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与老板电话/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二楼,对有经常跑步运动的温桐来说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她走的不急不缓,但她都会时刻注意一下身后。

安静的楼梯间,静悄悄的出奇,她只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

突然,在她走到第三层的时候,楼下隐约传来了皮鞋踩响的声音,蹬蹬的,。

温桐只是往下看,只能看到一个被灯光折射的黑影。

那个皮鞋踩的登登响的声音,走一回停一回,然后又继续跟了上来。

快到十二楼,温桐便从包里掏出提前掏出了钥匙,出了楼梯间后,利落的开门进去,关门。

她的青葱玉指有些微微颤抖,就在她神经准备放松下来的时候,她隐约又听到了皮鞋踩的登登响后停在了她门前,随即她的手机铃声欢快的响起。

温桐暗下来的眸色发冷,她接了电话。

只见她还没出声,电话那头的人,轻轻的说了一句晚安。

“周先生,有病得治,最后警告你,不要再跟踪我监视我。”

让向来淡然如水的女人再次放下狠话,周时默是第一个。

如果一个天天跟踪你的诡异男人,纵然心理再强大,也受不了这般,社会上大约20%受害人因为被跟踪患上了情绪病,造成神经衰弱睡眠不安,而且,跟踪狂通常都是有心理疾病的,要是行为及其偏激了,以后一定也会越来越疯狂。

周时默这种人,显然是属于后者。

周时默站在门口外面,斯斯文文带着金丝眼镜,从外外表看着就很无害,然而,他目光炙热的似乎要把这扇门给盯出个洞来。

站了大概十几分钟,他才动身离开。

·

第二天的时候,娱乐报纸上有一块版面是报道昨晚时装秀的事情的,温桐与露茜在B市火的热潮中天。

早晨,没有跟男人==宋老板出国的林子阳下楼买早餐吃的时候,路过报刊的时候就买了一份,以前他在国外有看报纸的习惯,结果他一打开报纸,嘴里醇香的豆浆差点忍不住要喷在报纸上了。

性感完美的曲线,高贵圣洁,那星空深洋般的晚礼服,美得包罗万象,无法言喻,尽管妆有些浓,但并不影响林子阳他第一眼就认出报纸里面那模特,是温桐。

在往下看的时候,报道的内容大概是:昨晚在惠罗百货商场举行的时装秀场上演的戏码,报纸里暗喻温桐与露茜同流合污,两人一手导演将设计师谭琳琳的作品占为己有,随即,露茜的身份被拔了出来,曾经的职业是化妆师,抓着这个为题,没有专业学过设计的人怎么可能设计出这么好的作品?文章里还隐约指责温桐见钱眼开,极其势力,品行恶劣。

林子阳觉得露茜是谁跟他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温桐不同,这极有可能是BOSS夫人。

那是他以后要鞍前马后巴结的对象。

林子阳大略看完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高清图保存下来,已短信的方式发送到了男人的手机里。

美国那边是晚上十点左右,那高达几十层的大厦的顶端,豪华的办公间里,微暗的灯光下,电脑荧光映刻出那张清俊的五官,男人低着头,正在专注的看着手里的财务报表。

“BOSS,为什么我要加班?”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金发碧眼的美男端了两碗泡面进来,他用的是流利的美式英语,他神情十分哀怨。

他,碧昂斯—金是一名程序员,按中国的叫法,应该称为黑客,BOSS这次从中国回来,是因为他的失误,导致集团被盗走机密文件,是他为色所迷没错,可是后来机密文件不是被他找回来了嘛,升级集团后台防卫系统也不用着急的。

“你让公司损失了几千万。”言下之意,你活该加班。

区区几千万美元,BOSS明明两三天就可以赚回来了。

碧昂斯—金很哀愁,对于他BOSS大人的一针见血,两针他血流成河的类型,他委婉讨好的说道,“BOSS,我可以卖身还债的。”

这下,宋梓辄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

碧昂斯—金从宋老板的眼里看到了嫌弃。

“我相信阿比达尔—盖伦会愿意出这个价钱买你。”

碧昂斯—金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那个邪魅又像一匹腹黑狡猾的狼的男人,他在M国的势力很大,在拉斯维加斯赌城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就算被某个暴发户的男人包养,也不要跟那个男人有任何来往,碧昂斯—金突然感觉菊花一紧,灰头土脸的跑去做事。

宋梓辄把整份财务报表看完后,那金贵精密的大脑此刻都有些胀胀的难受,看着碧昂斯—金放在他桌上的泡面,他很想吃饺子了。

这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一震。

宋梓辄收到了来自于中国林助理发来的信息。

他点开彩信一看,一眼看去,就是温桐穿着星空晚礼服,报纸印刷上的照片虽然是黑白的,但也遮掩不了那倾城的风华,看到照片里的文字,那墨眉微微一蹙。

下面还有林子阳的问话:老板,怎么做?

