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极品相亲男/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妈妈这招,出其不意,招呼也没跟温桐打一声,看来也是铁了心想要拆散她和宋老板。

至于这庞小姐,是一家姻缘介绍所里的介绍人,俗称媒婆。

温妈妈也是燃眉之急下,忽然想起了之前好友阿琴说起过她亲戚的女儿也是通过这婚姻介绍所嫁给了一个不错的男人,接着便让好友阿琴要了这婚姻介绍所的联系电话。

这婚姻介绍所收的费用也挺高的,不过温妈妈想着要是能让温桐认识到条件不错的男生,想想也就算了。

温妈妈开始打量着对面坐着的男人,除了身上喷的香水味太浓了之外,穿着打扮上倒是挺得体的,面貌虽然有些粗犷,但是整体看起来还算不错,人看着挺精神帅气的。

温桐看起来温婉乖巧,眉目清秀,身上的气质又十分的独特,他的目光一直打量着,目光带着满意。

那位庞小姐看见郭成的样子,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小桐,这是郭先生,你认识认识,他工作的公司离你店挺近的。”温妈妈这话的暗示性已经很明显了。

温桐对着他嘴角勾起一个淡笑,算是回应。

郭成忽而眼底一闪,“开店?”

这时,庞小姐便回答了,“郭先生,温小姐在华南街有一家自己的服装店。”

郭成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被他掩去,但看向温桐的目光变了许多,华南街一家店面的租金就在十几万,除去成本和各种开销的话,那眼前的女人的净收入起码是在几十万上。

霎时,看着温桐的目光更满意了。

庞小姐做这份工作的,顾客的眼神动作她一下子就能判定其的心思,她继而微微笑了,后对着温妈妈道,“温阿姨,我们现在在这里可能也不太方便,倒不如让他们独处好好聊聊?”

“好,行。”温妈妈应的也特别爽快,不过心里隐约又些不放心,随后一手搭在了温桐的肩上,凑过去低声叮嘱了一句,“小桐,你跟人家小伙好好聊聊,妈看着还成,不要怠慢了人家。”

温桐抿了抿嘴,“妈。”

温妈妈听着女儿变了的语气,但态度依然强硬,不过语气放了半软,“妈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听话。”

温桐也是孝顺父母的人,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对温妈妈生气,对温妈妈的做法化为阵阵无奈,随后目送着母亲和庞小姐一并离开了阳光咖啡厅。

等两人走远了之后,温桐的目光才睥向了坐在她对面的郭成,“你好,郭先生。”

郭成倒也有礼貌丰富,回了之后便叫了服务员,随后把菜单递给了温桐,“喝点什么。”

温桐把菜单搁一边,“谢谢,我刚才已经点过了。”

郭成哦了一声,也不尴尬,随后点了一份拿铁,又叫了一份店里的招牌点心。

很快,服务员将温桐先前点的冰美式和郭成要的拿铁和点心一起拿了上来,随之郭成将服务员递上来的甜品放在了温桐的面前,“你试试,这是这家店的招牌甜品,味道很不错。”言行举止都透着男人的贴心和成熟。

温桐的心思却根本不在这里,便打开天窗直说个明白,“郭先生,我想你也看出来了,我并没有意愿要来和你相亲。”

郭成却是这般回,“温小姐,其实我跟你差不多,相亲都是父母安排的,但有时候相亲要是能遇上自己喜欢的,那不一定是坏事不是吗?”

随着这话匣子一开,郭成的话便源源不断的袭来,话题无非就是绕着相亲,音乐带着暗示,却又想给温桐洗脑那样。

温桐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眸光微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意味不明。

在咖啡厅外面角落的一个窗口,温妈妈偷偷的观察了一小会,看着温桐和郭成的样子,似乎聊的很畅快的样子,心里很满意女儿的表现,也没多想什么,随后出了路口后,招了一辆的士。

国庆,正规的大公司都是按国家规定放七天长假的,有些公司例外,但最少也是三天。

温妈妈上车后便报了地址,“去湘雅公寓。”

温妈妈上B市的目的也不止是让温桐相亲这么简单,她还要去找宋梓辄再谈谈。

在路上塞了一小会车后,的士很快就到达了湘雅公寓的大门口。

通常,的士是进不去里面的,除非特殊情况,比如晚上下雨,或者行李太多这种情况。

温妈妈下车之后,去了旁边的保安亭让值班的保安大叔开门给她进去。

值班的保安大叔拿着门卡出来后看了一眼温妈妈后,突然就笑着道了,“我记得你,上次你也来找过北苑楼1202的温小姐,正巧那天也是我给你开的门,真巧啊。”

要说保安大叔这湘雅公寓住了那么多住户,却记得1202公寓的温桐,其实是多亏了之前温桐被周时默跟踪入室杀人未遂的事件而导致印象十分深刻,当时那天夜里也是他在值班,当是他有看到穿着雨衣进来的周时默,不过那时候他是用了门卡进来的,所以也就没有发生什么,哪知,凌晨的时候警察来了,他才知道出了事,之后他也警察叫去做笔供了。

温妈妈看着憨厚的保安大叔,也笑着回,“恩,我是她母亲,你记忆力也挺好的,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还记得。”

保安大叔为人老实,摸了摸脑袋,带着不好意思道,“这也是多亏了之前那件事,幸好你女儿平安无事,要不然我就罪过了。”要是温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也会自责不安,毕竟他是保安,一个要行凶杀人的凶手居然没察觉出任何不对。

之前什么事?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温妈妈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随后脑中闪过什么,想起了先前确实是有新闻报道过湘雅公寓差点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变态的钢琴家杀人未遂,温妈妈看新闻知道也立马打电话给温桐了,电话那头温桐哈好的,确认了温桐没事之后才她放下心来,当时远在B市的白安菀都打电话跟她聊起这事,也让她多叮嘱温桐平时多加小心来着。

至于那时候,温桐的状态已经恢复了很多,当时也没想让父母知道这件事,所以就隐瞒着了。

温妈妈脸色变了变,她不确定的口吻,“你是指先前湘雅公寓这边发生的一起杀人未遂的那个案件的受害人其实是我女儿?”

