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这个流氓/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宋老板深邃的眸底起了变化之后,如画的眉目也渲染了一抹异色,他轻轻的问,“温桐你这样,是不是…吃味了?”

那温润略带着磁性的嗓音如冰雪初融,直穿温桐的心底,不禁一下子有些脸发烫。

她的有小心思被拆穿的感觉,却又不想承认最开始心底那隐约涌起的失意感,又逞口舌之下,昨晚才说出了那句未婚妻是她的话。

大抵真的是吃味了?之后她才后知后觉,原来她对宋老板的独占欲也这般的深。

自从和宋老板在一起后,她就有些不像她了,温桐屏气凝神,此刻答非所问,“今天早上吃的鸡蛋粥味道确实有点咸。”

然而,这回答却让宋老板忍不住心微微抽疼了下,语气忍不住更柔了一些,“温桐,我在你表姨家楼下了。”

要见温桐其中的一种办法便是先斩后奏,这很有宋老板的风格。

温桐听到,忍不住轻咬了咬唇,“来负荆请罪吗?”

“恩。”

她犹豫了一下后,“你等我下。”随后挂了电话。

宋老板你来的真的是明目张胆,这一清早的,别墅外面的街道都还很冷清。

温桐挂了电话之后出了房间门后,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表姨和母亲,爸爸和表丈在书房,高若安一早去公司上门了,她脸色漠然的经过客厅往门口走了出去。

不过在出去到门口的时候,向来淡定的人儿有些不太自然,但却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其实她父母就算知道她这时出去见宋梓辄,应该也不会说什么的,但是她父母应该不是很想她现在见宋老板,不过,她想见他。

温桐在门口沉思了一会,才又继续迈步走出去院口,她站在了路边一颗树下,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宋老板问在哪的时候,才刚要解锁,拿在手里的手机被从身后出现的人抽走,另外一个手也被温热的手拉起,转而两个人都默入了树的后面。

温桐整个人被宋老板两手拥进了怀中,腰间传来的臂力勒的她有些疼,她的鼻子口腔全都混入了男人清冽的气息。

她手搭在男人的后背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处,过了一会后,她软声细语,“你弄疼我了。”

眼前的人,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骨子里才肯善罢甘休。

宋老板听到后,手臂的肌肉力量逐渐弱了下来,过了会后,他看着眼前眉目盈盈温婉乖顺的样子心更是软了几分,“还疼不疼?”

温桐摇了摇头,突然她感觉到两边有人把视线看了过来,余光一瞥,是路过的行人忍不住把视线瞟了两眼过来,顿时,她脸上燥热一起,头悄悄的埋得更低了。

宋老板坚毅光洁的下巴轻轻厮磨着她温香的发后,清冷的声音忽而柔柔洒洒的响起,“温桐,那个女人的事是我父亲擅自决定的,两年前我已经拒绝过了。”

他知道怀里的女人多少对他所谓的未婚妻心里应该有所芥蒂,所以昨晚才会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说未婚妻是自己那么可爱的话。

想到这,宋老板嘴角露出了一丝明显的笑容,不过他否认的事情他是希望温桐不要在意,两人在一起,与他的家庭有何关系?

“那位宋少将吗?”温桐在电视新闻频道上也见过那位铁血将军几次面孔,说起来父子两的面孔还是有几分相似的,只不过宋少将的面孔就粗犷些罢了。

执着了两年还不肯放弃,那是对裴素清很满意?或者是有什么缘由?

宋老板淡淡的恩了一声,狭长的眸霎时微促,显然露出了对宋君庭的几分不悦。

温桐向来喜欢简单的实物,不喜欢将自己搅入什么风浪当中,一如当初在帝都,尽管她深陷于泥潭,却也能两袖清风,潇洒的离开。

感觉到宋老板这复杂的关系之后,她有些闷闷的掐了一把宋老板腰间结实的肉。

不过对宋老板来说只能是挠痒痒,突然嘴角勾起一个蛊惑人心的笑,说了一句惊人的话,“温桐,我入赘如何?”

入…入赘?

