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帮你/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听到门铃的声音,飘飘然的走了过去,从猫眼看到宋老板才开的门。

她微微眯着湖水般的清眸,感觉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居然产生了双重的幻影。

这酒的后劲对她来说有些高了。

宋老板手里拿的无疑是一杯用温水泡过的蜂蜜水,他深眸看着眼前软绵无力的女人。

乌黑的头发瀑布般的垂落腰间,脸蛋透着淡淡的粉红,眼神像充了水雾般迷离,这个温婉秀美的女人此刻,看起来很诱人可口。

所以把人提前带回来是明智的。宋老板不会想让别的男人看到温桐醉酒的模样,那太考验男人的自制力。

“喝了缓缓。”宋老板把蜂蜜水递了上去。

温桐的睫毛轻轻微颤,那清冽而磁性的嗓音柔柔的在她耳边掠过,心口仿佛多了一股暖意,“恩。”

她双手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水杯,唇贴在杯子的边缘,抬高了头,那一个角度,还有喉咙处时而的起伏,有些性感蛊惑。

宋老板看着,眸色越发的幽深。

喜欢的女人就在眼前,男人有生理上的变化是再正常不过。

不过宋老板是自己认栽先的,所以在离将人拆之入腹的道路上还需要在加把劲。

蜂蜜水冲的不是很甜,但是嘴里还是有一种属于蜂蜜的甜味,温桐喝完,把杯子递还给了宋老板。

宋老板把杯子接过后,“进去吧。”

温桐觉得脑袋有些发胀的痛,她柔柔的恩了一声随之进屋关上门。

但是在进屋后,她的眼睛似乎都带着遏制不住的笑意,一点一点的在她眼里荡开。

宋老板,应该是属于二十四孝好男友类型的,温桐想她自己是不是捡到大便宜了?

蜂蜜水似乎还是有点作用的,过了会,温桐喝完后没多久便轻轻的打了一个饱嗝,似乎没有那么不舒服了,于是便拿起放在沙发上的睡衣,去浴室准备洗澡。

然而过了一会之后,她穿着还是原来的衣服浑身有些湿透的走了出来,头发上还有点点的小水珠残留,白腻的肌肤似乎起了颤栗。

温桐窘迫了,即热式的热水器居然也会坏?眼看才九点多,物业那边应该有人值晚班,她回到房里拿手机拨了小区物业的电话。

“你好,这边是湘雅物业管理处,不知有什么可疑帮的到您呢?”

“你好,这里是北苑楼1203,公寓里的热水器好像坏了。”

“好的小姐已经给您登记好了,不过师傅现在已经下班了,可能要明天才早上能上门修理。”物业管理处的值班人员略带歉意的道。

温桐听到后,有些无奈,说了没事之后挂了电话。

去宋老板公寓洗?

一年四季都没用冷水洗过澡的温桐冒出这个念头,之后也并没有纠结的把衣服放进一个大袋子里面拿了钥匙出了公寓,随后按响了宋老板公寓的门铃。

一会后,门开了。

宋老板似乎刚洗完澡出来,穿着浴袍,头发上还滴落着水珠,胸前的领口微敞开,他手里还拿着擦拭头发的毛巾。

宋老板送了蜂蜜水后自己回到公寓里也洗了个很凉爽的凉水澡。

温桐看见,感觉脸比刚才还热了,见到宋老板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道,“我公寓里的热水坏了。”

宋梓辄没说话,看着身上有些湿透的温桐,最后让开道给温桐进来。

温桐进去后便跑进了浴室,到宋老板公寓家里洗澡,她也并没有觉得有多不自在。

俗话说,一回生两回熟,温桐没有觉得别扭,大概是经常来宋老板公寓的缘故。

放松的洗完澡后,温桐擦干身上的水珠后穿上带来换洗的衣物,之后再把之前的衣服放进了袋子里面。

而客厅里的宋梓辄微微头靠身后的沙发,一手挡住灯光照下来。

今晚的温桐,应该是来折磨他的。

不知情的温桐拿着装衣服的袋子出来,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她要回去了,总得告诉宋老板一声。

目光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看着宋老板保持着一个姿势,她走过去在他旁边微微蹲下身子

难道宋老板太累睡着了?

“宋老板?”

宋梓辄听到声音,放下手睁开眼睛低头看向她,声音似乎带着一丝克制的沙哑,“洗好了?”

温桐点点头,“恩。”

宋梓辄看着温桐有些湿湿的发丝,“吹干头发再回去。”

温桐伸手摸了摸头发,最后把绑头发的发圈解了下来,她坐在了沙发上,嗯了一声。

宋梓辄拿来吹风机。

温桐接过,碰触到宋老板的手那一瞬间,那温度似乎有些高。

淡眉轻轻蹙起,她凑近了一点,把手放在了男人的额头上,另一个手则探在了自己的额头,“宋老板你不舒服吗?”

