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邪魅的男人/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医院意外碰到温桐后,谢怡心压抑不住心里那种膨胀而难受的感觉,心口仿佛堵了一块石头。

和王雪分手后,她并没有回自己住的酒店,而是去了酒店附近的酒吧喝起了酒。

谢怡心,也是属于难得一见的大美女,漂亮的杏眼,瓜子脸,画了点口红,她出现在酒吧的时候,无疑备受瞩目,事实上,她的气质,和她的才学,让她在帝都也很受男人的追捧。

一个女人半夜出现在酒吧,难免会受到男人的搭讪。

“小姐,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你跟我一样失恋了吗?”搭讪的男人身上有着一股很浓的香水味,带着金表,他手里拿着一罐啤酒,装出一副失意的样子,细看下,那眯眯的眼睛透着一股不怀好意。

像很多失恋的女青年,心里难过的话都会去酒吧里买醉,通常很容易被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盯上,他们花样百出,手段层出不穷,所以独自一人的话很容易吃亏。

谢怡心眼眸冷冷,她缓缓抬起那张漂亮的脸,双颊染上了一丝醉意,但她的理智却是清醒的,她只发出一个音节:“滚。”

混迹在职场多年,她又是身为QM工作室的设计总监,身上多多少少都有种迫人的气息,这种气息已经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了。

那男人也是老手,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并不好惹,所以灰头土脸的掉头走了。

不过,那双冷冷的眼眸眨眼却多了一层清雾,原来,她看起来像是失恋的人了啊。

谢怡心结了账,毫不留恋的出了酒吧,七月底的B市,即便到了夜晚,那风,也带着一丝的热气,又似乎充满海的味道,她吹着风,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那个她一直努力想忘却的人此刻在她的脑海里却越发的清晰,还有在B市遇见温桐,那个人知道后,不知道会如何,终究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对方很快就接通了,不过接电话的显然是个女人,女人的声音清丽婉转,又带点柔柔的娇羞,“怡心姐?那个,严大哥正在洗澡呢。”

“若怜?”谢怡心听到这个声音有些惊讶,随后轻翘起的嘴角带着一丝自嘲,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的感情已经这么要好了吗?

“恩,是我,那个怡心姐,你有什么事要找严大哥吗?要不要我帮你转告?”若怜询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这样吧,挂了。”谢怡心脸色突然变得很苍白,像是受了刺激那般,她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最后眼里流下了两行清泪。

此时,在帝都某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叫若怜的女人听着那挂断的嘟嘟声后,眉梢飞扬,流露出了一股得意之色,她穿着公主裙,波浪卷的长发配上白皙精致的鹅蛋脸,是个性感又带有点清纯的女人。

这时,一个身穿灰色丝绸浴袍的男人从浴室里出来,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是个邪魅又带着霸气的男人,凌乱的碎发透着点点水珠,结实的胸膛半开,显得狂野不拘,那双幽暗的瞳孔透着一股冷漠,他薄唇微抿。

严楚涯看着怜心拿着自己的手机,眉头一皱,一脸怒容,他冷道,“谁给你的权利接我的电话?”

因为是背对着,若怜没看到出来的严楚涯,那甚是无情的声音似乎也把她吓了一跳,她转过身,收起眼底的慌张,脸上随即扯出一个笑容,解释道,“严大哥,我并不是故意要接你的电话的,只是我看见是怡心姐打来的,又响了那么久,以为有什么事,才帮你接的,对…对不起。”

若怜的示弱,让严楚涯不在说话,只是盯了她半会,才道,“下不为例。”

见严楚涯没有要责怪自己的一丝,若怜脸上的笑容随之展开,她走过去挽住男人的手臂,甜甜道,“严大哥,我带了宵夜过来,你吃点吧,伯母说你最近饭点不正常,经常胃痛,你这样我很担心。”

严楚涯默默的听着,最后不动声色的推开她的手,他似乎不喜若怜的碰触,“我吃过了,你要是没事就回去,我还有工作。”

说完,转身就进了书房。

若怜独自站在偌大豪华的客厅,狼狈而不堪,她眼眶有点红,两手紧紧的揪着裙摆,右手中指那闪闪发光的钻戒,此刻,竟是无比的讽刺。

~

B市,温桐从医院回到湘雅公寓,月光照映,将她纤细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她在想,自己要不要报考个驾校考驾照,这样以后出入都会方便很多。

本来温桐想让父亲也一道会公寓里住,但是父亲怕母亲半夜起来不方便,所以便留在医院陪着母亲一起过夜。

北苑楼坐电梯上到12楼,她走到自己的公寓门口,映入眼帘的率先是门口那摆放的一个长方形盒子,和那双被她扔掉的绣花鞋盒子整齐的摆放着,温桐掏钥匙的动作停顿了,嘴角微抿。

那长方形的盒子上还贴了一张便条,上面写着:你不喜欢我送你的惊喜?你再看看,我觉得你穿这身衣裳一定很美,很期待你穿上这身衣裳的样子。

温桐把便条拿起来揉成一团,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她顺便拆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件复古风的红色衣裳,有点像古代女子出嫁的嫁衣,红衣,红鞋,在寂静的走廊,越发的诡异。

她看了几眼,然后把鞋子衣服也放在了垃圾桶旁边。

温桐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在玄关换好鞋子后看着门,顿了顿,把门另外几道锁给锁上。

没多久,她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温桐接了,“周先生,请你立刻停止这种幼稚的举动,再有这样的情况,我会报警。”

然而,电话对面的人并没有说话,那边很安静,安静到似乎连一根针掉地上了也能听见。

清水淡眸微微磕上,温桐随即挂断电话,此刻,她才深深的体会到,自己是遇到了多么变态人格扭曲的人。



------题外话------

我又出来溜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