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未婚妻/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锦交易行。

这次的地皮竞拍是在全国最著名的交易拍卖行举行,只有你的东西有价值,拿来这里拍卖,一定会有很多富豪争先恐后的竞拍。

这次的地皮之所以在什锦举行拍卖,那些政府的领导也是有先见之明,让这些有钱到没地方花的富贾商人使劲砸钱也要把地拍下。

恢宏壮观的建筑,拍卖会是在B市最辉煌豪华的金鼎酒店最顶层举行。

只见,金鼎酒店的大门口的停车位,一排排的豪车整齐的停放在那,相当的壮观,每辆的价钱都不低于三百万RMB。

临近竞拍的时间,豪车一辆辆的驾驶停在了金鼎酒店正门口,然后由门口的停车员在开进停车场。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和女人,争奇斗艳。

只见一辆Bevery的银色劳斯莱斯停在了酒店门口,这辆价值一千多万的豪车一下子把人的目光给拉了过去。

停放在门口的豪车最多也就几百万,与这辆银色劳斯莱斯比起来,瞬间光芒就降下来了,毕竟价格就摆在那里。

穿着黑色制服的服务员负责把后车门打开,周航天穿着一身银色的西装,脚一站,笑眼眯眯的踩在酒店门口的红毯上。

接着,一根细白长腿踩着黑色的细跟高跟鞋也踩在了红毯上,穿着低胸朋克芭蕾裙装的性感女人拿着手提包从车里出来,画着精致的烟熏妆的女人,风情万种。

豪车,美人,应有尽有。

周航天一来,很快便有一同来到金鼎的那些商人笑着一张脸上去寒暄。

“是盛大集团的周总。”

“幸会,幸会。”

“传言周总大气豪迈,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随后他们不禁就想了,那智腾集团怎么就想着要招惹这么一个腰钱万贯的土地主?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现在那智腾集团也差不过该玩完了。

周航天一一笑着回应。

对于这么人的阿谀奉承,表面上随便看不出来什么,但是眼角那因为笑意而折叠的纹路却说明了这些人说的话对他来说很受用。

这时,一辆跑车嘹亮的低炮的轰鸣声响从远处传来,速度之快,一路闪耀激荡,澎湃人心,那耀眼的蓝色,在傍晚的余红下,像是一颗奢华的蓝宝石。

哪怕再孤陋寡闻,他们也知道,那驰骋而来的蓝色跑车是有多昂贵,那是世界级的顶级超跑,这辆SPYER世爵价值五千万RMB,还是全国限量版的,不禁都吸了一口气,光是看着就羡慕。

世爵一停在金鼎门口,那受到的注目是比周航天开来的劳斯莱斯还要多,毕竟,谁都想知道,是哪位土豪,开的豪车居然比盛大的土地主还贵上四千来万,在金钱的较比下,那辆劳斯莱斯顿时暗淡无光了不少。

就在他们不断揣测车里的人会是谁的时候,林子阳从主驾驶位下来,随后狗腿的走去打开后车门。

“老板,温桐,到了。”

清冽的音质淡淡的恩了一声。

宋老板姿态随意优雅的下了车,浑然天成的贵气和谪仙淡雅的气质,都如此让人趋之若鹜,那即便是有钱,也堆不出来。

藏青色的衬衫搭配深色外套,无形之间又增添了一股高冷的妖孽气息。

他下了车,随后伸出一手往车里面去。

温桐瓷白般的手轻轻的搭在了男人的手上,红衣妖娆女人就这么出现在众人面前。

要说红色的礼裙,并不是一般女人可以驾驭,驾驭的不好,满身的风尘气息。

然而,眼前的女人知性温雅,宛如一泓清澈潭泉,如雨后清新的灵动,可是,她的曼妙身姿,在这红衣妖娆下又不失性感,不少男性的目光落在温桐的身上,竟也舍不得移开。

这两人站在一块,怎么看都那么触目惊心,周边的景物似乎都已经为之黯然失色。

看着这些眼里的不可置信的神色,林子阳二度圆满了。

如今智腾被推在了风尖浪口,多少人等着后续的好戏。

这智腾的宋老板,公司不是都被查了,连本人都身陷非议中,居然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带着美人来招摇过市。

只是宋老板薄唇微抿,暗藏一丝不悦,对周遭这些停在身边女人身上的目光很是有意见。

温桐抬起清眸,“恩?”

