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以身相许/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紧迫,温桐就没有拒绝。

两人一同下了楼,温桐在地下车库出口等了半会,一辆蓝色跑车停在她面前,副驾驶座的车门自动打开,她坐了进去。

天色渐晚,路上车辆并不多,蓝色跑车在往河安的公路大道上一路飞奔,本是四十分钟的路程,宋梓辄这一路开去,硬是只用了二十分钟便赶到了。

河安镇镇口不是很远的公路旁边,路灯昏昏暗暗,周围漆黑一片,一辆破旧的救护车停靠在路边,时而会传来驾驶座上司机埋怨的声音。

温智南站在路边,平时沉静爱妻的男人眼中焦虑,直到那辆蓝色车子停下,看到自个女儿从那辆车上下来,他眼中才闪过希翼的光芒。

“爸。”

“小桐你来了,快,你妈妈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得赶紧送市里医院才行。”温智南打开救护车后车门,白芷素一脸苍白毫无血色,还冒着冷汗,右手打着石膏。

温桐走过去看见,眼里满是心疼。

宋梓辄掉好车头,开了敞篷和后车门,便下车过去合力把白芷素扶上车。

温智南也随之上了车,让白芷素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他一手还拿着吊瓶。

蓝色跑车趋向了B市的医院。

B市最大的医院门口,要说都快将近十一点了,医院应该很冷清才对,然而门口进进出出的车辆,甚至还有几家报社记者在采集新闻。

宋梓辄把车停在医院门口,敞篷模式后他开了车门,“温叔叔,你这一路劳累,我来背阿姨进去吧。”

温智南一路上心里担心着白芷素,所以就没有怎么注意和温桐一起出现的年轻男人,此时一看,眼前的年轻人温雅有礼,气宇轩昂,外表更是谪仙清峻。

最重要的是,这深夜还愿意帮忙,实在难得,温智南霎时之间好感倍增,“你是小桐的朋友吧?真不好意思,这一路麻烦你了。”

宋梓辄别有深意道,“不麻烦。”

只要关于温桐的事,怎么会是麻烦?

温桐听出那句话里的某种深意,她低低垂下头,干脆假装听不见。

他们进到医院里面,医院门口的炫酷跑车的外形引人瞩目,门外一名眼尖的记者不禁回头一看然后咋舌,这SPYKER(世爵)的限量版跑车可是价值几千万RMB,在B市可不多见,而且有钱也未必买的到。

本来发现连环车祸也不是什么特大新闻,不过引起车祸的缘故是因为一名富二代酒驾,要是把这个加进去,文章再搞些什么,估计会引起更多的人关注吧,所以,他按下快门把宋梓辄的跑车也给拍了进去。

急诊室外,温桐发现待在外头还有很多外伤人员,有的甚至很严重的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迎上来的护士查看了下白芷素的情况和一些简单的检查之后道,用公式化的语气道,“刚才东环路发生了连环车祸,值班的主治医生都下了手术室,要等一会。”

温智南一听着急了,这好不容易才送到医院怎么又要等?

“护士,我内人从晚上七点多就一直高烧不退,你看…”

“先生,总有个先来后到,其他我没办法给您做主。”护士一副你要么等要么换一家医院就诊的样子。

哪知,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出现,带着眼眶,一脸精明,那些护士看见后都十分尊敬的称了他一声副院长。

护士长看到突然出现的副院长,也一脸意外,副院长又不用下手术室,怎么突然会出现在这?更何况还是大半夜的,“副院长,您怎么来了?”

副院长径直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白芷素的病人?”

护士长翻了翻手头里的病人记录,晃了晃头。

而那名正在开白芷素病人记录的护士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那不容忽视的清冷声音响起,“这边。”

副院长看过去,立刻一脸热情的迎了上去,与宋梓辄握了握手,交谈了几句,便让护士长把昏迷不醒的温妈妈送进了VIP急诊室。

所幸白芷素病情不是很严重,扁桃体发炎引发的高烧,脑部摔下来有些轻微的脑震荡,所以才会一直昏迷不醒。

镇里医院的医生也只是会看着普通的感冒病例,所以便让送往市里医院,温智南也是害怕,毕竟一般是有什么大病大痛才会急得送医院。

温桐把住院的手续给办了下来,在回母亲病房,快转角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

那抹清冽的身影正坐在走廊处的椅子上接着电话,坐姿多了一丝军人的凤仪,他说的还是英语,低低醇醇的嗓音多了丝迷人的缠绕,几分慵懒惬意,隐约好像再说早上六点飞机之类的。

此刻,温桐竟有种不知如何形容心底泛起的感觉,又想起在赶向医院路上的时候,他突然问起她母亲的名字,怕是提前知道医院里的情况,又或者是怕她会着急,所以才把副院长给请过来为她母亲急诊。

夜末时分,医院的走廊正弥漫着一股清冷,转角站的的人儿眉头轻皱,眼里多了一丝无奈。

宋梓辄挂了电话之后,温桐才走过去站在他面前,酥酥软软的声音响起,却也透着客气,“宋老板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

宋梓辄抬眸,深邃的眼眸细致入微的看着她,嘴角微微勾起,并不说什么。

难道他不懂自己的意思?

温桐淡然如水的脸似乎多了一丝裂痕,她实在猜不透眼前这男人的心思。

过了半会没等到回应,觉得自己意思传达的很明显了,所以想要转身回病房看看母亲。

却不料,一名值班护士正推车辆装着许多药瓶的推车经过,她一转身差点就撞了上去,下意识脚步往后一推,却磕了椅脚,没有站稳,直接跌入坐在椅子上男人笔直修长的腿上。

宋梓辄一手环住她的腰,微微低下头,那温热的吐息洒在了那白皙的颈项处,眸里荡开笑意,薄唇轻启,“我觉得以身相许更好些。”

……

------题外话------

Q_Q带着男女主求五分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