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地皮拍卖会/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业调查科的领头人把那张搜查令递在了宋梓辄面前,继而道,“宋梓辄这边以你有非法渠道走私水晶钻石回国内贩卖谋取暴利的嫌疑邀请你进市检察院接受调查。”

如果以一般的完美白钻石为例,每克拉(即0。2克)市价约一万美元,如果以走私的方式将这种不算太昂贵的钻石带入中国市场,其暴利远远超过了贩卖同等重量的毒品。

如果这个罪名成立,宋老板起码会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会没收全部的财产上交。

宋梓辄眼底深沉难测,嘴角抿着微微笑意,“那就去。”

那就去?

商业调查科的领头人听到微微蹙起眉,似乎对这毫无波澜的语气有些不满。

眼前这个男人还真把他们检察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说的倒是轻巧。

这个突袭也并不是来的莫名其妙,能拿着搜查令来,那不就是有备而来?既然有备而来,那肯定什么都准备齐全了不是?

检察院的人速度很快,眨眼就把智腾里重要的文件资料和电脑全部搬空,留下一群正在上班,却突然遭袭的一脸懵逼的员工和看起来很空荡荡的公司。

宋老板被请去喝茶,公司剩下的事情林子阳负责处理了,林子阳对小娜道,“通知经理级别层上的人三点开个会议,普通员工先让他们回去,具体上班时间内部群通知。”

小娜点点头,“好的。”表现的非常冷静。

随之林子阳回到办公室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跟小娜那般冷静待之,公司出事,自然有些人喜欢胡思乱想,把一些负面的情绪一直影响给一些心态端正的人。

而赵佳隐约是觉得,检察院的人来的这么突然,绝对跟盛大集团,兴海地产脱不了关系。

因为绿地大厦楼下已经聚集了很多记者,所以在宋老板跟在检察院的人身后进了警车之后,那闪光灯一直猛拍。

接着,在新闻和网络上,智腾因为非法走私钻石回国内谋取暴力的新闻满城飞,智腾的老板宋梓辄甚至被请去检察院进行调查。

这件事受到人们的关注也是极高的,其一,智腾的发展太过于迅速,它夺下的地产项目,每个资金流动都是上亿的人民币,所以他们心中也不禁疑惑,这钱到底是哪里来的?

此时,B市南华高尔夫俱乐部。

只见,盛大的董事长周航天并没有因为食品出了问题的时受到任何的困扰,他正闲情逸致的打着高尔夫。

一边,兴海地产的魏扬在挥杆把球打出去后,心情似乎很不错的对着周航天道,“年轻人毕竟还是年轻人,还是太过于心浮气躁了,周董事这招用的高明。”

周航天看着眉目慈善,可是在他思考什么时候,那双眼睛,就会有一种宛如被毒蛇盯上的错觉。

“有魏董事助一臂之力,事半功倍。”两个老辣的姜相互阿谀奉承,各取所需。

自始至终,在他们左边打高尔夫的位置,虽然有东西挡住了,但是却并不防音。

江云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笑眯眯的挥杆把手里的球给打出去,安这么一个罪名把宋少送进了检察院确实了不起了。

在B市周航天的能力确实可以一手遮天,或者说他与某些官关系匪浅,但是碰到宋少,这点能力,还不够给宋少当开胃菜。

就这两人能笑到什么时候?

·

琪利亚。

开张营业的良辰吉时是选在了下午五点半。

三点多的太阳,把整个街道都烘的像个烤炉那般要将人烤熟了,温桐在店里一直帮忙整理仓库里的货,要分配好,还叫了下午茶甜点给员工。

紧接着,就在照射着琪利亚门口的太阳慢慢去了别边的时候,门口忽然一下子聚集了很多人。

“咦,怎么门外那么多人?”

“刚才我看的时候只是零散几个而已。”

不仅如此,有些人手里好像还拿了礼物。

她们面面相觑,心中隐约有了个猜测,这些难道都是冲着她们店第一天开张营业而来的?

到了五点的时候,门外守候的人已经络绎不绝,琳姐从二楼上下来,对她们道,“你们准备一下。”

随后露茜和几个老员工手里拿着彩炮、彩花一起下来了。

温桐还在二楼自己的办公室,新闻弄得这么轰烈,她一忙完拿出手机一看就知道智腾被查了的消息,而且宋老板还去了市检察院。

还记得那天魏扬留下的那一句话,是否就是在说智腾如今落得这般田地?

温桐是不怎么信这样子就能把宋老板击垮,不过她还是关心被检察院的人带走的宋老板情况如何。

于是,试着打电话给宋老板,那边铃声响了好一会才接通,直到那边传来那清冽磁性酥麻的声音缓缓传了过来,“想我了?”

没个正经。

温桐眉目似乎都绽开了一种淡淡的羞涩,不过她用清雅好听的嗓音恩了一声,一点也不扭捏。

检察院某个房间坐相优雅的男人听到这个回答有些怔愣,随之嘴角微微一扬,竟英俊得不像话,只见他温润又平缓的回道,“温桐,我很开心。”

开心什么?

