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雨夜杀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没有直接让林子阳送到湘雅公寓,湘雅公寓也是宋老板的住处,要是林子阳直到她也住那,感觉有点奇怪,而是让他在附近另一片住宅的停了车。

下了车,温桐笑着说了谢谢。

随后,林子阳似乎想起什么,拿起老板说要买的感冒药递给了温桐。

温桐怔了怔,。

“温桐,这是老板吩咐我买的药,差点忘记给你了。”林子阳解释,他也是按照老板给的药名买的,有些是感冒药,有些好像不是。

她没感冒啊。

温桐温吞的看了一眼拿装着的感冒药,还是伸手接过了。

“那我先走了,温桐你早点休息。”

其实,林子阳也发现了温桐虽然画着淡妆,但是神色还是有些疲惫,精神也不怎么好,所以也关心的说了句。

温桐恩了一声,“拜拜。”

直到那辆迈巴赫开走,温桐才在路边招了的士回了湘雅公寓。

报警后没了周时默的骚扰,警方那边效率也很快,温桐报完警去医院,随后警方那边确实抓到了跟踪温桐的周时默,并进行了拘留,前天她也去公警局露了口供并确认其身份,被抓的那个人是周时默。

之后,警察那边拿到搜查令,去到周时默所住的公寓里发现,他房间里有一架望眼镜是对着温桐所住的楼层的阳台,如果温桐没有拉上窗帘,里面的一举一动都可以被看得很清楚,在周时默的桌上还有很多温桐平时的日常照片,警方那边也找到温桐所描述的红衣绣花鞋。

谁也不知道,那么有名的钢琴家周时默居然会是一个跟踪变态狂?而且他的父亲还是盛大银行的董事长周恩天。

盛大银行并不是属于国家商业银行,他属于私营,原之前盛大集团是B市餐饮行业的龙头老大,五年前得到市批准才有如今的盛大银行。

盛大银行是附属盛大集团的。

周时默被抓进警局,很快在B市的报纸头条出现。

回到公寓后的温桐用电饭锅煮了粥后便去洗澡了,洗完澡出来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

“是温桐吗?”

“恩,是我,堂哥。”

温桐有些意外,那是她出国几年没有回来的堂哥——温随风,以前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温随风是大伯的大儿子,只比温桐大两岁,他不会说讨厌温桐什么的,以前她被欺负的时候,温随风还帮过她,后来渐渐长大了,也很少有来往,但他是亲戚关系中与他们家最正常的了。

他大学毕业后便出国留学了,据说是因为他大学交往的有钱女朋友的父亲不同意他们一起,后来不知怎么的,说要是能在两年之内攻读企业工商管理博士学位就同意他们一起。

如今也差不过快两年了。

而温随风也一直是一个有宏图大志的男人,通俗点,也就是有野心。

“你还好吧?”温随风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爽朗,很容易让人觉得非常亲切。

“恩,还行吧。”温桐淡淡的回答,但也不冷。

温随风与温桐聊了一些家常话题,聊的也算愉快,在最后挂电话的时候,温随风才道,“温桐,我知道我妈对二娘做的事了,今天我有给二娘打了电话道歉,你看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让我妈出来。”

温随风柔和的声音充满了歉意。

温桐也料到温随风打电话来的原因,她没有想过对黄兰芳怎么样,算算时间,明天她应该就会被放出来了。

只是做错了事,就应该要承担责任,大娘没有那么做,反而还不当一回事,也不怪她用非常手段。

不过只是让她关在牢里几天而已,温家上下就劳师动众,未免有些过于夸张,他们也从未考虑过她母亲的感受。

好歹都是一家人,怎么奶奶却如此偏颇?有时候温桐甚至会怀疑,她爸是不是别人家的孩子。

“恩。”

温随风听到想要的回答,但觉得有些隐隐的疏离含在里面,他一时间不知说任何言语,最后还是温桐说要吃饭了才挂的电话。

用黄瓜配粥,温桐吃了一碗后就没什么食欲了,最后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锁好门窗后便回房休息了。

半夜两点多,温桐因为身体发烫热醒了,这种现象不用猜——发烧了。

她很郁闷,身体脱力的起来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把今天拿回来的感冒药拆了一盒吃了两颗回房又倒在床上继续睡。

第二天下班的赵佳打电话给温桐,想叫她出来一起吃饭的时候,但听到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她觉得好讶异,温桐居然发烧了。

不过想想温桐最近事儿多,因为疲劳过度累坏了身子也正常不过。

“你躺着,我现在过去带你去医院。”

