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四大集团/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津,你不哄我就算了,你还说我在发疯,你…要不是你和别的女人在亲亲我我,我会这样吗?”魏思婷一脸受伤,但过激的情绪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一旦失去理智随时都会扑上去撕咬的错觉。

楚津额头青筋暴跳,一脸的隐忍,“什么亲亲我我,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魏思婷努了努嘴巴,刚才他明明和那女人聊得很开心。

温月欣被杨少聪的两位朋友扶了起来,她的手臂多处擦破了皮,梳妆整齐的头发有些凌乱,她体态娇小,这一看倒是让人觉得怜惜。

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并不想多管闲事,而且还是兴海地产老板的女儿,他们也得罪不起。

兴海地产,B市近两年发展最为迅速的地产行业,甚至有扩展到其他市的迹象。

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忌讳魏思婷,其实也是有原因的,魏思婷的父亲魏扬,尤其护短,只要魏思婷一告状,魏扬就会想尽手段去报复,市里面有很多生意人家就因为斗不过魏扬而破产的不在少数。

而且有传闻,兴海地产之所以发展那么迅速是因为背后有帝都天威集团的人在推波助澜。

帝都,是G省经济最繁华强盛,有钱人云集的一座黄金之都。

天威集团,帝都四大家族安氏的产业。

除了安氏,还有严氏的炎宇集团,陆氏的云舟集团,裴氏的文博集团,他们这些小生意企业再他们面前就是班门弄虎的存在。

他们都是存在了上百年历史的企业家族,是真正的豪门世家,在帝都具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帝都的水何其之深,当然也不乏其他神秘低调的名门家族。

跟楚津一起玩的朋友开口解释。

“思婷,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们在赌球,平时都是楚津赢,难得今天他输了,所以我们就跟他开了个玩笑。”

然后他们把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无非就是让楚津找现场的美女请她喝一杯酒顺便要个微信号,楚津便去了,要是被美女拒绝的话,回来就要把一瓶红酒全喝了,谁知道那美女居然真的不买账。

楚津长得高大帅气,平时哪个女的不是见着就倒贴,楚津不死心,一直缠着她。

经过楚津朋友的解释,魏思婷才收敛了脾气,恢复了一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姿态,“你们以后可不许再这样整楚津了。”

楚津的朋友连连应是。

不过看着楚津的眼神竟带着一丝的可怜。

要不是因为她家的关系,楚津怎么可能会和魏思婷在一起,她脾气娇蛮暴躁,跟个母暴龙一样,以前有个暗恋楚津的女人跟他表白,结果被魏思婷知道后,她把人家打进了医院。

尽管如此,楚津还是觉得很没面子,一直黑着一张脸。

魏思婷知道自己误会了楚津,她笑着挽住了楚津的手臂,嘟嘴撒娇,“楚津,我错了嘛,你原谅我好不好?”

为了楚津,甘愿放下自己的大小姐身段这也证明她在乎楚津的程度。

楚津不说话,然后他的朋友纷纷开始起哄劝说。

一旁的温月欣咬着唇,无辜受害的人是她,那女人就想这么算了?

她上前一步,“小姐,麻烦你跟我道歉。”

魏思婷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温月欣的身上,她上下的打量了温月欣几眼,想起刚才楚津对她露出的热情心里就一阵不舒服,她平时傲慢惯了,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道歉。

她脸上的笑容越发诡异,一手迅速拿起放在桌台边的红酒杯,往温月欣的身上一泼过去。

站在温月欣旁边的两人怕被红酒溅到衣服,自顾自地闪了一边去了。

温月欣愣在原地,像被胶水黏住了那般。

直到她被一纤细的藕臂拉到一边才躲过那红酒之祸。

温月欣缓缓回神,侧身一看,看到拉自己一把的人居然是温桐,脸色微微一变,一种难堪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

视线再靠前一点,就可以看见在温桐的背后站着的杨少聪,还有…两名陌生的男人。

从样貌,气质上都是非常卓越的男人,反倒是让站在两人旁边的杨少聪显得黯淡无光。

温桐松开手,目光只是在周围流转了一圈。

温月欣一手紧握着裙角的衣摆,只是现在得样子与在包厢里光鲜靓丽的姿态大相径庭。

“你怎么会上来?”

明明很普通的问话从温月欣嘴里说出来却有些变了味。

轻柔的爵士乐环绕着,空中还弥漫着红酒的香甜,今晚的夜,麻烦似乎格外的多。

杨少聪一脸吃屎的表情,本来就不愉快的心情,现在又增添了一笔,他走到温月欣的身边,语气不怎么好,“温桐是我邀请过来的,你是怎么回事?”

听到温桐是杨少聪邀请过来的,温月欣的脸色显得更苍白了些。

那隐隐带着指责的问话显然让她更加的难堪不是,尤其温桐还在旁边。

杨少聪等了好半会,也不见温月欣说一句话,面色又是一沉。

倒是他那两名朋友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索性把事情从头到尾跟他说了一遍。

“少聪你看着办吧,那女人是兴海地产魏扬的女儿。”

杨少聪沉默了,思绪了一会道,“魏小姐,今晚的事是你过分了。”

“过分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魏思婷的态度依然十分恶劣,上扬的眉透着得意的嚣张,在B市还没有谁敢对她怎么着,所以她也不担心今晚会有人对她怎么样。

杨少聪气结。

所幸,皇家会所四楼的经理很快就板着一张脸出现。

毕竟在公众场合大吵大闹会影响到他们皇家的声誉,别的客人也会有意见。

温桐看没自己的事,她转个身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一脸的漠不关心,心里推敲着待会几点离开。

但似乎有人更加不关心此刻发生了什么事,那清冷的眉目突然看向了温桐,“要喝点什么?”

温桐险些有点反应不过来,“矿泉水。”

陆成远,“温桐,我们打球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