开心她想他?

原来,宋老板这么容易满足的啊~

温桐的心不知怎么的又微微膨胀了起来,似乎一下子就被填满了很多东西,不过,她明明是不想让宋老板那么得意的啊,怎么反而还是她矮人一截?

“检察院的茶好不好喝?”温桐干脆就转移了话题。

“难喝,茶叶泡了好几天的。”

温桐听了,又忍不住发笑。

这个男人…

两人聊了一会后,宋梓辄有注意到时间快到五点半钟了,“你该准备演讲台词了,晚上我过去接你。”

“恩,好。”

然后温桐挂上了电话,起身下楼。

两人挂了电话没多久,宋梓辄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睥了一眼后才接听。

陆成远痞子般的口吻,“宋大少,一怒冲冠为红颜,想不到你也有这般时候。”说得那是一个牙痒痒。

他从江云那边得到消息才知道宋梓辄针对盛大集团原来是有内幕的,加上新闻又报道了智腾被查,连帝都那些人都在关注,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智腾的宋梓辄,是哪号人物而已。

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知道,宋梓辄说的那句你没有机会是什么意思,敢情是自己看上了人家。

“你很得意?”

陆成远突然就没骨气了。

就算他现在得意风发然后得罪宋梓辄,等过阵子,他就得意不起来了,毕竟,宋大少的阴险,防不胜防。

“只是想跟你说,君叔叔知道这件事的反应啊,那可壮观了,他气的掀桌了。”

要说也是奇怪,宋君庭,宋梓辄的父亲,明明是个严厉铁血的军人,不过遇到多大的危险事,都冷静的跟个没事人似的,偏偏,要是宋梓辄的事情,就会暴躁易怒。

只是在宋大少眼里,他就算气的五窍生烟也无济于事。

宋梓辄却面无表情,“那你转告他,我的事,与他无关。”

不管是以前,现在,或者以后。

陆成远还想说什么的,但没想到宋梓辄就这么干脆直接的把电话挂了,他站在一座超大的别墅二楼的某个窗台,正要收起手机回屋的时候,在他背后站着的男人,面色冷厉。

“君叔叔,你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陆成远吓了一跳。

宋君庭黑着一张脸,怒问,“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一字不漏的给我说出来。”

陆成远装傻企图逃过一劫,他表现的很自然,“君叔叔,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那个我有事就先回去了啊,改天再来探望您。”

哪知,宋君庭一把枪就抵在了陆成远的脑门,浑厚的嗓音霸气侧漏,“敢走一枪就崩了你。”

陆成远自己已经想自挂东南枝了,他就不该得瑟,而且在宋家的地盘,他就算想走,插翅他都飞不出去。

·

五点半,琪利亚的门口的那道大街已经人满为患,就连经过的人都忍不住停留下来探个究竟,不过是一个服装店开张营业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温桐出现在店门口,她接过琳姐准备好的小型麦克风便道,“感谢四海各地的朋友前来支持琪利亚,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琪利亚历经一个月的筹备,实体店终于隆重开业了,希望今天通过本店最真诚的服务,你们今天能够购物愉快,谢谢。”

接着,在门口两边站着的员工立马把彩炮拉响,那些彩带彩花碰碰碰的从半空撒落下来。

然后掌声振聋发聩的响起,从她们的热情可以看出,她们是真的很喜欢琪利亚这个品牌出的服装,从别的城市千里迢迢来的也一定是死忠粉。

一百多平方的店面,她们一进去,原本很宽敞的店面看起来都很窄小,紧接着没多久,从收银台拿着衣服款式排队结账的人从里头一直排到了门口外面。

这么火爆的场面,把周边的店商都震惊住了。

今早那几位不怀好意上门的几家品牌店的店长,看到琪利亚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脸色一阵姹紫嫣红,反而她们店的生意,因为琪利亚的缘故,都没什么人上门看衣服,全往琪利亚那边去了。

今天她们说的话,结结实实的在她们脸上打了响亮的巴掌,再以琪利亚这样的趋势,她们品牌的销量,一定会进入一个低潮。

时间眨眼九点多了,店里的人流终于少了不少。

温桐两边的肩膀都有些酸痛。

这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她店门口,倒是让她意外的很。

温桐看着手里也拿了一份礼物进来的温岳林,“小叔?”

温岳林进来的时候眼里闪烁了几分尴尬,但很快就被他隐了去,他尽量让自己的到来不突兀,语气也并没有显得热络,但似乎对温桐温和了不少,“听说你在这边开了店,所以过来看看。”

温桐看着他没有说话。

随之温岳林把手里的那份礼物递给了温桐,“这是给你开店的礼物,你收下吧。”

叔叔给侄女的开店礼物?

