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递律师函/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批文,只有检察院的总警司签字和盖了公章才是有效,张副部长手里拿的那张批文上两者都有,所以是有效的。

只是这张副部长出现的也真是凑巧,像是精心拿捏过似的。

如果在这种高级的公众场合,以天价拍下地皮的宋老板若是被检察院戴着手铐下去的话,那那些人看见了心里会怎么想?

休息室里也有十多个人在,包括周航天,目光皆都落在了宋梓辄的身上。

温桐淡眉轻皱,目光微冷,她瞥了一眼批文道,“检察官先生,智腾的那一批钻石你确定是非法的吗?”

以宋老板这般清傲淡冷的性子,是根本不会做这种违背法律的事情,再来,如果宋老板真的走私,以他高智商的头脑,那也是做的天衣无缝,哪会像现在这般漏洞百出,分明就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聪明点的人都能敲出这里面的不对,是背后有人想将宋老板送进监狱,判个罪名严重的话还能把宋老板的巨额家产给吞入囊中,加上批文这么容易就下来了,会没有猫腻?

张副部长斜眼看向了温桐,眼里是对她的问话带着不满,“没有犯法,检察院是不会冤枉好人的。”

言下之意,咱们宋老板不是好人?

模棱两可得话,谁不会说,性子淡然的温桐心里对这张副部长说的话掀起了一阵波澜,欲还要说什么,宋老板的手微微用力,把人拉过靠向自己这边。

温桐没坐稳,身子是有些倾向宋老板的怀里,软绵的手还被握着,宋梓辄微微低下头,两人便呈现了一种耳鬓厮磨的亲昵姿势。

宋梓辄狭长的眸里带着愉悦,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回去前要不要一起先去吃个宵夜?”

温热的气息落在了耳根后边的一片肌肤上,很快,瓷白的肌肤便泛起淡淡的粉色。众目睽睽下,温桐听到宋老板这么问面色一阵囧然,面色平静的便轻推开两人的距离。

宋老板,检察院的手铐都快架上你的双手了,你还这么镇定自诺的谈要去吃宵夜?就这么笃定人家对你没办法。

随后,林子阳上前,“张副部长手上的批文可以给我看看吗?”

张副部长没说话,直接便把手里的批文递了过去,一副不管你怎么看都已经成为了事实那样。

林子阳拿过细细的看了一眼,眯眯笑着眼睛问,“张副部长,你确定这些证据没有出错吗?还有我想问问举报人是谁?”

张副部长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却没有像刚才那样回答温桐的迅速。

温桐刚才问的比较隐晦,但是林子阳却问的直白。

张副部长眼底闪过变化,但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他回答的很严谨,“抱歉,检察院这边是不能透露举报人的资料,你们智腾回来的那一批钻石根本没有任何入境记录。”

坐在一边的周航天突然讲道了,“宋老板若是觉得冤枉大可向法院提起诉讼,人家张副部长也是依法办事。”

好个依法办事。

举着公正廉洁的牌子为非作歹,同流合污。

张副部长也显露出了一丝不耐烦,随后示意了身后一名检查官。那名检察官接到指示便拿出手铐过去要把宋老板铐起来。

林子阳整个身板挡住了那个检察官。

那名检察官也是年轻人,盛气凌人的就威胁道,“让开,妨碍检察官执行职务是想被拘役起来吗?”

“非法拘役?”林子阳显得很冷静。

“你在妨碍公务员办案。”年轻的检察官咬牙切齿的重复。

“我是在帮你们哦,免得待会律师函上又多了一条非法拘役的罪名。”林子阳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好几份文件,“这个是世界钻石董事会中国分会下来的公文,请林副部长好好看清楚。”

钻石身价不菲,在国际市场上,一克拉的钻石就已经价值连城,也因为钻石太小太容易被走私出境的情况,世界钻石董事会,是为了保护钻石的贸易和权益,打击非法分子利用钻石谋取暴利,并由五十几个国家联合成立的,是一家权威机构(作者脑洞,勿考究)。

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公文并不是你想办就办的了的,毕竟,这种公文至少是要世界钻石董事会中国分会的会长盖章签字才真正的有效,要是没点关系,你等到猴年马月也不会有消息。

宋老板才陷入这非议才几天?这公文居然批的如此速度。

张副部长显然还没有反应回来,看着那公文愣住,那份公文里是证明宋梓辄那批钻石的来源是通过正常途径入境的,非法走私钻石入境,这罪名显然不成立。

“这个是律师函,智腾集团正式向法院起诉举报人诬陷我司总裁宋梓辄,起诉检察院诬判我司总裁宋梓辄。”