话题一变直接让温桐呆若木鸡。

为了讨老婆,宋老板真是计谋层出不穷,连入赘都给想出来了。

要知道在从古至今,男人入赘到女方家那都只会被世人嘲笑看低的份。

不过宋老板是属于实力派的,就算入赘也不会有人说他无能,不过,影响还是有的。

听到这话,温桐的三魂七魄起码飞了五六魄了,渐渐地她飘散的思绪回笼之后,她瞪了男人一眼脱口而出,“我又没说不嫁给你。”

“恩,那既然是早晚的事,等回去B市后我们就去民政局先登记,婚礼之后再慢慢筹办。”

等两个人已经水到渠成,就算还有人反对,那都无计可施。

宋老板就这么将人一步步的诱入局。

貌似好像又掉进了名为宋老板的某个圈套,一下子把温桐圈的死死的,想逃都逃不掉了。

但是温桐又心情情愿入了这个局。

无名指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温桐抬起了手,阳光透过树叶层层的撒在白皙柔软的手上,无名指上的戒指,尺寸刚刚好,里面镶嵌的钻石正闪闪发光着。

温桐心中盈满了各种情绪,脸微微红了起来,实在没有办法再说出拒绝的话,那就这样吧…

“温桐,你还没有给我带上。”随后,宋老板又拿出了一个戒指盒,里面男款的戒指赫然还乖乖的躺着。

温桐看着盒子里的戒指,再看了看眼前温润实则奸诈又流氓宋老板,像着了魔那般,指尖轻颤的拿过戒指,随后慢慢的将戒指推进了男人左手的无名指中。

宋梓辄再度把人扣进怀中,心情大好,如墨勾勒的眉目顺开,可继而又得寸进尺了,用着一种几乎将人溺毙的嗓音带着压抑道,“温桐,我想吻你,但是现在不能。”

温桐的脸更红了,抬起头,水眸微润的闪过疑惑,“恩?”

男人的吻落在她光滑的额头三两下,低头覆在温桐耳边呢喃着说了啥。

温桐又气又羞,推开男人,脸颊飞着红晕的落荒而逃。

阿,该死!

这个流氓…

独留宋老板在原地,只见男人身子懒懒的倚着,身姿挺拔,容颜胜雪,阳光透过树枝下来,光影斑驳,清风徐徐。

男人的心情似乎也如这清风般畅快愉悦。

温桐在冲冲的跑回了姨妈家后,在门口整理了了情绪之后,将无名指上的戒指先是取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藏好,她要是突然带着一个钻戒回去,万一把家人刺激了怎么办?

离开的时间不长,所以她在推开门进去后,在厨房里的白芷素和白安菀也没说什么,就看了一眼温桐。

温桐回到房间里将戒指放在了包包里后,脸上的余热还没有散去。

等烧香拜佛的东西都弄好后,也都可以出发去寒山寺了。

寒山寺是A市有几百年历史的寺庙,在全国都十分有名气,而且是全国三大寺庙之一。

今日,正好是这寒山寺求神拜佛最佳之日,不止是A市当地的居民,还有临市那些信佛之人都会来拜拜,给家里人求平安,给子孙求姻缘。

温桐驱车在寒山寺庙山下的路边停了之后,随后和家人拿着东西上去了。

爬山,对温桐来说并不是很消体力的事,在走了二分钟后,她抬头一看,在那之上是千层高的阶梯,而阶梯上,人潮如海,那屹立的寺庙,宏伟壮观,却又很神圣庄严。

白芷素看见旁边明明有缆车可以上去,但缆车那边,人却寥寥可数。

“有缆车不坐,为何要走上去?”温智南疑惑便问。

“你们看到宝殿顶上那盘坐的观音菩萨没?据说,这一边走一边拜祭也很灵验的,也是寒山寺百年下来的习俗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不是什么信佛之人,像祭拜这些就当是形式,求个心安理得而已。

不过既然到了A市来到了这座寺庙那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温桐此刻心中也是一片虔诚,来到这片净地,心似乎也有所平静。

佛香弥漫,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阶梯上人很多,这时,只闻这人群中传来一声稚嫩的童心,一个剃着光头的小师傅追着前面摇摇晃晃的邋遢老僧人,“玄心师傅,你走慢些。”

这衣着阑珊的僧人,若不是穿着的是道服,怕是会被人以为是哪里来的乞丐。

随后,周围的目光都有些嫌弃的看着这老和尚,估计以为是寒山寺里混吃混喝的老和尚。

温桐也随之看了过去,只见这名约为玄心的老僧人虽然衣着褴褛,吊儿郎当,但细看下,眉目神韵都带着一种仙风道骨的气息。

玄心和尚突然一个停脚,就站在了几个穿着贵气的几个妇人面前,他笑眼眯眯,“这位夫人,老衲精通观人之相,我给你卜个卦,你赏点老衲酒钱如何?”

