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上热搜/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宋梓辄洗完澡出来,市公安局那边的人也赶到了,几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停在北苑楼楼下。

通常,有警察出现的地方也有意味着有不好事的发生,而且还是这种寂寥的雨夜,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半个小时左右,就有两个年轻的警察架着一个被拷了手铐,用套子蒙住了脸的男人关进了警车。

雨逐渐从大雨转为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很快又有一辆的士停在了北苑楼门前。

赵佳从车上下来,看到停在北苑楼下的警车,又看到温桐所在的楼层的公寓灯火通明,脸色瞬间煞白不已,马不停蹄的跑进去坐电梯上去。

等她做完事的时候出了公司,大雨滂沱的,她也没带雨伞,后来雨势小点了才去马路边拦了的士回家,洗完澡后她就给温桐打了电话,电话没接,要说温桐不接电话也是正常,但这次,她不知为何却隐隐觉得有些担心,所以便打了车来了湘雅公寓。

哪知电梯停在十二楼后,焦虑万分的她想要出去,一下子就被电梯口的警察一把拦住。

“小姐,你现在不能过去。”警察回的很公式化。

“警察先生,是不是1203公寓发生了什么?”赵佳看到温桐公寓的门前也有警察在把手,她急切的问道。

但是两位警察同志依然铁着一张脸拦着,可他们也并没有否认,那也就是间接的承认了是这户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佳呆滞的站在电梯间,看着在温桐公寓房间里进进出出的警察,眼神悲痛欲绝,很快她眼里就续满了泪水,抓着一旁的警察情绪激动的问,“你们告诉我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警察同志见赵佳的神情,露出这么痛不欲绝的神情的,恐怕关系应该不错,只是…他们也回答不上她问的问题啊。

他们来到这里都半个多小时了,根本就没有见到受害者一眼好不好。

见警察同志都不说话,她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不知哪来的力气,她推开拦着她的警察,飞快的奔向1203。

只是,1203公寓门口有也警察守着,见赵佳是闯进来的,也不肯给她进去。

“我是住这间公寓主人的朋友。”

就算赵佳这么说,警方这边没得到证实,也不会就这么给她进去。

“让她进来。”

出现在玄关的宋梓辄看了一眼门口药硬闯进来的人,对门口的警察道。

接着,拦着赵佳的警察便让开了道给她进来了。

在宋梓辄旁边还有这个小区的保安经理和警局刑事科的王组长。

赵佳在看到自家老板的那一瞬间,再次像木头那般愣住了,差不过有一个多星期没见过的老板为什么会在温桐的公寓?

那温桐?

赵佳脱口就想问,宋梓辄却预料到她会问那般,“她没事。”

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后,赵佳平静了,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我想看看她。”

“她在我公寓房间。”宋梓又丢下了一个炮弹,炸的赵佳里外娇嫩。

“!”赵佳此刻的内心天雷滚滚,策马崩腾。

赵佳再被连续的震惊下,已经麻木了。

她就像阿飘一样跟在宋老板的身后,走到隔壁的公寓进去后,在那灰色丝绸的大床上,温桐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单,那张温婉秀气的脸一半陷入枕头,呼吸清浅,但并没有前天睡得那么不安稳。

从宋梓辄那听说了今晚发生的事,她这个不是当事人的人听到背脊发凉出了一身的冷汗,她又气又恼,心随着狠狠的抽疼不已。

温桐是不可能把事情告诉父母让他们担心,不告诉她,是因为不想让她牵扯进这么危险的事,谁也不知道,盛大银行的周时默,会是这样的人。

毕竟时间太晚,宋梓辄随后安排了车子送赵佳回去,让她明天再过来。

赵佳回去的路上都表现的很平静,但是在回到自己房间的那一瞬间,她是受不住了那般,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她从来不敢想象,这么美好的人人,差点就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

微风乍起,吹动房间里的窗帘,像是搅起了阵阵的波纹小浪,早晨的太阳暖暖的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映成了金色。

床上的人睡眼惺忪的从床上起来,她精神好了很多,温桐光着脚踩在了冰凉的地板上,过了好半会,才反应回来这不是她的房间。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昨晚发生的事历历在目,温桐脸色又微微的变了。

“醒了?”门被打开,一个清俊的男人站在了那,那低低沉沉却又带有一种独特清冷的嗓音,就像是在耳边浅吟,一贯的白色衬衫,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他站在那,微微笑着。

宋梓辄的出现,让温桐的脸颊瞬间浮现淡淡的粉色,心跳没缘由的就跳快了几分,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间卧室,是他的房间。

依稀记得昨晚自己不知怎么的又睡过去了,而且还是在他的怀中,如今一看,是不是她彻夜霸占了他的床?