“恩”

赵佳打车过去后,看到温桐脸烧的通红通红的,就连反应也慢了半拍,很像智商降低的儿童。

她无奈,便带着温桐去附近的诊所挂号,最后还挂了水。

不过那护士在给温桐挂水的时候,因为温桐的毛血管实在是太细小,来回戳了好几次才戳准。

赵佳看着那白皙的手背肿了起来,满眼心疼,眼神狠狠的刮了那护士几眼。

等挂完吊水后也晚上九点多了,但温桐脸色明显是好了不少。

回去的路上,赵佳顺便打包了两份排骨粥。

两人一并回到湘雅公寓,温桐喝完粥又回房睡觉了。

赵佳因为担心温桐,所以干脆就在公寓住了一晚,但是晚上温桐睡得很不安稳。

这让赵佳很疑惑,以前她跟温桐一起睡得时候,她不乱睡还十分安稳,她可以保持一个姿势睡到天亮,这难道因为发烧的缘故?

第二天,她起来看温桐好像退烧了不少才回自个家里洗了个澡又去上班,但是免不了还是担心。

公司里,一天很快又到了下班时间,赵佳想着要过去再看看温桐的,哪知道正要走,臭着一张脸的经理汪琳琅扔了一堆文件在赵佳的办公桌上,“这些紧急文件,你处理完再走。”

赵佳真想骂一句FuckYou,为什么她上班闲着的时候不拿给她,她下班了才拿给她做。

气归气,但是谁让汪琳琅是她的顶头上司。

夜,逐渐来临,B市的空气很沉闷,阴天多云,天上连一颗星星都难以见到。

九点多的时候,黑暗的天空突然倾盆大雨落下,还含着隐隐的紫光闪烁,哗啦啦的大雨洗刷着B市的各个角落。

因为雨势过大的缘故,温桐房间的窗早上被赵佳半开了透风,那雨啪啪的打在窗户上,还倾洒了进啦,哒哒哒的声音,饶人清梦。

只见湘雅公寓,朦胧的路灯下的马路,依稀见到一个穿着黑色雨衣水鞋的男人在行走着,在雨中的夜色,犹如小说上经常形容的雨夜杀手。

随即,他进去了北苑楼。

温桐睡得迷迷糊糊,听到那雨敲打着窗,有动静,她一下子就醒了,看到窗户下的地板湿了半,她打开床头的灯,起身过去把窗户关上。

随即又出去了客厅,她放眼望去,发现阳台的门没有关好,那风一吹进来,床帘就飘飞而起,她正要过去把阳台的门给关上。

玄关的门突然传来动静,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小,不仔细根本听不出来,似乎是在用东西在锁孔里动。

就在这时,门咔嚓的一声响了。

今早赵佳离开后,她还一直在睡觉,中途醒来两次吃药又回房睡了,这一病,就病的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门是锁了,但是并没有反锁和多加一层防盗锁。

借助微弱的夜光,温桐抓起桌上放着的花瓶,蹑手蹑脚的站在了玄关进来靠墙的墙壁隐藏起来,背后已是凉飕飕一片。

周时默推开了门,他看着玄关道,嘴角勾起一个邪诡的笑容,他身上的雨衣还在滴着水珠,站了一会,他走了进来,还顺带关了门。

他的步履很慢很轻,像是有练过的。

在他快要进入到客厅的时候。

温桐一个花瓶敲了过去。

大概是体力不支缘故,她此刻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把花瓶砸过去。

穿着黑衣的周时默只是额头上受了点伤,血沿着痕迹留下,但是他的脸上,明显还有别的受伤的痕迹。

他退后两步,突然就用了一种极其愤怒阴毒的眼神盯着温桐。

温桐放下手里的花瓶,她看着明明应该在警局里的周时默此刻却出现在她家,“周先生,你为什么有钥匙进我公寓?”

“温桐,你怎么不问我,我为什么不在警局?”他语气很飘,却似乎对眼前的人有着深深的怨念。

“那好,你为什么不是在警局?”温桐顺着他便问。

周时默此刻突然露出一个惊慌失措的表情,随后眼里又转成了暴怒和仇恨,他突然逼近了一步,似乎是想要掐住温桐的脖子。

在周时默冲上来的那一瞬间,温桐惊慌了躲了过去。

“周先生,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温桐继续和他周旋着。

“好,我们谈。”周时默此刻却平静爽快的答应了温桐的话。

------题外话------

通告通告:宋少于本月30号上架。

最近都会保持保持三千更,希望亲耐们看书愉快。

然后,各种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