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欲盖弥彰/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纱布被解下来的那一瞬间,白皙的肌肤是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痕。

虽然已经慢慢结疤,但细细一看,有些地方裂开了,这跟温桐今天的大意脱不了干系。

宋梓辄沉默的看了几眼,随之坐在温桐的旁边,拿起桌上的消毒水,用干净的棉签吸附,手法熟练的开始清洁伤口。

消毒水的刺激,别说睡意,温桐整个人龙马精神了,唇瓣微微发白,不过她一声不吭,默默忍受。

过程很煎熬,所幸没有用很长的时间,宋梓辄包扎完后道,“伤口有些发炎,平时要多注意。”然后又说了要忌口的食物。

醇醇朗朗的嗓音听了让人沉沦其中,倒是和平日清清冷冷的语气差别巨大。

这就是邻居的待遇?

温桐细细的听着,忽而一笑,不由得道,“突然感觉有一个厉害的老板住在隔壁是件挺值得庆祝的事情。”

宋梓辄收好棉签的动作一顿,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两人的关系并非纯正的上下级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合作的关系,所以,温桐才能在宋梓辄面前放松情绪开玩笑。

温桐察觉自己失言,她又解释道,“我是说我很感激老板。”

不过,怎么都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宋梓辄眼神淡淡的平静的划过某人身上,“那就请我吃饭。”

“好。”

温桐想也没想就应下了,早在皇家那时候,因为杨少聪的事,她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请吃饭感谢,早就应该的了。

“老板什么时候有空?”

“这几天,都可以。”

“喔。”

聊了几句,宋梓辄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禁又扫了一眼单调冷系风格的客厅,还有进来的时候看到那半开的鞋柜里是放了一双男士拖鞋,“这公寓的主人把房子租给你了?”

“不是,这公寓是我表哥以前住的,我现在经常跑市里也不好经常住赵佳那里,所以就来这里住下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宋梓辄也不便久待,说了句早点休息之后就离开了。

温桐自然是把人送到门口,也道了句早点休息才关上门并锁好。

温桐收拾好桌面的药水,刷完牙后回到房间,本来有些睡意的她此刻却毫无睡意,看了看时间,拿起手机准备给在河安的父母打了个电话。

突然手机叮的一声来了一条短信,是宋梓辄发的,具体内容是今天温桐提交的文件已经看了,重新拍摄画册的事等她手臂的伤好了再安排时间,到时候会让林子阳通知她。

果然是一位好老板!

温桐回了句好的便按了张智南的号码打了过去。

但是,上了一天班,温桐就不见踪影,在公司里又引起了一阵热议而已。

聊了一下日常话题后,温智南突然用贼兮兮的语气问了,“小桐啊,最近是不是有男生在追你啊?”

“没有,爸,你怎么这么问?”温桐一头雾水,她平日都待在河安,就算出来市里是经常会碰到有人搭讪,但都被她机智的回避了。

“那就奇怪了,今天上午有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拿了一堆的外伤药和一大束玫瑰到家里来,说是给你的。”

然后,在温智南旁边的白芷素又抱怨道了,“妈都快被那些八卦的街坊烦死了,问东问西。”

女儿有人追,那自然是好事,而这人这么高调的做事,并没有得到温桐父母的欢喜,反而让他们觉得很麻烦。

河安是小地方,什么风吹草动的事儿没一下子就能传遍整个河安,现在河安镇的人纷纷猜测,温桐在市里是不是被哪个有钱人看上了,要是是的话就让温桐好好抓住机会。

“爸,东西你收了?”

“收…收了。”温智南语气有些虚了,解释道,“一开始爸妈是不想收下的,但是对方说自己只是个小助理,按老板吩咐做事的,要是不收他很难做。”

温桐叹了口气,“没问清楚是谁吗?”

“咳…爸把东西收下后那小伙就离开了,不过花的名片上有张明信片,用的英语,爸也不会看,所以…”

知道自己手臂受了伤,又送药送花,温桐脑海里顿时闪过一个人影,但心里也不是很肯定,他无缘无故发神经给她送花干什么?

温桐也没在问了,最后跟张智南说明天会回河安后就挂了电话。

~

------题外话------

17号PK~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