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赶到/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去开灯,你坐。”温桐其实并没有相信他,她现在很确定,周时默就是一个有精神疾病的人,所以并不能激怒他。

就在与他隔了一米多远的温桐要越过他身旁的时候,他突然大步一跨上前,温桐像被惊到的小鹿往后退。

然而,周时默拿出一瓶东西往对着她一喷,几秒钟的事,温桐已经开始有些站不稳,之后一阵天旋地转,她晕在了地上。

接着,他从身上拿出了绳索,胶布,透明手套,匕首,似乎是有备而来,他看着地上的温桐开始喃喃自语了。

“温桐,你是我住在这里这么久第一个跟我搭话的女人,你很好,我很喜欢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我送进警局,为什么。”

忽然间他又用充满了狠毒的眼神盯着温桐,宛如冷冰冰的死神。

“温桐,本来我不想对你这样的,可是你让我好失望。”

温桐的意志逐渐涣散,她感觉到了周时默用绳索把她双手双脚绑住,随后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她房间的床上。

那冰冷的指尖划过她的肌肤,像锋利的刀刃那般,那手突然在白皙的颈项停下,他又喃喃自语了几句话,转身出了客厅寻找着什么。

床头的灯柔柔的落下,那闭着眼睛的人缓缓又睁开了双眼,她头还很晕,但吸入的迷药并不是很多,她的毅力驱使着她要清醒,艰难的挪到枕头旁边,她用嘴巴把手机咬起,艰难的坐起来,把手机放在躺下手边的位置。

就在她躺下后,被绑着得手拿起手机要开锁打电话求救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赵佳打来的。

她想要摁下接听,但在这瞬间,一个愤怒的身影闯了进来拿掉她的手机,他并没有挂电话,而是任由手机在响,而那冰冷的手就这么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很难呼吸,很快,温桐的脖子就出现了一条红痕,她强烈的求生意识让她在面临生命危险的那一瞬间,她拘着的双腿仿佛用上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忘周时默的腹部踢去。

一阵闷哼,周时默被踢到腹部后突然后退几部就放开了手,他一手捂着腹部,似乎很疼那般。

那柔和的灯光照映着一个男人狰狞可怕的面容,看着床上虚弱无骨的女人,他似乎变得疯狂了,一下子拿出身上的匕首,银色的刀锋在灯光下一闪一闪。

外面的雨势还在喧嚣着,这时一辆亮着灯光的的士停在了北苑楼,接着,一个清俊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那正是早上九点坐了飞机回来的宋梓辄,因为下大雨的缘故,所以并没有让林子阳来接。

他下了的士,朦胧的雨中,司机看着那进去的背影,也忍不住叹道,好个气质谪仙清贵的年轻人。

宋梓辄坐了电梯上了12楼,停在自个家公寓门前的时候,本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他看到地上那滴滴答答的的水珠,还带有着泥巴印刻下来的男人脚印。

那个脚印,还是停在了温桐的公寓门前。

那是一种很危险的预感。

他反应很快,过去隔壁敲了温桐的门,还按响了门铃好几下。

但凡一个熟睡的人听到响那么声,都会起来确认一下来人,但是屋内却非常的安静,没有丝毫回应的迹象。

宋梓辄看着那锁着的门几秒后,突然拿出钥匙打开门进了自己的公寓,他在玄关没有换上干净的鞋就进屋里去,似乎在找寻什么。

紧接着,他隐约的听到了对面温桐的房子里传来一声东西掉落在地上,玻璃破碎的声音,很轻,如果是在走廊。根本不会听见。

脑中仿佛是有根弦断掉了那般。

卧室里,温桐听到门铃的声响之后,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在了床头柜上的灯,因为有些构造是有玻璃成分,一掉在地上玻璃碎了,就会发出声响。

希望敲门的那个人能察觉到里面的情况。

因为温桐无声的反抗,周时默的愤怒似乎到达了顶端,他眼神在狠狠的凌迟着温桐。

“周先生,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会坐牢?”

“坐牢?我根本不会坐牢。”

周时默虽然疯狂变态,但是绝对不是失智若愚,反而种种迹象显示出他为人狡猾且机智。

他也并不担心会有人进来,他刚才出去就是为了把门反锁,这样也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把剩下的事情做完。

他突然单脚跪在了床的边缘,手中的匕首慢慢的举高,眼里闪着嗜血恶魔的光芒。

温桐失去光芒的眼神既惊恐又是无奈,就在那匕首刺下来,她缓缓闭上眼睛。

就在那一瞬间。

一个浑身也滴落着水珠,白色衬衫因为被雨水打湿了不均匀,隐约看到的他身材的线条很完美,充满了禁欲的气息。

只见他双深邃的眼眸刻意的眯着,流露出了一股冷峻的杀气,那分明是与他清贵的气质不和的一种煞气。

宋梓辄很生气,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那后果会怎样,他不敢想。

而眼前的人,就是罪恶的源头。

在宋梓辄阻止那匕首刺下去的瞬间,他抓住周时默手腕的手突然逆着一掰,一声骨头咔嚓碎掉的声音响起,周时默疼的撕心裂肺般嚎叫,随后他的衣领被拎起,就像断了弦的风筝那般被甩出去,狠狠的砸在墙上落地上。

周时默他疼的在地上打滚了几圈,似乎很惊讶,宋梓辄什么时候回来的?又怎么进来的?