温桐也不知怎么形容心里那一丝奇怪的感觉,一直以来,温岳林对她都是冷眼相待,在得知她开了店上门,心能安几分好意?

她淡淡的接过,并说了声谢谢。

叔侄的关系本身就很生分。

温岳林似乎也知道这点,也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是要拉近两人的关系的样子,“叔叔就先回去了,你忙,别太晚。”

温桐看着温岳林离开的背影先是一阵深思。

接下来,陆续又有人陆续提着礼物上门,其中,有代表只跟她有一面之缘的陆成远来的皇家总经理助理,也有斯煌的人和她表哥的人前来贺礼送礼。

时夫人还亲自拿着礼物上门了,她在二楼与温桐闲聊坐了一小会后,对温桐实体店第一天营业生意就这么火爆,也觉得好惊喜,随后才知道,原来温桐在网上早已经有了一批琪利亚忠实的客户。

时夫人也没有久留,她下楼离开的时候,也朝着露茜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这露茜跟着温桐,日后必定也会发光发亮,她有这个预感。

露茜心情很好,看着这些拿着衣服离开的人脸上开心的表情,她心里有着一股全所未有的激情。

夜色渐晚,快将近十点,在招呼了最后一批客人,琪利亚也准备关门了,员工陆续的下班了。

这时,一个清隽颀长的身影从迷离的夜色中走近。

街上还是有几位逛街很晚准备回去的人,她们的目光无一不被眼前的男人所吸引,他的谪仙清贵,又透着几分疏冷的气息,皎如玉树临风前,皆叹。

随之就有两个年轻的女孩靠近他,年轻女孩的样貌都很好看,很漂亮,其中一个似乎在问其的联系方式。

哪知。

那俊帅的男人连眉眼也不抬,直接就掠过了她们。

琳姐和温桐正好把店里的灯关了走出来,恰巧温桐抬头,就看到宋老板越过那两个女孩往她走来。

琳姐锁好门看到走过来的人影,嘴角微微笑,“温桐,那我先回去了。”

“恩,早点休息。”

宋梓辄在温桐面前停下,两人视线交接,随之宋老板牵起她的手与其十字紧扣,“走吧,回去了。”

温桐她感受到那来自两个女孩愤愤的目光,眼里似乎很不甘心。

无缘无故遭到两个陌生女孩的敌视,她无奈的想失笑,看着眼前过于出色又非人的宋老板,她道,“我想吃鲜野味的粥。”

温桐嘴角微勾,梨窝浅浅,她这个算不算任性的请求?

鲜野味从华南街过去,起码也要半个多小时,那里的粥,只有晚上才有的吃,因为是做宵夜的饭店,但这粥的美味,让很多人慕名而去。

宋梓辄墨眉挑起,“好。”那双眼睛全是对眼前温婉女人的纵容和宠溺。

·

在智腾事闹得如火如荼的几天里,十七号的地皮竞拍会如期而至。

智腾有律师跟检察院那边交接,而且检察院那边似乎一直没有动静,就像守株待兔似的。

这次的竞拍,不止是B市的地产商,就连,帝都,和周边市的地产开发商都来了,是个比较大型的竞拍会。

温桐花了淡妆和换好衣服后去了宋梓辄公寓,今天她没有去店里,而是打算陪同宋老板出席这个竞拍会。

魏扬都那么说,宋老板不去,岂是对不起他的挑衅。

宋老板来开门的时候,胸口的领子微开,慵懒之间又带有中高贵,而且今天穿的是藏青的丝质衬衫。

鲜少看到宋老板穿别的颜色的衬衫,温桐打量了一番后,最终接受了宋老板不管穿什么颜色的衬衫,都好看的要命的事实。

男人的视线也随之落在了温桐的身上。

一席柔美的红裙像流苏般遮到了膝盖下方,曼妙的身姿被勾勒的很完美,温桐的肤色本身就白,素日里穿的衣服都比较浅色,没想到这换了一种风格,她依然驾驭的很好。

温桐在那双深邃的眼眸下,心跳加快几分。

宋老板看了眼,转身回房拿了一件西装外套,与温桐一块下楼。

而林子阳已经把车库里的车开了出来,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

宋老板看着世爵便问,“为什么开这辆?”

林子阳,“老板你第一次带温桐参加这种高级宴会,当然要选拉风点的。”一边的温桐囧囧有神。

林助理,你就诚实的说你自己想开不就得了。

而事实上确实是林子阳想开,他平时一般都是开那辆低调的迈巴赫的,今天有机会充当司机,他当然要选一辆自己已经垂涎已久的世界顶级跑车世爵来过把瘾。

而且这拍卖会确实弄得跟宴会形式没什么两样,开出去在那里溜达两圈让那些土豪眼红一下。

恩,所以林子阳炫车的心思很明显。

宋老板听到林子阳那么回答,想了想,最后什么也没说,开车门让温桐进去后自己也坐了上去。

然后,林助理炫车的心思可以实现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