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特殊待遇的摄影师/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气晴空万里,距离早上上班时间隔了半个多小时,宋梓辄才姗姗来迟。

林子阳如往常那样开始把早会部门的一些会议内容简单的阐述,接着,顺便他把宣传部汪经理投诉的事情说了。

“老板,新品发布会只剩三天时间了,温桐今天没有来,所以下面部门…”

宋梓辄头也不抬,“延后。”

林子阳并没有问为什么,心想温桐的手有伤确实不适合拍摄。

“我立刻去通知。”

不过说延后就延后,估计也只有自家老板那么任性了。

但是老板对温桐会不会太好了一点?

而一早的,宣传部就有种特别压抑的气氛,部门里的员工连大气都不敢喘似的,这都是因为经理汪琳琅。

汪琳琅,宣传部经理,她已经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了,至今未婚,脾气古怪,对工作是很认真负责,却极度偏心。

赵佳出差回来连自个办公室都没机会踏进去,就被叫到汪琳琅的办公室了。

她敲门进了办公室,就看到汪琳琅那浓妆艳抹的脸透着不满。

“汪经理,您找我什么事?”

汪琳琅放下手头的工作,严声质问,“你请来的摄影师怎么回事?昨天来上班早退不说,现在离上班时间都过了半个小时她还不来,不知道新品距离发布就三天时间了吗?”

对于经常忤逆她话的赵佳,自然是会拍她马屁的孙敏佳比较对她的胃口。

在汪琳琅的质问下,赵佳只是回道,“汪经理,我会负责问清楚什么情况的。”

三天后的新品发布会至关重要,到时候会有很多珠宝代理商过来,还有同城的记者跟踪拍摄。

汪琳琅抓着这个把柄,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赵佳。

她依然是一脸斤斤计较,“这件事我已经汇报上层了,她这样的员工,就算再有才华天赋,公司也不应该聘用。”

接着,言语之间都是对温桐的一些偏见。

赵佳心里只想翻白眼,有本事去老板面前这么说,说给她听干什么,不过谅她也没胆在老板面前说。

这时,吩咐通知的助理下来三十楼,助理敲了敲门汪琳琅的办公室门口。

“汪经理,林特助让我来告诉您一声,新品发布会延后,具体时间等通知。”

借题发挥的汪琳琅脸一变,这说延后就延后,那些代理商肯定心里不满,这对智腾来说影响也不好,“怎么回事?”

“这是老板的决定。”通知消息的助理冷漠的丢下一句就走了。

汪琳琅一脸吃屎样,老板的决定向来不是她这种小经理可以左右,现在就算她有再多的异议,也不敢表态。

赵佳心里冷嗤一声,便道,“汪经理,没什么事的话我出去了。”

出去后她顺便给温桐打了电话,不过并没有接通。

但是,发布会延迟的公告,公司里的人心里都清楚了一件事,那温桐在公司是有特殊待遇的摄影师。

~

温桐回河安镇前去了一趟市公安局,把黄立武开设赌场的一些证据整理后上诉了。

通常,投诉的案件太多,如果不是很严重,基本不受理,要不然就是隔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才会受理。

中午,阳光热辣。

温桐乘车回到了河安镇,在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家小铺,平时住在附近的居民都会在那买油盐酱醋,闲空的话就在那凑桌打牌。

“哟,温桐回来了!”

在铺子的街坊四邻一听,目光纷纷投过去,那张嘴也不停地说了。

“温桐,今早又有人往你家送花了,好大束的玫瑰。”

“那么一大束玫瑰花买可不便宜。”

“是不是你追求者啊?这么浪漫。”

他们七嘴八舌说个不停,打趣的打趣,羡慕的羡慕,想套话的套话。

温桐只是向他们微微一笑并不回答什么,慢条斯理的继续走。

那种仿佛从名门世家出来的大家闺秀气质,在质朴的乡村小镇实在难得,她的言行举止,都透露着一股优雅从容。

她一进家门,就看到那娇艳欲滴的白玫瑰搁在客厅的玻璃桌上,屋里都飘着那股浓郁的馨香。

温桐走过去,拿起放在玫瑰花里夹着的明信片,只见上面刻着的都是英文,大致是世界那么大,能遇见,不容易,署名Mr。Y。

她捧起桌上的玫瑰花往屋外走,在街道不远的垃圾池停下,随后把花扔进了垃圾池里。

等出去镇里的父母回来看到桌上的玫瑰花不见了,温智南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温桐。

“小桐,花你扔了?”

“恩。”

“给你送花的是谁啊?”温智南单纯的好奇是谁那么大手笔送花给自个女儿。

“杨少聪。”

温智南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惊悚之中带着疑惑,“他想干什么?我可是听说他跟温月欣的事都快成了。”

“要是你大伯一家子知道怕是又没完没了了,小桐,你可不要跟他有什么牵扯。”

万一杨少聪跟温月欣有些什么不好的被他们赖在自个女儿身上就不好了。

温桐自然是不想跟他有什么牵扯,不过事与愿违,有些事情发展的方向偏了轨迹。

这两天,黄兰芳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错,在别人跟她说起有市里的人来镇里送了两天的花给温桐,她也一副嗤之以鼻的面孔。

“送花有什么好稀奇,我女儿在市里不照样有人天天往她公司给她送花。”

“月欣她妈,瞧你这副开心的模样,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昨天去市里可是大袋小袋的提回来的。”

黄兰芳似乎就等她们问起似的,她眉开眼笑,“那是女儿给买的衣服,过两天要去市里参加个宴会,自然是要穿的体面些。”

“这能去参加宴会也是托了小叔介绍的那对象的福气,上回他开车送月欣回来给了我们两张邀请函。”

这句话信息量巨大,众人听了心里也艳羡了一把,看来温月欣和那姓杨的有钱人是成了,他们接着又说了几句恭喜之类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