在等待老板回复的林子阳突然有些懊恼,自己这问的问题岂不是白问吗?老板什么人啊?

无理任性起来简直不是人的。

很快,林子阳接着就收到了宋老板回的短信:想吃炒鱿鱼?

林子阳一个激灵,他什么也没看见。

也许跟在宋老板身边久了,林助理虽然没学到自家老板护犊成魔又狂妄不羁的精髓,起码也学了点皮毛的。

再说现在的B市,智腾几乎掌控了它的经济命脉,可是所谓天子脚下,想要谁吹灰湮灭,一根手指的事。

他不吃炒鱿鱼,所以他会把这件事处理的非常干净漂亮的。

就在B市那些圈子流传的火热的时候,印刷这新闻的几家报社突然紧急收回发出的报纸,同时发出声明跟温桐露茜道歉,这条新闻未经核实情况,属于虚假报道,发这篇文章的编辑已被革职。

接着,一直充当受害人的谭琳琳在网上曝出惊天丑闻,她不仅是超兰轩品牌老总被包养的小三,曾经在别的品牌公司上班有窃取他人作品的嫌疑,但是因为改头换面,又换了名字,并没有人认出她。

谭琳琳一下子从高端摔下了深渊,并且很快被超兰轩品牌老总的夫人带着一群富婆围堵,场面相当壮观,于是又上了B市头条。

而露茜那边,本来正准备去法院对这几家报社提起诉讼侵害她名誉权的,哪知,她还没来得及出门,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她的世界又玄幻了。

后来想想觉得不对劲,这几家报社怎么会无缘无故都撤回新文并声明道歉?报社肯定也是收了超兰轩的钱才会这么报道的,接着,她脑海里闪出了温桐的影子。

这种昙花一现的事情,温桐并不知情。

她十点多才醒,因为拉上了窗帘,房间周围都很黑暗,像天还未曾亮那般,她的喉咙很干又有些沙哑,头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她生物钟很准时,睡眠质量也挺好的,昨晚半夜了她居然都全无睡意,眼睛微微的磕着,她光着脚下了床,拿起放在梳妆柜上的手机拨打了110,电话报警。

报警之后,时间又过了两天。

白芷素可以出院了,但温桐觉得母亲手不方便坐公交回去,想起那天她把自己的微信号给了林子阳没多久后,就有一个微信号加了她自己,还跟她说了修改的画册并没有问题,她想,加她的人应该是林子阳了。

所以她现在试着微信通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林子阳麻烦他走一趟。

就在响了几遍后,微信通话终于被接通了。

“喂,林助理?”

只闻那边传来清冽而且无比熟悉的嗓音,有些戏谑,似乎又带着不满,“恩?”

温桐一瞬间愣住了,怎么会是宋梓辄?略显苍白的脸色终于浮现了一丝淡淡的粉,她好窘。

不过那边很快又传来了声音,那好听低醇的声音会让声音控的人把持不住的。

“你感冒了?”

其实她的声音只是比平时多了一点的沙哑,没想到隔着电话,他也能听出来,温桐此刻并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有些暖,又有些怦然心动,她沉沉的声音微微恩了一声。

“有没有吃药?”

“夏桑菊算吗?”温桐脱口而出。

夏桑菊,清热解毒,下火必备。

温桐突然又微微发窘了,她平时身体很好,一年里头只有最冷的时候才会发个小烧,但隔天睡一觉就好了,所以现在闷热的夏季,她只是以为上火而已。

电话对面的宋梓辄听到这个回答,他站在落地窗俯视美国的繁华夜景,嘴角勾起微微的笑意,少了平时的清贵高冷,眼里竟藏着一丝宠溺的味道。

两人聊了几分钟,温桐便说起了正事,反正跟宋梓辄说是没有什么区别。

在旁边沙发坐着写程序代码的碧昂斯—金看见,眼珠子都要脱窗了,他认识宋梓辄也有五年之久,从未见过这般,有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