“我后悔带你来了。”

“何解?”

“比起这个,我更欢喜金屋藏娇。”宋老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是没有一丝玩笑之意。

“……”

金屋藏娇,宋老板你居心何在。

温柔婉约的女人的眉眼似乎都笑开了,笑容里带着淡淡的腼腆,毕竟,她的脸皮并没有宋老板那么刀枪不入。

温桐虽称不上国色天香,但是气质使然,她的笑容,带着令人心猿意马的悸动,那她是不是也要把宋老板也藏起来?

林子阳可是把宋老板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浑然不知的吃了狗粮下,他才恍然大悟了一件事,向来清心寡欲的老板,竟然独占欲那么强,他的女人,别人连多看两眼也不行。怪不得他以前频频遭罪受,原因居然就在身边,他居然后知后觉。

宋老板随之把温桐的手紧握其中,携之进去。

众人看着宋梓辄的身影与周航天的距离越发的近。

盛大集团与智腾集团已经是敌对的了,这打照面,不知会是什么情景?

不过,宋老板却是连照面都懒得打,携着温桐就这么进入了金鼎酒店的大门。

林子阳尾随其后,似乎见怪不怪。

周航天笑容不减,看着宋梓辄的身影,眼里的光芒却比刀锋利,不过很快就被他收敛在了和善的表皮下。

·

金鼎酒店顶层,露天。

还没完全落下的余阳此时将云朵渡成了金色,从金鼎酒店的顶楼透着透明玻璃看过去,这美景也是挺有味道。

只见,里面人人手里都拿着红酒香槟,畅谈欢笑的场景。

太阳集团的梁山恭带着女儿梁山雪出席了这次的地皮拍卖会,梁山雪也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有心想要和太阳集团谈合作的企业老总都想着联姻。

以梁山雪的身份,自然受到那些男士的体贴照顾。

不过,却是有一个人成了很鲜明的反过来的对象。

温月欣一口把酒杯里的香槟给一饮而尽,那甜辣的味道一下子充斥着她的味蕾,她穿的礼裙,露出了光洁的后背,绑带V深的设计风格让她看起来火辣性感。

在她身边还有几个身穿正装的男人,年纪与其相仿,只是,他们似乎把温月欣当成了这无聊的拍卖会开始前的一个玩具。

她才喝完一杯,一个手夹着香烟的男人又将酒杯给续满。

温月欣脸色显得尤为苍白,她把求救的目光放在了旁边穿着深红色西装的男人身上,“卓经理,我…我喝不下了。”

卓亦凡,是温月欣所在的公司的老总卓飞的儿子,平时在公司里就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卓飞让他来公司里实习。

但是以卓亦凡的性子,却是把公司上下长的稍微有些姿色的女人泡了个遍,温月欣也在他的名单下。

“你说你能挡酒我才带你来的。”卓亦凡眼底却没有一丝怜悯的意思,反而跟旁边那几个人那般眼里带着戏笑。

当初还以为这个女人有多清高,原来也是那般俗不可耐。想踩着他来这种高级的地方钓金龟婿,想得倒是挺美。

不管在哪,总是有掉价的苍蝇一直自视清高。

温月欣的心顿时传来一阵刺痛,视线突然有些朦胧,为什么她想得到的,总是那么不尽人意,那些人甚至将她当成那种低贱物质的女人。

耳边一直传来这些人催促喝酒的声音,她忍着心头里的痛意,举起酒杯里的香槟继续喝。

星澜建材杨美华的订婚宴上,有的人因为温岳林逢人就介绍的关系,他们多多少少对温月欣都有些印象。

“她不是温岳林的侄女吗?怎么跟那些纨绔子弟一起?”

