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上药/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BOSS!”林子阳一惊。

宋梓辄的目光看向了车内的周航天,而那子弹从喷口里射了出来。

周航天在扣下扳机后,这大幅度的动作导致了车身失去平衡,继而车头倾下,随后也坠入了海中。

另一边,音乐餐厅。

在流淌着柔美的音乐的时候,忽而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和唱歌的驻唱歌手说了什么,驻唱歌手笑了笑说好的,随后音乐停下,在餐厅吃饭的人们好奇的都看了过去。

那男人笑着拿过麦克风,浪漫的轻松曲调开始响起,是我们结婚吧的配乐,他的声音不是很好听,却充满了深情。

在台下,穿着格子裙的女人脸上扬起惊讶却又幸福的笑容。

一曲完毕之后,西装的耿直小伙道,“这一首歌,是献给和我异地恋五年的女朋友茉莉,感谢这些年你的不离不弃,我爱你。”真挚而深情的告白。

耿直的小伙走下了舞台,随后跪在了那叫茉莉的女人面前,“我们结婚吧。”

茉莉热泪盈眶,轻点了头,并说了我愿意。

紧接着,餐厅周围的客人响起了一阵掌声。

那小伙很激动的把戒指套入了茉莉的中指,两人不顾旁人的拥吻了起来。

这种气氛似乎很能感染人的心情,温桐看着这一幕,嘴角淡淡扬起一个弧度后才继而又专注着吃东西。

如果当初他没有选择了放弃,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

“大哥哥,买朵花送给你女朋友吧。”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手里提着装着妖艳欲滴的玫瑰,对着高大英俊的严楚涯道。

“小妹妹,你说错了,我不是这位大哥哥的女朋友。”温桐看着小女孩的道,不管怎么说,都是要澄清的。

小妹妹纠结了一下下,随后改口,“那大哥哥买朵花送给你的女性朋友吧。”

现在的小姑娘,都是这么的与时俱进的吗?

温桐神情囧囧,略显尴尬。

严楚涯沉了好一会,才问,“几钱一朵?”

“大哥哥,只要二十元哦。”小女孩竖起了两根手指。

严楚涯从钱包里拿出了一百大钞,随后要了五朵粉色的玫瑰,粉色玫瑰的花语是初恋,小女孩拿到钱,将五朵花包一起,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在小女孩离开去了别桌后,他把花递向温桐,“送给你,就当你请我吃饭的谢礼。”

这个理由无懈可击。

两人的关系,却也只有这个合适。

温桐并没有接过粉色玫瑰,她淡淡笑着拒绝,“对不起,我不能收。”

严楚涯从来都是个自尊心强烈的男人,他在温桐身上,已经尝试过很多次这种挫败的感觉,他默默的把手里的话放在了自己的旁边,“那很遗憾。”

温桐拿起饮料喝了一口,笑而不语。

又过了几分钟这样,温桐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中途顺便去了收银台埋单。

严楚涯看着温桐的举动,莞尔失笑。

等温桐从洗手间出来,在经过旁边桌的时候,她的目光放在了一个女人手里的appd上。

“宏海大桥发生连环车祸的原因已经证实是因为盛大上任在逃亡的董事长周航天为了复仇而想杀害智腾集团总裁宋梓辄而引起的,据可靠消息透露,宋梓辄和他的助理被送往市医院接受治疗,而此次事故造成十人受伤两人身亡,记着现在在现场,我们来看一下现场情况。”

接着

Appd的场景一转,只见桥栏被撞毁的稀巴烂,地上还有车的碎屑,后面还有几辆小车追尾,地上也显然有一滩血迹。

智腾集团如今是B市的地主爷,像这种大新闻,记者在第一时间知道后便赶往了现场随后做了九点半档的新闻直播。

那记者说了什么,她根本没有听清楚,那声音就朦朦胧胧的在她耳边拂过,温桐的睫毛轻颤,冷着一张脸转身就出了餐厅。

在餐桌等着温桐回来的严楚涯,看到人走了一半路,突然又转身要走,觉得不太对劲,他很快起身,也追了上去。

严楚涯腿长,跨大步些就能追上温桐,他一手拉住温桐的手腕,“温桐,等一下。”

“抱歉,我现在有点事要离开。”温桐说完后,想要把手抽离开来,却发现,严楚涯却握的严严实实,她想甩也甩不掉,她眉目随即蹙起,“严楚涯?”