小僧人小短腿上来,气鼓鼓着,“师傅傅,你怎么又要喝酒?”

周围更多人的目光看了过去,看这老僧的样子哪会算命?怕就是想讨酒钱的,所以周遭很多老好人便对那贵妇道,“不要相信他,这寒山寺啊,时常会有不思进取的和尚下山跟人讨钱。”

这贵妇人自然就是前来寒山寺拜佛的卫湄玉。

卫湄玉脸上依然挂着优雅的笑容。在她身后的几位几位夫人便是道了。

“老僧人那可不用了,我们卫夫人天生的命好,哪位大师一看不是说贵人之相的。”

随后她们也把这老僧当做是讨钱的,随后从钱包里掏出了几张零钱递了过去了。

玄心和尚笑眯眯的摸了一把自己白色的胡须,却没有接过,“不算那就算了。”

随后他又似疯疯癫癫的又转移了目光,也并不是逢人就问要不要看相,忽而他余光瞥见温桐,眉开眼笑的上去了,“这位姑娘,你要不要老衲给你看看相?”

温桐也是觉得这位老和尚很可爱,“好。”

接着玄心和尚那眼观了温桐的五官之后笑容更甚,之后又让温桐摊开手心让他瞧瞧,“姑娘你富缘不断,是大富大贵之相呀,而且财运亨通,呃…不过得谨防小人,但都是小灾小难,不碍事不碍事,姻缘嘛,好事要近了。”

旁边温爸爸温妈妈听了心里突然有点古怪,有好事那就成了?这个是指宋梓辄吗?这老和尚应该是胡乱瞎掰的吧?面相这些,哪有看了就能说个准的,所以也并没有当真,只是当他是碰巧说到的而已。

在这老和尚不要她们的钱,那几位贵妇的目光也落在了温桐他们身上,这位和尚把这这姑娘的面相说的这么好,能信几分?不过为了讨钱,不说的人家欢喜一点,人家怎么可能给?

卫湄玉目光淡淡的看了几眼,随后慢慢移开,并没有放在心里。

大富大贵之相,万人之中可能就一两个,命理真有那么好的,哪个不是出自于富贵之门,看这一行人的行头,普普通通,那老和尚多半也就是为了讨酒钱。

温桐笑容里带着点腼腆,这别的她听听就好,不过好事将近这个,倒是精准无比,随后掏出小钱包给了十张十块钱,寓意,十全十美。

“小姑娘给点意思意思就好了,给他这么多不如多捐点香油钱好了。”

“这寒山寺也不管管,怎么就由道里的和尚出来忽悠人呢。”

周围的人看着仿佛心里不舒服似得,就叽里呱啦的说着。

老和尚也不在意,笑眯眯的接过了这十张零钱,说了一句阿弥陀佛之后,就蹦跶了下去了。

随后小师傅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下去,对着那些看闲事又多事的人办了个鬼脸。

而这过程中,这老和尚再也没有给人说要看相了,而是直下了这千层阶梯,朦朦胧胧中看下去,倒是很不凡。

踏上了最后一个阶梯,踩上了那石板,只见,淡薄的日光,照亮了整个寺庙,周围绿意葱茏,远远眺望下去,是大片碎金般的光泽撒落,时而还有清脆的鸟鸣响起了。

接着温桐一家子跟着白安菀进了那个神圣的宝殿里面去了。

卫湄玉也上去要往大殿里走的时候,刚才说事的那些人看到有管事的和尚出来,便上前投诉了。

被围住的中年和尚却挠了挠头,问,“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和尚身后跟着一个小和尚讨钱?”

“对啊,寒山寺是大寺庙,这可得管管才行呀。”

随后那中年和尚笑笑解释道了,“各位施主,你们嘴里的老和尚乃是本寺道行最深的僧人,菩提大师还是玄心方丈的坐下徒弟,这玄心大师可不随随便便给人算面相的。”

“一切都是随缘。”

之后,那些嘴里不饶人的几位施主一阵晴天霹雳,面色一阵尴尬起来,他们以为讨钱的老和尚居然是寒山寺道行最深的僧人!