“温岳林?听说他的投资公司好像出了问题吧,再说他的公司要不是有他老婆周玲出资,能成立这么久吗?”

“而且这种事最好就少管,我看这个温岳林的侄女也是自愿和他们一块的吧,上次好像听温岳林说他这侄女是在卓立集团做事的,她旁边那个男人不就是卓立集团的少爷吗?”而且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卓少,是出了名的花心大少,专门玩女人的。

与此同时。

宋梓辄携着温桐进入了拍卖会的会场。

两人风姿卓然,会引起会场里的人注意力是必然的。

而且,智腾的宋总裁是与女伴十字紧扣进来的。

这种亲昵的牵手方式,只限于情侣之间。

太阳集团的梁山恭,从竞拍快开始了的时候目光时不时会放在入口处,在宋梓辄进来的瞬间,他就注意到了。

梁山雪看着宋梓辄身边的女人,目光黯然了下来,她嘴角微抿,用了责怪的语气对自己父亲道,“爸,你不是说宋总裁还是单身的吗?”

梁山恭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女儿,他努努嘴什么也没有,那女孩他也认得,似乎是高若白的表妹。

高若白年纪轻轻在A市就实力不凡,他的表妹似乎也并不比他差,那气质修养,犹如大户人家出来的名门贵女。

可说不气愤那也是假的,这会场里面,谁不知道他太阳集团梁山恭是有心想要智腾的宋梓辄当他的上门女婿。

如果两家联手合作,那是可以抗衡盛大和兴海的。

宋梓辄就算如今深陷非法走私钻石入境谋取暴利的绯闻里头,但那些见仁智者可并不觉得智腾会因为这件事而跌入谷底,现在检察院不是还没有结果出来吗?

魏扬也看着那桀骜年轻的俊影,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看了一眼后别过眼色转而和别人畅谈去了。

“宋总裁。”

宋梓辄出现,那些人就上前来打着招呼。

宋梓辄面色淡淡的与其周旋。

温桐面色平静,置身事外。反正,她今天,就是来充当花瓶的。

不过,这几个迎上来的人似乎对她也十分好奇,“宋总裁,不知这位是?”

温桐听着这几人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礼貌的回了个淡笑,算是问候。

宋梓辄眉目轻挑,“未婚妻。”

林子阳,“……”老板,你这计用的是不是太高明了,既能给暗中使愣子给咱们智腾集团的太阳老总啪啪啪啪的打脸,又能把自己和温桐的关系名副其实的又进了一步,好个一石二鸟。

几人恍然大悟,原来是未婚妻啊~

那太阳集团的倒贴可不就尴尬了?今天太阳集团的梁总貌似还带了女儿来吧?

温桐还处在一种震惊的状态,她目光带着惊愣看向宋老板那张俊脸,耳根都有点红了,但是又不能拂了宋老板的面子说不是,只能,待会找宋老板算账了。

不过,这账能不能算赢还是一码事。

几人谈了一回,周航天也上来了。

会场里更多人是想要与他攀上关系了,搞银行的,要是打好关系,以后生意上搞个借款也容易是不是。

所以,一下子笼向周航天的人多了起来。

宋梓辄见状,带着温桐去了一处少人的地方坐下等待拍卖会的开始。

然而,远处一道目光却一直追随着温桐没有离开,温月欣抓着酒杯的手,青筋都显得狰狞。

------题外话------

推荐基友宠文书名:《病宠成瘾》

‘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备注:我伺候boss大人七年,boss大人还是每隔三天问:你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boss大人就缠着人姑娘:我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那你要只喜欢我一个)

医生诊断:解离性失忆,建议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心理学对宋辞的病还有一种定义,叫:阮江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