听了林媛的话,多请了几个产婆,不然的话,今日肯定是要急死了。

不知是年轻还是因为距离头胎较近,林媛这一胎生得十分顺利。

小东西坚持了不到一个时辰便缴械投降,从属于自己的小房子里钻出来了。

“是个女儿?真的是个女儿?哈哈,果然是女儿啊!”

望着怀中粉嫩嫩的小家伙,夏征哈哈大笑起来,他终于生了个女儿,哈哈,要是娘再生个儿子,老爹得脸不知道要黑成什么样了!

林媛生了女儿的消息立即传到了夏远的耳朵里,终于有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孙女,本以为会欣喜万分,但夏远就是高兴不起来。

他媳妇儿还在产房里躺着呢,可千万不要有事才好啊!

“安乐,不管男孩女孩,生下来就好,生下来就好。老天保佑,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或许是听到了夏远的祈祷,安乐突然一个尖叫,紧接着,一个嘹亮的婴儿啼哭声音冲了出来。

“生了生了!终于生了!”

夏远松了口气,猛然发现,自己两只手里全都是汗水了。

闻讯半路而来的夏痕忍不住打趣道:“大哥刚说了句男孩女孩都好,这小东西就舍得出来了。该不会,这次又是个儿子,怕你不高兴才迟迟不敢出来吧!”

这话,简直是给盼女心切的夏远往心口戳刀子了。

夏远却一点儿也不生气,也不失望:“只要母子平安,就行。”

只有在心爱之人经历生死的时候,才猛然发现,什么男孩女孩,什么美貌丑陋,只要媳妇儿孩子都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

吱扭一声,婆子抱着刚出生的小东西出来了。

“恭喜将军……”

“夫人可还好?”

不等婆子说完,夏远已经越过她的头往里边张望开了。

婆子抿唇笑了起来:“公主刚刚就说了,若是将军您第一句话不是问的她,她就跟您和离呢!不过现在看来,公主大可放心了,呵呵。”

噗!

夏臻和田惠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话果然像是安乐公主说出来的。

夏远也哈哈一笑:“能有力气说这话,看来夫人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这下他终于可以放心了。

“来,让爹瞧瞧你这臭小子,把你娘折腾了这么久,肯定是个调皮捣蛋的,得好好地教训教训才行!”

婆子手中一空,那小小的襁褓便被夏远有些粗鲁地抢走了。

她定了定神,赶紧提醒:“将军小心啊,小小姐身子弱,经不起您这样折腾的!”

什么!

小,小小姐?

居然,是个女儿?!

“明珠啊,爹回来啦,快出来迎迎爹啊!”

人还未出现,声音先是窜进了房间里,安乐公主忍不住弯了弯唇角,立即起身快步走了出去,对着那跨着大步子要冲进来的男人低吼道。

“小点声儿!女儿刚睡着!”

啊?睡着了?怎么这小东西这么能睡?白天睡觉成何体统,赶紧叫起来叫起来!

当年夏臻和夏征睡觉时,夏远就是这样粗着大嗓门子将两个儿子吼起来的。

但是现在……

“啊?睡了?怎么白天睡觉?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有没有发烧,有没有着凉?”

夏远错过安乐公主,蹑手蹑脚地溜进了房间里,连声音都低得跟蚊子叫似的了。

看着床帐里那个粉嫩嫩的小家伙,夏远的一颗心都快要化了。

女儿长得这么漂亮,真是像我啊!

伸出手去,生怕自己拿惯了刀剑的粗糙的手弄疼了女儿吹弹可破的脸皮,他还特意放轻了动作,只用手指尖慢慢地蹭了蹭女儿。

“还好还好,没有生病。吃饭了吗?吃水果没?我听说女孩子要多吃水果才能长得水灵!”

安乐公主生怕他将女儿吵醒了,一把拉住他推到了外间。

不过即便到了外间,夏远还是刻意地压低了声音,生怕吵到了女儿的好梦。

“水果水果,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冬季啊,哪里有那么多水果吃?”

其实是有的,只不过这家伙一进门就是女儿长女儿短的,甚至都没有问过自己一句,心里有些吃味儿罢了。

夏远却当真了,立即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啊!刚回来!”

“我去宫里讨点水果去,反正宫里水果多,不差咱闺女那一点儿!”

安乐哭笑不得,但在看到夏远讨回来的那“一点儿”水果时,差点惊掉了下巴。

一筐苹果,两筐梨子,一大筐南疆送来的芒果和火龙果,还有从东陵特意买回来的红灿灿的樱桃、覆盆子。

零零碎碎的,竟然装了满满两大车!

这,真的是一点儿?

------题外话------

我的新文已经开始更新了啦,跪求收藏啦宝贝们~

现在推荐一下好友赖皮PK文《追妻守则:军少勾入怀》

前世眼瞎,被亲人害死,带着空间重生而来,下定决心百倍尝之,虐了渣渣,收割了美男,成就了神医之名,开挂了的人生,果然很舒爽。

片段一“明大少,你一个堂堂陆军少将,这么不要脸真的好吗?”

江月亮想到自己被吃了个通透,就郁闷。

“老婆,明明昨天晚上我是被吃的一个。”

明景低头,一脸故作委屈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明大少!”江月亮阴森森的喊着。

“老婆你不能吃完就不要人家了。”

江月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