而走的不远的卫湄玉听到,脚步一顿,随后一阵失笑,倒没想到那老和尚看的面相的女人还真的是大富大贵之相那般,这样的姑娘恰恰也是宋家所需要。

大富大贵之相的人,与宋家的大富大贵之命是天生绝配,就算八字不符合那也没什么关系,她的福缘只会给宋家带来更盛的气运且不会造成他们寿命衰减。

要说这宋家历百年来也只有宋老太是万人之中的大富大贵之相。

卫湄玉的目光深深,目光穿梭过人群,落在了那抹倩影之上。

温桐跟在家人身边拜完了之后转而又去算生辰八字,她不想去,所以辗转便走去了庙里别的地方,寻了间没人的偏殿,走了进去,乘凉。

温爸爸和高奕围也不想挤,所以便只有温妈妈和白安菀拿着温桐和高若安的生辰八字去算算。

温妈妈从来没有给温桐算过命什么的,刚才在千层阶梯那里那老和尚给温桐算的她也没信,不过白安菀说寒山寺算生辰八字倒是特别准,所以便想试试了。

排了半个小时的队,临近了中午,太阳照射下来,就算打着雨伞也是热的大汗淋漓。

眼前就快轮到温妈妈了,一个穿金戴银的肥硕的女人却一屁股挤了进来,站在了温妈妈的前面。

这种插队的模样一看就很老练,平时肯定也没少干。

温妈妈看到,不由得眉头一皱,“前面的朋友,你怎么可以插队?”

若是别人,看到这插队的女人牛高马大的,心里最多憋屈的骂几句也不敢真的说出来,但是温妈妈也不是喜欢吃闷亏的人,性子又直也不怕事,就道了。

白安菀也见不得这么没礼貌的人,“你要是想算,麻烦到后面排队去。”

肥硕高大的女人回头,一脸我就插队了怎么了,“我插队犯法了没有?没犯法你叽叽歪歪啥呀。”

“你要不要脸呀,插队你还有理了。”

然而,那肥硕高大的女人却冷哼一声,那宛如千斤重的身子就挡在她们后面,还故意用庞大的屁股把温妈妈挤到一边去,接着得意洋洋道,“你们有本事将我赶边去呀。”

温妈妈险些摔倒,幸好后面的白安菀拉着了温妈妈。

这可把温妈妈和白安菀气了一脸,后面的人显然也很有意见,但都不敢说话。

然而在白安菀身后,站着的赫然是卫湄玉,只见她目光落在远处站西笔直的两个人,那两人看见便立马走了过来,卫湄玉开口了,“李虎,李龙,将这女人拖走。”

一米七多,三百多斤的女人,赫然被两个面色严峻的男人像拎小鸡那样抬起来扔到了一边去。

这对于经常训练的军人来说轻而易举。

那女人吵吵嚷嚷,又想挤进来,但是那两名军人就像铜墙铁壁一样拦着她。

“两位没事吧?”卫湄玉对着温妈妈她们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温妈妈和白安菀回头,看着眼前的贵妇是知书达理的,顿时心中倍增好感,人家这种出门带保镖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排队的,那个女人穿金又带银,却一点素质都没有。

“没事,谢谢。”

“不用客气,这种人不能让,否者长了他们的志气,以后只会越发的霸道横行。”

这句话瞬间戳中了温妈妈和白安菀的心窝里去了。

~

去了偏殿的温桐收到温妈妈的电话,便往电话里说的乘凉的亭子里走了去。

只见凉亭里面坐着的,赫然还有在千层梯里有过一面之缘的贵妇,只见她嘴角带笑,似乎和她的家人聊得很愉快。

等温桐回来之后,桌上摆着一些糕点和寺庙里派送的斋饭(饭团),温妈妈见到女儿回来之后,便向卫湄玉介绍了,“这是我女儿,温桐。”

卫湄玉的目光落在了温桐身上,是个很温婉秀雅的姑娘,如水,又如一壶清酒般,这气质也培养的仿佛是大家族出来的子女。

这温家父母,倒是把女儿养的不错。

“小桐,这是卫阿姨。”

------题外话------

作者带着流氓的宋老板来求评价票,月票了(~ ̄▽ ̄)~对于上班族来说,五千五貌似极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