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这么流氓/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分明是笑,但是却让人觉得那笑里藏了刀,一不留神的话,就会成为成为这刀下亡魂。

对于两人关系的进展,宋梓辄本来就不着急,两人多的是机会相处,只是有些恼温桐居然会这么急着撇清关系,事实上,她说请他吃饺子时候就猜到了。

与以往清贵高冷的公子形象大有所不同,明明不爽了,却偏偏沉得住气,反而还把人调戏了一把。

这…这么流氓?

温桐的样貌称不上很美,但是气质使然,她并不缺乏追求者,但都会被她的冷漠的态度拒绝后便打退堂鼓了,她从来没遇过这样的。

不禁,温桐的耳稍都浮现了淡淡的粉色,她迅速拿开环在腰间的手站起来远离妖孽,有些恼了,“宋老板,你简直表里不一。”

表面温雅有礼,骨子里居然拥有流氓属性。

宋梓辄看着温桐失了分寸的模样着实可爱,比平时那淡然冷静的样子生趣太多了,霎时间心情大好,淡淡的语气又带着认真的态度,“在喜欢的人面前还能正人君子,那种表里如一不要也罢。”

这句话杀伤力更大了。

某人借题发挥,温桐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像感情这种事情,人是最拿捏不定的了,也许就是一瞬间的事,有个人就会在你心里扎根悄悄发了芽,等你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温桐最怕的还是麻烦,比如宋梓辄,他看起来就很麻烦,跟他谈恋爱会更麻烦。

“宋老板,你知不知道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通常婚姻大事,已经不仅仅只是两个人的事情了,这更关乎两个家庭,而且她一直觉得宋梓辄的身份背景不凡,而她却只是个小镇出来的普通女人,怎么都是门不当户不对。

温桐自己,确实是打算等自己的事业稳定下来之后,就找一个靠谱的男人意向结婚的来发展,毕竟年纪也不小了,谈个一年半载,就可以进婚姻殿堂的那种。

恩?

宋梓辄如画的眉目突然轻挑起来,随即他嘴角又微微勾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那双如墨的黑眸仿佛注满了深情,“我对你,不是耍流氓。”

“我们门不当户不对。”坚持心里最后一道防线,牢牢守住。

“情投意合就好。”

“……”

但是不可否认,在宋梓辄那句话说出来的瞬间,她清明如水的眼眸多了一缕迷茫,心里突然也有点发堵。

宋梓辄总算是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了,如果不是温桐以前经历过什么,要不然怎么会对门当户对这种小问题耿耿于怀。

门当户对?这种东西能吃吗?

所以,在一直都是主导大权的宋大人眼里里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存在。

他只要温桐,非温桐不可。

“温桐,我知道你对我也有感觉,所以…你不用这么快否认我。”宋梓辄说的很肯定。

对于两人关系的发展,宋梓辄并不想把人逼得太紧,他很贪心的,所以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磨合…

但是宋大人很阴险,哪里会只是磨合这么简单?

避无可避。

前方的男人在柔暗的灯光下,如刻般的轮廓柔和了几分,有点迷离,却又显得不真实,不过那种笃定的语气和眼神,很宋梓辄。

温桐微微叹口气,觉得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郁闷的转身回母亲的病房。

事后她又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刚才为什么没有直接否认那个说辞!

显然今晚的谈论,宋梓辄略占上风。

在椅子又坐了一会,宋梓辄便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还买了宵夜和水果,温桐也不好意思让宋梓辄还待在医院,所以等吃完宵夜,她便让他回去了,结果没多久便收到宋梓辄的短信:这段时间我都不在国内,好好照顾自己,注意安全。

温桐觉得有段时间不用面对宋梓辄,那真是很好。

这一天下来,温智南提心吊胆,也没能好好休息,所以温桐让温智南先在病房的沙发睡会,她来守着母亲。

夜深人静,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一盏昏黄的台灯再亮着,温桐却丝毫没有睡意,看着母亲睡得一脸不安稳,她把动作放的更轻了。

白芷素对事情从来都是公正公道,爱恨分明,尽管大伯一家处处占他们家便宜,但平时也是看在是温智南大哥的份上,所以对大伯大娘一家就算讨厌也很容忍。

温桐觉得,她母亲为何会与大娘大打出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从父亲的讲述来看,那个女人在看到她母亲摔下楼梯之后,不但没有打电话叫人来把她母亲送到医院,反而是慌慌张张的跑了,那显然是做贼心虚,后来还是隔壁与自家关系好的大婶知道自己母亲感冒了,所以摘了些药草送到他们家里发现她母亲倒在楼梯间才送去医院的。

像这样的事,是她母亲幸运才没大碍,

温桐可没有那么大度让她大娘还逍遥自在,她眼色沉了沉,气势有些可怕的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