“温桐,那件事我一直欠你一个解释,如果,在你离开帝都那天,如果我没有爽约,是不是…”

在严楚涯停顿了几秒,温便接了过去,很郑重的道,“严楚涯,我不希望这次答应和你吃饭,让你有了什么误会,我只把你当成朋友,当年的事没什么好提的,都过去了。”

对温桐而言,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小小的坎,而这个坎,并不难过。

严楚涯似乎对一年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久而久之,便成了他的心结。

温桐说完急着要离开,趁着严楚涯一瞬间失神后,她拨开拉住手腕的手,转身离开。

严楚涯的手慢慢垂下,看着温桐开车离去,他的眸色的很沉,似乎在考虑什么重要的事情。

·

晚上九点多的市医院,人还很多。

温桐停好车后便走了进去,她微微抿着唇,少了刚才那几分焦虑,不过脚步次平时还快上了几分。

她在来的了路上,林子阳拿了医院的公共电话打给了温桐报了平安。

幸运的是,两人都没什么大碍,林子阳跳下车后崴了脚,给医生扭正擦了药就没什么大碍了。

至于周航天打出的那一枪射歪了,宋老板是在跳车的时候受的皮外伤,腰背后有道伤口比较严重,被地上的碎玻璃给划伤了一个口。

到了外伤科的科室,温桐看着里面给医生包扎伤口的宋梓辄,白色衬衫脱至腰腹之间,完美的线条和结识的腹肌就这么**在空气中。

宋梓辄的身材固然是锻炼的很完美,这一看过去不禁多了一种禁欲的狂野邪魅。

温桐到的时候,医生已经在进行了最后的包扎,把绷带缠好后,医生对宋梓辄道,“伤口有点深,这两天尽量别碰水,避免伤口感染。”

医生说完后便开了一些外伤药,林子阳接过医生给的药单子看了两眼。

医生开了单就出去了,林子阳准备去药房开药交费用,他看到门外的温桐,“温桐,你来了。”

“恩,你还好吗?”温桐语气透着关心。

林子阳晃了晃手表示没什么大碍,“没事,我过两天就可以活蹦乱跳了,不过老板可能要麻烦你了,他的伤口暂时不能碰水。”

温桐刚才有听到医生对宋老板的嘱咐,“好,我知道了。”

“那你进去吧,我去交药费。”林子阳说完便出去了。

两人很幸运的没事,不过即便这样,温桐应该也吓的不轻吧。

宋梓辄的视线早已经落在了门外的倩影上,把人叫了进来。

温桐怔了一几秒才走了过去,站在了宋梓辄面前,她看着男人,此刻却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一会,温桐开口问,“你要不要喝水?”

“恩。”随后,温桐去饮水机前拿出干净的纸杯接了一杯温水给宋老板。

宋梓辄接过喝了两口放在了旁边桌上,随后将眼前这清丽的女人拥入了怀中,感觉到怀里女人的僵硬,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温桐放轻松些,你这样,我感觉我抱的好像是块木头。”

温桐,“……”体贴什么的果然是浮云。

宋老板,这种时候不应该是要煽情点吗?怎么你偏偏就偏离轨道了。

不过拥抱感知着两人体温也才是最真实的。

等林子阳交了医药费回来后,三人一并离开了医院,温桐先是把林子阳送回了他的住处,等温桐和宋梓辄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

这一番折腾,本来也没吃多的温桐感觉一阵饥肠辘辘,随后从宋老板的冰箱里拿出冰冻饺子做夜宵吃,两人吃完,而宋老板因为后背不能碰水,所以只能用热毛巾擦一下身子。

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温桐的身上。

温桐拿过热毛巾来回的帮宋老板擦着背,指尖时而会不小心滑过宋老板后背的肌肤,擦着擦着,她的心跳也不由的砰砰乱跳。

就这样过了两天,每天晚上,温桐都过来帮宋老板擦背,擦完背后上药。

只见在偌大安静的卧室里面,温桐一手拿着棉签,一手拿着药,她坐在床边,头垂低,正专注的帮宋老板的伤口上药。

上药很快,也就几分钟的事,弄好之后,温桐把棉签扔进了垃圾桶,之后把药放回药箱。

宋老板看着温桐收拾东西,不知从何时起,眼里已经染上了一股陌生却又令人颤栗的**。

“那你早点休息,我过去了。”温桐拿着药箱就想出去。

忽而,手腕被抓住,接着她整个人一个回转随后躺在了灰色的大床上。

“温桐,我相信你的自制力,但是我不相信我的。”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