他突然一咳,他咳出了很多淤血,接着没有几分钟,他就晕死了过去。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还能站起来,只是被一扔就咳出血晕过去,显然不符合常理,关键他除了有精神病外,身体情况很正常。

温桐曲着身子躺在床上,她有点瑟瑟打抖着,看着那熟悉的背影,双眼微微湿润,终于深深的吸了口气。

她想如往常那般说声谢谢,但此刻喉咙就像是哑了那般,连一句话都讲不出来,她试着说话,却只能发出像小猫般那病娇的呜咽声。

宋梓辄听到,一下子回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人儿,他走了过去,极其小心的解开绑着她双手双腿的绳子。

温桐的皮肤很薄偏白,被绳子勒过的双手双脚,和被掐过的脖子上,有着很深的紫痕,身体因为撞床头柜的登也有几处淤青,显得触目惊心。

宋梓辄看着都没有说话,幽沉的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危险气息。

有了自由的温桐先是按下床头的灯控开关,过了好半会,她看着地上晕过去的周时默,声音才沙哑的开了口,“他怎么办?”

宋梓辄起身,拿起解开的绳子将他绑住后才说了句,“我来处理。”

他来处理?

温桐缓缓的点头,以为宋老板说的是交给他报警处理。

实际上宋老板肚量很小,也并不是报警处理这么简单。

她很快别开双眼不在看周时默那个方向,想要出去房间,却浑身没劲起不来。

这时,宋梓辄过去把人抱了起来。

温桐小小的吓到,但反应回来后也不说什么。

出了客厅,宋梓辄把人放在沙发上,接着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随后又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沙发上的温桐。

温桐两手接过握着水杯,声音哑哑的说了声谢谢就开始喝水。

她喝的不慢,很快一会把一杯水喝完。

把水壶拿了出来的宋梓辄又给她倒了一杯,似乎她只要喝水就能压下心里的惊慌和无助。

如果换做别的女孩,在得救那一瞬间,也许会嚎啕大哭宣泄情绪,会向亲人朋友撒娇,会诉说心中的委屈,。

可是那安安静静喝着水的女人,那消瘦了不少的清影,头垂的低低的,安巧的样子让旁边的宋梓辄此刻的心狠狠的揪疼了一下。

那种懂事乖巧也许是从小养成,会让父母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但她同时也失去了某些东西。

比如,温桐不会撒娇。

就在温桐又很快把一杯水喝完后,她想把手里的水杯放回桌上。

毫无预兆的,温桐突然被坐在她旁边清峻无双的男人拥入了怀中,被他的双手禁锢着。

清冽的男子气息一下子就盈满了她所有的五官。

突如其来的拥抱,温桐有些惊慌失措,双手不知摆放在哪里,她的脑袋埋在他的胸膛,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那不断向她传来的暖意,听着如那擂鼓般的心脏正一下下的跳着。

好像很安静,又好像有什么在她内心里喧嚣着,慢慢的在发酵。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瞬间。

温桐密长的睫毛轻颤的闭上,双手轻轻的搭在了劲瘦的腰间,微微用力握住质感很好的衬衫。

只是简简单单的拥抱,此刻,她忽然觉得十分安心,仿佛所有的不安都被驱走了。

对于宋梓辄的碰触,温桐并没有觉得抵触,或许,连她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这点。

仿佛自然而然的,也就那样了。

几分钟后,浓浓的困意向温桐袭来,意识开始涣散…

她似乎听到那清冷的音质低柔的略过,没有听清楚说什么,只是觉得很舒服,脑袋如电脑那般关机,休息了。

宋梓辄迟迟没有听到回应,突然,那毛茸茸的脑袋动了动,那光滑的额头抵着他的胸膛,轻轻的吐息,就这么睡着了?

宋梓辄微微低下头,眼神渐渐加深,随后让温桐靠在自己的肩上睡得更舒服着。

她的睡颜静然柔美,脸色不太好,眼底下还有淡淡的青色。

再度把人抱起来出了玄关的门,宋梓辄把人抱回自己的公寓安置。

把人放在床上后,宋梓辄拿了换洗的睡衣便关上门出去客厅的卫生间洗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