霎时间她无措的站在原地,那卷翘的睫毛轻轻煽动,像极了脆弱的羽翼。

她,她还是第一次睡在异性的床上,尽管事出缘由,但是在男人面前,她就是做不到坦然待之。

也许,是有什么不一样了吧。

宋梓辄瞧见,深邃的眸子像是刚从冰泉中洗濯过的那般,他忽而走了进来,缓缓而至。

温桐感觉到男人的靠近,感觉呼吸都快窒息了那般,哪知,宋梓辄过来之后,竟又把她抱了起来。

不是昨晚那种情况,温桐现在恨不得立马跳下地。

她挣扎着要下来,然而,男人抱得很稳。

“温小姐,地板很凉。”宋梓辄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掩不住的笑意。

温桐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男人的本质还是没有变的,她不甘示弱,“宋先生,我会自己走。”

哪知,男人像没听到那般,把人抱着就出去了。

好无赖。

重新回到自己所住的公寓,就连大门的锁也换成了更具有安全性的锁,屋内没有昨晚的狼藉,一切整洁干净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般,应该是宋梓辄让人过来打扫过了。

宋梓辄把钥匙给了她。

温桐接过,穿起放在玄关的拖鞋走了进去,秉着一向温雅有礼的性子,她声音充满真挚道,“谢谢你,老板。”

公寓里的光线极好,在明朗的日光下,那温婉秀美的脸像花骨朵沐浴着清辉徐徐绽开,声音轻柔甜美,余音梁饶。

宋梓辄抬眸看了她一眼,眼中意味不明,“恩,洗漱完过来吃早餐。”

温桐本来想着要拒绝,但是听到吃,肚子似乎就先比大脑快了一步做出了反应,咕咕的响起。

然后即将脱口而出要拒绝的话被她憋了回来去。

人要诚实。

况且两人距离这么近。

宋老板一定也听到了。

又跑到宋老板家吃早餐的时候,温桐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自在的,不过庆幸她这碗菜粥虽然清淡,但熬的很入味,所以她吃的也很欢快,吃完后,也没有理由待下去,“我吃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逃跑回到自己的公寓,赵佳没一会也来了,她带着一副墨镜,进了门也不脱下,估计怕是昨晚那惊天动地的一哭,眼睛肿了。

进来之后,见着温桐就是劈里啪啦的一顿血的批评。

温桐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静静的听着,唇边扬着淡淡的笑意,心里那一点点阴霾也消散尽了。

赵佳说累了,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下,把桌上的水咕噜几口就喝完了。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请假了。”

“那下午陪我出去买东西吧。”

对于女人来说,购物能舒缓心情缓解压力,温桐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需要调节情绪的,要不然很容易造成影响。

赵佳看温桐脸色也好了不好,点头答应了。

·

时间过去几天。

不知为何,两次入了公安局的周时默,身为名人,自然会得到许多人关注,本来盛大集团已经将这件事压了下去,但是网上却爆出了他的惊天丑闻。

比起超兰轩谭琳琳那件事情更为惊动整个B市,甚至别的市也传的如火如荼,各大报社网站保持争分在报道他的事情,在网上也有留言,甚至在微博上了热门搜索。

谁也不知道,这个充满了艺术气息的钢琴家,又是盛大集团的董事长的儿子,在十几岁读高中的时候曾经强·暴过学校里的一名女生,那女生据说是他的初恋,因为告白被拒而犯下罪行,那时周家在B市已经有了一定的势力,他父亲轻而易举的就把这件事给压了下去,后几年他交过的女朋友,因为一些变态的行为都受不住和他分手,其中有个女生后来得了精神病,如今还在治疗当中。

这次两回进了公安局,据说是因为杀人未遂,杀人前有跟踪监视被害人的变态行为。

人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不正常,铁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使他的性格扭曲,接着,盛大银行的董事长周航天被挖出猛料,有凭有据的那种,他居然有常年虐打自己儿子周时默的暴力倾向。

这也怪不得周时默会长歪了。

一时之间,盛大集团的股票在短短几天时间里暴跌,就连生意上也出了不少的问题,频频被爆出他们为了增大食品的销售量,让消费者吃了会上瘾的违禁成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