两份律师函一并递给了张副部长。

休息室里顿时陷入了一阵沉寂。

林子阳似乎还嫌不够打击他们,突然转头对周航天道,“周董事长也是料事如神,连智腾准备起诉了都猜得这么准。”

周航天脸上和善的笑容似乎都带着绵绵的锋刃,对这个带着玩笑的讥讽不是没听出来。

马有失蹄人有失意。

阴沟里翻船的,反正不会是宋老板就对了。

在林子阳犀利的目光下,张副部长背后不禁冷汗袭袭,他把律师函接过,没有了刚才那盛极一时的气势,他嘴角艰难的扯起一个笑,“这…我回去再核实核实,还请智腾给些时间。”

时间?还有讨价还加的资格吗?

林子阳却并没有说话,他默默的站回了宋老板的身后,显然这种事情还是由宋老板做主的。

宋梓辄他眉眼透着清冷,用着极淡的口吻,“你有一晚上的时间处理这件事,明天早上还请贵院把搬走的资料电脑在员工上班前搬回去,从哪个位置搬的,就放回哪个位置。”

这…会不会太强人所难了?

然而,张副部长除了表情龟裂了外,却没有再说什么,他此刻心中才意识到,麻烦大了,没想到惹的会是这么一尊大佛。

如果因为这件事,检察院真的被上面揪出了什么,那还真的是大祸临头,如今,他只想赶紧回去把这件事告诉总警司。

接着,张副部长便带着人匆匆离开。

休息室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检察院的人空手来又空手走了之后。

什锦的人带着宝贝和刷卡机进来了,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交易师负责进行处理。

宋梓辄拿出一张不限金额不限国家的钻石黑卡,交易师接过的时候,眼里明显多出了一丝不可思议。

这种钻石黑卡,在中国能有的寥寥可数。

刷卡交钱领东西就完事的事情,一下子便搞定好了。

宋梓辄把地契给了林子阳保管后,和温桐准备离开了。

一行人也就这么出了顶层的休息室。

十多个人在等着电梯下去,皆都没有说话。

因为是专用电梯,来的很快,在宋梓辄和温桐准备进入电梯的时候,笑笑却踩着婀娜多姿的身材出现,“宋先生,且慢。”

宋梓辄的视线看过去。

笑笑手里拿着一个很复古好看的盒子,她递了过去,“宋先生,这是什锦的紫卡。”

“紫卡?”

电梯里那名神秘的低调富豪显得意外,眼里带着羡慕,似乎也很想要这张紫卡。

紫卡,是什锦会员最高的一张会员卡,其材质还用了很昂贵的稀有材料专门打造,能拥有的人并不多,有这张卡,既可以享受什锦拍卖会最高级的服务,又能代表身份的尊贵,若是有看中的宝贝,还能直接通过什锦私下进行交易。

宋梓辄接过并说了一声谢谢,对这张卡兴趣并不大。

不过,在周航天,梁山恭这些人面前,只有宋老板得到这张紫卡,这些要面子的老油条心里自然是有几分介意。

出了金鼎酒店,林子阳没有再充当司机了,而是自个打车回去了,毕竟识时务为俊杰嘛。

随后宋梓辄驾车和温桐一并离开。

然而身为最近报纸新星的头条必备人物,宋老板出现在这场地皮竞拍会的时候已经被媒体关注。

这一幕,也随之被隐藏在暗处的狗仔娱记拍下。

那辆银色的劳斯莱斯上,周航天上车之后,拿起搁置在旁边的红酒架,拿过红酒杯子,倒了一杯随之晃动两下就一口饮了下去。

周航天在外是很能收敛脾气,但是在内的话,原形毕露。

车子开走之后,他便是一直喝。

在他旁边坐着的性感的女人抓着他的手臂阻止他再喝,“航天,别喝了,医生不是说你…”

只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一声响亮的耳光,周航天的眼睛里充斥着一股凶残,“你管我?”

女人被打,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她捂着发红的脸低低的垂了头。

而司机,仿佛对这样的事情,早已经司空见惯。

车内的空间很大,周航天的火无处可泄,手里的红酒杯就这么砰的摔在了车窗,两者相撞,酒杯哗啦的碎开。

至于温月欣,在喝的酩酊大醉后早已经不省人事了,卓亦凡带着她并没有离开,而是掏出一张金卡,对金鼎的服务员,“开个房间。”

------题外话------

感冒了。一边擦着鼻涕一边码字,连看着电脑都是重影的。

有虫子帮忙抓下,有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