宋梓辄拿下拿放在自己头的手,却并没有回答温桐的问题,而是道,“你叫我什么。”

温桐隐约感觉宋老板对这个称呼的不满意,她抿抿唇,她只是有些习惯这么叫了,不过要改口也不难,“那…阿辄?”

阿辄…

那酥酥糯糯的声音似乎带着魔力那般,很轻易的便在宋老板的心房里重重的挠了一下。

很想吻她…

宋老板的目光变得很危险。

一手撑在了沙发的边缘,吻住了那令他病魔的女人。

激情就像龙卷风般来的激烈和迅速。

温桐任由这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

男人在红唇之间轻咬撕磨,最后要不够似的,撬开贝齿,湿软的舌头一闯而入,贪婪的攫取属于她的气息,用力的探索着每一个角落。

温桐仰着头,让宋老板吻的更深入些,这个吻,似乎比前几次还要来的热烈。

本来酒意也未曾全部散去,她被宋梓辄吻的全身有点发麻,脑袋又有些晕沉沉的了。

那清甜的气息几乎足以让宋梓辄失控,幽深的眼睛泛着**。

一手怀住那软柔的腰,两人的姿势已经变了。

随着位置的变化,温桐的眼睛突然一下子张开了,她面色潮红,已经感受到了压着自己的男人身体的变化。

温桐的呼吸有些重了起来,在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擦枪走火,如果她不推开男人的话,接下来便是更亲密的接触。

“阿…辄?”温桐的声音有些惑意的低沉和点点的慌。

这一声急促,硬生生将意乱情迷的宋老板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他的动作停住,声音沙哑的低沉,“对不起,我失控了。”

温桐心跳的比平时还快上几倍,她脸颊绯红,看着男人慢慢的撒手准备放开她。

宋梓辄慢慢收敛眼底的**,艰难的起身,目光没有再放在温桐的身上,“我去洗个澡。”

又洗?

恐怕是要降火吧。

男女之事,两人又是情侣,是在正常不过,温桐低垂了一下眸子,忽而拉住了宋老板的衣角,“洗冷水澡对身体不好。”

宋老板站在原地不动,回眸看着拉着自己衣角。

温桐酝酿了好久,才说出那句难以启齿的话,“我,我帮你…”

宋老板的目光逐渐又变的很深,像漩涡那边。

在过了一个多小时,温桐终于忍受不住困意,沉沉的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一夜睡到天明。

……

距离两人擦枪走火事件过去了几天,市里意要将智腾击垮的盛大出事了。

原来,盛大集团旗下的盛大银行被挖出了惊人的猛料,足以让周航天翻不了身。

盛大银行居然通过在寿险领域通过不正常的投保,长险短做的方式一直洗黑钱,洗黑钱的金额已经达到了数亿金额。

不仅如此,盛大集团的食品厂生产出来的食物的一张质检报告,也证明了该生产的食物含有危害身体的化学物质,一种容易致癌的物质。

一时之间,盛大集团被B市的市民纷纷声讨,盛大银行的门口每天都聚集了几百号人。

而兴海,似乎也被牵连在内。

兴海在短短几天内,旗下好几家子公司被智腾收购,纷纷也被爆出在建筑这方面偷工减料,身陷非议中,股票暴跌。

兴海深陷非议,魏扬立马把帝都的妹妹魏晨如叫了回来。

在开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魏晨如发表声明后,显然峰回路转,不过已是元气大伤。

两兄妹回了兴海地产后,魏晨如富贵逼人,那身豪门贵妇的气息,比B市这些妇人是上了好几次档次。

“晨如啊,你帮我查查那智腾集团宋梓辄的身份。”魏扬语气有些闷,似乎噎不下这口气,他有请私家侦探查过,但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宋梓辄?”魏晨如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蹙起眉。

“恩,地皮拍卖就是被他以三十亿的价格拍走的。”三十亿,丢的是眼睛都不眨下。

魏晨如听到,脸色一下子就起了变化,她微微眯眸,“不用查,我知道他是谁。”

“谁?”魏扬脱口而出便问。

“帝都宋家。”魏晨如道。

魏扬眼里疑惑了一下,“帝都豪门有宋家这户人家吗?”

魏晨如眯了眯眼睛,“你不知道也正常,宋家一向低调,不过,那是站在食物链金字塔鼎天的存在,你说的宋梓辄,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宋家宋君庭神秘的大儿子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