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轮腹黑的程度/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温桐不动,她接着用力的扯了扯拐杖。

随之温桐一点征兆都没有的松开了手,她把握的力度适中。

蔡如兰一个踉跄就往后退了几步,从来没受过这般待遇的她脸色铁青,对温桐从来没好脸色的她扯开嗓子就喊,“好你个温桐,是不是想摔死我这老太婆你才甘心,作孽啊。”

病房外面也有不少人,护士,病人等等,听到这气势如虹的一喊,便纷纷都看了进来。

白芷素看见,马上拆蔡如兰的台,“妈,你这不好好站着吗?”

温桐看着老人做作的姿态并不理会,蔡如兰就是仗着她父亲的言听计从才敢这样胡搅蛮缠,如今她父亲不吃她那一套,她自然是一点好处都讨不到。

温月欣看见温桐来了之后,双手不禁又握的紧紧的,画了淡妆的温桐,比起平时还要美艳动人,即使穿着普通的连衣裙和单鞋,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也穿出了时尚的美感和品位。

母亲被关进警察局的看守所,她自己多半有些责任。

要不是她那样与她母亲说,说不定黄兰芳就不会气冲冲的去找白芷素,结果发生这样的意外,也让温桐找到了空子来对付她的黄兰芳。

蔡如兰一个人,势力单薄,对于态度居然强势的二儿子一家无计可施,突然地,她一屁股坐在了地方哭闹了起来,“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养的二儿子不仅不孝,还纵容自个的女儿对付大哥的老婆,把自个大嫂关进看守所不说,现在还欺负我一个老太婆。”

这无耻也是出了一个新高度。

因为刚才蔡如兰那一声大叫,病房门口早已经聚集了几个人,此刻瞅着这老太太的动作,嘴角猛的一抽,一个身上带满了不便宜的珠宝首饰的老人家再哭诉自己命苦?所以不禁觉得有些滑稽。

有轻微脑震荡的白芷素听到这嚎啕,脑袋阵阵发晕,一旁的温智南有注意到,他道,“妈,你干什么?阿素现在需要静养。”

蔡如兰一听,气的身子直抖,哭喊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分贝,病房门又没有关上,外面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温桐面无表情,细心的放低病床,让母亲睡得更舒服些。

很快,护士长就过来了,她看着地上坐着的老人家,十分无赖的坐在地上哭闹,她便敲了敲门进来,礼貌道,“老人家,您有什么事也等您家人出院了再说,医院里是禁止喧哗的。”

哪知,蔡如兰一脸凶恶,“你一个外人多管闲事什么,哪边凉快那边去。”

护士长被噎的满脸,这是她职责所在好吗?不过看是个老人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劝阻。

“奶奶你大可一直哭闹,惹急了我,我就让你的好儿媳吃上几个月的牢饭。”温桐把恶孙的形象表演的淋淋尽致。

温月欣看着蔡如兰在无理取闹也并没有打算阻止的,只是听到温桐这么说之后,她一怔,并没有怀疑她话的真实性,这还是因为她母亲被关进去那天,她有带了一名比较有名气的律师过去谈,毕竟当时发生什么并没有人看到,借着这个漏洞,她就想让公安局把她母亲放了,哪知,一谈下来,警察那边态度很是强硬,律师磨破了嘴皮子,就是不放人。

那律师后来还问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像这种案子他也有遇到过,通常警局那边很快就会放人,毕竟证据不足。

所以,温月欣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有背景强硬的人在帮温桐,而那个人,很有可能是智腾集团的老板宋梓辄。

蔡如兰哭闹的声音瞬间噶然停止,她从自己大儿子那里听说了是有人在背后帮着温桐,所以她大儿媳才出不来。

她睚眦欲裂,似乎没想到会被这样的威胁,又是丢了脸面又是下不了台,气的哆嗦的一句话也憋不出,“你你你…”

如今对温智南来说心里最重要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对蔡如兰也不再如从前那般,所以蔡如兰怎么样,他全当看不见。

这时,蔡如兰突然两眼一翻,径直就晕倒在了地上了。

温月欣见着,上前扶起蔡如兰,“奶奶?奶奶?”

刚还生龙活虎的老太太说晕就晕?护士长沉默不语,连忙呼叫护士抬个推车过来。

“奶奶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过意的去吗?我母亲已经受到教训了,看在咱们是亲人的情分上,就不能包容体谅一下?”温月欣开始打感情牌,她这么一说,加上老人这一晕倒,霎时间让旁人觉得,是那一家子人过分了。

才蹲了一晚上的看守所就是教训了?

那谁来体谅她母亲的委屈?

温桐嘴角一勾,淡道,“哪天我心情好了你再跟我说这些话。”

温月欣沉了脸,心里更记恨了温桐几分。

一边的温智南看着母亲晕过去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正要随着护士一起过去看看的时候,温桐出声阻止了,“爸,你留下来照顾母亲,我去就行了。”

温智南对闺女很放心,于是点头。

蔡如兰的如意算盘因此落空,恨不得现在立刻跳起来。

被抬上推车的蔡如兰,很快便有医生过来检查了,医生也说不出晕倒的所以然来,因为血压正常,脉搏正常,于是他询问了温月欣几个问题,温月欣也暗示了一些话。

医生点点头,很快在病例上潦草得写了几个字,没一会便让护士把人安排去了普通病房,顺便让护士给吊了一瓶葡萄糖。

这点伎俩糊弄她爸行,想糊弄她,演技有待提升。

温桐找了张椅子坐在了蔡如兰躺着的病床前,似乎不打算那么快走,她还顺便发了短信告知父亲奶奶没事。

而病床上躺着的蔡如兰此刻想动动身子骨都没办法,因为病床是最普通的那种,很硬又小,她身上带的首饰很沉重,睡得她浑身不舒服,她一把老骨头难免会吃不消,这病房还嘈杂,空中飘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对过得养尊处优的蔡如兰来说,是很煎熬折磨的,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直到半个小时后,大伯温海坤赶到普通病房,见到温桐还在,立马没好脸色道,“你还待在这做什么,还真想气死你奶奶不成?”

温桐扬扬手里的诊断书,“这写着奶奶是因为年纪大坐不得长途车所以导致低血糖才晕了过去。”

温月欣没有看蔡如兰的诊断书,所以并不知道医生写的是什么病因,她刚才明明有暗示医生…

温海坤郁闷的想吐一口老血。

庸医,简直就是庸医…

老人晕倒怎么变成是他们造成的?

又过了四十分钟,病床上的老人保持了同一个姿势一个多小时,后来温桐是接到了一个电话后才不急不忙的离开了普通病房。

等温桐离开后不久,病床上的蔡如兰立马暴跳如雷的起了身,脸色布满了雷云。

这一折腾,她腰酸背痛,苦不堪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