保安大叔心咯噔的一下,难道温小姐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家人?

这可就糟糕了,保安大叔的眼神开始漂浮不定,语气有些支支吾吾,“不,不是…”

老实人确实不太适合说谎,保安大叔那蹩脚的谎言,根本骗不住人。

温妈妈差点就有些站不住脚,感觉头脑一片空白,手里拿着的包包也随之掉在地上。

她根本不敢想象,这新闻报道上差点丢掉了性命的人是自己的女儿。

保安大叔看见就急了,“哎,你没事吧?”

温妈妈靠在了门的墙边,她一手放在胸口处,感觉胸口传来的疼痛让她有些喘不起气来。

保安大叔捡起温妈妈的包包,随后赶紧把温妈妈带进保安室里的沙发坐下,“千万别激动啊,温小姐没跟家里提起肯定也是不想你们担心害怕。”

温妈妈自然也是懂其中道理,但是一想起那么恐怕的事情居然是发生在她的女儿身上,就算时间过去多久,都会觉得心惊胆跳,她就道了,“她从小就这样…”

有时候,温妈妈对温桐的懂事觉得心疼不已。

“你女儿福大命大,很幸运的,当时住在隔壁的1203的宋先生正巧出差回来发现了不对劲后把你女儿救下了。”保安大叔说到这的时候,语气显然轻松了些。

温妈妈身体顿了顿,没说话。

随后,保安大叔语气又一阵惊叹,“说起来那位宋先生也是英勇,你说十二楼那么高,两间公寓的阳台又间隔了两米之远,他就那么跳过去救你女儿了,更不说那天晚上还下着雨,阳台也湿湿嗒嗒的,稍有不慎一滑,后果不堪设想啊。”

此刻,温妈妈听到保安大叔在陈述着这件事,心中无比复杂,酸涩酸涩的,将温妈妈的情绪搅得天翻地覆。

若不是深爱,又怎做到如此奋不顾身?

宋梓辄对她女儿的深情,远超出了温妈妈的预想范围。

在脆弱的生命面前,什么门第之见,什么不适合,各种的借口,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温妈妈在保安室坐了好一会后,她才勉强整理好情绪,带着发红的眼睛,离开了湘雅公寓。

至于温桐那边…

只见温桐的冰美式已经喝去了一半,坐在她面前的男人却自以为风趣的幽默的在说着各种文学上的一些见解。

前面,温桐还显然有些耐心,偶尔还答上两句,过了十几分钟这样,温桐已经坐不下去了,目光游离了一下。

“温小姐,你是不是讨厌我?”郭成看着温桐,嘴角弯了弯,显然对温桐的反应表现了不满了。

“我并不讨厌你。”

郭成听到这回答,眼底亮起一抹光,本来一开始他对父母安排相亲心理也很不爽,来的时候也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但是接触后发现想法立马发生了改变,温桐很适合他的要求,更重要的是,眼前这温婉如水的女人是有自己的小资本生意,不是为别人打死工的那种,要是能娶到这样的女人,他有很多不能实现的东西都能用金钱来实现了。

温桐看着他不禁变化的神色,又淡淡道,“但我也不喜欢你。”

不讨厌也不喜欢,那跟无关紧要的人有什么区别?

郭成五官本就生的有些粗犷,此刻脸色一沉,颇有些吓人。

“刚才一直没有机会说,实话不相瞒,郭先生,其实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家人有些反对我和他在一起,所以便想着用这样的办法让我和他分开。”温桐又喝了一口咖啡,“但是我和他是不会分手的,郭先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温桐觉得自己说的挺真挚的。

只是,郭成看着她的眼神,明显带着怀疑,毕竟他遇到过好几个相亲的女人也是用这样的理由拒绝别人的。

“温小姐,如果你是因为反感相亲这么说我可以理解。”

温桐,“…。”

郭成继道,“相信你家人以后还是会安排你去和别人相亲的,倒不如这样,你可以和我试着接触一段时间,到时候如果真的不行,我也绝对不会缠着你,这样一来可以避免你我再受家里人安排的相亲宴了。”

如果真的是反感相亲的单身女人听到这样的提议,一定会考虑的,但温桐不是。

这郭成这么自已为中心的点子,想必心思也不纯。

温桐目光逐渐冷了下来,“郭先生,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随后起身便要离开。

哪知。

郭成看见温桐起身要离开,一张脸十分恶气,一伸手便挡住了温桐的去路,“你说你有男朋友,那你倒是把他叫过来啊,找那么多借口,浪费我时间。”

这男人的话在安静的咖啡厅里响起,嗓音故意似的说的那么洪亮。

咖啡厅里也有不少人在,听到声音都投了过去了。

这时,从湘雅公寓回来的温妈妈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脸色一变。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